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十九章 散戏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56 2021-04-29 13:33:35

  旅顺船坞外日军戒备森严。

  军乐队奏着军歌。

  一条横幅高高悬挂,上面写着“日远征第二军攻占旅顺之祝捷大会”。

  会场被布置成了一种西式酒会的风格,临时拼凑起来的宽大餐桌上堆放着各种食品。

  日军的高级将领们与随军的议员、贵族还有各国记者频频举杯,互相说着些阿谀恭维的话。

  青木彦隆一脸疲惫姗姗来迟。

  乃木希典远远望见,赶忙迎过来:(压低声音喝斥)青木!你怎么能又迟到!怎么搞的?

  青木:(黯然)乃木君!实在抱歉!我昨天一夜未睡,耳边似乎总是能听到妻儿的呼唤;所以刚才又去寻找了一遍……

  乃木:(严厉)你给我搞清楚!昨天晚上你已经让大山司令官白白等了你三个小时!你是个军人!懂吗!?

  青木:(低头)实在对不起!

  片刻沉默。

  乃木:(叹气)青木君!你要振作起来呀!好男儿当视为天皇尽忠为一生最高追求,家人子女无非是些累赘。大丈夫何患无妻!不要因为一时儿女情长耽误了前程!你看看川岛……

  不远处,川岛浪速同各位高级军官相谈甚欢,显得左右逢源,如鱼得水。

  乃木:自从进了旅顺口他就一刻都没有闲着,筹办了这个祝捷会。令大山司令官阁下十分满意。

  青木:(中文)跳梁小丑!

  乃木:你说什么?

  青木:(恢复日语)哦,我在警醒自己!要加倍努力!

  乃木:(点头)嗯,一定要加油啊!

  军乐声忽然一顿。

  一侍从官跑进会场:(高声)大山岩司令官阁下到!

  全场立刻掌声雷动。

  大山岩在副官、参谋们的前呼后拥下出场,身边并列而行的是只剩一只独眼的山地元治。

  大山岩上前一步,举手示意掌声平息:(高兴)众位今天能够来参加这个祝捷会我十分荣幸!今日是我大日本帝国的“新尝祭”。天皇陛下将在今天与民同乐,庆祝稻谷丰收!能够在这样一个节日里庆祝我军的大捷。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幸!当然,这还要归功于我们的英雄山地元治中将师团长!

  大山岩带头鼓掌,全场再次响起掌声。

  山地元治冷峻的向众人行军礼,一言不发。

  大山岩:我已经向东京发报将此次旅顺口大捷献给天皇。让我们共同举杯为这一意义重大的战果祝贺!

  大山岩接过自己副官递来的酒杯正要举起。

  山地元治:司令官阁下!请等一等!中国有关羽温酒斩华雄的故事,我想这杯酒应该留下来。等到我率军一举攻入北京的时候再喝!

  大山岩:(大笑)山地君,你的壮志不小啊!

  山地元治:(一脸骄横)就凭清国的这些军队,我的第一师团不出三个月就可以实现这个战略预想。

  川岛浪速:(情绪激昂)让我们为山地中将的武勇而欢呼……

  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然后呢?是又一场屠杀的开始吗?

  全场立刻鸦雀无声,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青木循声望去,克列尔曼在众人的注视下缓步走出人群。

  克列尔曼:大山岩先生,贵军出征前曾向全世界宣扬自己是“文明之师”、“王道之师”,提出交战双方都应该严格遵守战时国际公法。那么为何旅顺会成为一座充斥着死尸的城市呢?您能回答我吗?

  大山岩和山地元治面面相觑,场面十分尴尬。

  青木彦隆随即走出来:克列尔曼先生,你似乎又在不该提问的时间提问了……

  青木彦隆随即走到克列尔曼身边。

  大山岩:他是?……

  乃木希典凑过来:他就是青木彦隆,世袭男爵。

  山地元治:(吃惊)就是那个爱迟到的青木?

  克列尔曼:青木先生,我说过这是我的工作。

  青木彦隆:(微笑)既然克列尔曼先生问起,那么就由我来做个说明吧。本人青木彦隆,战前作为谍报人员潜伏在旅顺。各位记者先生们,我可以负责任的说,造成一系列流血事件的根本原因是清国官员撤离时下达的“全民抵抗令”!大家请看!(从怀中取出一张纸展开)这是一份布告,上面号召所有清国将士同我大日本皇军战至最后一滴血……

  全场一片哗然。

  克列尔曼:难道日军士兵的视力已经差到连妇女、儿童和老人也会被误认为是清兵的程度了吗?

  青木彦隆:既然是全民抵抗那就无分老幼,我军士兵只是出于自保才会做出反击。当然战争是残酷的,我们不能否认一些误伤平民的事件存在。不过,我请大家记住一点。这场战争是清国挑起的,我大日本皇军是为宣教我国王道乐土而来。对于友好的普通民众,我们自然会保护。就是现在,旅顺口城区内还有一家戏院在我军的保护下进行着日常的表演活动。这难道不是我皇军“文明之师”的体现吗?……

  一名军官突然冲进会场:天皇回电!祝贺大山岩司令所部第二军取得无上武功!

  大山岩:全体集合!

  所有日军军官立刻集合在大山岩身后,列队面向东方的大海。

  大山岩:天皇陛下!万岁!万岁!万岁!

  众军官:(齐呼三声)万岁!万岁!万岁!

  大山岩:礼毕!

  众军官立刻欢声雷动,上前将大山岩和山地元治举起来抛向空中。

  青木彦隆冷静的看着克列尔曼摇头默默离去,丝毫没有发觉身后川岛浪速怨毒的眼神。

  ………………

  戏园子内,两个日本兵还在对饮,李孝义在一边小心伺候着,不时偷偷擦汗。

  戏台上,戏码已经走的差不多。眼看关羽单刀赴会的重头戏就要上演。

  舞台上场门里,丑角张望了一眼回到后台。

  后台,尚海荣早已经装扮停当,身边一口明晃晃的大关刀立在身旁,活似关公在世。

  丑角:大师兄,那俩货喝差不多了。

  尚海荣点头吩咐一旁搭戏扮周仓的花脸。

  尚海荣:抬刀上场!

  花脸答应一声,去拿关刀,谁知第一下竟没拿起来。

  尚海荣:小心!真家伙,我练功用的。

  丑角:大师兄,你那小徒弟……

  尚海荣:(冷哼)生就的一副奴才样,甭管他了!上!

  戏台上调门起,关羽、周仓四击头亮相。

  台下,李孝义看着尚海荣的关羽如痴如醉。

  台上,尚海荣已经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此刻仿佛关羽已经同他融为了一体。

  尚海荣:(念白)这不是水!这是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顺手拿过关刀,一个跟头翻到台下)

  尚海荣开始边舞关刀边唱。

  两日本兵浑然不觉,仍然在酣饮。

  尚海荣的刀越舞越急,离日本兵也越来越近。

  尚海荣:大江东去浪千叠,趁西风小舟一叶;才离了九重宝帐,探千丈龙潭虎穴……刀啊!刀!饥餐了上将头,渴饮的仇人血!呔!

  白光一闪,大关刀过处,日本兵身首异处。

  副官一惊,摸出刺刀便刺。

  尚海荣关刀巨大一时不能回手。

  突然,副官顿住。口角处涌出白沫,手脚抽搐,刺刀当啷啷掉在地上。

  尚海荣趁机回手一刀抹在副官脖子上,尸身翻倒,带落桌上的酒坛。碎裂声中,一只毒蜘蛛混在残余的酒水里。

  尚海荣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呆立一旁的李孝义。

  尚海荣:(大喊)分头跑!

  众戏子一哄而散。

  尚海荣一把夹起李孝义奔出戏园。

  ………………

  旅顺城一处破屋内郑荣猛的惊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床破棉絮上。

  昏暗的房间里突然冒出一个男人的声音:醒了?

  郑荣凝神细看,发现堵的十分严实的窗户边坐着一个佝偻的身影:谁?

  黑影起身走出房间阴暗的部分来到郑荣面前,显露出一张精明的有些猥琐的脸,看上去年近五十,算是个半拉老头。

  男人:(呲牙咧嘴一笑)我没大号,别人都喊我宋老憋。兄弟你怎么称呼?

  郑荣:郑荣!我怎么会在这儿?

  宋老憋:说起来可真悬呐!要不是我,你这小命就交代了……

  郑荣:是你打我!

  宋老憋:废话,不打你?不打你咱俩都他妈得玩儿完!

  郑荣:你个王八蛋!

  郑荣一跃而起要跟宋老憋拼命,宋老憋吓的瘫坐在地上。可郑荣却一阵眩晕重新歪倒在床上。

  宋老憋:(惊魂稍定)奶奶个熊,吓死爷爷我了。就你这小样还想杀日本人?要不是看都躲在一个死人堆里也算有缘,爷爷才懒得管你!

  郑荣:(喘息着)谁让你管了?不是你他妈狗拿耗子,我早给弟兄们报仇了!

  宋老憋:(冷笑)报仇?你爷爷我当兵几十年,眼跟前死的没一万也得八千了。报的过来吗?

  郑荣:你愿意当缩头王八你当,拉着我干什么!

  宋老憋:(坏笑)王八不都成双成对吗?不拉着你,我多没劲儿啊。

  郑荣:你!……(猛然想起)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

  宋老憋:哎呀,这可不好说。从打你晕过去算,得有个一天一夜了吧……

  郑荣:(大惊失色)什么!?

  郑荣挣扎着起身,宋老憋赶紧把他按住:你找死啊!外边日本人还没撤呢!

  郑荣:不行!我得去找我家夫人和少爷小姐……

  宋老憋:都他妈死绝户了!你现在出去顶个屁用!再说就你现在这熊样子,连我都弄不过!找到人能捞的出来?

  郑荣愕然,眼中留下悔恨与自责的泪水:大人!我对不起你啊!

  宋老憋起身端来一碗米粥:(安慰)好啦,大老爷们嚎个啥劲儿?喝了!(递过粥碗)老弟啊,听我一句真言。甭管是报仇还是救人,都得先把自己的命保住!

  郑荣接过碗,若有所思。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