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孝义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442 2021-05-15 13:22:29

  沙皇尼古拉二世愤然将手里的手套摔在桌上,坐在椅子上运气。

  阿力克塞耶夫与维特进门。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李鸿章答应咱们的条件了吗?

  尼古拉二世:李鸿章这个老滑头!

  维特:陛下与中国大臣谈判时,永远不要匆匆忙忙,因为匆忙,在他们看来就没有气派,就没有诚意,所以要极其缓慢。陛下,有时候适当付出一些成本也是必要的,在中国良心和原则都是有价的……

  尼古拉二世:阿力克塞耶夫大公!李鸿章的驻地安排好了吗?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已经安排就绪。

  尼古拉二世:维特,从我的加冕典礼专用款里拨三百万卢布给李鸿章!

  ………………

  彼得洛维奇家宴会厅完全布置成了中国风格。

  仆人们身穿中式服装站在大门两列。

  客厅的门向两边分开。

  李鸿章在阿力克塞耶夫的陪同下走进来。

  彼得洛维奇立刻迎上前。

  彼得洛维奇:(行礼)尊敬的李中堂,大公殿下。欢迎光临寒舍。

  赵雨涵一身西式打扮,穿着白纱裙头戴花环,将一捧鲜花送给李鸿章后行了个俄国宫廷礼。

  赵雨涵:(中国话)欢迎中堂大人到俄罗斯,俄国永远是大清的忠实朋友!

  李鸿章:(惊喜)你是我国人?

  彼得洛维奇:中堂大人,这是鄙人的中国养女,名叫伊莉娅。

  阿力克塞耶夫:李中堂,伊莉娅就象征着你我两国之间亲密如同兄弟的友谊。为了您在这里食宿方便,沙皇陛下特意要求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先生从中国扬州请来了一位淮扬菜厨师。希望您能满意。

  李鸿章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丝笑容。

  李鸿章:公爵殿下,如此费心招待老夫,实在是受宠若惊啊。

  阿力克塞耶夫:阁下是俄罗斯的上宾,沙皇陛下特别叮嘱。还有有一份特殊的礼物将要馈赠给您……

  彼得洛维奇家走廊里,已经有些微醺的李鸿章在李经方的搀扶下,走向自己房间。

  忽然发现赵雨涵蹲在房间门口。

  李鸿章:伊莉娅?

  赵雨涵:(起身)爷爷,我的中国名字是赵雨涵。旅顺口人,我想家。您能带我回家吗?

  李经方:旅顺口?父亲……

  李鸿章示意李经方不要说话。

  李鸿章慈爱地说:小伊莉娅,爷爷累了。现在要去休息,等我睡醒了咱们再好好商量这件事,好不好?

  赵雨涵刚要说话,彼得洛维奇忽然走过来。

  彼得洛维奇:伊莉娅,别打扰客人休息!李中堂,实在对不起。孩子不懂事。

  李鸿章大度的挥挥手:不妨事,不妨事……

  赵雨涵无奈只好跟着彼得洛维奇离开。

  李经方:父亲当真要带那小女童回旅顺口?

  李鸿章苦笑:还用我们带吗?她迟早会回去的,俄国人是绝对不会放过旅顺口的。

  父子二人进了房间。

  屋内所有陈设家俱皆是中国式样。

  李鸿章舒坦的坐进一只摇椅。

  1896年5月26清晨,尼古拉二世和皇后从克里姆林宫的红台阶步行下来,他们步出宫殿,前往即将举行仪式的教堂。

  金碧辉煌的大教堂内,尼古拉二世正在接受主教的授权加冕。

  李鸿章心事重重地在一旁观礼。

  ………………

  回到住处的李鸿章走进房间。

  李经方取出一只小匣递到李鸿章面前。

  李经方:父亲,刚才阿力克塞耶夫公爵给了我这个……

  李鸿章打开匣子看了一眼,立刻坐直了身子。

  李鸿章:谁让你收的,送回去!

  李经方:父亲,这只是一百万卢布。阿力克塞耶夫公爵说,事成后还有二百万卢布……

  李鸿章:你想让我晚节不保吗?

  李经方:父亲,反正咱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联俄制日”。铁路修成,俄国就和我们绑在一起了。一旦日倭入侵我大清,俄国必定会出力。战时,调派遣军队,千里路程,朝发夕至;闲时,还可以送客运货,一举多得。虽名属俄国,但利在我们……

  李鸿章沉吟片刻

  李鸿章:订立盟约之事还是不要张扬,免得落那些清谈误国的人以口实!

  ………………

  公元1896年6月,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沙皇俄国签订《御敌互相援助条约》,俗称《中俄密约》。它的订立让俄国骗取了在中国东北修筑过境铁路的特权,并为其海陆军侵占旅顺口埋下了伏笔……

  ………………

  在庭院里,李维宁科拉着赵雨涵坐在了庭院的台阶上。

  李维宁科随手从花坛上取下一支玫瑰,极为绅士地递给赵雨涵。

  李维宁科:伊利娅,送你一支玫瑰。

  赵雨涵红肿着眼睛随手接过玫瑰。

  赵雨涵:谢谢……

  李维宁科坐在了赵雨涵身边。

  李维宁科:伊利娅,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会保护你的!

  赵雨涵:谢谢你,李维宁科。

  李维宁科:下个礼拜,爸爸就要把我送到波罗的海的海军学校,我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你能答应我安心地在家里等我回来吗?

  李维宁科用手帕擦着赵雨涵的泪水。

  李维宁科:伊利娅,等我回来,不要再伤心难过了好吗?

  赵雨涵小声询问着:你真的会回来吗?

  李维宁科坚定答道:真的,我一定会回来。

  赵雨涵失神地喃喃说:孝义哥也答应我会回来的……

  ………………

  芝罘同福戏班后台,前面传来锣鼓点和观众的叫好声。班主掀帘进来走到尚海荣身边,尚海荣正帮着一个演员勾脸。

  班主:哎呦尚老板,您倒是麻利儿啊!前面都开锣了,等着唱着呢!这么简单的活计您难道也不成吗?

  尚海荣握着的毛笔隐隐发抖,演员轻蔑地瞟了尚海荣一眼,一脸得色。他顺手夺过画笔,对着镜子勾画起来:行了,还是我自个儿来吧,别耽误了正事儿,让人砸了场子!

  尚海荣一脸怒色,攥着拳头隐忍了下来。

  李孝义端着一碗汤药走过来:师父,药煎好了,趁热喝。

  勾脸的演员:孝义啊,你费半天劲干嘛呢?你师父是上不了台了,还不如跟了我,说不准还有出头的一天!

  尚海荣怒喝:王福顺,你说什么?

  王福顺:我说错了吗?当初还以为您多大的角儿呢,竟然是个哑炮,中看不中用!

  后台中的演员跟着哄笑起来,尚海荣羞愤地环顾四周。

  尚海荣拉过班主:李班主,这您不管管?

  李班主:哼,尚老板,我看王老板说的也没错,再说您现在可是王老板养活着,还不许人家说两句,解个闷嘛!

  尚海荣:我尚海荣是让你们解闷的嘛!

  王福顺:呦,那您尚老板还是登台唱戏的吗?

  尚海荣:你……

  李孝义突然冲过去,一碗汤药全都泼在了王福顺的脸上烫得王福顺哇哇大叫,后台顿时乱作一团。

  李班主和王福顺摁住李孝义一顿臭揍,被尚海荣拦了下来。

  尚海荣:你们不就是看我们爷俩不顺眼嘛,不吃这口饭我们饿不死。

  王福顺:行啊,有骨气。有本事就滚出同福戏班!

  尚海荣:记住了,我尚海荣总有出头的一天!

  王福顺和李班主一脸不屑地冷笑着。

  李孝义和尚海荣被毒打一顿扔出了戏园子门外,紧接着一些随身的行李也被扔了出来。李班主带着几个武行堵在门口。

  李班主:他妈的!敢伤我的台柱子。不能便宜了你们!来呀,把那小崽子的腿给我卸一条!

  身后众人答应一声就要动手。

  尚海荣歇斯底里怒骂:你们有种冲我来!别动他!日本人一枪没打死我!看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尚海荣起身扒开上衣,胸前一处恐怖的疤痕,看得人触目惊心。

  所有人都被震慑住了,面面相觑不敢动手。

  李班主:得得得,算你狠。我不跟一个废物一般见识!告诉你们,以后在芝罘别想吃梨园行这碗饭!趁早要饭去吧!

  一阵哄笑声中,门砰的一声关上。

  尚海荣一阵剧烈的咳嗽,倒退几步颓丧而无力的坐倒在地。

  李孝义挣扎着去看尚海荣。

  李孝义:师父,师父。您没事儿吧?

  尚海荣躺在地上干笑几声,笑声中好似带着无限的凄苦与悲凉。

  尚海荣:(戏腔)罢了……

  尚海荣一翻身站起来。

  尚海荣:孝义!

  李孝义:师父。

  尚海荣:(戏腔)来来来,你我师徒二人痛饮几杯!

  ………………

  师徒俩来在一处小酒馆,尚海荣一碗接一碗的灌着酒,似乎在不遗余力的让自己喝醉。

  李孝义坐在旁边。

  李孝义:师父,别喝了。您的伤……

  尚海荣醉醺醺地说:怎么?怕没钱?

  海荣起身拿出一只包袱打开,里面是他在旅顺口唱关公戏时所穿的盔头、戏装,由于保养得当,依旧绚烂夺目。

  尚海荣:拿去换酒!

  李孝义:这可是您唱戏的行头啊!逃难的时候都没舍得扔……

  尚海荣苦笑着说:我一个废物!留着这些还有屁用?!

  说完尚海荣干脆抱起酒坛痛饮。

  李孝义默默收起尚海荣的行头,提起另外一只包袱走向柜台。

  李孝义:掌柜的,我就这些了。不够的,您看能不能用我这几件衣服顶?

  李孝义打开包袱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几个铜钱一并放在柜上。

  ………………

  李孝义手里提着行头包袱,搀着尚海荣跌跌撞撞的走进一座破落的关帝庙。

  忽然尚海荣脚下一个趔趄,带着李孝义一起跌倒。

  李孝义:师父,没摔着吧?

  尚海荣早已醉的不省人事,满嘴说着胡话。

  尚海荣:关老爷恕罪。在旅顺口,我……我没给您烧香磕头,就……就上台唱戏。坏了规矩,犯了您的神威。我该死,可……可我是迫不得已啊……

  尚海荣醉梦中留下两行热泪。

  李孝义跪在师父身边,替他拭泪。

  李孝义:师父。关帝爷不显圣,还有我呢。我发誓一定要让您再登台唱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