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十七章 小徒弟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13 2021-04-27 10:00:00

  李孝义抱着一兜包子轻手轻脚的溜进赵福生家小院:(轻声呼唤)雨涵,雨涵!……你在哪儿呢?快出来,看我带什么回来了……

  突然,李孝义发现地上的血迹。

  包子掉落在地上,滚了满地。

  李孝义冲进各个房间寻找。

  李孝义:(焦急)雨涵!雨涵!……

  赵雨涵杳无踪影,李孝义颓丧的坐在地上。忽然,两道箱子拖行的痕迹引起他的注意。

  李孝义起身查看,发现痕迹一直延伸至院门外。他毫不犹豫的走出院门,没入黑暗的街道。

  ………………

  郑荣蹒跚的走在街道上,哑巴临终前那个释然的表情和就义时的惨状始终在他的脑海中萦绕,精神上的打击与连日来的奔波劳累,让他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一阵密集的枪声让他驻足留神倾听,听声音似乎就在身后相邻的那个街道。

  郑荣加快了脚步,刚转过一个街角,忽然一道火光映照过来。

  郑荣敏捷的闪身躺在街边的几具死尸当中隐藏起来。

  日军越走越近。

  郑荣暗自拔刀在手。

  青木彦隆和克列尔曼边走边说向着郑荣藏身处走来。

  克列尔曼:青木先生,你说你一直就住在旅顺?

  青木:是的。克列尔曼先生,战前我一直在这里生活。

  克列尔曼:那么这里以前是什么样子?

  青木:一个美丽的地方。

  克列尔曼:那么请问亲手把这么美丽的地方变成地狱,你心里作何感想呢?

  青木闻言看了克列尔曼一眼,眼神中一道阴狠的光芒稍纵即逝。

  青木:(笑)我坚信在我大日本帝国的帮助下,这里将更加美丽!……

  两人说着已经走过郑荣身边,由于谈的太过专注,青木和克列尔曼已经比护卫的日军士兵落后了一小段距离。

  谁也没有发现,郑荣翻身坐起盯着青木彦隆的后背。

  就在郑荣蓄势待发准备扑上去的一刻,突然一击打在他脑后。

  郑荣立刻觉得天旋地转,恍惚中看见一个躺在自己身旁的“尸体”似乎手中拿着一块砖。

  ………………

  王氏和刘氏一路上提心吊胆,躲躲藏藏。终于甩开日本兵,藏身在一户民居。

  刘氏本来产后虚弱,又经过这许多颠沛流离,下身早就开始出血。为了让王氏安心,她一直隐瞒,如今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刘氏知道自己再也跑不动了,这样下去会拖累王氏和自己的儿子。她将赵振东交给王氏,嘱咐她一定要找到赵雨涵,将赵振东抚养成人;然后趁王氏不备撞墙自尽。

  王氏痛不欲生,等到她惊觉的时候,日本兵的说话声已经在四面想起,她们藏身的小院只有正门一条路。出去必然会死,甚至可能受辱;不出去也是死路一条。王氏想着日本兵恶鬼一般的嘴脸,把心一横抱着赵振东投进院中一口水井……

  ………………

  旅顺街道两边都是死尸,脚下是还没凝固的血水。赵雨涵脸上挂着泪痕,漫无目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血水里;低声呼唤着李孝义:孝义哥,你在哪儿?娘,奶妈……你们都去哪儿了?

  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里,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夜色下周围的街道黑黢黢如鬼似魅,再加上满地死尸,更显得阴森恐怖。

  突然脚下一绊,赵雨涵摔倒在地。等她抬起头来,正对着一具被开膛破肚的孩子尸体,表情痛苦狰狞。吓的赵雨涵连连后退。

  街道另一头忽然火把光芒摇曳,一队日本兵粗野的笑骂声隐隐传来。

  赵雨涵一时之间无处躲藏,茫然无措的看着火光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忽然赵雨涵身后一家挂着俄语招牌的店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俄罗斯商人对着赵雨涵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一把将她拉进店铺。

  片刻,巡逻队从店铺门前走过。

  不一会儿,李孝义从街道的另一边走来,两人阴差阳错,失之交臂。

  ………………

  王氏缓缓苏醒,发现自己并没死。原来她跳下的只是一口枯井,井底的淤泥还没清,仅仅是让她昏了过去而没什么大碍。

  此时王氏突然想起赵振东还在自己怀里,慌忙查看,发现不知何时这孩子已经沉沉睡去。

  王氏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可是危险并没有完全过去,日本兵搜掠烧杀的喊话声隐隐约约从井上传下来,王氏又开始担惊受怕,抱紧赵振东往井下的阴影里缩了缩。

  渐渐的,井口上的声音稀落了,终于消失。

  曾经一片漆黑的天空不知何时云开雾散挂上了一轮明月,一束银辉洒落井底,让人心神宁静。

  王氏借着月光看看怀里的赵振东:(向着月亮祈祷)老天爷,求您开开眼吧。保佑我这几个孩子能平安躲过这一劫……

  ………………

  旅顺街道上李孝义借着月光摸索着前行。

  忽然前方灯火通明,一座飞檐斗拱的高大茶楼出现在街道尽头。门楣上三个大字“和顺园”,巍峨庄严仿佛天上的宫殿一般,与周围的黑暗格格不入。

  和顺园所有的门窗都敞开着,锣鼓点的声音隐隐传来,依稀还能看到一幕幕戏曲正在舞台上演。

  李孝义不禁看得痴了,不知不觉向着茶楼门口走去。

  大门外站着不少人,看得出是戏园子里的戏子。一个个身着光鲜靓丽的唱戏行头,却都没有画脸。每个人脸上都是惧怕,惶恐的神情;更有甚者戏装下的身子还在不住的筛糠。

  当前一人没穿戏装,但是衣着华贵,一眼便知是一位富商。身后一位扎着大靠护背旗的演员走上来:高老板,咱这么弄……行吗?

  高老板:放心吧,尚老板。哪朝哪代也得听戏不是?咱们把行头这么一穿,大门这么一开。这不明摆着就是些臭戏子吗?日本人一看就明白了。到时候,咱再请人家进来听戏。这一难不就躲过去了?

  尚海荣:日本人杀人都杀红了眼了,能看明白咱这出吗?别回头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高老板:看不明白,不是还有我跟他们说呢吗?您呐,就请好吧……

  李孝义懵懵懂懂的走过来。

  高老板:呦,哪儿来这么个小叫花子?

  尚海荣:甭问,准是让日本人祸害的……

  高老板:尚老板,咱们吃戏饭第一忌“妄谈国事”。是非只因多开口,小心呐……

  尚海荣:(叹气)咱是都不开口了,可人家小日本是真敢开牙。孩子,过来。(李孝义乖巧的凑到尚海荣身边)怪可怜的……

  街角处转过来几名日本兵,为首一个正是青木的副官。看见高老板众人,副官立刻冲过来。

  高老板陪着笑脸迎上来。

  高老板:军爷……

  副官迎面一枪托打的高老板满脸开花,趴在地上哀嚎。戏子们一阵躁动,其余日军默契的分散成扇形将他们围住。

  尚海荣:哎!军爷。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

  副官将枪口对准尚海荣,一边比划一边叫嚷。

  副官:(日语)闭嘴!蹲下!都给我蹲下。

  尚海荣:(茫然)您……您说什么?

  站在一旁的李孝义拉拉尚海荣的袖子,双手背后,蹲下身子。

  尚海荣将信将疑的学着李孝义的样子蹲下,其余戏子们也纷纷有样学样。

  青木:(画外音)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青木陪同克列尔曼走来。

  副官:报告。青木少佐,抓住一批清兵。

  青木:清兵?在那里?

  副官:就是他们!这个似乎还是个当官的。(指向趴在地上的高老板)

  青木彦隆一愣,随即大笑。

  青木:勘兵卫,他们可不是什么清兵,是戏子。

  副官:戏子?

  青木:对,唱京戏的……哦,就是中国的能乐。

  副官:可是这些人都穿着盔甲呀。

  青木:那都是戏装,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中文)好了,大家请起来吧。

  尚海荣犹豫着起身,扶起地上疼的哼哼的高老板。

  尚海荣:(唯唯诺诺)谢这位军爷恩典。

  青木:你是?

  尚海荣:回爷的话,小的尚海荣。是班子里的须生……

  高老板:(捂着腮帮子)这位军爷,我们尚老板那可是东北有名的“红须生”。专门演关老爷,人送外号“活关公”啊……

  尚海荣:高老板,您少说两句成吗?……

  青木: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穿上行头是为了表示跟我军合作的态度。对吗?

  高老板:是是是,我们都是本分人。只管唱戏,不管别的。

  青木:既然如此,你们就开锣唱戏吧。克列尔曼先生,想留下来欣赏一下中国的戏剧吗?

  克列尔曼:感谢您的邀请,青木先生。我还要回去赶明早发出的稿件。

  青木:那好吧。(日语)勘兵卫!便宜你小子了,可以免费看戏。带个人给我守在大门口,不要让任何部队来骚扰他们!

  副官:是!

  青木与克列尔曼带队离开。戏子们惊魂稍定,纷纷走回戏园准备开演。

  副官一眼看见准备溜走的李孝义,上前一把抓住。

  副官:(生硬的中文)小孩,你地什么的干活?

  尚海荣赶紧过来作揖。

  尚海荣:军爷,这是我一个小徒弟……唱戏的!

  副官:(不解)小孩,唱戏?

  ………………

  和顺园里锣鼓家什敲的山响,行云流水般的曲调。

  戏台上唱,念,做,打好不热闹。

  板鼓一响,尚海荣迈着台步上来,一招一式,举手投足让人目眩神驰……

  上场门里,被扮成一个小书童模样的李孝义看的如痴如醉。

  尚海荣那高亢的嗓音,激越的唱腔仿佛直冲云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