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八章 过关斩将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548 2021-06-07 15:39:00

  漆黑的海面上,一艘走私船正在往海里卸货。

  海岸上,李孝义和段三儿带着人守株待兔。

  李孝义低声招呼着:船走了!弟兄们下海捞货!

  段三儿嘱咐说:动作都给我麻利点儿!

  他们带来的人架起几只小舟,如同脱弦的箭一般射向海面上的货物。

  不一会儿所有船只都满载而归。

  段三儿看着捞上来的货,喜上眉梢。

  段三儿笑嘻嘻地看着李孝义:行啊,小子。真有你的!能想出这“劫胡”的损招来。

  李孝义笑着说:是三叔您教的好。

  段三儿问:你就不怕那些货主报案?

  李孝义满不在乎地说:谁敢呐?他们干的本身就是见不得光的事,捅出去对谁都没好处……

  段三儿点点头说:而且只要打着纪家的旗号,那些人就更惹不起了,丢了货也只能自认倒霉。对吧?

  李孝义笑着一伸大拇指:三叔高明。

  段三儿一扒拉李孝义的手:你小子别恭维我了。这法子虽说发不了什么大财,可苍蝇再小也是肉,你算是帮了我一个忙啊。

  李孝义说:三叔,说句实话。其实我早就觉得您应该自立门户,撑起一摊买卖了;何必总过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

  段三儿微微一笑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

  段三儿带着李孝义走进一座空无一人的大殿里,大殿中香烟缭绕,烛火摇曳,神龛前放着一列牌位。香案两侧摆满了高大的交椅。

  李孝义疑惑地问:三叔,这是什么地方?

  段三儿告诉李孝义说:这里供奉的是青帮历代祖师爷,也是帮会里各路扛把子聚会,执掌帮规的地方,只有入了帮的人才能进来。

  李孝义不知段三儿是什么意思,惊呼道:三叔……

  段三儿严肃地说:李孝义!还不给祖师爷上香!

  李孝义一怔,随即在香案前跪下。段三儿在香案前燃起三炷高香,递给李孝义。

  段三儿一本正经地说:历代祖师下山来,红毡铺地步莲台;普渡弟子帮中进,万朵莲花遍地开。孝义,磕头……

  李孝义磕了三个头,恭敬的将高香插进牌位前的香炉。

  段三儿接着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段三儿的开门大弟子!等到我开宗立派,自立门户的那一天。你就是第二把交椅,怎么样?

  李孝义立即施礼: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

  鹤荣堂药店密室内,青木彦隆满意地说:你做的不错,非常不错。

  李孝义说:先生,事情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

  青木彦隆有些感慨地说:真想不到纪凤台也会有破绽……

  药房掌柜敲门进屋。

  掌柜附耳低声与青木彦隆说了几句。

  青木彦隆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掌柜向青木彦隆施礼退出屋去。

  青木彦隆转头看着李孝义:既然火已经烧起来了,咱们就再添一把柴……

  ………………

  和顺园茶楼戏台上吹拉弹唱,上演着过五关斩六将的连台大戏。

  纪凤台坐在二楼一个并不起眼的位置喝茶看戏。身边坐着两个好像保镖的人,但是都衣着简朴不甚起眼,远远看去这三人好像是一般来听戏的票友一般。

  段三儿匆匆上楼,身后跟着李孝义。

  纪凤台正微闭着双目跟着锣鼓点哼唱。

  段三儿看见纪凤台,赶紧快步走过去:老板……

  纪凤台立刻示意段三儿小声:别咋呼,坐下听戏!

  两个保镖向着段三儿点点头,起身坐到旁边一张桌子。

  段三儿坐在纪凤台身边,李孝义犹豫一下站在段三儿身后。

  纪凤台瞟了一眼李孝义:我不是说了坐下听戏吗?

  李孝义看段三儿,段三儿使个眼色,李孝义会意坐在另一边。

  纪凤台问:这就是你新收的人?

  段三儿一愣,立即反应过来:哦,孝义还不快给老板见礼……

  纪凤台挥挥手说:免了吧,听尔珍说起过。老三,你可好久没跟我一块听戏了?

  段三儿陪笑着说:您不是总嫌我一出门就前呼后拥的吗?再说我也不大好这口……

  纪凤台笑了笑说:你那哪是听戏?根本就是摆谱!这戏就得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慢慢品,才能听出来人生百态啊……

  段三儿呵呵笑着说:所以我今儿才带了孝义一人来。要说听戏,老板您是行家。我比不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一听这依依呀呀的就脑仁儿疼。还不如上汇芳楼喝两杯花酒解乏呢。

  纪凤台微微一笑说:老三,尔珍这孩子跟老毛子呆久了,说话办事都冲了点,不大懂规矩,我以后慢慢教她。你可得多担待啊……

  段三儿说:老板这说的哪儿的话?大小姐如今当着半个家,说啥咱不都得只有听着的份儿吗……

  纪凤台笑着说:你交上来那些钱我都让人退回去了。一会儿尔珍也过来,让她给你这个当长辈的陪个不是!

  段三儿闻言一惊,忙说道:老板,我可没这个意思……

  纪凤台一笑说:好啦。你什么意思,我全明白……

  此时,一辆黄包车拉着纪尔珍停在和顺园门口。纪尔珍下车给了钱,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车夫喊:哎,小姐。找钱!

  纪尔珍回了句:不要了!

  纪尔珍匆匆跑进和顺园。

  车夫忽然向站在茶楼门口的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那人点头会意。

  车夫抬起车走了,男人向一个买烟的小贩招了招手。

  买烟小贩悠闲的走过来,从挎着的篮子里摸出一只手枪交给男人。

  随后二人一起走进了和顺园。

  ………………

  纪尔珍进了和顺园匆匆上了二楼:对不起!爸,我来晚了……

  李孝义起身行礼:大小姐!

  纪尔珍看到李孝义有些惊讶:你?

  她又看到了纪凤台旁边的段三儿:三叔?

  纪凤台好似埋怨地说:就不能早出来一步,你三叔都等你半天了!

  纪尔珍略带撒娇地说:总得让人家打扮打扮吧……再说您又没跟我说三叔也来看戏。

  纪凤台说:怎么?你来迟还有理了?还不快给你三叔陪个不是……

  段三儿忙说:老板,算啦。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尔珍,还没吃饭吧?

  纪尔珍点头称是。

  段三儿接着说:老板,今儿咱难得聚一次。我上汇贤楼叫桌席,让他们送过来,咱边吃边看!

  段三儿说着起身要走。

  李孝义起身说:三叔,还是我去吧。

  段三儿按住李孝义的肩膀:你甭管,陪老板看戏。

  纪凤台说:老三,这点事儿还用的着你吗?让底下人去办吧,咱俩好好聊聊……

  段三儿说:老板,您不知道。汇贤楼唐老板还欠着我一坛子好酒呢。我得找他要去!孝义这小子可是正经混过梨园行的,一准儿能跟您说一块儿……

  纪凤台一笑说:快去快回,别被好酒绊住了腿……

  段三儿应着就往楼下走,与卖烟小贩和那名男子擦肩而过。

  纪尔珍好奇地问李孝义:你还会唱戏?

  李孝义答:回大小姐,小的年幼时跟过一个戏班,学了点皮毛而已。

  纪凤台看看李孝义说:能学点皮毛也算受用不尽了。说说,今儿这千里走单骑唱的怎么样?

  李孝义沉吟说:这关公的唱腔似乎有问题,许是新到此地有些紧张吧……

  纪凤台惊讶的仔细打量了一下李孝义:你还真懂戏。

  李孝义回答:回老板,谈不上懂,只是略知一二。

  纪凤台沉了沉,自言自语说:今晚这个关公唱的确实有些发紧。

  纪凤台看向戏台上的关羽,此时正唱到:叫马童看过了这香醪酒,猛然一计上心头。(白)丞相,某在公处累立奇功,这青龙宝刀曾助一臂之力。今日恩赐美酒,一祭宝刀。

  关羽祭刀。

  戏台上突然腾起烟雾。

  包厢内的李孝义、纪凤台同时大喊:不好!

  包厢里顿时腾起一片烟雾,紧接着几声枪响。

  卖烟小贩和那男人同时持枪射击,纪凤台身后的两名保镖猝不及防,中枪被杀。

  和顺园里顿时乱作一团。

  纪凤台反应迅速,立刻翻倒了房中的八仙桌隐蔽于桌后。

  纪尔珍却懵了,乜呆呆茫然不知所措。

  一杀手转动枪口向纪尔珍开枪。

  突然李孝义用身体护住了纪尔珍。

  枪响,李孝义后背蓬出一朵血花和纪尔珍一起倒在地上。

  杀手正要再次射击。

  忽然几个黑衣人从天而降,向杀手开火。

  段三儿也带着不少帮众冲上来支援,两个杀手转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纪尔珍从李孝义身下出来,安然无恙。

  李孝义胸口浴血,奄奄一息。

  纪尔珍惊慌失措地大喊:李孝义,李孝义……

  李孝义对着纪尔珍勉强一笑,昏死过去。

  ………………

  众人已经回到了纪凤台的家中,李孝义脸色苍白地昏睡在床上,左胸上裸露的皮肤已经被纱布层层包裹,雪白的纱布下隐隐泛着血渍。

  纪尔珍坐在李孝义的床侧,关切地看着。

  纪凤台关切地说:尔珍啊,你已经在手术室外面熬了一夜了,快回房睡吧!这儿有下人们呢……

  纪尔珍神情疲惫地说:我没事儿,爹,他怎么还不醒?

  纪凤台劝解说:放心吧,医生都说他脱离危险了,应该没有大碍……

  房门打开,段三儿、郑荣和王氏匆匆进门。

  王氏见了受伤的李孝义紧张地冲到了李孝义床边:孝义!

  纪凤台一脸不解地问:老三,这是……

  段三儿连忙解释说:老板,孝义是……是郑嫂子的亲生儿子。

  纪凤台愕然。

  郑荣急切地询问:纪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凤台叹气道:一言难尽……郑兄弟,你放心。孝义是因我受的伤,以后这孩子的事儿我纪某人一肩担了……

  郑荣却冷冷地说:纪老板,我们虽是小户人家,也还不至于揭不开锅。您的心意我们领了,现在我们只求带孝义回家,平平安安的比啥都强!

  纪凤台见郑荣的犟劲上来了,显得有些尴尬地说:郑兄弟,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这孩子刚做了手术,医生嘱咐过不能随便移动,还是让他在我家将养一阵如何?就当给我个面子……

  纪尔珍突然兴奋地喊:醒了!爸,他醒了!

  纪凤台、郑荣闻言赶紧围上去。

  王氏、纪尔珍在李孝义的床前,王氏一边抽泣一边拉着李孝义的手摩挲,纪尔珍则紧张地看着李孝义,李孝义渐渐睁开眼睛。

  王氏呼唤着:孝义!你可算醒了!

  纪尔珍旁若无人地量试着李孝义额头的温度:你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

  李孝义虚弱地看着纪尔珍,转头看见王氏:娘……

  王氏答应一声,眼泪控制不住的涌出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