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忠贤王法场救义士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131 2021-05-02 13:43:00

  北京对于旅顺口的沦陷,慈禧仍不以为然,反将矛头指向以光绪帝为首的主战派。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11月26日。慈禧于仪銮殿召见军机大臣,时光绪帝不在座。突然宣布“瑾、珍二妃有祈请干预种种劣迹,即著缮旨降为贵人”。并将瑾、珍二妃之兄礼部右侍郎志锐遣戍乌里雅苏台……

  直隶总督府里,李鸿章疲惫的坐在书桌前,以手支头,闭目假寐。

  书桌上散乱的堆放着各地发来的告急文书。

  门轻轻的开了,幕僚手拿文件探身进来,见李鸿章正在休息,刚要退出去。

  李鸿章:何事?

  幕僚:中堂,新送来的“宫门抄”邸报……

  李鸿章:拿来。

  幕僚赶忙走过去毕恭毕敬的递上手里的文件。

  李鸿章接过扫了一眼,突然精神一振,坐直身子带上老花眼镜细细地看。

  李鸿章:志锐被贬!?

  幕僚:中堂大人,此人仗着国舅身份一直带头弹劾您“接战不力”。这下总算是咎由自取,朝廷上下对您的非议也该消停了。

  李鸿章:一个小小的侍郎参我几本又有什么?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无人非议才是大奸之人,有了志锐这类人,我倒还安全踏实些。

  幕僚:大人,要不要拟个折子,保志锐一本?

  李鸿章:不!你看不出,太后这一手是意味深长啊。

  幕僚:请大人赐教。

  李鸿章:贬珍妃,流放志锐是给皇上脸色看,也就是给那些撺掇皇上力战的人脸色看。老佛爷终于还是同意我“保存实力,停战求和”的主张了。虽说黄海战败,旅顺失陷,但是我的北洋水师还在,威海卫还在。有了这些本钱,何愁今后不能报仇雪恨?

  幕僚:那……我这就去安排大人进京的行程。

  李鸿章:不急!旅顺口沦陷,我现在是众矢之的。此时进京,只怕引火烧身。传下去,彻查旅顺口失陷之责。保住老佛爷的面子,下面的事情才好办。

  幕僚:是!

  李鸿章:经方那边有何消息?

  幕僚:大公子回电说连日来奔走于东交民巷各使馆,英、美两国大使似乎并不热心。唯有俄国大使似有意干涉与日战事。

  李鸿章:(点头)沙俄在北方虎视眈眈,必然不会坐视日本独占旅顺口这一天然良港,正可行驱虎吞狼之计。让经方抓紧去办!

  幕僚:是!(迟疑)大人,还有一事……

  李鸿章:讲!

  幕僚:肃王爷连日来总督府内听差,弄的大家没法办公。

  李鸿章:(苦笑)这位爷还没回京?

  幕僚:他说是奉老佛爷口谕来中堂大人座前听调,不能擅离职守……

  李鸿章:也罢!他不是喜欢大炮吗?打发这位爷去大沽炮台做个守备的闲职,让咱们也消停几天。

  ………………

  三骑马顺着官道跑来。

  当先是身着盔甲的肃亲王善耆,身后是两个包衣奴才。

  奴才甲:主子!您听,大沽炮台上正放炮呢!

  阵阵炮声传来。

  善耆:(惊喜)打仗了?

  奴才乙:爷,听声音好像是行刑的号炮。应该是谁犯了军法,正砍头呢!

  善耆:(兴奋)走!看看去!

  三人快马加鞭而行。

  ………………

  天津卫大沽炮台,旗幡招展,鼓声阵阵。

  炮台前的小校场上兵丁环列,如临大敌。气氛说不出的紧张、压抑。

  当中的空地上跪着一排衣衫褴褛的囚徒,从残破的衣服上可以看出是一些清军士兵。每个人都被反绑着,背后插着写有斩字的标牌。红衣红裤的刽子手怀抱着鬼头刀站在一旁。

  李朝贵带着手铐、脚镣被推推搡搡的押解到队列末尾。

  监斩官正高声宣读判决。

  监斩官:经查!一干溃兵人等,系与倭寇旅顺口一战阵前脱逃,……

  一声号炮响起,刀光一闪,一颗人头落地。

  李朝贵吓呆了,愣愣的看着。背后押解的兵丁不耐烦的踢向他的腿弯,李朝贵一下跪倒在地,汗如雨下。

  监斩官:证据确凿,当军法从事,以儆效尤。判斩立决!

  奴才甲:(高喊)肃亲王驾到!

  校场内立刻跪倒一片。

  善耆带着奴才走进校场。

  监斩官迎上去跪地打千。

  监斩官:奴才见过王爷。

  善耆:都起来吧!这些人全是逃兵?

  监斩官:回王爷话,都是!

  善耆:(冷笑)该杀!来呀!我要亲自放炮送他们上路。

  善耆大踏步走向旁边的一尊旧式火炮,推开炮手,接过拉火绳。

  善耆:行刑!

  刑场中众人纷纷各就各位。

  善耆奋力拉响火炮。

  随着一声声炮响,刽子手刀起刀落;很快杀到了李朝贵身边。

  李朝贵再也不敢看了,只听一道利刃破空的声音,一篷咸腥的热血喷溅在身前。李朝贵猛的闭上眼睛,只等着那一声炮响。

  突然,炮哑了。

  善耆:(莫名其妙)这他妈怎么回事?

  一旁的炮手们慌乱的跑过来摆弄了几下,换上新药。再放,还是哑火。

  善耆:(怒)你们都他妈吃干饭的?拿着朝廷的粮饷,连个炮都摆弄不好。

  监斩官:(惶恐)王爷息怒!奴才实在该死……

  李朝贵突然大着胆子应了一句。

  李朝贵:王爷!这炮小的会修!

  监斩官:大胆!你死到临头还敢犯上!马上砍了!

  善耆:等等!这小子有点胆色。让他试试!

  李朝贵被提到善耆面前。手铐、脚镣随即被去掉,李朝贵活动了一下手脚,上前检修火炮的点火装置,不一会儿就摆弄好了。

  李朝贵:请王爷试炮!

  炮手们重新装药,善耆一拉火绳。

  炮声轰鸣。

  善耆:嘿,神了。(回手指向炮手)你们都该拉去砍头!

  几个炮手赶忙跪下告饶。

  李朝贵:启禀王爷,不怪这些弟兄。这炮不过是因长年不用,火门偶然被杂物堵住。想来他们也是能够查出的。小人想一定是王爷您神威凛凛,把他们吓的脑子懵住了。

  善耆:你倒是挺会做顺水人情!也有点真本事,不过更不该做逃兵!(脸色一沉)拉回去!接着行刑!

  左右两个奴才“喳”了一声,上前扭住李朝贵。

  李朝贵:王爷!小人冤枉!冤枉啊!

  善耆:慢着!你有何冤情?

  李朝贵:小人没有当逃兵!旅顺口倭寇大兵压境,小人拼死抵抗,九死一生!本想回来追随李中堂大人光复旅顺,却无辜获罪!我不服!我要见李中堂!……

  善耆:这炮都哑了,是天意留人哪。也罢!我就让你见见李中堂,看你怎么申这个冤……

  奴才甲:爷……

  善耆:没事儿。弄得好就是一出“忠贤王法场救义士”。(得意的笑)

  ………………

  李鸿章书房里,李朝贵跪在地上捧着饭碗狼吞虎咽。

  李鸿章和善耆坐在正面,脸色十分难看。

  李鸿章:你说的都是真的?

  李朝贵:小人所言句句是实!

  李鸿章:(冷哼一声)赵怀业这厮!未战先逃,侵吞公款,中饱私囊。反说自己替朝庭保住大批钱粮,要我为其请功!着实可憎!

  善耆:就这几条,杀他十次也不冤!

  李鸿章:(抱拳)烦劳肃王回京禀告太后,臣李鸿章识人不明,贻误国事。自当在治赵贼之罪后,亲往驾前听候发落……

  善耆:老中堂,言重了。谁不知道您就是咱大清国的顶梁柱?放心吧,老佛爷那边有我去说。先告辞了!

  善耆起身要走,李鸿章起身要送。

  善耆:老中堂,您年事已高。不必跟我拘礼,留步吧。

  李鸿章:恭送王爷。(一个长揖到地)

  善耆出门,李鸿章刚坐回椅子,李朝贵突然撇了饭碗,五体投地趴在地上。

  李朝贵:中堂大人,小人该死!

  李鸿章;(会心一笑)你倒是伶俐。赵怀业多行不义,属咎由自取。也不在乎你多咬他这一口。说吧,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李朝贵沉吟,脸上带着为难的神色。

  李鸿章:我要听实话!

  李朝贵:是,大人!小人所守炮台本在旅顺侧背,不在敌人来犯之路。所以无论装备还是弹药储备,都稍逊一筹。不想倭寇却绕路直取我部炮台……

  李鸿章:可知倭寇军队番号?

  李朝贵:听说是第二军第一旅团。

  李鸿章:长官何人?

  李朝贵:似乎是叫乃木希典的。

  李鸿章:(手捋胡须)算你老实!接着讲!

  李朝贵:是!小人的长官哨官赵福生开始曾想抵抗,无奈倭寇势大。赵福生连夜带队遁走,小人不想将炮台上的武器留给倭寇,就伙同义弟郑荣返回炸炮。不想……(哽咽)不想正遇倭寇进攻,我那义弟舍生取义……中堂,我忍辱偷生,渡海归来就是要报仇啊!

  李鸿章:(叹气)那赵福生呢?

  李朝贵:下落不明……

  李鸿章:我手下将官,有你和你义弟的一分忠勇,大局何至如此!来人……

  仆人应声入内。

  仆人:老爷。

  李鸿章:带他下去好好休息。

  仆人:是!

  李朝贵:谢中堂!

  李朝贵擦去头上的汗水,起身跟着仆人走出去。幕僚闪身进来。

  幕僚:大人,您觉得此人所言属实吗?

  李鸿章疲惫的闭上眼睛。

  李鸿章:属不属实无关紧要,我这把老脸总要块遮羞布挡一挡……拟折吧,向皇上请罪……

  幕僚:是!大人,大公子刚才来电。俄国公使同意协调停战事宜。

  李鸿章:(惊喜)真的?

  ………………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