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 打教堂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392 2021-05-29 16:35:00

  旅顺口俄军司令部里,宽大的作战会议室里,旅顺口沙俄占领军的海陆高级军官会聚一堂。

  议室的门打开,阿力克塞耶夫手拿电报走进来:将军们!

  全体与会军官起立。

  阿力克塞耶夫扬起手中电报说着:沙皇陛下命令我们全力配合帝国的这次远东军事行动。

  副官拉开帘幕,露出一张详尽的作战地图。阿力克塞耶夫走到地图前,拿起指挥棒。

  阿力克塞耶夫:斯特赛尔将军!

  斯特赛尔立正敬礼:阁下!

  阿力克塞耶夫:我命令!你带领第三旅由海上进军,与其他国家联军会合后,直取天津、北京!

  斯特赛尔:是!

  阿力克塞耶夫:我将带领第六旅从陆路进攻奉天,接应帝国军队南下……

  斯特赛尔:大公阁下!请允许我提醒,根据我军的情报,金州聚集了不少义和团拳匪。如果旅顺口不留下足够的兵力,可能有被敌人乘虚而入的危险。

  阿力克塞耶夫笑着说:亲爱的斯特赛尔,你所担心的问题我已经想到了。先生们,请看。

  阿力克塞耶夫的指挥棒点在金州的位置:金州位于旅顺口侧后,从古代起就是陆路通往旅大地区的门户。如果我们要永久的保有旅大,就必须要把这个门户掌握在手中!为此,我一直在寻找出兵的理由。感谢上帝,义和团给了我们一个绝好的借口!

  ………………

  金州义和团大营内,大师兄正在练刀。

  有人禀报:金州守备到!

  李朝贵满脸赔笑的进来:大师兄,下官奉顾大人之命,特来请您去道台府一叙。

  大师兄:还烦劳守备大人亲自来一趟!

  李朝贵的笑容突然凝固,目光定定的看着大师兄手中的钢刀。

  李朝贵:这刀?……

  大师兄:大人真是慧眼不凡啊,这是我们拳民弟兄以神力铸成的无敌宝刀。

  李朝贵:哦?……不知可否让下官赏玩一下?

  大师兄:请!

  大师兄将刀递给李朝贵。

  李朝贵赞叹说:果然不是凡品!……

  李朝贵的目光轻车熟路的搜寻到刀身与刀柄结合处,一个再熟悉不过的“郑”字钢印打在上面。

  ………………

  夜深人静。打更的梆子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响。

  一队义和团的巡逻队,明火执仗,喊着号子走来:金州百姓听真!大师兄法旨,为防洋妖入城作乱,入夜后全城宵禁。违令者。斩!

  一道黑影闪过。

  郑天亮隐身在墙角的黑影里,等着义和团的巡逻队走过,然后贴着墙边溜进校场边的营房。

  昏暗的库房里,暗影幢幢。

  郑天亮摸索着走到放火枪和弹丸的架子前。

  只见一白一黑两只布袋挂在火枪上,旁边放着火药等杂物。

  郑天亮走过去,伸手从黑色布袋里摸出一粒弹丸,对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看看;放在口中一咬,咯的牙齿生疼。

  郑天亮生气的扔了弹丸,忽然觉得自己踢倒了什么东西。

  郑天亮伏下身子。

  月光下,一口袋白面歪倒在地上。郑天亮伸手沾了点面粉放进口中。

  郑天亮低声自语:白面?

  郑天亮又打开另外一只口袋,探手抓出一把黑色粉末。

  郑天亮:铁砂?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在白色口袋里掏出一粒弹丸,放在掌中用拳头一砸。弹丸立刻碎成几瓣。

  郑天亮微微一笑:原来这弹丸是面粉裹铁砂子做的,难怪是刀枪不入……

  门突然被踢开,火把的强光照在郑天亮惊恐的脸上。

  ………………

  郑荣坐在灯前给郑天亮补衣服。

  敲门声传来。

  郑荣起身开门:还知道回来!臭小子,跑哪儿去了?……

  打开门,郑荣一愣,门前站着的正是李朝贵。

  李朝贵显得有几分激动:兄弟!是我!

  郑荣冷冷的回了句:大人走错门了吧?这里没你兄弟!

  郑荣说着就要关门,却被李朝贵拦住。

  李朝贵着急地说:兄弟!咱们好歹相交一场,我就想跟你说几句话,说完了就走!

  郑荣想了想,把门打开。

  李朝贵进门坐下,郑荣关上房门坐在对面。

  李朝贵满脸陪笑:兄弟,家里都还好吧?

  郑荣冷笑抱拳回答:有劳大人费心惦记,郑荣一家还死不了。

  李朝贵半晌无语,喟然长叹。

  李朝贵:我知道,你心里还怨我。可我真的是身不由己呀……

  郑荣打断李朝贵的话:大人,你如果就想跟我说这些,那还是请回吧。

  李朝贵无奈地说:好吧,那我就长话短说。此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是回旅顺口吧。

  郑荣:为什么?

  李朝贵:朝廷的诏书已经到了,马上就要和洋人开战。

  郑荣冷笑:李大人,你自己贪生怕死,就觉得别人也会怕吗?

  李朝贵突然暴怒,拍案而起。

  李朝贵:你少他妈给我阴阳怪气的!告诉你!死也要死的值!喊着刀枪不入去撞洋人的枪口,这是他妈找死!

  郑荣有些出乎意料的看着李朝贵。

  李朝贵:你现在也是老老少少一大家子,不是耍光棍的时候了。凡事也得想想她们。该说的话我都说了。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告辞!

  李朝贵起身出门。

  郑荣坐着没动,若有所思。

  忽然,房门被猛的撞开,宋老憋跌跌撞撞冲进来:天亮……天亮被大师兄抓了……

  ………………

  义和团大帐内灯火通明。

  大师兄脸色阴沉坐在帐上。

  郑天亮被绑在一旁,身后站着两个拳民。

  郑荣和宋老憋匆匆进来。

  郑天亮:爹!……

  郑荣抱拳:大师兄!这孩子不知道哪里冒犯了您?我给您赔不是了。有什么话冲我来。请您放了这孩子……

  大师兄:郑兄弟,我拿你当朋友。你却恩将仇报,弄了个小三毛子给我捣乱。太不够意思了吧?

  郑天亮:什么三毛子!?你是怕我揭了你刀枪不入的老底,栽赃陷害!

  大师兄大笑:死到临头还嘴硬!

  宋老憋:大师兄,郑兄弟是咱自家兄弟。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呢?

  大师兄:我要是不想好好说,你们现在看见的就是这小子的人头!

  郑荣:大师兄,既然你说他是三毛子。可有什么证据?

  大师兄:他私闯我的火药库,分明是想纵火烧城!

  郑天亮:你血口喷人!爹,他那些枪里的弹丸都是面粉滚铁砂做的,根本打不死人!

  大师兄大笑:小妖!学了些洋人的邪法就来我面前卖弄。以为把弹丸变成面粉我就治不了你吗?……

  郑荣:大师兄,能否借一步说话?

  大师兄沉吟片刻,示意左右退下。

  大师兄:说吧!

  郑荣:我这孩子虽说调皮了些,却从不说谎。明人不做暗事。你说吧,到底要怎样才能放了他?

  大师兄笑着说:好,痛快!一,你和你儿子要保证绝不把面粉做弹丸的事情说出去!二,你现在就要焚香敬表,拜坛入伙!

  宋老憋偷偷拉拉郑荣衣袖。

  宋老憋小声提醒郑荣: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孩子弄过来。

  郑荣:好!我答应!

  大师兄大笑:郑兄弟,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宋老憋赶紧去解郑天亮的绑绳。

  宋老憋:对对对,一家人,一家人。一家人就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帐外传来喊声:大师兄!大师兄……

  一个拳民急匆匆冲进来:咱们围住那个教堂里的洋毛子趁夜突围。刚干了一仗。总算把洋毛子堵回去了。

  大师兄:好!今日顾大人还请我赴宴商议上京勤王的事情。咱们就拿这教堂里的洋毛子祭旗!传法旨,让金州义和团分坛所有弟兄都来护法。郑兄弟,你来做我的先锋……

  ………………

  一座不大的教堂。被义和团民众群情激昂地团团围困,看上去好似红色海洋中的一座孤岛。

  大师兄站在一高处:各位弟兄,洋人欺我大清久矣。占我土地,辱我国民。今日定要洋妖血债血还!弟兄们!毁妖堂,灭洋妖!

  团众:毁妖堂,灭洋妖!毁妖堂,灭洋妖!

  团众当中,郑荣和宋老憋站在一起。

  郑荣小声问:老东西,有啥招儿逃出去不?

  宋老憋低声答:你以为我是孙猴子转世啊?大师兄这是叫你递投名状,今儿你手上不沾点血怕是混不过去了。

  大师兄:我已经做法将教堂罩住,里面的妖人行不了妖法!先锋队在前,所有人跟上。前进!

  义和团团众们大声呐喊着一步步缩小教堂的包围圈,郑荣和宋老憋迫不得已只得向前冲锋。

  忽然,教堂的大门开了,约翰神甫举着一面白旗走出门外。

  约翰神甫:等等!等等!不要攻击!我们投降!

  郑荣一惊:这不是约神甫吗?

  宋老憋:哎呦,还真是!(连忙大喊)停下,都停下!

  团众们不明所以,纷纷停住脚步。

  约翰神甫:乡亲们,我们已经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了。请让我见见你们的头领,我有话要说。

  大师兄分开人群走来。

  大师兄恼怒地问:为什么停下?谁下的令?

  宋老憋:大师兄,这洋神甫要见你。

  约翰神甫:这位大师兄。这座教堂里只有我一个洋人,其余都是些信教的中国人。我求求你,放了他们。你们是同胞啊……

  大师兄:洋妖!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他们既然入了洋教,就是妖人。人人得而诛之!弟兄们,把他给我拿下!

  两个团众应声要去抓约翰神甫。约翰神甫见到其中一人突然询问。

  约翰神甫:这位兄弟,你脚上的伤已经痊愈了吧?

  那团众一怔,羞愧的低下头。约翰神甫转向另一人。

  约翰神甫:你母亲吃了我的药,头还疼吗?

  另一团众一言不发,转身回到队伍中。

  约翰神甫:众位乡亲,你们或者你们的亲属都曾经在我这里求医问药。我何曾害过一人?这些年,我医治了那么多人,也救过几条人命。我不求自己能幸免于难,难道还不能换来我教友们的平安吗?……

  大师兄:住口!郑荣接法旨!把这洋妖给我砍了!

  大师兄说着抽刀递给郑荣。

  郑荣一言不发接过刀,走向约翰神甫。

  约翰神甫看着郑荣,似乎想起了什么。

  约翰神甫:你?……

  郑荣眼中寒光一闪,挥刀就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