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六十章 取而代之(二)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107 2021-06-09 13:45:00

  青木彦隆把李孝义带进了另一个房间,房间内的一张单人床上躺着一名重伤的男人,李孝义定睛一看,这躺着的正是段三儿雇佣的那名杀手。

  李孝义一脸愕然地看向青木彦隆。

  青木彦隆冷冷地笑着,对李孝义说:人算不如天算!孝义君,机会我已经给你创造好了,能不能把握住就要看你的了……

  ………………

  纪凤台家餐厅内灯火通明,偌大的一张餐桌前只坐了纪凤台与段三儿。两人推杯换盏,纪凤台异常热情而段三儿显得谨小慎微。

  纪凤台一本正经地说:老三,你不会就这点儿酒量吧?咱们拜把子的兄弟,就属你跟老六能喝了,来来,满上!

  段三儿捂住杯口一脸讪笑着推诿着说:老了,早不是以前的愣头青了。当年入帮的哥们弟兄就剩下老板跟我,我也从小三变成了老三……

  纪凤台不无感慨地说:是啊,想当年你我兄弟闯荡江湖,现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段三儿似乎听出纪凤台的话茬儿不对,忙说:老板有心事?不如痛快告诉兄弟,如果老三办事不周还望老板担待……

  纪凤台勾起一抹暧昧的冷笑,慢悠地捏着酒杯自斟自饮起来,边喝边说:老三啊,这些年我忙着打理生意。可能是有些疏忽兄弟间的感情,我这个当老大的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你可以提嘛。为什么偏要造反呢?这不是让外人笑话吗?……

  段三儿一听这话顿时大惊失色,赶忙跪在地上,指天发誓:老板,我对老板可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我段三儿绝无二心!您不能听别人随便嚼个舌头就冤枉了我啊……

  纪凤台冷冷地一笑,低声说了句:老三,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

  话音刚落,几个手下人带着浑身是伤的杀手进了餐厅,段三儿看到被拖进门的杀手后,瞬间面如死灰。

  纪凤台冷冷地看着段三儿问: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段三儿默然片刻,起身给自己斟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撂下酒杯,段三儿决绝地对纪凤台说:我没啥可说的了。老板要是还念兄弟情分,就给我个痛快吧……

  纪凤台听了段三儿的话,叹着气挥挥手,手下人架起杀手退出去,片刻后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

  纪凤台满脸的疑惑和不解,盯着段三儿问:为什么啊?老三,我自问从没亏待过你吧?……

  段三儿冲着纪凤台惨然一笑:老板,要不是那些年你把一起打天下的兄弟们纷纷做掉,恐怕今天这老大的位子可能也轮不到你坐吧。你倒是说说他们亏待过你吗?

  纪凤台被段三儿说的一时语塞,咬着后槽牙挤出了一个你字。

  段三儿继续自顾自地说着:我兢兢业业给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狗腿子,我不甘心呐!总想最后搏一把,谁知道时运不济。这就是命,成者王侯败者贼,我的命,我认了!

  纪凤台默默地说:你就不想知道你输在哪儿了吗?

  正在这时,门外一阵嘈杂,李孝义突然推门冲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拦截的青帮打手。

  李孝义一进门就喊了声:三叔!

  段三儿见到李孝义冲进来,也是吃了一惊:孝义?

  纪凤台挥手示意打手们退下。

  李孝义突然跪在段三儿面前,段三儿更加愕然。

  只听得李孝义哭着说:三叔……您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纸包不住火,您再怎么遮也是盖不住的。孝义愿替三叔受罚,只求老板从轻发落,放过三叔……

  段三儿听到这儿似乎也明白了一些,板着脸将头扭到了一边。

  纪凤台叹了口气说:老三啊,你还真不如个后生!你我兄弟一场,我也不想看你往绝路上走……可家有家法,帮有帮规,谁也破不得!

  纪凤台一挥手,黑衣男子端了一个红布铺着的托盘,里面放了一把斧头。

  纪凤台转身背对着段三儿缓缓地说:我答应孝义饶你一命。你不用谢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规矩你懂……

  纪凤台边说边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极力掩饰着心中的痛苦挣扎。

  段三儿伸手抓起利斧,随即将左手放在桌上,闭上眼睛猛的扬起斧子。

  寒光一闪。

  “嘭”的一声响,桌上留下一只断手,段三儿满头大汗紧咬牙关握着左臂残肢。

  李孝义见状喊道:三叔,您没事吧?

  纪凤台大喊一声:开香堂!给段三儿除名销号,迎新兄弟入帮!

  身边的青帮帮众齐声答应。

  青帮香堂内,纪凤台坐在香案一侧的太师椅上,李孝义手拿三柱香叩拜后将香插到香炉里。

  一旁的帮众端着一个茶盘,里面放着一盅茶。

  李孝义跪在纪凤台面前恭敬地敬茶。

  ………………

  旅顺码头,李孝义夹着一个包袱朝着码头急匆匆地小跑着赶来。

  纪尔珍紧追在李孝义身后,边追边喊:你慢点儿,小心伤口开线……

  李孝义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有意思,嘴里叨念着:只怕迟了就来不及了!

  两人绕过货物的大箱走进码头,受伤的段三儿落魄凄凉正要上船,却被突然冲出来的一群人围在中间。

  段三儿一愣,狠狠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青帮帮众没吭声,冷着脸面无表情。

  段三儿冷笑一声:纪凤台这只老狐狸,果然不会这么干脆的放我走!

  一名领头的帮众一拱手说:三爷,得罪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纪尔珍大喝一声:住手!

  李孝义、纪尔珍同时冲了过来。

  李孝义直接挡在段三儿面前,大义凛然地看着青帮帮众。

  纪尔珍大声质问几个青帮帮众:你们这是干什么?

  几个帮众都低头不语。

  纪尔珍呵斥帮众:撤下去!

  领头的帮众说:大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

  纪尔珍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三叔是受过罚的了,别让人家笑话我们坏了帮里的规矩!

  领头的帮众只好应了一声带着众人离开了码头。

  李孝义眼中充满了感激说:谢大小姐!

  纪尔珍倒是显出有几分尴尬地说:是这群人不懂事坏了帮里的规矩……

  旁边的段三儿冷哼一声。

  李孝义把包袱塞给段三儿,依依不舍地说:三叔……我没想到会把三叔害成这样……那边有条去上海的船,我都打点好了,你安顿好了给我捎个信儿!

  段三儿欲言又止,顿了顿对李孝义说:孝义啊,你这份情义三叔不会忘的。你以后在纪氏当差凡事要留个心眼……

  李孝义点头应承着,送段三儿蹬上了去上海的船。

  伴着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大船缓缓离岸。

  ……………………

  郑家小院里一阵喧闹。

  年幼的赵振东和李若男在院子里追逐着,嬉笑着;一人一脸的面粉,手里还抓着互相往脸上抹。

  王氏端着一盆面笑着走出灶间:你们这俩小东西,光知道玩,面都不够了!振东,去带你妹妹洗脸去。跟俩小花猫似的。

  赵振东答应一声,拉着若男就跑,差点把提着东西进院的李孝义撞倒。

  王氏大惊失色喊了声:哎呀,小心点。

  说着王氏赶忙过去关切地问:孝义,伤口没事儿吧?

  李孝义笑着说:没事儿,娘。我又不是纸糊的……

  说着李孝义向吓着的两个孩子做个鬼脸,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两个小兔爷分给赵振东和李若男。

  两个孩子立刻被逗乐了,赵振东回了李孝义一个鬼脸,拿着兔爷领着李若男跑了。

  看着赵振东和李若男,王氏感叹道:当年你跟雨涵也像这样,围在我跟夫人身边转,偷月饼馅吃……

  听着王氏的絮叨,李孝义神色黯然。

  李孝义打断了王氏说:娘,中秋了。给家里买点东西。

  王氏语气中略显埋怨却又带着喜悦说:家里头又不缺啥,你干啥花这个钱……

  李孝义边把东西塞给王氏边说:您就收着吧。走,咱打月饼去。

  王氏只好接过东西说:身子刚好,别累着!

  李孝义说:哎呀,都说没事儿了……

  王氏无奈地说:好好好……你啊,打小就爱扣月饼模子!长这么大都改不了……

  李孝义兴奋地说:都多少年都没跟您一起打月饼了,我怕是都忘了。

  郑家堂屋里,王氏打着月饼,李孝义拿着模具在一旁帮忙扣模子,母子二人配合协调,场面温馨。

  王氏犹豫着对李孝义说:孝义啊,要不还是回家里铁匠炉帮忙吧?

  李孝义沉默片刻问:这是他的意思,还是您的意思?

  王氏说:甭管谁的意思,不都是盼着你好吗?

  李孝义却说:我现在就挺好!

  王氏有些生气地说:你看你这孩子,咋这么犟呢?

  李孝义试探着说:娘……您也巴望着儿子有出息吧?

  王氏严肃地问:打铁就没出息了?

  李孝义答道:成天一身臭汗,有什么意思?

  王氏点点头说:累是累了点,可日子过得踏实啊,你看你叔……

  李孝义突然话锋一转:他对您咋样?

  王氏一愣说:你叔他是个实诚人,对我们都挺好的。

  李孝义一本正经地说:娘,以后要是受什么委屈就跟我说。我以后一定会凭自己的本事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王氏一怔,眼中隐隐泛起泪花。

  院外传来了纪尔珍的喊声:李孝义?李孝义?

  李孝义答应了一声: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