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我靠抽卡在逃生游戏封神

第42章童话镇14

我靠抽卡在逃生游戏封神 冬歌咩 2052 2021-05-11 06:00:00

    王子闻言,面色犹豫。

  不等王子说出拒绝的话,方牧歌便抢先开口:“放心吧,国王不会怪罪你的。”

  如此,仆从带着方牧歌和王子去到国王的所在地。

  与方牧歌猜测一致,牧鹅姑娘和柯德金也在。

  瞧见跟在王子身后的方牧歌,国王眼里闪过讶异,但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正好你也来了,我这边有些事需要和你说一下……”

  “你才是我的新娘!”瞧见换上华丽衣服的牧鹅姑娘,王子快步上前牵住美丽女子的手,深情款款的说到。

  牧鹅姑娘则羞涩的低下了头。

  方牧歌面色如常的转眸看向国王:“您要和我说什么?”

  国王开始讲起故事:

  “有一个阴险狡诈的侍女,为了荣华富贵背信弃义,强迫去异国成婚的公主与她互换身份。”

  “侍女穿上公主的漂亮裙子,骑着公主的白马,顶替公主面见异国王子和国王。为避免事情败露,她不仅让真正的公主去当一名牧鹅姑娘,还砍下了公主心爱白马的头。”

  “然而心地善良的公主自有天助,与公主一同牧鹅的少年将他遇到的奇怪事全部告诉了国王,国王因此发现了真假公主这件事。”

  “现在我问你,那个假扮公主的侍女应该怎么处罚?是不是应该装进钉满钉子的木桶里,让马拉着在街上拖来拖去?”

  说完,国王和王子俱是目光阴鸷的盯着方牧歌。

  方牧歌叹气:“我觉得应该将满口谎言的王子和国王装进满是钉子的木桶里,让马拉在街上拖来拖去。”

  “你!”国王和王子愤怒不已。

  方牧歌又开口:“侍女从来没有顶替公主的身份,她只是穿上公主的衣裙、骑上公主的白马,想要试试异国王子能不能认出真正的公主而已。”

  “很可惜,国王和王子的眼睛都瞎了,不仅将侍女当做公主,还把真公主当做侍女,让她去牧鹅。”

  “侍女从未说过她是公主,也从未下令让真公主去牧鹅,更未命令屠夫把公主的马砍下头。这一切,不过是愚蠢的国王和王子所为,为何要把所有罪责怪到无辜侍女身上?”

  “侍女不过是在临走前,替公主考验一下王子的真心而已。尽管从考验结果来看,王子对公主并没有多少真心。”

  “因为在王子心中,谁穿上更华丽的衣服,谁就是他的新娘。当公主穿着女仆装时,王子认不出她。而当公主穿上漂亮的裙子后,王子又认出公主是他的新娘。”

  “多么可悲啊。”方牧歌摇着头。

  “你胡说!”王子愤怒不已,“要不是你穿着公主的衣裙,骑着公主的白马,我怎么可能将你误认作公主?”

  “你这个恶毒的侍女,逼迫公主与你互换身份,不许公主将她的真实身份告知他人,妄想顶替公主过上富贵生活。现在被我们识破诡计,又想否认一切逃脱罪责。”国王跟着说到。

  方牧歌转眸看向公主:“请问公主,我有说过你不能将你是公主的身份告诉他人吗?”

  公主迟疑了一下,微微摇头。

  她记得眼前的侍女虽然说过她不再是她的侍女,也逼迫着她穿上侍女装骑劣马,却没说过从此她们身份互换,更没有说过她不能将她的公主身份告诉其他人。

  见此,方牧歌满意的笑了笑,这公主虽然软弱可欺,但至少不会乱说话。

  “国王和王子,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事情演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你们过度脑补造成的。我只是保持沉默的态度,想看看你们究竟要做什么而已。”

  方牧歌目光冰冷的看向国王和王子,说到:“所以,该被装进满是钉子的木桶里,被马拉在街上拖来拖去的是你们!”

  “没错,该被装进满是钉子的木桶里,被马拉在街上拖来拖去的是你们!”无数的声音跟着方牧歌响起。

  方牧歌往声音发出地看去,发现不知何时,她和国王几人出现在一个露天舞台上。而舞台的下方,无数的童话镇居民正神情兴奋的看着台上的她们。

  “把国王和王子装进满是钉子的木桶里,让马拉在街上拖来拖去!”所有观看露天戏剧的童话镇居民们兴奋呐喊。

  而国王和王子冷汗连连:“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

  不等两人想出对策,一旁的舞台蹿出两名赤膊大汉,不由分说的将国王和王子拉走。

  在童话镇居民兴奋的视线中,国王和王子被分别塞进木桶里,而木桶上的绳子被绑到等候已久的马上。

  两匹马拉着满是钉子的木桶欢快的在北街来回奔跑,一众童话镇居民热烈的欢呼,欢呼声将木桶里国王和王子的惨叫彻底掩盖。

  台下有人在激动的讨论:

  “这是我见过最棒的露天戏剧了!”

  “是啊,没想到这个临时居民这么厉害,不仅反杀捕猎者,夺取对方的身份,还给我们上演了这么精彩的童话表演!”

  听到这话的方牧歌一惊。

  露天戏剧居然在童话钟响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吗?她反杀白裙子店主、进入《牧鹅姑娘》童话故事,在这些童话镇居民眼里,只是演了一出露天戏剧?

  想到这里,方牧歌偏头朝牧鹅姑娘看去。

  却见牧鹅姑娘朝着台下观众行了个谢幕礼,快速的从露天舞台退了出去。

  随后,又有一群新的人上到露天舞台,准备进行新的戏剧表演。

  见状,方牧歌急忙跟着行了个谢幕礼,快速离开舞台。

  下到舞台,方牧歌仔细打量了一下自身,发现她还是花店里那身白裙子装扮。

  “真厉害啊。”有人在方牧歌身后感叹。

  方牧歌回头一看,是野猪先生。

  “什么真厉害?”方牧歌伸手拧住野猪先生的大耳朵。

  “啊,疼疼……松手……松手……”野猪先生惨叫。

  闻言,方牧歌松开拧着猪耳朵的手。

  野猪先生急忙揉了揉被拧红的耳朵,抱怨到:“为什么我夸你,你还这么对我?”

  “嗯,仔细说说?”方牧歌颇感兴趣的说到。

  “你这么聪明还猜不到吗?”野猪先生斜眼看向方牧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