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六章 菊姑娘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075 2021-06-05 13:45:00

  郑家铁铺,郑荣挥汗如雨的打着铁。

  王氏提着篮子走进铺子:他叔,歇会吃饭吧。

  郑荣答应一声,停下手里的活儿擦汗。

  王氏环顾四周,在铺子里没找见李孝义,随口问道:哎?孝义呢?

  郑荣闷不吭声的掏出烟袋。

  王氏见郑荣没吱声,便追问:我问你话呢!

  郑荣低低的声音回答说:去航运公司了……

  王氏一惊,略带责怪地说:啊?你咋能让他去呢?

  郑荣一脸无奈地说:这孩子犟!教他打铁他不学,说啥都跟我顶着。你让我咋办?

  王氏继续责怪着郑荣:那你为啥不告诉他纪老板是做啥生意的?

  郑荣更是无奈地说:我都跟他说了。可他说就只是去航运公司学学跑船,跟那些走私鸦片、贩卖军火的事儿沾不上边!

  王氏依旧是一脸愁容,担忧地说了句:这孩子……要不回头我再跟他说说?

  郑荣抽了口烟,安慰着王氏缓缓地说:牛不喝水不能强按头。孩子毕竟大了,又离开家这么多年,独来独往的惯了。咱还是慢慢来,只要看着别让他走歪路就好……

  ………………

  药店密室内,青木彦隆面色阴沉,李孝义站在他的对面。

  青木彦隆语气中略显惊讶地向李孝义确认着:藤井被干掉了!?

  李孝义给了青木彦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是的,航运公司的人说他在跑船的时候失足落水……

  青木彦隆既愤恨又兴奋地说:纪凤台不愧是老狐狸。但是作为对手,他是最优秀的……

  李孝义满脸疑惑地问青木彦隆:先生,纪凤台不过是个黑帮头目,您已经精心布置多年为什么不干脆把他除掉呢?

  青木彦隆并没有直接回答李孝义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孝义,请你告诉我,现在谁是这旅顺口的主人?

  李孝义更疑惑了,想都没想就回答说:当然是俄国人了。

  青木彦隆笑了笑对李孝义说:你只说对了一半。如果说俄国人统治了旅顺的白天,那么纪凤台就是统治旅顺夜晚的人。这个人的能量足以匹敌我们的一个师团。

  李孝义听完,似有所悟地点点头问道:那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青木彦隆仍是反问了李孝义一句:你知道汇芳楼吗?

  李孝义一惊,脱口而出:妓院?!

  ………………

  入夜后的汇芳楼门前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老鸨子在门口热情地招呼着各路客人:吴爷,里边情!冯爷,老没来了您!玉梅,马爷来了,快来伺候着!

  一辆华丽的马车顺着街道跑来,周围前呼后拥的跟着不少纪府家丁。

  马车停在汇芳楼门口,段三儿从车上下来。

  门口小厮立刻扯着脖子喊:三爷到!

  老鸨子立刻笑靥如花的迎上去:哎呦,三爷。您可是有日子没来啦……

  段三儿随口说道:太忙……

  接着他又压低声音问老鸨子说:菊姑娘今天?

  老鸨子凑上去小声对段三儿说:您放心,都安排好了。就是走个过场……

  段三儿喜笑颜开,一抬手说了声:赏!

  段三儿身边的一个跟班立刻给老鸨子送上了一张银票。

  老鸨子笑着接了银票,顺势瞄了一眼票面的金额,脸上都笑成一朵花了,赶紧道个万福:谢三爷!您里边请。

  段三儿哈哈大笑着带着随从在老鸨子亲自引导下走进了汇芳楼。

  ………………

  汇芳楼大厅里座无虚席,第一排当中的首座却空着。

  众多嫖客翘首以盼,似乎在等待什么重大事件的发生。

  这时李孝义也坐在人群之中,看着段三儿被老鸨子引到了首座的位置。

  段三儿就坐之前,还不忘向着四周一抱拳说道:众位,今儿这花魁我是要定了!在座所有人有一位算一位,酒钱我包了!承让,承让了啊……

  老鸨子笑着对段三儿说:三爷,您稍安勿躁。就冲您这片诚心,菊姑娘一准儿得卖您这个面子……

  老鸨子说着拍了几下掌,一群抱着乐器的小姑娘快步走出来,各自落座就位。

  大厅里的灯忽然一起暗淡下来。

  音乐声起,原本人声嘈杂的大厅一瞬间安静了。

  二楼窗户亮起了粉红色的灯光,一身姿窈窕的女子剪影出现,随着乐曲声翩翩起舞。

  坐在首座的段三儿已经看的呆住了。

  随着乐曲逐渐有舒缓转为激昂,所有灯光骤然点亮,同时二楼的门户突然大开。

  窈窕女子惊艳亮相,她的口中还衔着一朵黄的十分靓丽的菊花。

  整个大厅里瞬间爆发出一片叫好之声。

  菊姑娘的舞步并没有停歇,边舞边一步步地走下楼来,如蝴蝶般在各个座位间穿行。

  当菊姑娘经过李孝义身旁的时候,二人的目光相触的瞬间,李孝义微微点头,菊姑娘会心一笑。

  绕场一周后,菊姑娘的舞步集中在段三儿周围。

  段三儿色眯眯地笑着,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菊姑娘。

  那朵娇艳的菊花已经被菊姑娘捏在了手中,几次似乎要交给段三儿,却又在他将要拿住的一瞬间巧妙地闪开了。

  音乐声骤然停止,被菊姑娘一再挑逗段三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色心,起身就要去抢菊姑娘捏在手中那朵菊花。菊姑娘却借势将菊花高高抛向空中,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李孝义手中。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汇芳楼里的众人尽皆愕然,四周的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段三儿一拍桌子怒喝道:菊姑娘,你什么意思?

  菊姑娘莞尔一笑,对着段三儿说:三爷,我没什么意思啊。这以菊选客是我的规矩,既然菊花已定。看来今儿咱俩人是没缘分了,这位少爷就是我今天的客人。

  段三儿大怒,指着菊姑娘嚷嚷着:嘿,妈拉个巴子……我点你的局是给你脸,怎么地?给脸不要啊?弟兄们!给我把这汇芳楼拆了!

  段三儿手下答应一声就要动手。

  老鸨子赶忙上前阻拦:别,可别拆楼啊!段总管,段三爷,您别发火,别发火啊。咱有事好商量,好商量……

  菊姑娘脸一绷,冲着老鸨子:没什么好商量的,规矩就是规矩,要是谁都能随便改,那我这个头牌也就不用当了……

  老鸨子愁眉苦脸地央求着:姑奶奶,您少说两句吧!

  段三儿恶狠狠地喊道:拆!

  正在此刻,忽听到李孝义大喝一声:等等!

  众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李孝义,但见李孝义起身走向段三儿和菊姑娘。

  段三儿轻蔑地看着李孝义说:小子,想叫板啊?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没想到李孝义却深施一礼说:三爷,小子不敢。

  说着李孝义又转向菊姑娘问道:请问菊姑娘,如果我做东请三爷由你作陪。这不算坏规矩吧?

  菊姑娘答道:这位少爷,您是我的客。您说要我做什么,筱菊听吩咐就是了。

  老鸨子满脸堆笑的过来打圆场:哎呀,还是这位少爷想的周到。三爷,大家都是来玩来寻开心的。何必惹一肚子气呢?和气生财吗,您说是不是?

  李孝义笑着看向段三儿问:三爷,您看呢?

  段三儿打量李孝义一番问:你是什么人?

  李孝义回答:小子姓李,名孝义。郑家炉掌钳郑荣是我叔父……

  段三儿惊喜地说:你就是郑兄弟白捡的那个大儿子?

  李孝义尴尬的笑。

  段三儿点点头:好,我今儿就给你个面子。

  菊姑娘笑着向楼上做了请的手势:三爷,李少爷,请上楼……

  ………………

  菊姑娘房间内,段三儿已经喝的有些醉了,李孝义坐在对面,菊姑娘陪在旁边。

  段三儿指着李孝义说:你小子,是……是个场面人。比郑荣强!

  李孝义笑答:我叔父是个老实人。

  段三儿呵呵笑着说:这年头,老实人就是他妈拿来垫背的!

  李孝义端起酒杯向段三儿敬酒:三爷,我敬您。

  好!干了!段三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菊姑娘边给段三儿倒酒边说:三爷,既然您跟李少爷这么投缘。干脆把他收在身边当个帮手得了!

  李孝义推辞说:菊姑娘,说笑了。我怎么能高攀的上呢……

  段三儿趁着酒劲说:小……小菊说得对!一辈子打铁有什么出息?要……要干就干大事!喝了这杯,今后你就跟我混!

  李孝义笑着说:好,那我改口叫您一声三叔吧。三叔,干!

  段三儿豪爽地说:干!

  段三儿又干了一杯,菊姑娘再次把酒斟满。

  段三儿嬉皮笑脸的抓住菊姑娘的手:小菊啊,你可想死我了……

  菊姑娘笑着说:三爷,您喝多了!

  段三儿摇晃着起身:我没……没喝多,还留着量洞……洞房花烛呢……

  李孝义扶住段三儿:三叔,您没事吧?

  段三儿挥挥手说:没事儿……你出去吧。明……明天去找我……小菊,来吧!

  说着段三儿猛的扑向菊姑娘。

  菊姑娘闪身躲过,段三儿一头扎在床上鼾声如雷。

  看看床上的段三儿李孝义对菊姑娘说:任务已经完成,我走了。

  李孝义欲离去,菊姑娘轻盈的拦在他面前。

  菊姑娘嬉笑着说:青木先生交给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李孝义一脸迷茫:还有什么任务?

  菊姑娘一笑说:忘了吗?今晚你是我的客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