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再相遇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242 2021-06-06 15:05:00

  早弥撒的钟声已经敲过,教堂门前约翰神甫送赵雨涵走出大门。

  赵雨涵说:神甫,虽然我所属的教派不同,但也是上帝的信徒。以后如果还需要我做什么请尽管吩咐。

  约翰神甫说:我善良的孩子。你为孤儿院里孤儿所做的已经够多了,他们每天祷告的时候都在祈求主保佑你。

  赵雨涵感伤地说:失去父母的孩子,无论为他们做什么也无法弥补心灵上的伤害。我能够理解他们的感受。

  正在这时,郑天亮提着一只包袱向教堂走来:约翰神甫!我娘让我给您送些她自己做的糕点。

  约翰神父笑着说:天亮,我的孩子!你善良的母亲已经把我变成了一个馋嘴的老头了。

  赵雨涵和郑天亮四目相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郑天亮惊喜的大喊:你?!

  赵雨涵也认出了郑天亮。

  赵雨涵也是十分的欣喜:真的是你!

  两个人激动的说不出多余的话。

  一旁的约翰神甫看的一头雾水。

  ………………

  咖啡馆内,赵雨涵和郑天亮相对而坐,两人面前各放着一杯咖啡。

  赵雨涵低声说着:你叫天亮?认识这么多年今天才刚知道。

  郑天亮笑了笑说:真想不到咱们还能再相遇,这才叫有缘千里来相会……

  赵雨涵也笑了:本来我还担心回到旅顺口没什么朋友,日子会很难过。没想到会碰到这么多熟人……

  郑天亮说:现在正是旅顺口最美的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四处转转,略尽我这个地主之谊。

  这时,李维宁科与一群年轻军官走进咖啡馆,见到赵雨涵和郑天亮快步走过来。

  李维宁科用俄语问赵雨涵:伊莉娅,你怎么和一个中国小子在一起喝咖啡?

  赵雨涵埋怨的语气说:伊万,请你友好一点!他是我的朋友……

  郑天亮用俄语对李维宁科说:军官先生,你面前这位小姐不也是中国人吗?

  赵雨涵吃惊地说:你懂俄语!?

  郑天亮一笑说:我从来就没说过我不懂啊。

  李维宁科说:伊莉娅跟你不一样!她从小就受过良好的俄式教育,毫不逊色于任何一位俄罗斯的贵族小姐!从本质上说她已经是一名俄国人了……

  郑天亮一脸严肃地问:你的意思是想说你们俄国人比中国人优秀吗?

  李维宁科耸耸肩轻蔑地说: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赵雨涵生气地说:伊万!你太过分了!

  郑天**视着李维宁科,义正严词地说:俄国人,请你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收回你所说的话!

  说罢,郑天亮转身离去,赵雨涵瞪了李维宁科一眼,赶忙追了出去。

  街上追上郑天亮的赵雨涵解释说:天亮,真对不起。我的哥哥太没有礼貌了。

  郑天亮大度的笑了笑说:没关系,我们旅顺口人对这种俄国式的傲慢已经见怪不怪了。伊莉娅,再见。

  郑天亮告别离去,赵雨涵呆立在原地望着远去的郑天亮。

  李维宁科追到赵雨涵身边:伊莉娅,以后别跟这种油腔滑调的中国小子接触。你这么漂亮,不小心点会惹来很多麻烦的……

  赵雨涵戏谑的调侃着说:我有没有麻烦还不知道,不过你的麻烦好像已经到了。

  李维宁科回头看见叶琳娜直冲自己走来,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叶琳娜拦在李维宁科面前: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您为什么总是故意躲着我?

  李维宁科无力的辩白着:叶琳娜小姐,我并没有故意躲着您呐。

  叶琳娜继续追问:没有吗?那好,我给您的信您都收到了?

  李维宁科答:是的,我收到了。

  叶琳娜不依不饶地问着:那您有没有给我回信呢?

  李维宁科低声道:坦白地说,我没有。

  叶琳娜嗔责说: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您连对小姐应有的礼貌也忘记了吗?

  李维宁科不知如何回答,支吾着:呃……我……您……

  叶琳娜继续穷追猛打地问:怎么了?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您的舌头出了什么问题吗?

  稍远处那些与李维宁科同来的年轻军官们开始起哄打唿哨,李维宁科更加尴尬。

  李维宁科红着脸说:伊莉娅,我刚想起来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没办。告辞了,小姐们!

  李维宁科匆匆行礼逃跑似的离去了。

  叶琳娜气的大喊: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您难道不觉得您有些过分吗?我们还没有谈完呢……你!

  可是李维宁科一溜烟儿似的跑了,叶琳娜望着李维宁科的背影无奈的叹气。

  赵雨涵笑着问:叶琳娜,我可以搭你的马车回家吗?

  叶琳娜吃惊地看着赵雨涵,赵雨涵的脸上的笑容无比纯真。

  赵雨涵和叶琳娜面对面地坐在一辆敞篷马车上。

  赵雨涵笑着说:我看您是真的爱上了伊万·安德烈耶维奇。

  叶琳娜嫉妒地说:可依我看他爱的是您伊莉娅·安德烈耶芙娜。

  赵雨涵哈哈大笑说:您在说什么啊!难道您就不知道我们是兄妹吗?

  叶琳娜说:可是你只是彼得洛维奇先生的养女,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这根本阻碍不了他对你的爱。

  赵雨涵惊讶地说:上帝啊!爱情蒙蔽了您的双眼,嫉妒阻塞了您的双耳。我和伊万·安德烈耶维奇之间是真得只有兄妹之情。

  叶琳娜无奈地摇摇头说:可是……伊万·安德烈耶维奇对我就像西伯利亚平原上的坚冰,我的火热的感情也难以将他融化。

  赵雨涵笑着说:我看他是怕被您的热火烧到,所以才远离您的。让我交给您一句中国话吧。欲速则不达……

  叶琳娜闻言陷入思索。

  ………………

  一艘海轮正在逶迤前进。

  甲板上灯火通明,李孝义站在甲板上看着不远处的海岸。

  忽然,海岸上几点灯火闪烁。

  海面上一艘停泊的海船也回应般闪了闪灯火。

  李孝义看的纳闷,段三儿走出船舱来到身边:孝义,看什么呢?别看了!走,跟我进仓喝两杯去。

  李孝义问:三叔,那边在干什么呢?

  段三儿往李孝义指的方向扫了一眼:还能干嘛?贩私货呗。

  海船上的人开始将货物往海里扔。

  李孝义很好奇的问:哎?他们怎么把货都扔了?

  段三儿见怪不怪地说:这一招叫“刻舟求剑”,贩私货的为了避开海关缉私,就在口外把鸦片烟和私货装进麻袋,扔在水里……

  李孝义问:那不就漂走了吗?

  段三儿说:每袋子下面都坠着大盐坨子,上面拴着木头。等大船走了以后,这些麻袋就会自己浮上来。到时候海岸上的私货商再根据位置雇人用舢板小船捞货。

  李孝义又问:咱们也这么干吗?

  段三儿不屑地说:那都是小商小贩的勾当!咱纪氏是大买卖,手眼通天。俄国人都得给咱们面子。

  李孝义说:跟您跑船真长见识!

  段三儿得意洋洋地说:学着点吧,小子。过些日子还有趟日本人的生意,叔带你去东洋开开眼。

  李孝义疑惑地问:俄国人不是要跟日本人打仗吗?咱们还能跟日本人做生意?

  段三儿说:记住了。在生意场上,没有亲疏只有利益。我们是只给钱干活,不给人干活。

  ………………

  纪氏航运公司内,李孝义拿了份文件正交给段三儿看。

  纪尔珍风风火火的手里拿着一摞账本冲进来:三叔……

  纪尔珍见到李孝义一愣:是你?

  她立刻回想起了火车站骑车的那一幕。

  李孝义弯腰施礼:在下李孝义,见过大小姐。

  段三儿问:尔珍,找我有事儿啊?

  纪尔珍一怔,从回忆中被来了回来:哦,我想问问。这帐是谁给您做的?

  李孝义接话说:回大小姐,是我。

  纪尔珍仔细打量了李孝义一番。

  纪尔珍点头说:条目清楚,字迹工整……做的不错。

  李孝义说:谢大小姐……

  纪尔珍又问段三儿:可是,三叔。为什么这几笔帐没有收据呢?

  纪尔珍将账簿上的几处指给段三儿看:这里还有这里……

  段三儿陪着笑脸解释着:尔珍呐,这几笔钱那都是我用来打点上下关系的。你也知道那帮老毛子见了钱比狼还狠。这私下里给出去的钱,我怎么好让人家打收条啊……

  纪尔珍直截了当地问:咱们纪氏在旅顺口做了这么多年,应该打点谁,打点多少,那都是有数的?怎么偏这半年又多出来许多要打点的关系?

  段三儿一时语塞:这个……

  纪尔珍轻描淡写地说:三叔,不是我说您。汇芳楼还是少去的好……

  纪尔珍说完,放下账簿转身走出房间,临出门满怀深意的看了李孝义一眼。

  段三儿看着桌上的账簿良久,突然猛地一把将桌上的账簿抄起丢在地上。

  ………………

  汇芳楼菊姑娘房间内,段三儿与李孝义对饮,菊姑娘在一旁坐陪。

  李孝义给段三儿倒酒:三叔,您老消消气……

  段三儿不服气地骂着:妈了个巴子的,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教训起我来了!

  段三儿猛的将杯中酒饮尽。

  菊姑娘笑着给段三儿倒酒:三爷,您这是何必呢?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打掉了牙咱也得和血吞,谁让人家是主子,咱是奴才呢……

  段三儿呵呵冷笑着:要不是心甘情愿的给老毛子当狗,纪家也没有今天。乌鸦站在猪身上,谁也甭说谁黑!我要是有老毛子撑腰,现在指不定谁是奴才呢!

  李孝义拿出一叠银票递给段三儿:三叔,气话说出去痛快痛快也就算了。小姐那边的帐咱还是得补上,这些钱您先拿去用吧。

  段三儿放下酒盅,接过李孝义递过来的钱看了看:你哪来的钱?

  李孝义笑着说:您忘了,这发财的路子还是您教我的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