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流芳百世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098 2021-05-24 14:18:00

  旅顺府衙院内,院子里撑着不少“万民伞”,令人炫目。

  顾元勋笑的合不拢嘴。

  顾元勋:李兄,想不到你我二人能同赴金州上任!你看看,这都是旅顺口老百姓送给咱们的“万民伞”。

  李朝贵:顾大人,您为官清廉,爱民如子。这都是看您的面子送的,我不过是跟着您沾光而已。

  顾元勋:李兄,过谦啦。没有你替我查缉私,想办法修“万忠墓”。我猴年马月才能补上这个金州道台啊?

  李朝贵还想谦逊几句,忽闻一阵爆竹声。

  纪凤台当先走进来,身后段三儿领着家丁们抬着一把硕大的“万民伞”

  纪凤台拱手施礼说:顾大人,李大人。恭贺二位高升!这是我们商会同仁送给你们的“万民伞”。

  顾元勋笑着说:纪老板,太客气了。你看这院子里哪里还放的下呦。

  纪凤台:放不下就对了,这是我们旅顺口老百姓一片赤子之情,多多益善!

  段三儿指挥着家丁们将“万民伞”撑起,顿时鹤立鸡群。

  身后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好一个多多益善呐!

  众人回头,发现宋庆笑着走进来。

  宋庆:顾大人,李大人,纪先生。宋某恭贺来迟,赎罪,赎罪啊。

  李朝贵:宋军门,您是朝廷大员。应该我跟顾大人去辞行才对啊。

  宋庆:哎呀,李大人。这些个繁文缛节,不讲也罢。

  纪凤台:三位大人,今日难得双喜临门。不如我做东,到小号的酒楼一醉方休如何?

  顾元勋:纪老板,你错了。今天是三喜临门!宋老将军还是您亲自说吧。

  宋庆大笑着说:老夫所著的书今日终于定稿,送船坞的印刷车间付梓了。

  李朝贵:恭喜老将军。

  宋庆:李大人,老夫还要感谢你帮我补全书稿啊。

  顾元勋:老将军,我已经上表朝廷,建议将您这部书收录进国史馆。作为甲午之战的信史!流芳百世!

  ………………

  旅顺船坞车间,郑荣拿着工具走进车间。

  一位技工模样的人迎上来。

  技工:(急)郑师傅,你可来了。这印刷机坏了根轴,您得给打一根……

  郑荣:别急,我看看什么样的。

  技工带着郑荣走到机器旁,郑荣拿起断轴仔细检查。

  郑荣:好在不复杂,能做!

  技工:哎呀,那您可帮了大忙了!要不是上面催的紧,我们也不至于把这轴给干断了呀。

  郑荣:(笑)什么活儿啊?这么急。

  技工:咳,毅军宋老帅写的书!顾大人催我们赶印一批出来送交朝廷。你看这都印了一半了……

  郑荣无意间瞥了一眼书稿,立刻被“李总巡口述旅顺口战守实录”的字样吸引,不自觉的看下去。字里行间触目惊心,郑荣的身子因气愤而微微颤抖着。

  技工:说起来,这书里面好像还有一个跟你同名同姓的呢。只可惜被日本人炸死了,比那个叛将赵福生有种……

  郑荣怒吼一声:闭嘴!

  技工吓的够呛,郑荣愤而离去。

  ………………

  旅顺府衙,郑荣奋力敲鼓,发泄着胸中的愤懑。

  鼓声中,衙役师爷各就各位;顾元勋匆匆上堂。

  顾元勋:何人击鼓?

  郑荣走上大堂下。

  郑荣:顾大人,草民郑荣击鼓鸣冤!

  顾元勋:郑荣?你有何事冤屈?

  郑荣:我替赵福生赵大人喊冤!告旅顺口总巡李朝贵忘恩负义,抛妻弃子,颠倒黑白,欺世盗名……

  公堂上死一般寂静,众人面面相觑。

  ………………

  顾元勋进入后堂,李朝贵匆匆迎上来。

  顾元勋:李大人,你都听见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朝贵满脸惶恐:大人,您得为卑职做主啊!我……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

  顾元勋:你不认识?可他说的头头是道……

  李朝贵:顾大人,您明鉴。我确实有个结义兄弟叫郑荣,可他早死在日本人手里了!这些我都如实写在了宋军门的书里。此人定是不知从何处看了去,前来冒名顶替的。

  顾元勋略显迟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朝贵:卑职一直奉大人之命严查缉私,必是得罪了不少宵小之辈,故而唆使刁民前来诬陷于我。而且大人,您已经将宋老军门的书上报朝廷了。你我又正要升迁金州。这个时候有人来捣乱,明摆是想要朝廷怪罪下来。给您来个失察问责。这绝对是阴谋陷害啊!

  顾元勋看了看院子里的“万民伞”。

  顾元勋:那该怎么办呢?

  李朝贵:这好办,将大坞里管印书的叫来对质。那些刁民必是在那里偷看过书稿的内容,才出此毒计,陷害你我的!

  旅顺府衙大堂,郑荣被七八个衙役架出堂外。

  堂上跪着那名技工,已经吓的体似筛糠。

  郑荣还在奋力挣扎:我冤枉!冤枉!顾元勋你这个昏官!李朝贵,你出来!出来!

  顾元勋:(怒)你冒名顶替,陷害忠良!还敢咆哮公堂,以下犯上!掌嘴二十!打入大牢!

  ………………

  旅顺府衙后院,郑荣的怒吼隐隐传来。

  李朝贵坐立不安,满头冷汗。

  李朝贵喃喃自语:兄弟,你别怪我……这都是你逼的!

  ………………

  疲惫的李朝贵走进书房,赫然发现田氏一脸怒气坐在书桌后,桌面上摆放着两只牌位。

  李朝贵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李朝贵:夫人……

  李朝贵一脸颓丧,田氏出乎意料的平静。

  田氏:你瞒的我好苦啊!

  李朝贵:夫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还活在世上!

  田氏一声长叹:这就是命啊!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弃官不做,给我写封休书。我回王府当老妈子,你跟家人团聚……

  李朝贵:夫人,我舍不得你啊……

  田氏:那就走另一条路,把你的原配休了!咱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你接着升官发财,我接着当你的正房夫人。

  李朝贵:可人家要是闹起来,不一样得丢官问罪吗?

  田氏:你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那兄弟不是还关在大牢里呢吗?

  ………………

  半夜里郑家小院突然传来敲门声。

  王氏匆匆跑去开门:他叔!你咋才回来!

  王氏刚打开门,呆立当场。

  李朝贵走进门来。

  李朝贵:孝义他娘,是我……

  王氏:你……你还活着?

  李朝贵: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

  王氏:他爹!

  王氏激动的上前两步似乎要与李朝贵拥抱,李朝贵尴尬的躲开。

  李朝贵:我来是想跟你说一声,郑荣被顾大人抓了。

  王氏难以置信的惊呼:你说啥?为啥抓他!?

  看着王氏关切的样子,李朝贵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滋味。

  郑家正房炕桌上放着两封休书。

  王氏抽泣着,李朝贵唉声叹气。

  李朝贵:我也没办法。如今要想救郑荣出来,只能这么办了……

  王氏擦去眼泪。

  王氏冷冷笑道:想不到啊,我早也盼,晚也盼。盼着你能平安无事回来……可盼来的却是这么封休书……

  李朝贵沉默不语,屋子里寂静无声。

  王氏突然起身从做活的笸箩里抽出一把剪刀。

  李朝贵一惊:你……你这要是要干什么?

  王氏决绝地说道:你不是要休我吗?好,我答应你!

  王氏用剪刀划破中指,以血为朱砂在休书上按下手印。

  李朝贵充满歉意地说:以后我会按时派人给你送钱。

  王氏冷冷的回道:不必了。这些年没你,我也没饿死。

  李朝贵长叹一声,收起自己那份休书起身要走。

  王氏喝道:等等!三天!三天后郑荣要是不能平安回来,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

  李朝贵家的桌子上放着休书。

  田氏和李朝贵相对而坐看着休书。

  李朝贵:夫人,我都按你说的办了。现在是不是就去跟顾大人说把郑荣放了。

  田氏:这事儿不能你出面!你去说那不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还有谁是能在顾元勋面前说的上话的?

  李朝贵苦笑着说:那就只有宋庆了,一样是自寻死路。

  田氏:看来只能找他了。

  李朝贵:谁?

  田氏:纪凤台……

  ………………

  1和顺园茶楼里,李朝贵带着自己画的布防图交给纪凤台。

  李朝贵说:纪老板,这是给你那位朋友旅顺口地图。

  纪凤台展开,发现上面标注了各个炮台位置和驻兵营地。

  纪凤台满意的笑了笑说:李大人请放心,郑兄弟的事包在我身上。

  李朝贵愕然。

  纪凤台: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我之间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吧?

  李朝贵冲着纪凤台一抱拳。

  ………………

  夕阳西下,郑荣跪在万忠墓前磕头。

  李朝贵走到郑荣身后,郑荣猛的拔起地上的尖刀,回身面对着李朝贵。

  李朝贵双眼一闭。

  郑荣割去袍襟一角扔在李朝贵面前,扬长而去。

  ………………

  夜晚,房内的王氏与郑荣对坐无语。

  郑荣:嫂子,你受委屈了。

  王氏苦笑着说:也好,我能踏踏实实地在这家里等孝义和大小姐回来。

  郑荣:对!咱那儿也不去!

  王氏:他叔,船坞是不能去了,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

  郑荣:既然我已经是个死了的人,那咱就像模像样的重新活一回。

  王氏:你的意思是……?

  郑荣:铁匠炉咱还得开,我就不相信,凭着咱自己一双手,还不能把这个家撑起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