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我,自己给自己开挂

第56章:星夜醉酒

我,自己给自己开挂 木生淮南 2122 2021-05-02 00:41:01

  明宸强迫自己闭关,却静不下心来,老是想着徒弟的问题,思绪真是不得清净。

  早知道收个徒弟,要操心成这样,他就不收徒弟了,自己将人扔给师兄,也一样可以偿还救命因果。

  望着天边的月色,他难得感到几分孤寂,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崖边看去,发现向来自律徒弟竟然没有去修炼。

  于是,担忧过度的他,想都没想,神识直接朝白玉宫探去,却没有瞧见小徒弟的身影。

  在落雪峰四处查探,他发现小徒弟晃晃悠悠来到殿外,手里抱着一壶酒,醉得迷迷糊糊的,竟找不到会房间的路。

  明宸不由皱起了眉头,小千流身体不好,向来不接触这些东西,这壶烈酒是从哪里得到的。

  “师傅,你为什么不见我?”

  苏千流喝醉之时,没有往日的成熟懂事,直白地在紫宸殿外喊道。

  “醉鬼,赶紧进来吧!”

  明宸完全忘记这是个修真之人,分外担心她的身体,给她披上貂裘,把人拉进殿内,极其无奈地说。

  “师傅,我错了,你出来吧!”

  苏千流趴在明宸身上,脸上满是歉意,眼睛红彤彤的,似乎在外面哭过。

  “别哭,师傅在。”

  明宸说道,陷入沉默,心里却在思考,自己是否对弟子太过苛刻了。

  “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吧!”

  苏千流听到熟悉的声音,继续加大道歉的力度,躺在软塌之上,双手却不安分,拉着明宸不让他走。

  “好。”

  明宸给她盖好被子,听到这番道歉,心软得不行,立即原谅她了。

  “我太倒霉了,不过是抽取佛珠中的功德……就结出了菩提树影异象。”

  苏千流开始抱怨,碎碎叨叨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紫宸殿,脸上的怨气直冲云霄。

  “原来如此。”

  明宸对小徒弟毫无抗性,听到这件事情的真相,又为小徒弟心疼,实在没想到她承受了这么多压力。

  “我不喜欢练剑,可是师傅喜欢剑道,只能每天挥剑,做个刻苦剑修,没有任何成就感……”

  苏千流无所畏惧,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不知道明日醒来后,她会不会后悔。

  明宸听到这话,从开始的脸黑、中间的心疼、后面的愤怒,决定多给她加点任务,省得她没事胡思乱想。

  ……

  苏千流次日苏醒,发现自己躺在软塌上,又回忆起昨晚自己说过的话,瞬间想要社会性死亡。

  哎,还真是喝酒误事,下次不能喝酒了。

  “师傅,请喝茶。”

  苏千流特地泡了壶茶,端到师傅面前,希望他可以看在自己乖巧认错的份上,给出的惩罚不要太严重。

  “不错,就罚你去凡间历练三十年,好好磨磨身上的浮躁之气,明白什么是天道至公的道理。”

  明宸想到昨晚,小徒弟咒骂天道,觉得不能这样轻易放过,修道之人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不能失去敬畏之心。

  特别是对生养自己的天地,不能心怀怨气,不能觉得不公,任何命运都已经标好价码。

  修士既然享受了天地的偏爱,就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这就是世界能够长久存在的道理。

  “哦,好的。”

  苏千流有些走神,看着师傅坐在上面看玉简,那身姿挺拔的样子,像极了西北的小白杨,也不知道是哪位调教出来的。

  “安神,静心。”

  明宸看出弟子心不在焉,老盯着自己看,忍不住用手指戳她的额头,希望把她给戳醒。

  罢了,日后吃过亏,总会长进的,他在心里感叹,有些事情不能教,只能去悟,悟透了才是自己的。

  “师傅,我在听。”

  苏千流目不转睛地盯着,又竖起耳朵来听,向师傅表明自己真的认真,酒醉尚未完全清醒,思绪却还有些发散。

  “罢了,你先回去,明日在过来。”

  明宸看见小徒弟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便知晓是喝酒后的后遗症,只得挥手让人先回去。

  苏千流懒散地跑去练剑,基础剑法任旧那么标准,挥出剑招有气无力,完全不想剑修之剑。

  明宸看到她的剑法,有些后悔逼人练剑,这样软弱无力又漂移不定的剑法,绝对拿不出手,更别提去见人了。

  ……

  练完卷后,苏千流清醒许多,又不想动弹,便躺在软塌上,就这和煦的阳光,陷入浅眠之中。

  一张薄被盖在她身上,苏千流没有什么反应,任旧困在美好的梦想之中。

  阳光太暖,微风太柔,她就这样睡了一个下午。

  傍晚时分,她继续刻录阵盘,给自己出门历练,做些必要的准备,凡间灵气不足,却也有危险在。

  比如狐妖,比如邪修,一个喜欢祸国殃民,一个喜欢掠夺生命。

  像她这样的正义人士,肯定看不惯这些做法,会出面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然而人心的欲望沟壑难填,这种事情任旧会发生。

  明宸也在制作剑符,又催好友做个内甲,当做给徒弟出门历练的保障,师徒二人倒是想到一起去了。

  ……

  次日,明宸站在凉亭里,看着凉亭外跪着的小徒弟,心中又是不舍又是担忧,小孩子总要离开庇护,独自出门去闯荡嘛。

  “出门的东西带好了吗?”

  明宸认真地问道,脸上极其专注,不像送徒弟去历练,而像送徒弟去战场。

  “我都带了,这是给师傅做的莲茶。”

  苏千流拿出个玉盒,里面装着她精心制作的莲叶茶,有助于让修士平心静气。

  “这是剑符和内甲,内甲随身穿着,剑符贴在玉镯上。”

  明宸收过玉盒,拿出个储物袋,递给小徒弟,希望她在外面平安。

  “师傅,我会照顾自己,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苏千流强忍着心中的不舍,有些哽咽地说道,此去离山,三十多年,恐怕不能回来了。

  “我回的,你在外面要小心,不可心慈手软。”

  明宸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细细地对苏千流叮嘱道,声音比往日沉闷许多,肯定是昨晚准备剑符过度劳累了。

  “嗯,那徒儿走了。”

  苏千流向明宸叩首拜别,沿着那条长长的石道,离开了落雪峰,离开了剑宗山门,前往茫茫人世间,去选择自己的道途。

  明宸站在凉亭外,望着那个小小的身影,直到她完全消失,才回紫宸殿。

  落雪峰少了个身影,太过安静些,让明宸这个冰灵根修士都有点冷。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