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十八章 唱大戏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21 2021-04-28 11:53:37

  宫中大戏台上名伶精湛的演技不时博得台下阵阵的喝彩声。

  慈禧老佛爷高高在上,身边坐满了帝后嫔妃,皇亲国戚。大太监李莲英小心的侍立在一旁。

  光绪皇帝已经长成一位青年。此刻这位年轻皇帝的脸上带着明显不耐烦的神色,身子如坐针毡,似乎是急于离开。

  慈禧不满的瞥了身旁的皇帝一眼,不动声色的喝起茶来。

  台上的锣鼓点已经收了,戏子们一齐跪倒台前,向着慈禧的方向山呼万岁。

  众戏子:祝老佛爷洪福齐天,寿与天齐……

  慈禧:小李子,赏!

  李莲英:喳!(高声)太后有旨,赏!

  众戏子:谢老佛爷赏。

  众戏子叩头,起身退下。又一拨人上台开唱新戏。

  李莲英讨好的凑过来。

  李莲英:老佛爷,您呐真是菩萨心肠。就您这御笔亲改的戏文,他们学了拿出去,还不得日进斗金的赚。到头来,您还反倒要给他们打赏。奴才心里啊真是替您亏的慌……

  慈禧:话儿不是这么个说法。这编排戏文跟治理国家一样,小不忍则乱大谋。好经也得有好人念才行,为了些个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儿,让唱戏的心里不痛快,好戏也得给你演砸了!皇帝,你说是不是啊?

  光绪:(诚惶诚恐)亲爸爸说的极是!

  奏事小太监慌慌张张跑来,在李莲英耳边嘀咕了几句。

  李莲英:(脸色一变)啊?

  慈禧:什么事儿啊?

  李莲英:(为难)呃……回老佛爷,肃亲王善耆求见……

  慈禧:(高兴)今儿戏疯子怎么来晚了?正好让他帮我琢磨琢磨下边的戏怎么个改法儿……快传!

  李莲英:喳!传肃亲王善耆觐见……

  一阵甲片碰撞的叮当声。

  善耆顶盔冠甲应声而入,一副要上阵打仗的样子。

  慈禧和所有的王公贵胄们都看傻了。

  善耆撩甲胄跪倒行礼。

  善耆:奴才善耆,叩见太后老佛爷、皇上。

  慈禧:愣头青儿,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儿啊?

  善耆:老佛爷!日本人都打下旅顺口了。奴才没心思唱戏,要上阵杀敌啊!

  慈禧脸色一沉。

  慈禧:打仗的事情自然有李鸿章操心,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劲儿?

  善耆:老佛爷、皇上,奴才自知没有统兵带将的能耐;不过国事危急,身为宗族,奴才出力是应当应分的。所以今儿斗胆请旨,上前线当个小兵去……

  光绪:(激动)肃亲王忠勇可嘉……

  慈禧冷哼一声,光绪立刻噤声。

  慈禧:善耆听旨。

  善耆:奴才在!

  慈禧:肃亲王公忠体国,圣心甚慰。着即刻往北洋大臣李鸿章处听用。

  善耆:老佛爷,奴才……

  慈禧:跪安吧!

  善耆:谢老佛爷和皇上恩典。

  善耆起身离去。

  慈禧:(叹气)这个痴儿,对国家倒是一片赤胆忠心。

  光绪:亲爸爸,儿子身体有些不适。想跟您告个假。

  慈禧:珍丫头等着呢吧?

  光绪嗫嚅着不敢回答。

  慈禧:罢了,罢了。去吧!省的让人背后说我跋扈,连儿子要见媳妇都不让。

  光绪帝施礼告辞离去。

  慈禧:(叹气)哪儿有个皇帝的样子。小李子,下边是什么戏了?

  李莲英:回老佛爷,新排的包公戏,《双钉记》……

  ………………

  珍妃宫院内光绪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改慈禧面前的怯懦、窝囊。

  珍妃领着宫女、太监迎驾。

  珍妃:参见皇上。

  光绪:(不耐烦)行了,行了……

  光绪直接走到床边坐下。

  珍妃挥手让宫女、太监们退下,走过去坐在光绪身边。

  珍妃:又怎么了?

  光绪:天天唱大戏!难不成能把日本人唱回去吗?

  珍妃:皇上,仗打到这个地步。您急也没用,我看呐虽说是咱大清败了。对皇上却也不见得是坏事。

  光绪:(不解)怎么说?

  珍妃:这北洋军虽说是咱大清国的军队,可谁不知李中堂才是他们真正的主人。而李中堂又是谁的人?

  光绪:老佛爷的人。

  珍妃:对啊。皇上何不趁北洋军新败这个时机,安排些自己信得过的人进北洋军。自成派系,掌握实权;今后也好为亲政铺路啊……

  光绪沉思片刻,喃喃自语。

  光绪:对,好戏还得有人唱啊……

  屋内一侍立的太监,听了光绪和珍妃的一番对话,不动声色转身出去,在院子里同一个当值的小太监嘀咕了几句。

  ………………

  宫中戏台上大戏正唱的热闹。

  那名当值太监走到李莲英身边小声汇报着,李莲英点点头。然后压着小碎步走到老佛爷身边贴耳说了些什么。

  慈禧:(冷笑)翅膀硬了,想造反了?好,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折腾。

  戏台上的戏子一句唱腔。

  戏子:世间最狠毒莫过妇人心……

  慈禧勃然变色,一下把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

  慈禧:(大怒)这戏是怎么唱的?还想不想当这个差了。

  锣鼓点停了,演员们跪在台上体似筛糠。

  慈禧:什么最毒不过妇人心,那都是让人给逼的!这戏得改!

  ……………………

  和顺戏园后台内戏子们疲乏的横七竖八或坐或躺,气氛压抑而又绝望。

  尚海荣踉跄着下台:该谁了?麻利儿的!

  有几人抱怨一声,不情愿的起身上台。

  高老板挑帘进门:各位,各位。那俩兵爷又嚷嚷上了,赶紧的!别让台空了啊!

  一小生:高老板,哪儿有这样的?这都连轴唱一天一夜了,连口气都不让喘匀乎喽。这俩兵爷是过足戏瘾了,要把咱们活活累死啊?

  一丑角:过个屁戏瘾!他妈的见了小旦俩眼就放贼光。这那是看戏,就是他妈看耍猴呢!

  一正画脸的花脸随声附和:是啊,大师兄。干脆糊弄糊弄小日本得了,反正他们也不懂!

  尚海荣:那可不行!既然吃了这碗张口饭,台底下坐条狗都不能糊弄。咱得对得起祖师爷!

  高老板:(抱拳)众位,咱多唱一个时辰那就能多活一个时辰。为了保命,忍忍吧……

  尚海荣:放心吧,高老板。大家伙儿心里明镜儿似的,抱怨两句出出火也就算了。下一场那个演老军的累趴下了。您给串一个吧。

  高老板:得,那我这就去扮上。

  尚海荣:哎?我那个小徒弟呢?

  戏园子里青木的副官和另一个日军士兵惬意的躺在两张躺椅上,中间一张桌上放着干果、茶水、糕点。

  日本兵:中国人真是会享受啊……

  副官:是啊,京戏也比能剧好看多了!

  戏台上一旦角上台准备开唱《苏三起解》,没想到刚一亮嗓却因为过度劳累,嗓子劈了,发出的声音暗哑难听。

  副官:(大怒)八嘎!

  两人起身冲上台。

  旦角吓的一屁股坐在台上。

  高老板慌张张从后台跑出来,脸上化了一半的妆。戏子们也纷纷出来围观。

  高老板:哎呦,爷,爷!他学艺不精,脏了您的耳朵。我这儿给您赔不是了。

  高老板迭声赔罪,不停作揖。

  日本兵:滚开!(一把推开高老板)

  副官:(坏笑)要道歉也要表现出点诚意才行啊。(伸手要去掐旦角的脸蛋)

  尚海荣拦过来深施一礼。

  尚海荣:军爷,我是他大师兄。戏没唱好你冲我来,咱别这样。

  高老板:是啊,爷。再说他……他是个男人……

  副官:(生硬的中文)男人?!

  高老板:对。

  日本兵:你们在说什么?

  副官:他说这是个男人。

  日本兵:(惊奇)胡说!这怎么可能!

  日本兵上前在男旦胸前抹了一把。

  日本兵:(大叫)是平的!

  副官:脱裤子!

  二人上前抓住男旦就扒裤子,男旦挣扎。

  尚海荣和众戏子大怒,尚海荣上前一下推开两个日本兵。

  尚海荣:你们他妈干什么?!

  副官和日本兵滚在地上大笑。

  男旦的裤子已经被扒了一半,爬起来哭着跑进了后台。

  副官:我摸到了!真的是男人!

  日本兵:怪不得中国人打仗不行,原来他们的男人都想当女人。

  二人起身止住笑。

  副官:(指尚海荣用中文)你的!打我们!道歉!

  尚海荣:(无奈抱拳施礼)爷,小的得罪了……

  日本兵:八嘎!这怎么行!

  副官半蹲着岔开双腿。

  副官:(指胯下)你的,爬过去!

  尚海荣:你!……

  日本兵:快点!(上前推搡尚海荣)

  众戏子:大师兄!……

  尚海荣:都别动!

  海荣艰难的单腿跪下。望着两个日本兵狞笑的脸,心中五内俱焚。尚海荣咬咬牙,痛苦的闭上眼睛。双手扶地,正要开始爬。

  李孝义抱着坛酒:军爷!

  众人回头,李孝义正站在桌边,把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放。

  副官:酒!?

  副官和日本兵跑过去打开酒坛开始喝,众戏子赶紧把尚海荣拉起来回后台。

  李孝义愣愣的看着两个日本兵争相牛饮。

  后台戏子们众星捧月般围着坐在正中的尚海荣。

  丑角:大师兄,小日本不把咱当人看!跟他们拼了!

  花脸:小日本手里有枪,依我看咱还是跑吧。

  众戏子七嘴八舌,尚海荣沉默不语。

  尚海荣:(断喝)行了!

  众人静下来。

  尚海荣:高老板。

  高老板:哎……

  尚海荣:这些年承蒙你照顾,我这儿先谢过了。(抱拳行礼)

  高老板:哎呦,尚老板。不敢当!您这是要?……

  尚海荣:小日本不是东西,再待下去早晚得让他们作践死。不如来个鱼死网破!

  高老板:(感慨)骑在咱脖子上拉屎还他妈不让躲!尚老板,我也看开了。这戏园子我不要了!您就说怎么干吧!

  丑角:对!大师兄,你说吧!怎么干?

  尚海荣:干什么也用不着你们,有我呢!上戏!单刀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