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四章 纪尔珍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023 2021-06-03 14:21:00

  旅顺火车站,段三儿带着几个家丁等在站台上。

  火车刚刚进站停稳,车头“呲呲”的冒着蒸汽。

  一身男装的纪尔珍提着行李走出火车车厢,看见不远处的段三儿众人挥手致意:三叔!我在这儿呢……

  段三儿带着人循声而至,见了男装打扮的纪尔珍埋怨道:哎呦,尔珍。你怎么又是这身打扮,我差点都没认出来你。

  纪尔珍满不在乎地说:这身怎么了?我就喜欢这身,多方便啊……

  段三儿无奈地说着:好好好……他伸手去接纪尔珍手里的行李,继续说:赶紧跟我回去吧。你爹在家准等急了!

  纪尔珍兴奋而又神秘地说:等等,三叔!有件重要的行李必须我自己去拿!

  说着纪尔珍就一溜烟地跑远了。

  ………………

  旅顺火车站外,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似乎在看什么稀奇古怪的西洋景。

  纪尔珍推着一辆自行车从火车站里走出来。

  段三儿好奇地问:尔珍,你那儿弄来这么个铁玩意儿?

  纪尔珍回答:三叔,这叫自行车。是代步用的。

  段三儿更是满脸的疑问:车?这也能叫车?俩轮子都在一顺边上,那也没法坐啊?

  纪尔珍肯定地回答:没问题!您看着。

  说着纪尔珍以并不熟练的姿势骑上车画着龙走了。

  身边的一个家丁感叹道:乖乖,这俩轮车还真能走……

  段三儿看着纪尔珍远去的身影,恍然喊道:哎呦!怎么让她一人走了!赶紧追

  ………………

  纪尔珍惬意的在旅顺的街道上骑行着。

  刚转过一个街角,忽然一名小孩跑到路中央捡玩具球。

  纪尔珍慌乱中扭动车把,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纪尔珍着急地大喊:啊!停下!不要动!

  孩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的呆住了,纪尔珍的自行车径直冲了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身影突然从人丛中冲了出来将孩子一把抱在怀里,闪身躲开纪尔珍的自行车。就在车冲过去的同时,反手一抓拉住擦身而过的车把。

  自行车被硬生生地拦停下来,纪尔珍收势不住险些摔倒之时,却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给扶住了;她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侠客般从天而降的人。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这个瞬间化解了一场事故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不久前刚刚回到旅顺的李孝义。

  李孝义将怀里的孩子交给赶来的孩子母亲时,还不忘叮嘱几句。

  看着母亲带着孩子走了,李孝义回身对着纪尔珍笑笑说:没事吧?以后别骑的这么快。

  说完随着纷纷散去的围观路人,李孝义也转身离去。

  只留下一脸懵懂的纪尔珍呆呆地看着李孝义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

  这时身后传来了段三儿地喊声:尔珍!

  纪尔珍这才如梦方醒般的一惊,回头看到自家的马车正向着她过来。

  马车停在了纪尔珍的身边,车上的段三儿冲着纪尔珍招呼着:尔珍!赶紧上车。你人生地不熟的,别走岔了道。

  说着便指挥跟在车后的几个家丁七手八脚地将自行车在马车上捆好,纪尔珍坐在缓缓前行的马车上还恋恋不舍的转头望着李孝义远去的方向。

  ………………

  李孝义走进一家名叫鹤荣堂的药店。

  药店掌柜热情地招呼着:先生抓药吗?

  李孝义从兜里拿出一张药方递了过去。

  药店掌柜接过药方,仔细看了看,摇摇头说:这方子小号抓不了。

  李孝义问道:为什么?

  药店掌柜答:药不全。

  李孝义继续追问:缺什么药?

  药店掌柜答:单缺一味七步蛇。

  李孝义说:换成五钱滚地龙。

  药店掌柜压低声音问道:你是?

  李孝义回答:林先生让我来取东西。

  药店掌柜嘱咐正在打扫的小伙计看好店铺,随后走出柜台对李孝义说了声:跟我来。

  李孝义跟着药店掌柜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

  药店掌柜领着李孝义走进一个堆满杂物,看起来好似库房的房间;示意李孝义稍等,自己走到墙边的一排破旧药柜前。

  药店掌柜对李孝义说:记着!独活、景天、雪见……

  药店掌柜依次拉开相应的抽屉。

  一声轻响,李孝义惊奇的发现房间墙壁裂开了一道暗门。

  药店掌柜示意李孝义跟着自己,便转身走进那道暗门。

  两人的身影完全没入墙壁暗门后,暗门闭合,消失不见。房间又恢复如常,仿佛从没有人来过一般。

  药店密室里药店掌柜点亮灯光。

  李孝义和药店掌柜站在一间不大的密室里。

  房间中只有一桌一椅一床,大部分空间都被放满各种卷宗资料的档案架占去。

  药店掌柜走到一只保险箱前,打开拿出一份卷宗交给李孝义说:这是青木先生交代给你的下一步行动计划。你只能在这里看,不可以带出去。开门的密码已经告诉你了,以后有需要这里的资料可以随时来看。明白吗?

  李孝义回答了一声:明白!

  药店掌柜转身走出密室。

  李孝义坐在桌前,打开卷宗拿出资料。随即几张照片滑落出来,当先一张便是纪凤台与纪尔珍在俄罗斯的合影。

  ………………

  纪凤台家客厅里,纪凤台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彼得洛维奇。

  两人坐下来十分亲热的闲话家常。

  纪凤台随口问着:亲爱的安德烈·彼得洛维奇,在旅顺口呆的还习惯吗?

  彼得洛维奇笑着说:当然习惯!亲爱的纪。你忘了吗?我就是从这里离开的。如果当年我有你的勇气和魄力,也许现在就要换我来向你问这句话了。

  纪凤台也笑了:可是如果当年我像你一样,在莫斯科还有丰厚的家产和地位,我也不会呆在这里。可惜我没有,所以只能赌上这一把。

  彼得洛维奇略带敬佩地说:事实证明你的赌注押对了。

  纪凤台摇摇头说:不,我的朋友。中国人常说“世事无常”,今后会是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好……

  彼得洛维奇问道:你在担心日俄之间会爆发战争吗?

  纪凤台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说: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我来旅顺口已经快十年了。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呐……

  彼得洛维奇充满自信地说:纪,你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日本还没有能力挑战强大的俄罗斯吧?

  纪凤台煞有介事地说: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火烧赤壁故事吗?曹孟德何其强大,最后还不是一把火灰飞烟灭。这就是盛极必衰的道理。

  彼得洛维奇的语气中略带嘲讽地说:你们中国人总是谨小慎微。

  纪凤台严肃而又无奈地说:不谨慎不行啊。好比说你前世是一条鲤鱼,修行了五百年化成了龙。而我前世是条泥鳅,修炼了千年才变成鲤鱼,再修炼五百年化成龙。倘若咱们一起失败,你大不了变回鲤鱼,我就只能是泥鳅了。你说我怎么能不小心谨慎呢?

  彼得洛维奇调侃着说:起码在旅顺口我不认为有人敢于挑战你的权威。况且你不是已经将生意交给女儿打理准备隐退了吗?

  纪凤台叹了叹气说:尔珍这孩子被我宠坏了,我真怕她到时候嫁了人,胳膊肘就拐到外面去喽。

  彼得洛维奇和纪凤台四目相视哈哈大笑。

  正说着纪尔珍笑着走进客厅:安德烈叔叔!你们在说我什么?

  彼得洛维奇笑着说:尔珍,你爸爸正在担心把你嫁出去以后的事情呢……

  纪尔珍收起脸上的笑容:谁说我要嫁人了?

  纪凤台无奈地说:你看看,又来了……

  纪尔珍一本正经地说:本来就是,您愿意嫁您嫁,反正我不嫁。彼得叔叔,伊莉娅呢?

  彼得洛维奇笑着说:出去逛街了,说是跟我在家里呆着太闷。

  纪凤台笑了笑说:安德烈,我的老朋友。咱们俩可是同病相怜呐。

  ………………

  郑家小院门口,王氏背着李若男,手臂上挎着一个小篮子,走出院门。回身把门关好上了锁,快步走向街口,转过街角不见了踪影。

  此时,赵雨涵正从街道另一头缓步走来,左顾右盼四下张望,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来到郑家门口,她突然停住了脚步,愣愣地看着紧闭的院门,上前刚想要推门,发现门已经上了锁,于是便缩回了伸出去的手。赵雨涵迟疑了片刻上前趴着门缝向院子里张望。

  正在赵雨涵全神贯注向院子里张望的时候,一只手从她身后,慢慢地伸向了赵雨涵。

  赵雨涵回身正要离开,发现一个醉鬼喷着满嘴酒气站在自己面前。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赵雨涵,面对突然出现的醉鬼被吓得惊呼:你要干什么?

  醉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一惊:你……你到底是洋……洋婆子?还……还是中国妞?让我看看。

  说着醉鬼就冲着赵雨涵扑上来。

  赵雨涵吓得惊慌失措,两眼一闭,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抓挠着。

  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人,飞起一脚将醉鬼踹飞了出去。

  醉鬼踉跄了几步,脚下拌蒜跌倒在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