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宋庆来了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463 2021-05-19 15:51:00

  一行人进入窝棚之内,但见得窝棚里的陈设十分简单,一张木桌,几只条凳。

  唯一不同的是有张画案醒目的摆放在一边。

  纪凤台领着顾元勋、李朝贵进门。

  顾元勋:纪老板也好丹青?

  纪凤台:信手涂鸦,不值一提。二位大人,请坐!

  纪凤台招呼着顾元勋和李朝贵在桌边坐下。

  纪凤台:三儿!

  段三儿答应一声,提进来一坛老酒,接着又在桌上摆了些花生、烧鸡之类简单的佐酒之物,然后打开酒坛用粗瓷大碗为三人斟酒。

  纪凤台:不知两位大人到访,没准备什么好酒好菜。失礼了!

  顾元勋:哎……莫笑农家腊酒浑。置身野外,只有用这乡村的土酒土菜相佐,才别有一番意境。是吧?李兄。

  李朝贵:哎呦,顾大人。您是文人雅士,讲究太多。我这一介武夫,只要有酒有肉,能吃个肚圆就行。还在乎什么意境?

  顾元勋和纪凤台大笑。

  纪凤台笑着端起酒碗:纪某敬二位大人。

  顾元勋:不,这酒应该我敬纪老板!如果旅顺口的商号都像你这样急公好义,我顾元勋这个父母官就好当了。

  李朝贵:顾大人,何不让纪老板出任商会会首。也好作为表率,带领其他商号为国出力啊。

  顾元勋点点头:嗯,我看此事可议!

  李朝贵会心一笑,向纪凤台使个眼色。

  纪凤台会意,连忙摆手说:万万不可!(叹气)顾大人有所不知。当年我为了混口饭吃,弃了祖宗,入了俄罗斯籍。如果担任会首,名不正言不顺;不能给大人分忧,反而有掣肘之虑。

  顾元勋:纪老板,你虽是外籍,却有赤子之心。况且旅顺口华商众多,又有哪一个想到要为同胞修墓的?

  纪凤台略显犹豫:这……

  李朝贵:纪老板,顾大人都这么说了你就不要推辞了。要不这酒我哪辈子能喝到嘴里?

  纪凤台笑着说:既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二位大人,我这酒可不能白喝。久闻顾大人擅书法,我斗胆请您为此墓题名!

  顾元勋大笑:好!

  随即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沉思片刻,喊道:笔墨伺候!

  段三儿:顾大人,这边请!

  画案上段三儿早已准备好了笔墨纸砚,顾元勋走过去提起笔一挥而就。写下三个大字“万忠墓”。

  ………………

  郑荣匆匆跑进院门,王氏正在晾晒衣服。

  郑荣喊着:嫂子!要修墓了!

  王氏:修墓?修谁的墓?

  郑荣:白玉山的墓啊!

  王氏惊喜:真的?

  郑荣:我还骗你不成?大街上都传遍了,说是由咱旅顺口新成立的商会起头,衙门出面主持,择吉日合墓重修。以后每年官府还要按时祭祀呢!

  王氏闻言立刻转身回屋。

  ………………

  屋子里摆放着一张供桌,供着赵福生和刘氏夫人的牌位。

  郑荣跟在王氏后面进到屋里,来到供桌前。

  王氏跪下双手合十:老爷,夫人。你们听见了吗?

  郑荣跪在王氏身边:大人,夫人。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朝廷没忘了你们。

  王氏起身招呼着院子里的孩子们:天亮!振东!

  郑天亮答应一声,带着赵振东进屋。

  王氏:快,给老爷、夫人磕头。求他们保佑你们平平安安的……

  郑天亮拉着赵振东跪下磕头。

  郑天亮郑重地说:赵老爷、刘夫人,你们放心吧。我跟振东平常不打架,就是他太爱流鼻涕了……

  郑荣和王氏同时被逗乐了。

  王氏笑着:你这孩子,说这些干嘛?捡要紧的说……

  郑天亮想了想说:那好吧。请你们保佑孝义哥哥和雨涵妹妹快点回来吧,别让我娘每天夜里想他们想的偷偷哭了。

  王氏:天亮!

  郑荣:嫂子,你?……

  王氏:别听孩子瞎说,我好着呢!天亮,带振东出去玩去。

  郑天亮答应一声,带着赵振东出门。

  郑荣叹气说:要不我再去别的地方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找到点消息。

  王氏:等以后手头宽裕了吧。天亮和振东都还小,咱回来这些日子一直靠你打散工维持着。总得先顾眼前吧?雨涵和孝义……老爷和夫人一定会保佑他们的。

  郑荣:纪老板倒是提过想跟我合伙起个铁匠铺子……

  王氏:怎么个起法?

  郑荣:他出铺面和本金,我来干!

  王氏:他叔。老话讲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啥白给咱这么个大便宜。要起铺子咱就自己起,别看人家的脸色。

  郑荣:嫂子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所以就没答应他。刚才在街上看见旅顺口船坞要重开,朝廷正招人,我报了名。要是能进大坞做工,贴补家用应该就够了。

  王氏:哎,辛苦你了。

  郑荣:这叫什么话?我应该的。

  王氏叹气说:要是孝义他爹要是在就好了……

  ………………

  此时在李朝贵府里,镜子里的田氏身穿一件俄式貂皮大衣,显得格外雍容华贵。

  李朝贵坐在一边欣赏着。

  田氏满脸喜悦地说着:都说人靠衣装,还真是那么回子事儿。我要是穿着这件大衣回京城,人家准以为我是哪位王爷的福晋呢。

  李朝贵冷笑说:无商不奸,这纪凤台真是奸商里的奸商。把你那点儿小心思吃的透透的……

  田氏转身脱了大衣,坐在李朝贵身边。

  田氏笑着说:呦,怎么着?李大人吃醋了?

  李朝贵:跟他吃醋?我犯得上吗!

  田氏:好啦,人家纪老板是生意人,逢场作戏的事儿见的多了,当然明白女人心思。

  李朝贵:我不是那个意思。以后他的东西,少拿。

  田氏:为啥?

  李朝贵:官场规矩,办事拿钱。既然已经拿了钱办了事,其他的东西还是少沾为妙。

  田氏:呦,今儿李大人跟我说起规矩来了。一年前要不是你出主意跟他合演一出戏,忽悠了顾元勋这大棒槌。姓纪的能当上这商会会长吗?拿他什么都是咱该得的。怎么坏规矩了?

  李朝贵:妇人之见!你知道纪凤台是做什么买卖的?

  田氏:什么买卖?

  李朝贵用手比划一个抽大烟的手势:这个!

  田氏惊讶:鸦片!?

  李朝贵忙说:小点声……

  田氏压低声音说:怪不得财大气粗的呢……

  李朝贵:当然了!他这买卖做的可着实不小呢。从外国运来的鸦片经海路到旅顺口,再由他转手运到各地。我算了笔帐,弄不好大清国长江以北所有烟土都经过纪老板的手……

  田氏:乖乖,合着他那些商号、茶楼还有戏园子都是幌子?那咱才拿他那么点钱!不是便宜他了?

  李朝贵:你看你又心急了不是?我说过,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咱们钓他,他也在钓咱们。这些个小恩小惠那就是试探咱的饵,就看咱什么时候绷不住了咬钩……

  田氏:就你弯弯绕多!哪儿那么多说道,你如今是旅顺口总巡,查他几船货!让他知道知道厉害,以后还不是由着你要价!

  李朝贵:夫人,这你可就想错了。生意场跟官场一样,唯利是图!为了钱什么都干的出来。纪凤台能把生意做这么大,自然有他的一套。真逼急了一拍两散,对咱也没好处!小心使得万年船!

  田氏:那你还帮纪凤台搭上顾元勋这条线?

  李朝贵:修墓不过是借机把顾大人调开,别让他老在港口盯着。只要港口是我说了算,还怕纪凤台不找上门来?

  田氏难以置信:看不出你还有这心机呢?

  李朝贵得意地说:怎么样?你男人不白给吧?

  李朝贵笑着去摸田氏的脸。

  门外仆人通禀:老爷?

  李朝贵:什么事儿?

  仆人:顾大人请老爷到府衙议事。

  ………………

  旅顺府衙顾元勋客厅里,李朝贵一进门就见到顾元勋与一位古稀之年的老者对坐。

  李朝贵立刻下跪:属下拜见宋老军门!

  原来这位老者正是清末名将宋庆。

  宋庆一愣。

  顾元勋:宋军门,这是现任旅顺口总巡李朝贵。

  宋庆:快快请起,李大人识得我宋庆?

  李朝贵起身说着:甲午时卑职曾在旅顺口军中效力,说来也算是您的属下旧部。

  宋庆:好,好,好……想不到还能遇到当年甲午时候的老兄弟!快坐。

  宋庆拉着李朝贵坐下。

  顾元勋:当年旅顺口一战,李大人九死一生逃出去给李中堂报信。中堂大人感念他忠义,这才派回来当了总巡。

  宋庆黯然说道:惭愧啊,甲午一战,老朽昏聩无能。九连城未能阻击日军,导致旅顺被围进而失陷。责任在我啊!

  李朝贵:老军门言重了!旅顺口失陷都是那些贪生怕死的将官畏敌如虎,临阵脱逃所致。与您何干?

  顾元勋:李大人所言极是!老军门您一向治军有方,气节和胆色更是军中之楷模!

  宋庆:顾大人,谬赞了!宋庆丢城失地如今乃一闲人,若能再蒙皇恩,唯有一死报之!

  李朝贵:岳武穆说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则事可成矣。顾大人为官素有清名,再加上宋老军门则是如虎添翼!旅顺口若在您二位治下,前途似锦啊……

  顾元勋:(笑)李大人说的好!我们当同心协力为皇上办好差,替国家分忧。

  宋庆:二位大人,这次李中堂是让我来旅顺口查看船坞情况。不知大坞损坏程度如何?

  李朝贵:老军门,旅顺大坞破损并不严重。只是机器设备都让日本人拿走了。之前,我已经让人招募了一批工匠随时可以开工修缮!

  宋庆:李大人办事如此周全,老朽佩服!

  顾元勋:李兄就是我的左膀右臂。没有他,我是寸步难行啊。

  宋庆:李大人,老朽还有一事相求。

  李朝贵:老军门请讲!

  宋庆:甲午战败。老夫痛定思痛,打算写一部战史,警醒后世。可是关于旅顺口失陷的部分却所知不多。李大人能否将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让我补上这一部分呢?

  李朝贵:(愕然)这……

  顾元勋:好啊。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军门这是彪炳千秋的功绩!

  李朝贵:可是……卑职只是粗通文墨,实在是写不出来……

  顾元勋:这有何难,你口述,让师爷写个大概。我来给你润色!等宋军门的书写成,我还要付梓出版!让后世之人永远不再重蹈覆辙,被日寇算计!定叫旅顺口成为我大清万年永固的海防要塞!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