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三十二章 干涉还辽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381 2021-05-12 14:43:37

  纪凤台书房里纪凤台坐在太师椅上用茶。

  段三儿带着郑荣进门。

  段三儿:老板,郑爷来了。

  纪凤台笑着起身拱手:郑兄弟。

  郑荣拱手回礼:纪老板,兄弟今日特来拜谢!

  纪凤台:客气!管这件闲事我本身也是受朋友所托,查明真相替你们伸张正义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何谈一个谢字?

  郑荣:请您转告彼得洛维奇先生,我们已经复工,大家准备加班加点把进度赶上来。

  纪凤台:好,我一定把话带到!

  郑荣:纪老板,那在下就告辞了!

  郑荣转身要走,却被纪凤台叫住。

  纪凤台:郑兄弟,你还要在铁路工地上做下去吗?

  郑荣不解的问:纪老板这话什么意思?

  纪凤台:不瞒兄弟说,你如今已经是俄国人眼中的一颗刺。用你来杀一儆百再好不过!有句话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还是避一避的好。

  郑荣思忖片刻,一躬到地。

  郑荣:谢纪老板提点!

  说完,郑荣转身离开了。

  纪凤台站在窗口看着郑荣离去的背影。

  站在他身后段三儿:大哥,您可是答应彼得洛维奇先生把郑荣拔掉的……

  纪凤台:三儿,人在暗处呆久了,总得晒晒太阳。咱们毕竟还是中国人!传下去,只要他肯离开海参崴,弟兄们就别为难他。

  段三儿:是!

  ………………

  晚上,郑荣和郑天亮坐在炕上正准备吃饭。

  王氏往桌子上摆放饭菜:那咱就走呗。我都快把海参崴转遍了,也没大小姐的消息。总在这儿呆着也没啥意思,不如去别处碰碰运气。他叔,你想好咱往哪儿走了不?

  郑天亮抢着说:咱回旅顺!

  郑荣笑了笑:傻孩子,旅顺还在小日本手里呢。总有一天咱得回去,不过现在还不行。我想了,咱去哈尔滨!那边正在修铁路,从海参崴过去不少老毛子。兴许在那儿能打听到大小姐的消息。

  王氏:行!你去哪儿我们都跟着!

  ………………

  两天后,郑荣套上一挂大车,车上拉着一应生活用品。

  郑天亮抱着赵振东坐在车上。

  安应七正同郑荣与王氏话别。

  郑荣:安兄弟。回吧!别送了。

  安应七:郑大哥,你这一走咱们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见面?

  郑荣:有缘千里能相会!放心吧,兄弟。我有空一定回来看你。

  安应七:大哥、嫂子,你们一路顺风!

  正说着忽听一阵銮铃声,又一挂大车停在了众人面前。赶车的车把式竟是张宗昌,身后的大车上坐着祝神婆和大兰子。

  张宗昌跳下马车。

  张宗昌抱拳:大哥!

  郑荣:宗昌兄弟?

  祝神婆:大妹子!

  王氏:婶子,你们这是要干啥啊?

  张宗昌:大哥,你可有点不够意思。咱俩都已经一个头磕在地上了!要走也得一起走啊……

  郑荣一怔,随即笑着说:没错!咱们兄弟永远在一起!

  两个人高兴地抱在了一起。

  ………………

  北京颐和园,慈禧在李莲英的引领下视察新落成的颐和园。

  李莲英:老佛爷,这园子您还满意?

  慈禧:嗯,园子修的不错。现如今与日本议和,终于不用打仗了。我操劳了大半辈子,能有这么一处地方养老。也算值了!

  ………………

  俄国圣彼得堡冬宫里,沙皇尼古拉二世召开御前会议。阿力克塞耶夫与俄财政大臣维特、外交大臣拉姆斯道夫等重臣在座。

  尼古拉二世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尼古拉二世:清国竟然全部接受了日本人提出的条件?!

  阿力克塞耶夫:是的,陛下。李鸿章这一枪白挨了……

  尼古拉二世皱起眉:哦,亲爱的阿力克塞耶夫。您一提起这件事,我被日本猴子刺杀留下的旧伤就开始疼。

  尼古拉二世摸摸头上的伤疤,找出些止疼药服下。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要不要让我们在清国东北的军队给那些日本人一点教训?

  财政大臣维特:阿力克塞耶夫将军,作为财政大臣我要提醒你不要把个人感情掺入国家事务当中,我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财力发动战争。

  尼古拉二世:好了,维特。日本猴子的手确实伸的有点太长。拉姆斯道夫!该你这个外交大臣出场了。警告我们这位爱折腾的远东邻居老实点!要不然,就算多收十年的税我也要把他们赶进海里去!如果旅顺口需要一个主人,那么只能是俄罗斯!

  拉姆斯道夫:(行礼)陛下,您的旨意就是上帝的意愿……

  阿力克塞耶夫(笑):陛下果然英明!辽东这块肥肉,其他各国哪能看着日本一家独享!我们不如与德、法共同商议此事?

  尼古拉二世:叔叔,还是你想的周到,就这么办吧!

  稍稍停顿,尼古拉二世又接着问:我的加冕典礼,清国已经答应派李鸿章来了吗?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我们的邀请,清国能拒绝吗?

  尼古拉二世:看来清国会为我的加冕带来一份重礼!

  尼古拉二世与一众大臣开心地笑起来。

  ………………

  日本天皇宫,陆奥宗光和伊藤博文面色凝重将文件交予明治天皇。

  陆奥宗光:陛下!这是俄、德、法三国联名向我国发出的照会。

  明治天皇看完,怒而将文件扔到走廊里:无稽之谈!

  伊藤博文默默起身将文件拿回。

  伊藤博文:陛下,情报显示此三国海军舰队已经准备好出征。局势对我不利……中国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才是成就霸业的王者!

  明治天皇稍稍平静:伊藤卿……谢谢!

  ………………

  京都本愿寺门前,青木彦隆一身平民打扮向送行的大谷光瑞合十告辞。

  青木彦隆:大谷师傅,这些日子在此闭关打扰了。感谢你能收留我,时时为我指点迷津。

  大谷光瑞:青木君,你的学问和见识,也令我获益匪浅。你今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只是太过于执着。如果能够放下执念,必将修成正果……

  青木彦隆淡然一笑:人生苦短,如果连自己想要的东西都不能执着的追求,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大谷光瑞一怔,似有所悟。

  青木彦隆:大谷师傅,告辞了。

  大谷光瑞:青木君,后会有期!

  青木彦隆转身见到乃木希典顺着山道而来。

  乃木希典边走边喊:青木君!

  青木彦隆惊喜:乃木学长!你怎么来了?

  乃木希典大笑:听说你在本愿寺里闭关修行,正好我的部队回国休整。所以来看看你。

  青木彦隆惊讶问道:回国休整?

  ………………

  青木彦隆愤然把手中的报纸甩在一边。

  青木彦隆:欺人太甚!俄国摆明了是害怕咱们触犯他们在清国东北的利益!俄国抗议一下,我们就要把辽东拱手让人了?!外相大人就这么不把将士的牺牲当回事吗?!

  乃木希典:军人战死沙场是他们的荣耀。青木君,旅顺口还给清国只是暂时……

  一个端着食盘的仆妇小碎步地过来跪坐在乃木希典面前替他斟酒。

  青木彦隆:把酒放下,出去。

  女人应了一声,放下两壶清酒低头退出。她慢慢穿过回廊。

  屋内很安静,外面门廊外的水池上竹筒一下下的敲击着,发出清脆的笃笃声。

  青木彦隆:我还是不能理解。

  坐在对面的乃木希典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乃木希典:是啊!将士们纷纷向我请愿,要同俄国人决一死战!可是大本营却严令不准轻举妄动!多少士兵用鲜血换来的土地,就这样便宜卖掉。真是不甘心!还不如血战一场!让敌人夺走,总比拱手送人的强!来,青木君。喝酒!

  乃木希典拿起酒瓶给自己和青木的酒杯倒满。

  青木彦隆:避免和俄国起摩擦是对的。刚刚同清国大战一场,我们确实需要休整。不过俄国仅仅抗议一下就要就范,难道内阁不怕全世界认为日本软弱可欺?

  已经有些醉意的乃木希典:政府里那些政客只知道加官进爵,根本不把我们武士流血牺牲换取的胜利当作一回事!喝酒!

  乃木希典干了杯中酒,再次倒满。

  青木彦隆:乃木学长,克劳塞维茨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我倒觉得政治应该作为一种战争的手段,就好比不流血的战争。日本不同于其他国家,不通过战争是没法发展壮大的,政治也要根据战争的需要作出调整才行!

  乃木希典兴奋:青木,你说的太对了!要是你小子还在军中我们何至于受这样的闷气!

  青木彦隆黯然: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青木彦隆摇摇头,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青木彦隆:军职被解,我是壮志未酬啊!

  门外一声咳嗽,一位老者应声拉开格栅门。

  青木彦隆和乃木希典一惊,赶忙坐好行礼。

  青木彦隆:叔父大人!不知您来,没能迎接,请原谅!

  乃木希典:青木参议员阁下,您好!

  青木叔叔笑着打招呼:哎呀,原来乃木君在这里。真是贵客!

  接着他冷冷瞥一眼青木彦隆:你既然已经回家为什么不去见我?

  青木彦隆惶恐的不知如何回话。

  乃木希典:青木参议员阁下,是我硬拉着青木喝酒……

  青木叔叔:好了,乃木君。不用给我这不争气的侄子开脱!他扔下家业跑到中国十年,一事无成的丢了军职回来,已经够丢脸了!

  青木叔叔看向青木彦隆:现在还依然这样游手好闲,你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

  青木彦隆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强抑怒火,叩拜:多谢叔父教训!

  乃木希典:阁下!青木君这次失去军职确实是无妄之灾,并不是他不够努力。

  青木叔叔叹气:算了,今天看在乃木君的份上,就不打扰你们喝酒的雅兴了。明天你到我家来!

  青木彦隆:是!

  青木叔叔:乃木君,告辞了!

  乃木希典:阁下!请多保重!

  青木彦隆起身:叔父,我送您出去……

  青木叔叔:我从小在这房子里长大,难道还不认识路吗?坐下陪客人!用不着你来献殷勤!

  青木叔父转身扬长而去,青木彦隆尴尬的坐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