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章 俄军来犯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105 2021-05-30 16:36:00

  郑荣眼中寒光一闪,一回身挥刀劈向大师兄。

  大师兄慌忙中运功,以双臂挡住钢刀。

  郑荣却闪身到大师兄背后击中他的气门破了功,随即将钢刀架在大师兄颈间。

  义和团众人见大师兄被擒,蜂拥而上准备营救。

  郑荣:都别动!当心伤了你们大师兄!

  义和团众一时间投鼠忌器,谁也不敢上前。

  大师兄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命门?

  郑荣:凑巧了,大师兄您打过铁,我郑荣也练过些硬气功。

  宋老憋:奶奶个熊的!约神甫,你还愣着干啥?赶紧进去啊。

  宋老憋架着约翰神甫,郑荣挟持着大师兄趁机退进教堂内。

  教堂内都是避难的教民,看见大师兄无不骇然。

  郑荣:约神甫,快关门!

  约翰神甫:大家快来帮忙!

  几个青壮教民立刻过来将门关上,用杂物顶住。

  宋老憋:赶紧把这小子给绑上。

  有人拿来绳子捆绑大师兄。

  宋老憋:奶奶个熊的,用两条!一条绑不住他!

  大师兄坦然被缚。

  大师兄冷笑着说:爷们玩儿了一辈子鹰,没想到最后让鹰啄了眼。你们以为抓了我,就能逃出去吗?

  约翰神甫:大师兄,自从你们围困教堂以来,我们只是开枪自保,并不曾打死你们一人。我想我们之间并没有仇怨。如果你能保证不为难我这些教友,我可以求他们放了你并且跟你走。你尽可以杀了我。

  宋老憋:我说你这个洋毛子咋回事?费劲儿巴拉的把你救了。你倒好,哭着喊着去送命!

  郑荣:你也看见了,约翰神甫不是什么妖人!这里都是些平民百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大师兄恶狠狠地说:好一个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自己没有至亲骨肉被这些信洋教的妖人逼死?当然说得轻巧。而我只要活着一天,就跟这些洋人势不两立!

  说着提高声音向着教堂外大喊:弟兄们!放火!……

  宋老憋赶忙找了块破布堵住大师兄的嘴,跑到门边隔着门缝往外看。

  教堂外义和团团众正在小头目的指挥下往教堂周围堆积柴禾,有人点燃了火把准备放火烧屋。

  ………………

  宋老憋:奶奶个熊的,真要烧了!约神甫,这儿还有别的退路没有?

  约翰神甫:如果有退路,我们还能困在这里吗?

  郑荣一把拉起大师兄:上钟楼!

  郑荣和宋老憋拉着大师兄上了钟楼。

  郑荣高声喊喝:哎,下边的听着。不想你们大师兄有事,就都退后。

  宋老憋:让他们别放火!要不然把你从这儿扔下去!

  说着宋老憋掏出大师兄嘴里的布。

  大师兄却冷笑着说:想让爷服软?做梦!

  说着便大喊:弟兄们,别管我!我有神功护体,能兵解飞升!

  宋老憋也急眼了,大骂:你奶奶个熊的是茅房的石头啊?!

  大师兄:有本事把爷扔下去!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宋老憋:你!……

  郑荣:老哥哥,算了。这是个滚刀肉,咱想别的办法吧。

  宋老憋恨恨地说:奶奶的,把他绑大门上去!让他们烧,我倒要看看他怎么个兵解飞升!

  教堂外的义和团团众在大师兄的刺激下,已经群情激奋。有人开始往柴禾上泼油,眼看一场熊熊大火就要点燃。

  李朝贵突然骑着马带着一队士兵赶到焦急的大喊:大师兄!大师兄何在?旅顺口俄军来犯!顾大人有令,让你随我一同去府衙商讨如何御敌!

  教堂的门突然开了,郑荣和宋老憋推着大师兄出门。

  李朝贵见是郑荣一惊:你们这是?

  大师兄:郑兄弟,你也听见了。军情紧急!信的过我,就把我放了。等打完了老毛子,咱们再把你我之间的事情做个了结。要不然,你现在就给我个痛快吧。

  郑荣一言不发抽出刀,大师兄一见冷笑一声,准备伸颈就戮。

  宋老憋欲言又止:哎!……

  刀光一闪,大师兄身上的绑绳都被割断。

  大师兄一怔,随即向着郑荣抱拳:兄弟,多谢!

  郑荣将手中钢刀交还大师兄:等你把大事了结,我奉陪到底!

  大师兄笑答:好!

  又转向义和团众人高喊:弟兄们!用得着咱们的时候到了!都跟我走,杀老毛子去!

  义和团团众群起呼应,大师兄当先带队撤离教堂。

  宋老憋也跟着要走。

  郑荣:老哥哥……

  宋老憋:兄弟,你老哥我好歹也是金州义和团的香主啊。你自己多保重吧!

  宋老憋洒脱的挥挥手,跟着义和团大队人马走了。

  李朝贵下马走来:兄弟!……

  郑天亮和赵振东从远处跑来。

  郑天亮:爹!

  赵振东:爹!

  郑荣惊喜:天亮!振东!

  李朝贵回头,王氏也跟着郑天亮和赵振东走来。

  王氏冲着郑荣喊道:他叔!……

  见到郑荣身边的李朝贵一下子怔住,李朝贵极不自然的避开王氏的目光,一言不发拱了拱手,匆匆上马离去。

  王氏看着远去的李朝贵,一声长叹。

  ………………

  金州城外鼓角齐鸣。

  义和团团众开始列阵迎敌。

  大师兄站在供桌前,口中念念有词,用宝剑穿起符咒在空中一晃,符咒自燃。然后将符咒的灰烬撒在一口贴满符咒的大水缸里,义和团众纷纷用碗舀缸里的水喝,有的还把水浇到身上。

  此时在金州城上,清兵严阵以待,如临大敌。

  李朝贵举着望远镜,紧张的眺望着远方。

  顾元勋依旧是一身道袍,面前放了一张古琴;怡然自得闭目养神的样子与李朝贵形成鲜明对比。

  李朝贵喊了声:来了!

  顾元勋猛的睁开眼睛,拿出望远镜起身到垛口处观看。

  远处的地平线上,先是出现一面俄国军旗。紧接着大队俄军抬着重机枪,推着大炮蜂拥而至,阿力克塞耶夫骑在马上很是醒目。

  顾元勋收起望远镜,长出了一口气:李兄,沙俄军队似乎人数不多,这场仗我们是胜券在握了。

  李朝贵:大人,老毛子仗的是洋枪洋炮的威力。我看不如另派一队骑兵绕至他们阵后,前后夹击!

  顾元勋:你多虑了吧?咱们有义和团神拳相助,纵然沙俄倾全国之兵来犯,又有何惧哉?此时俄国人阵势未成。应该兵贵神速,直冲敌阵。

  李朝贵:大人,还请三思!

  顾元勋:李兄,稍安勿躁,且听我抚琴一曲,解一解这杀伐之气。击鼓进兵!

  随即战鼓擂响。

  鼓声阵阵,掺杂着飘渺高雅的古琴曲。

  大师兄仰头看看城楼,拔出钢刀高高举过头顶:弟兄们!杀妖报国就在今朝!冲啊!(手中大刀猛地向前一挥)扶清灭洋!刀枪不入!……

  人群中,宋老憋和其他义和团团众一起高喊着“刀枪不入!”,如潮水一般涌向俄国军阵。

  俄军阵地上,阿力克塞耶夫看着义和团越冲越近。

  阿力克塞耶夫举起一只手喊道:准备!

  机枪手打开枪机,炮兵装填炮弹。

  大师兄率领的义和团已经冲进了射程之内。

  阿力克塞耶夫大喊:射击!

  俄国军队重机枪,大炮齐发。伴随着枪炮的轰鸣声,冲锋的义和团众如同被收割的麦子,一层层地倒下。然而他们依然前仆后继,毫无退缩。

  一名举着“扶清灭洋”旗的旗手中弹,大旗摇摇欲坠,大师兄接过大旗继续冲锋。

  眼看着身边人一个个的倒下,宋老憋被吓坏了,呆呆的看着这场一面倒的屠杀。突然,一发炮弹落在他身边。等爆炸的烟尘落定,宋老憋踪迹全无。

  此时金州城上的李朝贵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回身来到抚琴的顾元勋身边:大人,顶不住了!快撤吧!

  顾元勋置若罔闻,依旧闭着眼陶醉在古琴的演奏当中,乐曲声逐渐激昂。

  战场上枪炮声逐渐稀落。

  悍勇的大师兄挥舞着大旗,带领以小头目为首的几个武艺高强之人终于杀到俄国人阵中,被俄军分割包围,重重围困。

  小头目已经遍体鳞伤,只是凭着一股血性拼死冲杀。终因体力不支,被十几名俄军同时用刺刀刺中,含恨而死。其余几人也相继罹难。

  战场中仅剩下了大师兄一人,与俄军士兵对峙。

  阿力克塞耶夫纵马跑来:不要浪费时间!全体集中射击,杀死这个拳匪头目!

  俄军士兵齐射,大师兄身上绽放出朵朵血花。他俨然已经成了一个血人,却依然凭借手中的大旗而挺立不倒。

  突然,大师兄抽出郑荣打造的钢刀,拼尽最后的力气抛向阿力克塞耶夫。

  钢刀在阳光下反射出逼人的寒光,阿力克塞耶夫似乎被震慑住了,脸上带着极度惊恐的表情,根本无法做出反应。然而钢刀却只是擦过他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大师兄仰天长啸:此乃天意!有心灭妖,无奈天不助我!

  大师兄再也支撑不住,头缓缓的垂下,含笑站着离去。至死依然没有让大旗倒下。

  众俄军士兵被大师兄的勇毅震慑,全不敢上前。

  阿力克塞耶夫恼羞成怒大喊:攻城!

  密集的炮火开始覆盖金州城墙。

  顾元勋依旧在自欺欺人的弹奏着古琴。

  炮弹飞行的尖啸声中,李朝贵将顾元勋扑倒。琴声戛然而止,爆炸的冲击波将古琴撕成了碎片。

  一发重炮正中城门,厚重的城门被直接轰开。

  俄军士兵高喊着“乌拉”,冲进城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