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旅顺风云第一卷

第六十四章 绑票

旅顺风云第一卷 皇城大爷 3590 2021-06-13 14:23:00

  郑天亮被从麻袋中放出来,茫然的看着周围几个蒙面大汉。

  一个绑匪说道:这条路一直走就是旅顺口,赶紧走人……

  郑天亮着急地问:这位大哥,那位姑娘呢?

  另一个绑匪骂道:少说废话!赶紧滚蛋。

  几个绑匪说着转身就走。

  忽然一个一瘸一拐的绑匪引起郑天亮的注意,他一跛一跛的往另一个人身后挪动,好似一直躲闪着郑天亮。

  郑天亮灵机一动大喊:宋老憋!

  躲避的蒙面人突然身形一震,无奈的转头拉下脸上黑布,露出宋老憋尴尬的笑脸。

  ………………

  山寨大厅内,宋老憋和郑天亮坐在一张摆满菜肴的桌上吃饭,郑天亮吃的狼吞虎咽,宋老憋不停给郑天亮夹菜。

  宋老憋陪着笑说:你小子吃了这顿就给我走人,听见没?要是敢跟你爹面前叨咕啥……

  郑天亮耍赖地说:您让我走也行,得把跟我一块抓来的姑娘也放了。她不走我也不走!

  宋老憋一脸的为难说:这主我可做不了!你放心,那姑娘没事儿……(坏笑)你小子该不是看上人家了吧?嘿,比你爹有能耐,还找了个二毛子!

  郑天亮死死地盯着宋老憋说:您别扯远了,想糊弄我可没那么容易!您是胡子头,您不能做主谁能做主?

  宋老憋委屈地说:谁说我是胡子头啦?

  两人正说着一个气宇轩昂的豪爽汉子带着两个手下从门外走入,这个汉子就是老铁山上的大当家宋半城。

  宋半城一进门就笑着招呼宋老憋说:爹,听说您来了熟人,我也过来蹭杯酒吃!

  宋老憋一指宋半城对郑天亮说:天亮,看见没有,头儿来了。大牛,这小王八蛋要跟你谈判!

  宋半城埋怨说:都跟您说别叫我小名了,人家现在叫宋半城!跺跺脚半个旅顺城都要晃悠的半城!天亮兄弟,久闻大名!

  郑天亮愕然道:你就是大牛哥……

  说着郑天亮看向宋老憋,宋老憋一脸窘样。

  ………………

  彼得洛维奇家书房内,接到勒索信彼得洛维奇,请来纪凤台商量办法。

  纪凤台吃惊地问:什么?伊莉娅被宋半城绑票了?

  彼得洛维奇:这是勒索信!

  彼得洛维奇将一封信递给纪凤台。

  纪凤台接过信匆匆浏览一遍:为什么要你亲自送赎金?

  彼得洛维奇有些惊慌答道:我不知道,纪。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我不能看着我的伊莉娅被他们杀死!

  纪凤台劝说:安德烈,请冷静……

  正说着,书房的门突然被用力推开,李维宁科冲了进来急切地说:父亲!他们要多少钱,赶快给他们!

  彼得洛维奇说:伊万,现在不是钱的问题!

  李维宁科不解的问:那是什么问题?

  纪凤台说:问题在安德烈身上。

  彼得洛维奇疑惑地问:我?

  纪凤台不紧不慢地说:他们绑票的目标其实是安德烈。

  彼得洛维奇和李维宁科面面相觑,显然没听明白。

  纪凤台冷笑一声,继续说:这是一种中国劫匪惯用的招数,彼得只在俄国人居住区活动,所到之处又有俄国卫兵保护,想要进城绑架他实在太难了。所以宋半城就用了这招“引蛇出洞”,用伊莉娅让安德烈上钩。等彼得送赎金的时候再把他扣住,这样就可以要求双倍的赎金了。

  李维宁科忙问:那现在要怎么办?

  纪凤台想了想说:我看还是报警吧。虽然信里写了让安德烈亲自送赎金,却没有规定必须他一个人。到时候我会多派些人手,伊万也可以带些士兵和警察配合起来张个大网,等宋半城来投!

  彼得洛维奇和李维宁科点头称是。

  随后李维宁科上了门前已经准备好的马车,直奔警察局而去!

  ………………

  旅顺警察局里人来人往。

  郑荣和王氏匆匆进门,拦住一过路的巡警。

  郑荣询问:请问报案在哪儿?

  巡警随手一指说:前边!找张巡长。

  郑荣道了谢,走到一张空桌边。

  王氏看看四周问:有人吗?我们报案……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谁啊?

  桌子底下钻出一睡眼惺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郑荣和王氏仔细一看赫然是多年不见的张宗昌。

  郑荣十分惊喜喊道:宗昌兄弟!

  张宗昌也是一惊:大哥!嫂子!

  王氏问:宗昌兄弟!你怎么在这儿啊?

  张宗昌答:我在这儿当差啊!

  郑荣问:你咋当了警察了?

  张宗昌回答:嗨,瞎折腾呗!自打跟你在中东铁路工地上分了手,也没别的活路。就回海参崴穿了这身狗皮,好歹总能混个肚圆。这不刚调来没两天吗……你们这是?

  王氏着急地说:天亮三天没着家了!

  张宗昌吃惊:天亮也三天没回家了?

  郑荣一听忙问:还有谁家丢了孩子?

  张宗昌叹气说:忙活一晚上了,俄国老爷的千金被土匪绑架了,算上今天也三天了!嫂子你别急,这事儿就交给我吧。指定帮你把天亮找回来!

  ………………

  郑荣和王氏一边唠叨着一边进门。

  王氏担心地问:你说天亮不会是一起被绑了吧?

  郑荣回答:不可能!就算他会说几句毛子话,宋半城绑他干啥?

  忽然二人同时看见了院中的自行车。

  王氏一惊喊道:天亮回来了!天亮……天亮……

  宋老憋啃着俩馒头从灶间走出来:别喊了!

  郑荣一看是他,直接问道:老不死的?你咋来了?

  宋老憋也没理他,自顾自地说:奶奶的,你家咋就剩馒头了?天亮这小王八蛋在我哪儿是胡吃海喝,光吃馒头我也吃不回来啊。

  王氏听了心中一喜,连忙问:天亮在你哪儿?

  王氏与郑荣两人面面相觑。

  小院里王氏郑荣和宋老憋围坐一起,听着宋老憋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听完王氏惊诧地问:啥?大牛当了土匪还把天亮给绑了?!

  郑荣不解地问:老哥,你不是包了几亩盐地折腾盐场呢吗?

  宋老憋哭丧着脸重重地叹气说:唉,说的是呢!我把大牛接过来就指望这几亩盐地踏实过日子了,可他娘的老毛子苛捐杂税太重,简直不给人活路!大牛气不过就砸了盐税所,还扯了一绺子人上山落了草……

  郑荣问:绑匪不是宋半城吗?

  宋老憋懊恼着说:他嫌大牛这名不响亮!要跺个脚半个城晃悠。我混了大半辈子,临了却混成个土匪老子了!

  王氏问:那你们绑老毛子干嘛连天亮也一块绑了啊?天亮可是中国人!

  宋老憋支吾说:这……这不是绑错了嘛,我要放了这小兔崽子,可他倒是跟我耗上了……

  王氏双手合十叨念着:阿弥陀佛,他没事儿我就踏实了!你说咱天亮怎么就跟老毛子混到一块儿了?

  郑荣起身说道:走!

  宋老憋问:干啥去?

  郑荣说:带天亮回家啊。

  ………………

  宋老憋与郑荣赶着马车前行。

  宋老憋嘱咐郑荣说:我说兄弟,见了大牛你可千万别说是我下山给你送的信儿……

  郑荣笑着说:你说你这老子是怎么当的?怎么反倒怕起儿子来了?

  宋老憋叹着气说:这娃死犟,我惹不起他啊!奶奶个熊的,我这心里也憋屈着呢。大牛他娘生他时候就爱吃个牛蹄筋,我跟她说少吃点,少吃点……果然生出来个犟种!

  郑荣调侃着说:你那是舍不得花钱吧?

  突然有人大喝一声:站住!

  郑荣一惊停了马车,从路两边跳出不少警察把马车围住。

  张宗昌越众而出喊道:宋老憋!我看你往哪儿跑!

  随即一眼看见郑荣,愕然说:大哥?

  郑荣喊道:宗昌兄弟。

  宋老憋看看张宗昌,又看看郑荣,笑了。

  宋老憋嘿嘿一笑说:原来都是自家兄弟,要不咱借一步说话?

  郑荣、宋老憋和张宗昌三人席地而坐一块堆说话,张宗昌手下们都离的老远。

  郑荣指着宋老憋介绍说:宗昌兄弟,这就是我跟你说起过跟我一起爬死人堆的老哥哥。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张宗昌为难地说:大哥,兄弟我也是有任务在身呐。要怪还得怪宋老哥太招摇,一个干巴老头还推辆洋车。谁不得多看两眼……

  宋老憋直截了当地问:张巡长,你就说个痛快话吧。咋的能交差?都是自家兄弟,啥事儿不能商量着办呐?

  张宗昌也没藏着掖着:好,还是宋老哥痛快。这么说吧,我的任务就是把俄国千金小姐捞出来,别的什么我都可以不管!

  宋老憋沉吟片刻说:好,我答应你!今儿晚上万忠墓交赎金,我可以告诉你他们走的路线。不过只许救人不许伤人!

  张宗昌举起手说:我张宗昌对天发誓,要是伤了贵绺子兄弟一根汗毛,天打五雷轰!

  郑荣说:既然说定了,那老哥咱去接天亮吧。

  张宗昌笑着说:大哥,你还是回家等着我把天亮送回去吧。宋老哥天黑前还是跟着我,免得节外生枝……

  宋老憋呵呵一笑:行,都听你的!

  ……………………

  浓重的夜色中,万忠墓周边被火把照的有如白昼,彼得洛维奇等人在火把的映照下焦急的等待着。几人身后是一排穿着军装的俄国士兵。

  彼得洛维奇不时掏出怀表看看,着急地来回踱着步子。

  李维宁科也着急的问纪凤台:那些土匪怎么还没来?

  纪凤台安抚说:伊万,沉住气!我已经在所有必经之路上埋伏了人手……

  此时不远处传来零星的交火和咒骂声。

  李维宁科、纪凤台等人对视一眼,立刻循着枪声过去。

  夜色掩映下看不清交火双方。

  李维宁科: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要救人嘛,伊莉娅会被误伤的!

  纪凤台忧心忡忡地看着前方的草丛,他突然掏出枪对着天空连放了数发子弹。交火双方被震慑住,前方陷入死寂。

  纪凤台朝着黑暗之中大声喊着:宋兄弟,别开火。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带来了赎金,只要你们把伊莉娅小姐安全交出,我们绝不为难!我纪凤台一言九鼎。

  纪凤台的话在空旷的野外回荡,除了死寂没有一丝回应。正在纳闷,张宗昌却带着几个警察沮丧地走了出来。

  纪凤台惊诧问: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了让你们等在城外的吗?

  张宗昌心虚地回答:我是打算提前救下小姐……

  纪凤台质问张宗昌:宋半城呢?

  此时,一匹快马从旅顺方向奔来,一名青帮弟子从马上跳下大喊:老板不好了,宋半城抢了安德烈老爷的店铺!

  纪凤台大叫一声:不好,中计了!回城……

  纪凤台等人浩浩荡荡地返回旅顺城,留下张宗昌等人。

  张宗昌顿时醒悟忙问:宋老憋呢?!

  身旁的警察回答:巡长,宋老憋不见了!

  张宗昌气愤把帽子一摔骂道:奶奶个熊,竟然敢耍老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