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四十三章 地位决定命运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353 2021-05-23 16:26:00

  和顺茶楼单间里。

  纪凤台将一摞银票推给李朝贵说:这是三万两。

  李朝贵迟疑的看看桌上的银票,没有动。

  纪凤台会心一笑说:李大人,过去的事,我们就算是扯平了,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泾渭分明,这是你应得的。

  李朝贵:你怎么知道我需要钱?

  纪凤台:做生意讲究的是个消息灵通。锦上添花的事情我不做,我只管雪中送炭……

  李朝贵:纪老板,多谢!

  纪凤台:李大人,我这儿还另有一桩大买卖。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李朝贵:请讲!

  纪凤台:我北边的朋友想弄份旅顺口的地图看看,最好是有驻军布防的详细位置……

  李朝贵一惊,伸手将银票推回去:纪老板,此事非同小可。我是几次差点死了的人,现在胆小如鼠。实在是接不了您这单生意,您还是另找别人吧。李某还有公事在身就先告辞了!

  李朝贵起身告辞,准备离开。

  纪凤台喊着:李大人留步!

  说着又拿起银票塞给李朝贵:我说了,这是你应得的。

  李朝贵沉吟片刻,接了银票,拱手致意。

  李朝贵:纪老板,佩服!

  纪凤台笑而不语,目送李朝贵出门。

  段三儿凑过来。

  段三儿:老板,姓李的敬酒不吃,咱上罚酒吧!

  纪凤台:三儿啊,稍安勿躁。李大人可是个精明人!给他点时间琢磨琢磨,小火慢炖才能品出滋味来……

  ………………

  芝罘一处不大的小院,里面种满了绿色植物。

  李孝义与尚海荣走进来,尚海荣看着那些花花草草面露喜色。

  李孝义:师父,您喜欢吗?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够清静,对您养病有好处。

  尚海荣满意地打量着小院。

  尚海荣:孝义,你们东家突然给了你这么多钱,我看不是好事。你还是把钱退了吧?

  李孝义:师父,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钱不是他给,是我挣的!租个小院没几个钱,咱不能总在那个破屋里待着啊!

  尚海荣还是很担心地说:无事献殷,非奸即盗。我看你还是小心点儿。

  李孝义答应着:我知道了,师父,在外面我懂得分寸。我还打算多攒点儿钱带您去广州看病呢!我听东家说,广州的教会医院本事可大着呢。

  尚海荣:你有这心就行了,现在在商行里做事,总比在街上胡混踏实。我也在澡堂子找了份工,明儿就去。

  李孝义:师父,我能养活咱俩!

  尚海荣:行了,我虽然嗓子坏了,可腰腿好着呢。就算这几年都没练功,收拾个把人还不跟玩儿似的!你现在也长进了,咱俩得一起使劲把日子往好了过……

  李孝义应了一声拉着尚海荣往屋里走。

  李孝义:师父,咱进屋看看。

  ………………

  瀛华洋行内,青木彦隆正在看报纸,一则寻人启事吸引了他的注意。

  寻人启事:林兄,令弟在京师身染重疾,捎家书一封,望转秉堂上。弟:汤丰泉。

  ………………

  丰泉浴池内人不多,青木彦隆泡在池子里闭目养神,大概半米的距离坐着另一个男人。

  男人不动声色地与青木彦隆交换放置衣服的衣箱牌,尚海荣抱着一个木盆走进来,被男人喊住。

  男人:给我拿个毛巾来。

  青木彦隆趁机起身,与尚海荣迎面而过。

  尚海荣看见青木彦隆顿住身形,再回头去找,青木彦隆已经走远。

  ………………

  青木彦隆走到瀛华洋行门口,尚海荣尾随在后。

  远远看到李孝义从里面迎出来,尚海荣惊呆了。

  青木彦隆嘱咐了李孝义几句又匆匆离开了,尚海荣迟疑了一下跟了过去。

  ………………

  晚上,李孝义回家一进门就发现尚海荣正襟危坐一脸怒容。

  尚海荣厉声喝道:你给我跪下!

  李孝义一脸的困惑: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尚海荣继续喝道: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你干了什么自己知道!

  李孝义对尚海荣察言观色,发现桌脚摆了几坛酒。

  李孝义气呼呼地说:我不知道我都干了什么!你才说了要往好了过,还答应我戒酒,怎么今儿又开始喝了?!

  尚海荣:我从来没今天这么清醒过!前些日子都是你给我灌了迷魂汤,我说你怎么突然变阔了呢,原来是投靠了日本人!

  李孝义心中一惊:师父,你别乱说。

  尚海荣:和顺园你还记得吧?就算你忘了,我尚海荣一辈子记得!!

  李孝义被尚海荣突然拔高的音调吓得身子一震,窟嗵一声跪在地上。

  尚海荣:别跟我说你忘了!

  李孝义:师父……

  尚海荣:你给跪好了!!

  尚海荣抄起手边的木棍狠狠地抽打在他的背上。

  尚海荣:说,你忘了没?(见李孝义不吭声)说,你忘了没?!

  李孝义:没……

  尚海荣:“玉可碎不可改其白,竹可焚不能毁其节”这么多年的戏文你是白听了!认贼作父、见利忘义,今天倒不如让我把你打死算了!

  李孝义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尚海荣重重地打着。一个大力下去,棍子断成了两截。

  李孝义被打趴在地,一脸冷汗、脸色惨白。

  尚海荣扔下半截棍子,抱起李孝义,心疼地替他擦着冷汗。

  尚海荣: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竟然给日本人做事!你忘了他们是怎么对我们的?

  尚海荣一阵咳嗽,眼角划出泪水。

  尚海荣:是师傅拖累了你,饿死迎风站,咱也不能失了气节!当年没与这群畜牲同归于尽已经愧对先祖,今日断不能继续苟活!我明儿就去报官砍了他王八羔子的小日本儿!……砍了他!

  尚海荣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眼泪越来越多。

  李孝义帮尚海荣顺着气,尚海荣发泄过后突然没了精神,瘫倒在地。

  ………………

  瀛华洋行青木彦隆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架满刀的刀架,青木彦隆坐在桌后一脸阴沉看不出喜怒。他拿起一把小太刀,不紧不慢地把刀抽出。明晃晃的刀身上反着寒光映亮来了他的脸。

  青木彦隆:让他去告吧。

  李孝义惊讶:您不怕?

  青木彦隆: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嘛,很有道理!在中国,钱,可以解决任何问题。你觉得衙门是相信一个酒鬼还是相信我这样的体面商人呢?

  李孝义:可是以我师父的性格,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青木彦隆:孝义,收拾尚海荣我可以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他想对付我就比登天还难。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孝义摇着头一脸茫然。

  青木彦隆:地位,不同的地位决定了不同的命运。你是想做任人踩踏的蝼蚁,还是可以决定别人生死的强者呢?

  李孝义呆愣片刻说:我知道了……

  ………………

  月光下的海面映射出粼粼波光。

  李孝义买了几大坛子好酒和尚海荣在海滩上对饮。

  尚海荣:你真的想好了?

  李孝义:没有您我早就在死人堆里了!

  尚海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李孝义:师傅,我想再听一段那天晚上的《单刀会》。

  尚海荣含泪点头,清清嗓子唱了起来,声音高亢嘹亮。举手投足间尚海荣好像找回了往昔戏台上的神采。

  尚海荣已经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此刻仿佛关羽已经同他融为了一体。

  李孝义看着尚海荣如痴如醉。

  远处海面上点点灯光忽隐忽现,一只小船驶向岸边。

  李孝义:师傅,船来了!

  ………………

  李孝义和尚海荣刚刚从小舟登上大船,青木彦隆却从船舱中走出。

  尚海荣:李孝义,你……!

  李孝义惊愕忙解释说:师傅,不是……

  尚海荣:我跟你拼了!

  尚海荣向着青木彦隆冲过去,青木彦隆掏出了枪准备射击。李孝义慌忙出手阻拦,脚下被缆绳一拌却失手将尚海荣推下大海。

  李孝义几下爬过去趴在船帮上,看着尚海荣在波涛中沉浮片刻便被卷入海底。

  李孝义:师傅……!

  李孝义回身给青木彦隆磕头如鸡啄碎米。

  李孝义哭着恳求:老板,求求您救救我师傅吧!

  青木彦隆探身看看已经恢复平静的海面。

  青木彦隆:已经太晚了!

  李孝义呆若木鸡。青木彦隆沉着的拍拍李孝义的肩膀。

  青木彦隆:他是自己酒醉失足掉下去的,我可以为你作证。

  ………………

  1897年11月,冬夜里的沙俄皇宫,已经准备就寝的尼古拉二世穿着睡衣接见匆忙进宫的阿力克塞耶夫。

  阿力克塞耶夫:皇帝陛下!德国人派军舰占领了胶州湾!

  尼古拉二世分外惊喜:太好了!一切都跟咱们预想的一样!给太平洋舰队发报。让他们立刻派军舰去旅顺口和大连湾!现在!马上!……

  阿力克塞耶夫:皇帝陛下,请允许我亲自带领军舰去旅顺口。

  尼古拉二世:我亲爱的叔叔,你也太心急了些。我既然已经答应让你统治这块领地,就绝不会反悔。

  阿力克塞耶夫:陛下,对于您的一诺千金我一点也不怀疑。不过身为皇室成员,第一个登上占领地是我的荣誉。请让我享受这个过程!

  尼古拉二世大笑:好吧,我亲爱的叔叔。你的理由太充分了。

  阿力克塞耶夫行礼:陛下,您是天下最仁慈的君主。

  尼古拉二世:不过还是要给清国皇帝发个照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阿力克塞耶夫会意地说:当然,陛下。根据与李鸿章签订的《互助条约》,我们进入旅顺口是为了帮助清国监视占据胶州湾的德国人……

  尼古拉二世得意的笑着:终于不用向恶心的日本猴子借港口了,我预感这一个冬天都会过的很愉快。

  ………………

  第二天一早,日本明治天皇坐在炉火边烤火,身后是伊藤博文。

  伊藤博文:天皇陛下,俄国远东舰队已经离开了我们的军港。

  明治天皇: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海参崴的冰冻期,他们的舰队必须要借用咱们的港口过冬。这时候出发只有一个目的。

  伊藤博文:旅顺口!

  明治天皇起身拉开庭院的格栅门:这个冬天一定会很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