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出访沙俄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98 2021-05-14 13:45:15

  尼古拉二世身着华丽的军装,站着由宫廷画师画像。身边是阿力克塞耶夫与财政大臣维特。

  维特:陛下,为您登基大典准备的一亿卢布已经全部到账。我已经建立了专用账户,凭您的签名就可以随时支取。

  尼古拉二世:好的。清国确定派遣李鸿章来出席我的加冕典礼了吗?

  阿力克塞耶夫:还没有,陛下。我已经让驻华公使再次发出照会。

  尼古拉二世:亲爱的叔叔,以我的名义给公使再发一封电报。让他务必邀请李鸿章来出席。

  阿力克塞耶夫:是,陛下。

  维特:陛下,为什么不干脆邀请光绪皇帝来为您庆贺加冕?中日甲午战后,李鸿章一直被清廷闲置。一个赋闲的老人难道还能有什么政治影响力么?

  尼古拉二世:亲爱的维特,以清国人的自大和傲慢是不会让他们的皇帝来的,而且我对一个傀儡也没有兴趣。李鸿章虽然赋闲,但是他一手建立的军队体系还在,他的话对清国皇帝的决策必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所以要想取得在清国东北修铁路的特权,就必须让李鸿章来。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请您放心。如果李鸿章能来我一定会让他愉快的接受我们的所有要求。

  尼古拉二世:是的,亲爱的叔叔。我们一定要让他在这里过的愉快!修铁路只是我们的第一步!最终的目的还是旅顺口!

  尼古拉二世提到旅顺口,脸上焕发出异样的神采!

  画师:陛下!您的表情太好了!请保持这个样子!

  ………………

  紫禁城乾清宫西暖阁内,慈禧太后靠坐在龙榻上,端着茶杯不紧不慢地喝着。

  立在一旁的光绪皇帝眉宇间带着一丝愁容,正小心翼翼地看着。

  李鸿章跪在地上。

  慈禧:行了,起来吧。

  李鸿章:谢圣母皇太后,谢万岁爷。

  慈禧:李中堂,你说老毛子能顺顺当当地帮咱们对付日本人?

  李鸿章:回圣母皇太后,日本占了朝鲜,老毛子就心焦了,他们现在最担心日本连远东也占了去。虽然老毛子对咱们大清,一直虎视眈眈,可唯今之计,也只能是联俄制日了。

  光绪皇帝小声嘀咕着:只怕是拒狼进虎。

  慈禧:嗯,那就联俄制日吧!李中堂,你什么时候出发啊?

  光绪皇帝一脸担忧欲言又止。

  李鸿章:回老佛爷的话,俄国公使已经给臣订好了行程,后天出发。

  慈禧:行吧,在外面的事儿,你就斟酌着办吧。

  李鸿章叩首:臣,遵旨。

  ………………

  北京初春的夜里,李朝贵新取的妻子田氏和李朝贵躺在炕上,两口子正说着体己话。

  田氏:这是好事啊!能外放做官,总比当一辈子的兵好!

  李朝贵:你懂什么?我这是被外放到旅顺口去!

  田氏:旅顺口怎么了?不就是刚让朝廷收回来吗?那不更好!只要你能稍微干出点样儿来,朝廷必然有赏!我再去跟王爷说说,升官发财还不是就在眼前?

  李朝贵:头发长见识短!那旅顺口就是个老虎嘴,吞了多少条人命!

  田氏:屁!你不是也照样逃出来了?赵子龙在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都没说啥,让你回去当个官,你瞧你这个磨叽劲儿。

  李朝贵:夫人,你不知道!旅顺口的官不好当,如果朝廷再办海军,还得用上这块地方。老毛子、小日本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块肥肉呢!到那地方当官,跟脑袋上顶个枪靶子没啥区别。何况又是跟着顾元勋,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

  田氏:这么肥的差事,你想往外推?你脑子让驴踢了!我不管!我可不想一辈子听人使唤!你答应过我什么来着?要让我当将军夫人!……

  李朝贵翻身装睡,田氏怒火中烧,伸手在李朝贵腰眼掐下去。

  田氏:你倒是说话呀!

  李朝贵大叫呼疼。

  李朝贵: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夫人……

  ………………

  与此同时,在沙俄彼得洛维奇家大堂里,宽敞的大堂被布置得灼灼生辉,挤满了衣着光鲜的社会名流。彼得洛维奇在人群中穿梭不时与人打着招呼。

  忽听得门口一阵骚动,几乎所有宾客都转头看向门外。只见阿力克塞耶夫容光焕发地走了进来,彼得洛维奇立刻迎上去。

  彼得洛维奇热情地打着招呼:公爵大人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阿力克塞耶夫:安德烈·彼得洛维奇,你真会说话,这里快赶上皇宫了,怎么是寒舍呢!对了,这次您从远东回来,可要好好给我讲一讲那里的见闻?

  彼得洛维奇:您是说中日之战吗?噢,我太不幸了,赶上了旅顺屠城,上帝保佑,实在是太惨了!

  彼得洛维奇话锋一转:公爵大人,在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里我们还是不提这些了。

  阿力克塞耶夫:中国有句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再去趟旅顺啊?

  彼得洛维奇:瞧您说的,我随时听候着陛下和您的派遣!

  这时,装扮一新的赵雨涵与李维宁科拉着手出现在楼梯上,大堂里渐渐安静,宾客一齐看向赵雨涵。

  阿力克塞耶夫看着赵雨涵,笑笑对彼得洛维奇说:看来您是从中国带回了宝贝。

  彼得洛维奇:哦,一个可怜的小孤女。

  阿力克塞耶夫:安德烈·彼得洛维奇,我不知道你还是个慈善家?

  彼得洛维奇:哈哈,公爵大人最喜欢拿我开玩笑,我一直就是这样啊?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的加冕典礼上,不介意让你的两个小天使接待李鸿章吧?

  彼得洛维奇:能为国家出力,我深感荣幸,我先替他们向公爵大人致谢!

  阿力克塞耶夫:这点儿小事不用致谢了!

  彼得洛维奇: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对视着哈哈大笑。

  ………………

  公元1896年春。天津港,李经方将李鸿章搀出轿子。

  李鸿章望着茫茫海平线发出一声感叹。

  李鸿章: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李经方:父亲为何如此悲观?

  李鸿章:前途未卜,你叫我如何不悲观?

  李经方:此去不过是出席俄皇加冕典礼,父亲有何担忧?

  李鸿章:(苦笑)你可知在北京太后与皇上分别召见我所为何事?

  李经方:请父亲示下。

  李鸿章:此去俄国第一要事便是“联俄防日”!

  远处传来喊声:老中堂!

  李鸿章和李经方回头,见到袁世凯匆匆而来。

  李鸿章:慰亭?

  袁世凯快步迎上前,向李鸿章请安施礼。

  袁世凯:新军都督袁世凯叩见中堂大人!

  李鸿章:慰亭快免礼。

  袁世凯起身。

  李经方:(抱拳)慰亭兄!

  袁世凯:(回礼)端甫兄。听闻老大人要出访俄罗斯,卑职特来送行。

  李鸿章:你在小站练兵,军务繁忙。何必为了我来回奔波呢?

  袁世凯:老中堂这是什么话?您是我的长辈。如今要出远门,我不来送行还是人吗?

  李鸿章:(叹气)慰亭,你的情谊老朽心领了!

  袁世凯:老中堂,卑职听闻俄国欲将铁路修入我东北境内,此事关乎我国主权。似乎不可应允吧?

  李鸿章:此事还未决定。不过如今日本咄咄逼人,唯有借俄国之手抑制。如情势所迫,也不得不让小利而顾全局了。

  袁世凯:可这俄罗斯向来跋扈,不逊于日本。莫要驱虎吞狼不成,反被虎狼所害啊。

  李鸿章:你身为新军督练,练兵才是你的第一要事!安心教练新军,以后重振北洋雄风还要依靠你的。

  袁世凯:是!卑职谨记。可是最近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不断发文抨击时政。我的新军里也有不少将官受其影响……

  李经方:是啊,父亲。康、梁最近组织了一个“强学会”,每三日一例会,谈论时事。并自创《中外纪闻》报,大有东林党的风范……

  袁世凯:卑职想移防旅顺口,一来可震慑东北安我国民之心,二来可避开京师重地以免落他人以口实……

  李鸿章:糊涂!你想想,你练的是谁的兵?新军是皇上和太后的新军!(冷笑)变法维新?说说可以。对于康、梁等人我还是那句话,秀才造反,十年不成。想要维新图强哪有那么简单?

  袁世凯:(恍然)老中堂教诲的是!

  一声轮船的汽笛声。

  李经方:父亲,启程吧?

  袁世凯:老中堂多多保重,等归国之日卑职定当与您接风。

  李鸿章:(叹气)万里长途,七旬老翁。归时能否相见,实不可知啊……

  ………………

  华丽的俄国皇宫,宫殿里一张大案上陈列着各种精致的文玩礼品。

  尼古拉二世惊奇的观赏着这些来自中国的艺术珍品。

  李鸿章身着礼服,站在一旁。

  李鸿章:皇帝陛下,这些都是我国皇帝与皇太后为庆祝您的加冕而赠送的礼品。不知陛下可否中意?

  一旁的随从翻译将李鸿章的话讲给尼古拉二世。

  尼古拉二世:这些礼物虽然十分精美,但也是寻常的东西。如果俄清能共同修筑一条铁路,将是我们两国友谊长存不可磨灭的标志!

  李鸿章闻言一:陛下,我国有一句成语叫假道灭虢。说的是一个叫晋的国家向一个叫虞的国家借路,去打一个叫虢的国家。虞国同意了,可谁知晋灭了虢国之后马上灭掉了虞国。贵国所修铁路意在横穿我国东北领土,实不可轻与……

  尼古拉二世:我们大俄罗斯幅员辽阔,地广人稀。再去占领他国的土地又有什么用呢?在东北修建铁路看起来是为俄国,实际上得利最多的还是贵国……

  尼古拉二世貌似不小心的将礼物中的一只瓷瓶碰落,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尼古拉二世:贵国如今就好像是这只瓷瓶,华丽但脆弱;没有保护很容易就碎了。如果有了这条铁路,将会便于我国调兵保护中国……

  李鸿章沉吟片刻,俯身去拾地上的碎瓷片。同样“不小心”的割破了手指,一道鲜血流出来。

  李鸿章:(举起流血的手)陛下,瓷瓶就算是碎了,也是会伤人的。

  尼古拉二世愕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