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 我就喜欢他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397 2021-06-12 14:23:00

  郑家铁铺内,郑天亮兴奋的摇着脚蹬,自行车的车轮飞速旋转。

  郑荣蹲在一边看着,身边站着王氏。

  郑荣啧啧称赞:老毛子造的东西还就是皮实!换个件儿,上点油,跟新的一样!

  郑天亮也赞叹说:这车真好。我要是能有这么一辆就好了。

  王氏说:那你就好好读书,将来考了功名还不是要啥有啥……

  郑天亮有点小抱怨的说:娘……您咋说啥都能绕到我身上来呢?行了,我还车去了!

  说着郑天亮起身就要推着车出门。

  王氏叫住郑天亮:等等!还是我跟你去吧……

  郑荣说:天亮都这么大了,你也该放手了!

  王氏解释说:不是,我是想跟那位纪大小姐说道说道……

  ………………

  纪凤台家花园内,郑天亮在仔细擦着自行车,王氏和纪尔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聊天。

  纪尔珍招呼郑天亮:你也过来坐啊。那车让下人们擦就行了。

  郑天亮回答:没事,我顺手就擦了,还能再检查一遍。

  王氏把一个食盒推到纪尔珍面前说:都是孩子不懂事弄坏了车,他们虽是给修上了,可咱们还是觉得过意不去。我带了些自己家做的糕饼来,您图个新鲜别嫌弃!

  纪尔珍赶忙说:伯母,瞧您说的,我哪能嫌弃啊!这车子我本就打算送给你们了,可孝义就是不肯收……

  王氏叹了口气说:这孩子啊,就是个烤熟的地瓜,面冷心热。想当年他在七、八岁头上就跟我失散了,一直没爹没娘的长到这么大,可怜呐……

  纪尔珍关切地问:他为什么会去流浪的?

  王氏又是一声叹息:怪只怪我这个当娘的……

  纪尔珍好奇地问:伯母,您能跟我说说孝义的事儿吗?

  王氏的声音有些哽咽:要不是命大他早就死在日本人的刀口下了……可是凭我怎么问,他从来都不跟我提。可我知道这些年他一个人漂在外面,日子一定不好过……

  纪尔珍听着动了情,眼圈有些发红。

  王氏继续说着:他虽然没坏心却容易得罪人,真是不适合干些个跑进跑出场面上的活儿。

  纪尔珍认真地说:伯母,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孝义可是救了我一命啊,我总不能忘恩负义,连个表示都没有吧?

  王氏听她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如何答对。

  纪尔珍看向一旁擦车的郑天亮,这时的郑天亮正仔细擦拭着后齿轮和车轴,满眼的喜爱。

  纪尔珍笑着对王氏说:您把这车收下,弟弟妹妹们都哪么喜欢,就当是我的谢礼吧?

  王氏犹豫再三答道: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收了这份礼,这份情您就算还了。

  ………………

  夕阳晕红的天空下,海面如撒了一层碎金,纪尔珍与李孝义一起漫步在海滩上。

  纪尔珍望着远处渐渐西沉的太阳出神,有些伤感地说:多美啊!以前我娘就喜欢带我到海边看夕阳,已经很久没看了……

  李孝义注视着纪尔珍。

  纪尔珍低声问道:……在芝罘……很寂寞吧?

  李孝义淡然地说了句:不记得了。

  纪尔珍摇摇头,她并不相信李孝义能忘记那一段生活,于是说:你不会忘的,失去亲人一辈子都不会忘……那滋味儿我知道,李孝义,我们做朋友吧?

  纪尔珍拿出来一个阿福泥偶双手捧着递给李孝义,一脸期待地说:有了它你再也不会孤单……

  李孝义微笑着把手覆在了纪尔珍的手上说:尔珍,我想跟你道个别……

  纪尔珍吃惊地问:什么,你要走?

  李孝义回答:我已经答应老板去达里尼……

  纪尔珍听李孝义这么一说,当时就急了:谁让你走的,我不会答应的!

  说着纪尔珍就把阿福往李孝义手中一塞,气呼呼地走了。

  李孝义看着纪尔珍走远的背影,嘴角勾着一丝冷笑。他摩挲着手中的阿福泥偶,顺手扔进了海里。

  ………………

  回到家的纪尔珍直奔纪凤台的书房,她嘭的一声推开房门,怒气冲冲地站在纪凤台面前,质问纪凤台:你为什么要调走李孝义?

  纪凤台淡然平静地回答:我看他是个可造之材,给他个机会历练历练。

  纪尔珍不屑地说:您别用这些官话糊弄我!

  纪凤台看着女儿,话锋一转,长长地叹气说:尔珍……李孝义年纪轻轻就心机深沉,做事步步为营滴水不漏,你还是别太感情用事了,这样的男人你琢磨不透也驾驭不了……

  纪尔珍耍起了小姐脾气说:您不希望女儿幸福吗?我就喜欢李孝义,除了他我谁也看不上!

  纪凤台也急了:胡闹,你才见过几个男人?!

  纪尔珍不依不饶地说:青帮里全是男人,我见的还少了?却没见一个能替我挡枪的!“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还是爹教育我的,难道爹要忘恩负义不成?

  纪凤台被女儿怼的一时语塞:你……好吧,你要怎么报这个恩?

  纪尔珍坚定地说:我要让他当咱们纪府的总管!

  ………………

  李孝义在码头上巡视,几个正在装卸货物的工人向他恭敬行礼,齐声称呼李孝义为“李总管”。

  李孝义面带微笑回应着:各位辛苦了!抓点紧,等装完这批货,晚上我请大家喝两盅!

  工人们欢呼一声,更加卖力的工作。

  李孝义走向库房,忽然一阵女孩的笑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停下脚步脸上的神情也有些恍惚。

  这笑声让他不禁想起了当年自己和赵雨涵玩耍时的开心地大笑。

  李孝义失神的四下寻找,却找不到笑声从何而来。他只好长叹一声,转身走回库房。

  ………………

  一个身材窈窕的年轻女郎面对着港口。

  李维宁科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浮起一丝坏笑,放低脚步悄无声息地慢慢凑了过去,突然跳过去大喊了一声。

  叶琳娜惊叫着转身,嗔怪地看着李维宁科。

  看到眼前是叶琳娜,李维宁科惊呆了。

  叶琳娜开着玩笑说:伊万,看不出你还这么调皮!

  李维宁科立即向叶琳娜道歉:对不起,叶琳娜。我以为你是伊莉娅……

  说着,李维宁科的目光在四处寻找,问叶琳娜:伊莉娅呢?你有没有看到伊莉娅在这附近?

  叶琳娜不满地说: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是不是除了伊莉娅,您的眼里就没别人了?

  李维宁科:……抱歉叶琳娜小姐,伊莉娅约我在码头见面,我怕她会找不到我……

  见李维宁科作势要走,叶琳娜突然生气地说:伊万!伊万·安德烈耶维奇您要见的人就是我,是伊莉娅让我在这里等您的!您难道还不明白吗?伊莉娅一直把你当作哥哥!

  李维宁科愕然不知所措。

  ………………

  旅顺老铁山山路上,一串欢快的车铃声鸣响。

  郑天亮骑着自行车带着赵雨涵,徜徉在满眼青山翠树的山路上,不时从林间传来悦耳的鸟鸣声。

  赵雨涵喜悦地说:这儿的景色真好!

  郑天亮说:这就是咱旅顺有名的老铁山。每到这个时候北边所有的鸟都要往南飞,这老铁山就是他们歇脚的地方。有丹顶鹤、白鹤、白枕鹤、黑鹳、天鹅、黄鹂、布谷、斑鸠、鹌鹑、鸳鸯,还有秃鹫、鹰、隼、鵟、雕、鸮,各式各样,有的连名都叫不上来……

  赵雨涵满眼崇拜地说:天亮,你知道的可真多!

  郑天亮不好意思地说:我老师经常带我来抓鸟。

  赵雨涵惊讶地笑着说:你的老师?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老师呢?

  郑天亮也笑了,说道:我这个老师,是我抓蛐蛐儿抓来的。

  赵雨涵羡慕地说:真好!我那个老师见到我就是一副死相,都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笑!每次我挨罚都是伊万来救我……哎,不知道他跟叶琳娜谈的怎么样了?

  郑天亮淡淡地说:我看啊,你别抱太大期望,你的那位哥哥简直就是块木头……

  赵雨涵忙替李维宁科解释道:天亮,其实伊万是个很善良的人。只是太护着我了,我觉得你们一定能成为最好的朋友的……

  郑天亮严肃地说:知道什么叫“道不同,不相为谋”吗?

  赵雨涵一脸迷茫地问:什么意思?

  郑天亮笑着说:到山顶你就知道了!

  郑天亮说着加快了速度,赵雨涵兴奋的笑着。

  二人走过以后,草丛中忽然钻出一人,向着密林深处学了几声鸟哨。

  树林里断断续续又响起几声鸟鸣,似乎在回应这人。不一会,几个彪形大汉从林子里纷纷现身。那人向着郑天亮和赵雨涵所去的方向指了指,大汉们点头会意,又返身进了树林。

  老铁山顶上,郑天亮给赵雨涵指着海面上泾渭分明的黄渤海分界线。

  赵雨涵惊呼:太神奇了!

  郑天亮不慌不忙地说:你看,连海水都要分个彼此。何况我跟你的李维宁科哥哥呢?我们属于不同的国家种族,他又是侵占我们土地的洋人。想让我们做朋友,怕是要等黄渤海合一喽……

  赵雨涵脱口而出:那我算什么?

  赵雨涵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毫无准备的郑天亮不知该如何回答。

  赵雨涵黯然神伤地说:其实我知道在中国人眼里我是个洋婆子,而在俄国人眼里我不过是个东方娃娃。谁也不把我当作自己人,我就好比生活在一个夹缝里。不管怎么努力,两边都只是墙壁……

  这话一说完,两人陷入了沉默。

  郑天亮主动打破沉默,开口问:伊莉娅,你就没想过找找你的家人吗?

  赵雨涵低声说:我的家人都死在旅顺屠城里了。

  郑天亮劝慰说:不一定啊,你看我不是活的好好的!

  赵雨涵不解地问:你?

  郑天亮严肃地说:我的老师说过,有些事情必须要亲自尝试一下才能下定论。你还没有找过,怎么就能断言他们都死了呢?

  听了郑天亮的话,赵雨涵若有所思地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旅顺这么大我一个人找不是等于大海捞针吗?

  郑天亮立即自告奋勇地说:我帮你啊!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

  赵雨涵说:我记得……

  赵雨涵话未说完,两只麻袋突然从天而降一般,将两人罩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