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五十九章 取而代之(一)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126 2021-06-08 14:23:00

  郑家小院里,药罐子在炉火上冒着热气。

  郑荣手拿蒲扇,专心致志的盯着炉火,生怕煎药的火候错了。

  王氏手里拎着一只老母鸡和药包进院,看见郑荣全神贯注煎药的样子会心一笑:看不出你倒是心细,我才说给孩子熬点儿汤药你这就弄上了!

  郑荣认真地说:老毛子动不动就给人缝针、动刀,下的那都是虎狼药!好了也得留病根儿。我这方子补中益气,止血生肌。还是当年跟一个老军医讨来的,专治枪伤炮伤!嫂子……

  王氏嗔笑着说:还叫嫂子啊,当家的……

  郑荣憨憨一笑,突然起身把扇子递给王氏:……我去把鸡宰了,你好给孩子炖鸡汤。

  王氏叫住郑荣:不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郑荣忙问:啥事儿?

  王氏说:我看那个纪大小姐好像对咱们孝义有意思。一直围在孝义身边,形影不离的,别提有多上心了!

  郑荣却不当回事地说:她一个大小姐能看上咱们小家小户的?我听三爷说孝义是为救她才受的伤,不会是图个心安吧?

  王氏摇摇头说:不像,你一个大老爷们懂啥,姑娘家的心思瞒不住我。

  郑荣默然,思忖片刻:等过两天孝义能动了,咱就赶紧把他接回来。不能再跟他们纪家不清不楚的了!

  王氏点头也忧心地说:当个差,就差点把小命搭上。真要是做纪家女婿,还不得掉脑袋啊……

  ………………

  纪凤台家,纪尔珍端着一碗汤走进来房间,李孝义虚弱地靠在床上见是纪尔珍作势要起来。

  纪尔珍赶忙制止说:别动,小心伤口……

  李孝义虚弱地说:这些事儿您让下人来就是了,我在这儿叨扰已经不安了!

  纪尔珍赌气地说:你救了我还说这种话,不就是让你在这儿养伤嘛!给,把鸡汤喝了。

  李孝义说:大小姐,您跟老板说,不用为我这么费神。

  纪尔珍说:这是你娘给你炖的,你总该喝了吧?(小声嘟囔)一家子都是这么犟……

  纪尔珍生气地放下汤碗转身离开,却被李孝义一把拉住:谢谢……

  纪尔珍惊讶地看着李孝义,随即会心的莞尔一笑。

  ………………

  纪凤台坐在办公桌后吸着雪茄,升腾的烟雾中表情阴晴不定。

  段三儿立在桌旁低头耐心等待训话。

  纪凤台沉着脸说:那两个人的路数查清了没有?

  段三儿怯懦地说:还没有……

  纪凤台不悦地说:什么?

  段三儿郑重地说:老板放心!我再去查,一定能查出来……

  纪凤台一皱眉说:别老盯着外人查,灯下黑才可怕。

  段三儿心中一悸问:老板的意思是?

  纪凤台低声说:能知道我看戏不爱带保镖的人,十个手指头就能数的过来……

  段三儿似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

  说着段三儿转身离开。

  纪凤台望着段三儿的背影若有所思,将手里的雪茄狠狠掐灭。

  ………………

  纪凤台在空无一人的青帮大殿内烧香祭拜,一名黑衣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走到纪凤台身侧的阴影里。

  纪凤台若无其事地继续祭拜着。

  黑衣男子站立一旁:老板!

  纪凤台沉沉地问:八年前我让你到段三儿身边替我看着点他,你看出什么来没有?

  男子回答:回老板。这八年当中三爷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做了什么我都有详细的记录,唯独这半年来有一个地方三爷去干什么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纪凤台问:什么地方?

  男子答:汇芳楼,菊姑娘的房间……每次去三爷都是一个人进屋一个人出来,不让任何人跟着……

  纪凤台低声地自言自语:汇芳楼?

  ………………

  段三儿正坐在汇芳楼菊姑娘房中喝酒。可菊姑娘却不在房中。

  忽听门扉一响,一小个子男子鬼影般溜进来。

  小个子冲着段三儿施礼:三爷!

  段三儿谨慎地问:来的时候没人看见你吧?

  小个子回答:放心,能盯我梢儿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段三儿突然拍案而起:你们他妈怎么搞的?我让你们动手了吗!

  小个男子沉吟片刻,掏出一摞银票放在段三儿面前桌上:三爷,一事不烦二主。信不过我们可以直说,又何必来这套呢?这是您预付的定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小个男子说完转身要走。

  段三儿一愣问道:站住!戏园子那两个不是你们的人?

  小个男子奇怪:难道不是三爷您安排的另一批人?

  段三儿愕然:这钱先拿着,赶紧出去避避风头!

  男子迟疑了一下收回银票,转身离开。

  段三儿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冷汗涔涔。

  里间屋的门开了,菊姑娘飘然而至:三爷,您就这么放他走了?

  段三儿声音微颤说:那能怎么办?万一被我老板抓住,麻烦就大了!

  菊姑娘漫不经心地说:依我看啊,躲终究不是办法。

  段三儿一怔问:你什么意思?

  菊姑娘平淡地回了句:天底下只有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

  纪尔珍搀扶着李孝义在花园中漫步。

  李孝义对纪尔珍说:大小姐,您让我自己走吧……

  纪尔珍微嗔说:跟你说多少次了!叫我尔珍,别总大小姐,大小姐的。

  李孝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这……好像不大好吧?

  纪尔珍大大咧咧地说:有什么不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李孝义低声说:大小姐……

  纪尔珍不满地嗯了一声。

  李孝义赶紧改口,怯生生地说:尔……尔珍,休养了这些天我身体早就好了。您跟老板提一下,让我回去干活吧……

  纪尔珍直接回绝了李孝义:不行!想什么呢,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你受的是枪伤!

  李孝义恳求地说:我真的没事儿了……

  纪尔珍严肃地说: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就老实待着吧,

  李孝义一脸无奈地说:我又不是猪!那能天天光吃不动弹。

  纪尔珍一愣,随即大笑:我就是要把你养成猪,那样还可爱一点……

  而此时,纪凤台正站在书房的窗口远远看着花园里的李孝义和纪尔珍,表情有些担忧。

  黑衣男子突然出现在纪凤台身后,纪凤台转过身看着他。

  黑衣男子报告说:老板,三爷好像找着那俩人的同伙了……

  ………………

  几声枪响,划破码头的宁静。

  曾经与段三儿碰面的小个子杀手身上挂彩手里提枪落荒而逃,身后追着大批手持刀枪棍棒的青帮帮众。

  杀手边跑边开枪还击,很快将子弹打光,干脆扔了枪,向前方不远处停泊的一艘渔船狂奔。

  纪凤台带着人匆匆赶到,却发现段三儿正在指挥对杀手的围追堵截。

  纪凤台走到段三儿身边说:老三?你来的好早啊……

  段三儿听纪凤台这样说,忙说:老板!我也是才接到信儿……您放心,我一准儿抓活的!

  纪凤台意味深长的一笑说:你办事我能不放心吗?

  段三儿见纪凤台笑得暧昧不明,心里忐忑只好不接话茬儿。正在两人冷场时突然传来爆炸声。

  杀手所坐的渔船炸的粉碎,燃着熊熊烈火沉没了。

  段三儿叹息说:这帮狡猾的家伙,居然把自己炸死连个全尸都不留……

  纪凤台冷冷地盯着段三儿说: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杀?

  段三儿嗫嚅说:我……我猜的。

  纪凤台别有深意的看了段三儿一眼,然后自言自语说:这下线索就全断了……

  ……………………

  药店密室内光线昏暗,李孝义与青木彦隆同坐在小桌的两侧。

  青木彦隆关切地问:孝义君,伤的怎么样?

  李孝义回答:多谢先生关心,纪凤台为我找了最好的医生做手术,应该已无大碍。

  青木彦隆正色责怪说:用胸口挡枪,你太冒险了……

  李孝义却笑着说:您不是经常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吗?兵行险招,往往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我这次不主动挨上这一枪,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接近到纪凤台的身边……

  青木彦隆断喝道:愚蠢!你还不明白吗?你这是用自己的生命在赌博!如果这一枪要了你的命,我的计划就会满盘皆输!好运气不是永远属于你的!

  李孝义显得有些沮丧,说道:先生,我知错了。

  青木彦隆语气略有缓和地说:孝义君,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的生命对我们很重要!

  这话倒是让李孝义隐隐有些感动,点点头,低低说了声:是……

  青木彦隆看了看李孝义问道:好了,在纪凤台家养伤这段日子有什么感想?

  李孝义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试探着答道:先生,我还没来得及摸清他家的情况……

  青木彦隆摇摇头对李孝义微微一笑说:我不是问这个,纪凤台是旅顺口商会会长又是青帮老大……称得上是一方霸主了。跟这样一个人朝夕相处,你心中就没有一点钦佩和羡慕的感觉吗?

  李孝义立即接话说:他可以一言断人生死,也可以让人一步登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青木彦隆继续说:取段三儿而代之,我们的任务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儿!

  青木彦隆目光灼灼地看着李孝义,颇有深意地一笑说:你要做下一个段三儿吗?

  李孝义的回答非常坚决:不,我要做下一个纪凤台。

  青木彦隆赞许地点头站起身来,拍拍李孝义的肩膀说:好,跟我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