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义和团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09 2021-05-28 14:18:00

  郑荣和宋老憋赶着大车走来,郑天亮坐在车后的兵器垛子上左顾右盼。

  金州校场门口来来回回都是头裹红巾的义和团会众,两口硕大的铁锅冒着氤氲的热汽。锅里是大块的炖肉,锅边是摞了几尺高的面饼。义和团拳民们排着队在锅前走过,人手一份面饼、炖肉外加一碗老酒。

  郑荣拉住马停下大车,宋老憋和郑天亮纷纷跳下来。

  宋老憋发出了感慨:奶奶个熊的,这人又他娘的见多!

  说着宋老憋碰碰郑荣:看见没有?金州城里的洋人教堂已经让我们围了十来天了,每天都有人来入伙。这大碗酒,大块肉。都是朝廷给的!吃饱肚子打起仗来龙精虎猛,拔了教堂就奔旅顺口,老毛子只有跳海逃命的份儿……

  郑荣:老毛子手里可都是洋枪洋炮,真要是打起来也不含糊。

  宋老憋:怕他个吊!我们有神水、神符各个刀枪不入!……

  郑天亮:大伯,你能经得住洋枪打?

  宋老憋赖笑着:我是不行。不过北京来的大师兄那是真行!……

  正说着一名义和团拳民走来,冲着宋老憋抱拳说:宋香主,您回来了。

  宋老憋回答:回来了!叫几个弟兄把兵器卸了!

  拳民答应一声,一挥手,立刻有人上来卸兵器。

  宋老憋:大师兄呢?

  拳民:正要开坛做法。

  宋老憋:嘿。天亮,你小子有福!走,带你们开开眼!

  ………………

  金州校军场上,旌旗招展,人头攒动。

  阳光下,红布包头的义和团拳民手中的刀枪剑戟反射着令人胆寒的光芒。

  校场当中的空地上立着一座神坛,周围旗幡罗列,一应法器俱全。

  鼓角齐鸣,大师兄披头散发走上祭坛。

  宋老憋领着郑荣和郑天亮走来,站在远处观瞧。

  只见大师兄伸手一指,香烛不点自燃。接着双手变幻,连掐几道神诀,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地说着:升黄表,敬香烟,请下各洞诸神仙。仙出洞,神下山,附着人体把拳传;小日本,心胆寒,英美德俄尽消然。洋鬼子,尽除完,大清一统靖江山!

  突然一声怒吼,大师兄上半身的衣服被尽数崩开,露出虬结的肌肉。

  众拳民振臂高呼:刀枪不入!刀枪不入!

  立刻有两个义和团拳民提刀上台,拉开架势照着大师兄一通乱砍,火星四溅中大师兄毫发无伤。

  拳民们大声叫好,群情激昂。

  又有两个拳民挺枪刺向大师兄咽喉,枪尖崩断。

  台下更是轰动。

  老憋大声喝彩,郑荣也不由得赞叹一声。

  郑荣:好功夫!

  接着是两名拳民提着老式火枪上台,装好弹丸,举枪瞄准大师兄。

  全场寂静。

  火枪兵扣动扳机。

  枪声过后,一阵硝烟飘散。

  烟幕中大师兄安如泰山,缓缓举起双拳,五指舒张;手中一粒粒弹丸落在祭坛上。

  拳民们怔了一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郑天亮却蹲在地上,小心的拿起一粒大师兄扔在地上的弹丸仔细观察。

  无意间,郑天亮发现地上有些黑色的粉末。他走过去用手指拈起一些,放在鼻端嗅了嗅,若有所思。

  ………………

  与此同时,在山东的袁世凯巡抚行辕的院内满是荷枪实弹的清兵。

  空地上几个义和团拳民袒露上身,画满符箓,手里拿着表演用的火枪昂首并排挺立。

  善耆和袁世凯走到拳民面前。

  善耆说:慰亭。这回你总信了吧?这些人真是刀枪不入!老佛爷说义和团可用,现在就等你的新军会师京城杀洋人个片甲不留了!

  袁世凯点头说:嗯,天佑大清!果然是神兵下凡。让我也试试!

  袁世凯说着掏出随身的新式左轮手枪,连连击发,枪枪命中。义和团拳民来不及吭声就被一一击毙。

  袁世凯故作惊讶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刀枪不入吗?

  善耆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袁世凯向着善耆一拱手:王爷,看来这义和团神功也不是次次灵验。新军乃我大清目前唯一能战之劲旅。我不能将国运用来赌博,所以决定加入李鸿章、张之洞等诸位大人的“东南互保”计划。请王爷告知老佛爷,有我在,山东可保无恙……

  善耆冷哼一声:告辞!

  袁世凯:恕不远送。

  善耆气呼呼离去。

  袁世凯:把这些乱民的尸首拉出去喂狗!

  左右兵丁答应一声。

  忽然有掌声响起。

  袁世凯回身见到青木彦隆正在鼓掌。

  青木彦隆:袁大人果然是名不虚传的铁腕人物!

  袁世凯冷笑着晃晃手里的枪:没有青木先生的军火,我就是只没牙的老虎,硬不起来呦。……

  ………………

  金州校场一捆捆崭新的刀枪剑戟堆列在地上。

  不断有义和团拳民将新的兵器添加上去。

  宋老憋和郑荣正站在一旁清点交接。

  大师兄披着衣服走来。

  宋老憋抱拳施礼说:见过大师兄!

  大师兄回礼道:宋香主辛苦了!

  宋老憋:幸不辱命!

  大师兄随手挑起一把大刀,熟练的看着刀口。

  大师兄兴奋:好刀!

  宋老憋:大师兄,这些军器都是出自我这位郑荣郑兄弟之手。

  郑荣冲着大师兄抱拳说:郑荣见过大师兄。

  宋老憋:不是我夸口,他的手艺在辽南算的上是第一把交椅!

  大师兄抱拳还礼:郑兄弟,好手艺!你这刀说不上吹毛断发,也是削铁如泥了。

  郑荣:你别听我这老哥哥胡吹,差的远呢。

  大师兄:不!内行看门道,说起来你我还算是同行呢。

  郑荣:你也是打铁出身。

  大师兄:干过几年!比你的手艺可差远了。郑兄弟,我这军中正缺好铁匠。愿不愿留下来入伙啊?

  忽然一名义和团小头目走到大师兄面前:大师兄,抓了一个三毛子!

  大师兄:带上来!

  一个秀才模样的人跪在大师兄面前,体似筛糠:饶命,饶命啊……我不是妖人,我是大清子民……

  小头目拿出一本书交给大师兄:这是他身上的妖书!

  大师兄接过随手一翻。

  大师兄:满纸妖文,还说不是妖人!正好拿来试刀,拉出去砍了!

  大师兄扔了妖书,将手中大刀抛给小头目。

  小头目接刀抱拳:得法旨!

  小头目一挥手,两个拳民拖着秀才往外走。

  秀才杀猪般嚎叫:冤枉!冤枉啊!……

  郑天亮走到郑荣身旁,拾起那本“妖书”。

  郑天亮拽了拽郑荣:爹,这就是本西文字典!……

  郑荣压低声音:闭嘴!别声张!

  郑天亮:可……可那个读书人……

  宋老憋:这熊孩子!听你爹的!

  远处,秀才一声惨叫。

  小头目抱着染血的大刀回来:缴法旨!

  说着双手捧刀递给大师兄。

  大师兄接过刀,擦干血迹,大笑道:果然好刀!郑兄弟,有你的神兵利器。何愁杀不尽洋毛子!

  郑荣:大师兄,郑某还有家眷在旅顺口,入伙之事可否容我回去商量了再说?

  大师兄:这有何难?宋香主!

  宋老憋:在!

  大师兄:安排郑兄弟住下,派人去把他家眷接来。正好我们要打旅顺口,省的到时候玉石俱焚!

  郑荣闻言脸色一变,正要发作却被宋老憋一把拉住。

  宋老憋:尊法旨。

  ………………

  田氏挺着大肚子在屋子里溜达。

  李朝贵走进来埋怨着:哎呀,你怎么又起来了?

  说着李朝贵赶紧扶着田氏坐下。

  田氏抱怨着说:一天到晚闷在家里,烦死我了!

  李朝贵:夫人,如今街面上不太平。你就将就点吧!

  田氏:这义和团不是扶清灭洋吗?怎么弄的连大清子民都不敢上街了?

  李朝贵:哎呀,夫人。莫动气,当心孩子!

  田氏:我能不动气吗?你堂堂一个守备,沦落到给一群贱民押送粮草!这叫什么玩意儿?……哎呦。

  李朝贵大惊失色忙问:怎么了?

  田氏:孩子踢我……

  李朝贵长出一口气,用手在田氏隆起的肚子上轻轻抚摸。

  李朝贵:夫人呐,这些乱民如今正得势。老佛爷都给封了义民了,别说是我,就是顾元勋顾大人见了都得作揖让路。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放心!等这阵儿闹过去,有收拾这些贱民的时候……

  田氏:老爷,不会是真要跟洋人开仗吧?

  李朝贵:不会的!

  田氏:箭在弦上,不能不发!老佛爷这次把动静闹的这么大,不打一下怎么收场呢?

  李朝贵:老佛爷又不傻,那洋人是靠几个愚民喊两声刀枪不入,就能对付的了的?

  接着李朝贵惊喜地说:动了,动了!小家伙踢我呢!

  此时,屋外有仆人通禀:老爷,道台大人差人来请您过府议事。

  李朝贵答应一声,起身要走。

  田氏一把拉住他:真打起来你可得悠着点儿,别忘了还有我跟孩子呢。

  李朝贵笑了笑:放心吧。

  ………………

  金州府衙内到处悬挂着符箓咒语,布置的好似一个道场。

  顾元勋官服外罩着一件道袍,兴奋的来回踱着步。

  李朝贵匆匆进门行礼说:卑职见过顾大人。

  顾元勋兴奋地招呼李朝贵:李兄!你我报效朝廷的机会来了。太后老佛爷下旨,号召各地义和团进京勤王,要跟洋人决一死战!

  李朝贵满脸愕然。

  ………………

  公元1900年6月。慈禧太后以光绪帝的名义,同时向英、美、法、德、意、日、俄、奥等十一国宣战。面对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侵略借口,列强纷纷积极响应。以日、俄为首的八国组成联军向北京进攻,沙皇尼古拉二世趁机命令陈兵于国境线的二十余万俄军全面进占中国东北,掀起了又一轮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史称“庚子事变”……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