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三十七章 又见纪凤台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142 2021-05-17 14:59:04

  夜里,李朝贵心事重重的走进家门,田氏带着丫鬟迎上来道个万福。

  田氏:老爷回来了。

  李朝贵随口答应一声开始脱官服,丫鬟过来帮忙,拿着脱下的官服下去了。

  田氏手里拿着一件家里穿的常服给李朝贵换上。

  田氏:老爷,这破地方天寒地冻的。我看你得置办件棉袍才是……

  李朝贵心不在焉的说:我说不来你偏来,现在觉出不是味儿也晚啦……

  田氏横眉立目:嘿,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说什么了?你这么阴阳怪气的!你现在好歹也是堂堂朝廷命官,让你置办件袍子就不是味儿了?

  李朝贵无奈的答:哎,夫人……别生气,别生气。我说错话了,该打,该打。

  李朝贵边说边作势打自己嘴巴。

  田氏想了想说:不对!你今儿心里肯定有事。说,到底怎么回事?

  李朝贵:没……没有啊,我什么事儿都没有……

  田氏:李朝贵,我在王府里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官场上的事我比你门儿清!说吧,是不是外面有了如夫人了?

  李朝贵:哎呀,夫人。你想哪儿去了?……

  田氏:慌什么?大清的官那个没三妻四妾?你没有反倒显得寒酸,不过你找归找,找完了必须让我这个当老大的过过眼,给你把把关才行!

  李朝贵无奈:哎呦,我的夫人呀。你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实话告诉你吧,咱这位顾大人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把城外的万人坑修成大墓。朝廷又是一分不给,我这儿正发愁没钱没人的事儿呢。

  田氏:多大个事儿啊,至于愁成这样吗?顾元勋是接收大员,没钱没人也该他发愁,轮的上你吗?

  李朝贵:怎么轮不上?上头动动嘴,底下跑断腿。他拿主意也得我办事。再说这墓修好了,朝廷嘉奖,你老公也能跟着沾光不是。

  田氏叹气:我算服了你们这一对棒槌了,真没见过当官当成你们这样的。就不会下令让旅顺口的商号集资出钱?

  李朝贵:对啊!夫人真是高见。

  田氏兴奋:弄好了没准儿咱还能捞笔外快呢……

  忽然一仆人手拿请帖匆匆进来。

  仆人:老爷,纪氏商号的管事求见。说是他们纪凤台纪老板请您和夫人去赴宴。

  田氏:看看,这不是财神爷就来了。

  李朝贵:告诉他,我身体不适去不了!

  仆人:是!

  仆人转身离去。

  田氏:老爷,你为啥不去啊?

  李朝贵: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

  原赵福生家小院里,郑荣一家在临时收拾出来的房间里暂时栖身。

  郑天亮和赵振东已经在炕上睡熟。

  王氏就着煤油灯给孩子做鞋。

  郑荣闷头抽着旱烟。

  王氏:他叔,你说这供桌到底是谁摆的呢?

  郑荣长长的喷了口烟:谁知道呢……

  王氏:会不会是孝义他爹回来过了?

  郑荣默不作声,只顾吸烟。

  王氏叹口气说:这么长时间了我也没问,你当时看见他爹的尸首没有?……

  郑荣收起烟袋起身。

  郑荣:嫂子,早点睡吧。别想那么多了!

  王氏:怎么能不想?咱从海参崴一路找到哈尔滨,连一丁点儿大小姐的消息都没有。我真想扒开那三座坟头看看他们在不在里头,哪怕就剩一捧灰也比现在这么提心吊胆的强!

  王氏忍不住低声抽泣,郑荣沉默片刻突然笑了。

  郑荣:嫂子,你怎么了?当初那股子劲儿哪儿去了?你不是能感觉到孝义和雨涵都没事儿,还好好的活着吗?

  王氏:可……可都这么些日子了,要是还在人世也该有点消息了!

  郑荣:放心吧,嫂子。这都是命!孩子们该回来的时候就一定会回来……

  王氏:真的?

  郑荣点点头说:雨涵和孝义都是懂事的孩子,知道回家的路。只要咱们守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他们一定能找回来,总好过满世界的去寻!

  王氏又是一声叹息:就是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能不能吃饱穿暖啊……

  ………………

  临街一高大气派的商铺,挂着“茂源百货”的字号。

  茂源百货商店里买货卖货的人来来往往。

  卖洋布的柜台前,王氏正在精挑细选,拿起一匹看好后放在身边接着挑。

  忽然,田氏带着丫鬟挟着一股寒风进门。

  掌柜的看见田氏,立刻向身边的伙计递个眼色,伙计点头会意,转身进了后边。

  田氏:这鬼地方冷的可真快!扯块布,给你家大人添件冬衣。你说选什么样的好?

  丫鬟:只要老爷喜欢就行。

  田氏:我挑的他敢不喜欢!

  田氏说着走到洋布柜台前,一眼看中王氏身边的那匹布。

  田氏:掌柜的,这布怎么卖?

  王氏:这位夫人,这布我已经要了。

  田氏一怔。

  掌柜:哎呦,您二位真是好眼力,这布料在旅顺口可是独一份……

  田氏:她结账了吗?

  掌柜:这……倒是还没……

  田氏:那这布我要了!多少钱?

  王氏:哎,都说了这布是我先拿的……

  田氏:既然你还没付钱,那我就可以买。梅香!给钱!

  小丫鬟答应一声,刚要付账。

  只听身后有人说了声:不用了!

  随着话音,通后院的门帘一挑,纪凤台闪身走进来。

  纪凤台:这位大嫂,你把这布让给这位夫人;其余的布随便挑,我奉送。

  王氏不悦地说:这叫什么话?难道我是讹人的!不就是块布吗!我不要了。

  王氏负气转身走开。

  纪凤台向着田氏恭敬的行礼。

  纪凤台:李夫人,鄙人纪凤台。您多次光临小号,我都不在。听伙计们说您对小号的货品还算满意,鄙人不胜荣幸。这些布料您看的上的尽管拿,我让他们给您送到府上。权当小号馈赠……

  田氏微微一笑:纪老板,真会做生意呀。这我可不敢当,我又不是你们商号的大户。无功不受禄,以后有了好布您支会我一声就行了!

  纪凤台:夫人真是大度高节,那这布就收您个成本价。夫人要是再推辞,可就是不给我纪某人面子了!

  田氏道个万福: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纪凤台:来人!备我的车,送夫人回家。

  ………………

  商号门外,王氏气呼呼拎着东西出门,走到蹲在门口的郑荣身边。

  王氏:他叔,咱走!

  郑荣伸手接过王氏手中的东西:咋没买布呢?

  王氏赌气地说:不买了!

  两人正说着,纪凤台陪着田氏走出来,身后的丫鬟怀里抱着那匹布。

  看见王氏,田氏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一丝胜利的微笑。

  郑荣:纪老板?!

  纪凤台:郑兄弟?你我还真是有缘呐。

  看见旁边的王氏赶忙抱拳:这位大嫂,实在是对不住了……

  郑荣一脸的不解:嫂子,出什么事儿了?

  王氏:别问了。咱走吧,别碍了人家的事。

  正说着,段三儿赶着一华丽的马车缓缓而来。

  看到马车,田氏赞叹:嗬,好气派的马车!

  纪凤台陪笑着说:夫人,以后有用车的地方您尽管说话……

  马车停下,田氏和丫鬟好奇的走过去看。段三儿跳下车,匆匆走到纪凤台身边。

  段三儿焦急的低声说:老板,咱这车出毛病了……

  纪凤台脸上带出了不悦的神情:怎么搞的?赶紧修啊!

  段三儿一脸无奈的回答说:没人会啊!

  站在一旁的郑荣搭话道:看着,像是转向轴坏了吧?

  纪凤台:你懂修马车?

  郑荣淡然一笑回答说:在哈尔滨那边干铁匠活儿常能碰上这毛病,您这马车可是够高级的。

  纪凤台:你能修吗?

  郑荣:可以试试,不过我手里没有家伙事。

  正在观赏马车的田氏见到几个人在嘀嘀咕咕,随口问道:纪老板,出什么事儿了?

  纪凤台立刻笑着回答:夫人,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在俄罗斯有男士请女士喝下午茶的习惯,现在时辰正好对。不知道夫人能否赏光到我的茶楼小憩片刻?

  田氏一听这话,立刻高兴地答应了:好啊,我还真想学学这些个洋人的规矩呢。

  纪凤台当即便说:夫人,请随我来。

  田氏带着丫鬟在纪凤台的引领着走向街对面的和顺茶楼。

  纪凤台回身对段三儿低声说:快,让郑兄弟用咱库里的那套德国铁匠家伙。要快!

  ………………

  和顺茶楼里,桌上摆着一应西式茶点,一把独具俄罗斯特色的茶炊尤其醒目。

  田氏端着一杯茶细细的品着。

  纪凤台满脸笑容的陪坐在一旁。

  纪凤台:夫人,这些个俄罗斯茶点可还对您的胃口?

  田氏:要说这俄国的老毛子茶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这大盘子小碗儿的糕点,饽饽倒是还挺合口儿。还有这茶壶也是别致的很。

  纪凤台介绍说:这个叫茶炊,壶中间有个放木炭的直筒,所以这茶才总是温热的。尤其适合咱们这寒冷的地方。

  田氏听后恍然大悟一般地说:哦,这不是就跟京城里涮羊肉的那紫铜火锅一个道理吗。

  纪凤台大笑回应:夫人真是天资聪颖,举一反三呐。

  田氏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问:纪老板,这茶也喝了,布也拿了。有什么事儿要找我们家老爷的您就直说了吧。

  纪凤台淡定的回答:夫人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慧眼如炬。

  田氏:王府奴才七品官,这点子事儿早就见怪不怪了。纪老板,您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纪凤台:好,烦请夫人转告李大人。我想跟他做笔生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