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004九宫天火壁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玉笔难图 3366 2021-04-29 12:31:59

  一泓剑流兜头而来,所携威压迫使不解语本能躲避,身形方动,她便看到身后守着煞魔子的明月奴,两人皆毫无自保之力。

  “焱式,红月天章!”不解语马上运招抗衡剑流。

  红色兽灵腾身而起,冲向半空中的剑流,化解大部分杀劲之后便消逝无踪。

  “啊!”余劲入体,不解语身形一顿,内伤已添。

  “万鬼齐喑!”觑准墨家钜子分心之机,厘力胜央催动极招。

  “魔罗诛仙!”梁皇无忌默契配合。

  “止戈流,天誓!”墨家钜子手上钝剑忽然化出无数虚影,在他头顶盘旋一圈后冲向魔之左右手。

  “呃!”

  “啊!”

  梁皇无忌与厘力胜央双双受伤。

  墨家钜子心系爱徒,一击得手后并不恋战,飞身掠到昏死过去的青年身前。

  灵尊早就替两名青年查探过伤势,正抚须沉思。

  “虞儿!”墨家钜子伸手探向青年脉门。

  “令徒修为不足,被女魔火属功体重击,经脉受损严重,更为难缠的是,他本身的内力,无法遏制伤势恶化。若不想办法及时化消体内火劲,他将会经脉寸寸焦解而毙。”灵尊皱眉。

  一搭上青年脉门,墨家钜子便知灵尊所言不虚,他试着运动内力替青年化消伤势。

  “噗!”内劲甫一入体,青年立时又呕出一口鲜血。

  “有劳灵尊看护小徒。”言毕墨家钜子起身,提剑向不解语走去。

  “师妹,误尽苍生。”墨家钜子刚踏出一步,梁皇无忌忽然出声。言未落,厘力胜央便提刀攻向墨家钜子。

  墨家钜子的步调被打乱,只得与厘力胜央缠斗在一起。

  得到授意的不解语再次吹响骨笛,起奏便是熏神魔曲最高调误尽苍生。

  “啊!”魔音袭脑,梁皇无忌亦不能幸免。

  之前未被魔音所苦的泣幽冥此刻也抱头惨嚎,颠扑翻滚之际对着自己的头颅开始捏法施诀。

  “泣幽冥,忍耐!毁损听觉并不能阻止魔音侵袭!”察觉泣幽冥施展的并不是封闭五感的术法,勉力抵御魔音的灵尊出口喝止。

  “呃呃啊…”眼看泣幽冥根本没将话听进去,举起双手就要给自己喂招,灵尊忙一掌将他拍晕,却因为动用灵力而遭受更大的痛苦。

  “啊,呃啊…”

  “啊啊啊…”

  场中意识尚存之人魔,无不哀声切切,不分敌我胡乱砍杀,更有甚者,竟然挣扎着自戕而亡。

  魔乐荡荡,除了吹奏魔乐的不解语以及身后的明月奴,场中只余手持骨刀的厘力胜央不受其扰。

  “纳命授首来!”厘力胜央一刀劈下,无匹劲力汹涌而出。

  墨家钜子受魔音干扰,身法不稳,堪堪避过一刀,却无能反击,只拄剑稳住身形。

  “魔罗灭神,呀!”一击不成,厘力胜央再催强招。

  “呃…”墨家钜子闪退不及,首次受创。

  “钜子!”局势急转直下,灵尊勉力凝聚杀招向不解语攻去“无生灭明!喝!啊…”

  不解语腾身躲闪,口中魔乐仍吹奏不停。

  “无赦之风,禁断!”梁皇无忌施法挡下灵尊杀招,再受魔音噬魂“啊!”

  “止戈流…”墨家钜子左手勉力举起手中钝剑,右掌划上剑锋,以血祭剑。

  “走开!煞魔子哥哥!”稚嫩童声忽在修罗场中响起。

  不解语闻声望去,一名魔兵正对着明月奴举起弯刀。她方才腾身躲避灵尊攻击,离明月奴太远,来不及救援。

  低头望见脚边半片残刃,不解语一脚踢出,刀刃入体的钝声随之响起,却见那魔兵性命虽陨,一时却没死透,弯刀仍然朝着明月奴劈下。明月奴像是被吓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弯刀不知闪躲。

  “小鬼,快闪开!”千钧一发之时,不解语将骨笛从唇边拿开,提声猛喝,同时手上凝劲震飞那名魔兵。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替墨家钜子创造了良机,魔音甫断,他便趁势反攻“止戈流,日陨!”

  厘力胜央手中骨刀被震飞。

  “止戈流,天誓!”前招未尽,墨家钜子再催剑意,后招即起,朝着不解语攻去。

  “呃噗…”不解语来不及应对,被震伤后滚落在明月奴身边,口吐鲜血,骨笛也脱手摔出。

  “修罗之怒,喝!”厘力胜央追上骨刀,再催根基。

  “止戈流,破日!”

  “噗…”受墨家钜子全力一击,厘力胜央此番伤势沉重,一时无力再战。

  “小鬼,你真是吾辟邪一脉吗?怎能弱得如此不可思议!”眼见墨家钜子朝自己逼近,不解语面色不改地嘲笑明月奴,同时凭印象暗暗伸手去摸背后骨笛。

  “恶女人,你,你还好吗?”明月奴双手抓住她的衣摆,语气里终于显露出关切之意。

  “你觉得吾看起来,像是很好的样子吗?”不解语气闷道。

  “老夫有一法,可解阁下狼狈。”墨家钜子走到两人面前停下。

  “哦?是什么办法?老头子不妨说来听听。”不解语顺着话头拖延时间。

  “治愈小徒身上之伤,吾允诺不伤尔等性命。”墨家钜子的视线从不解语身上移开,继而掠过她身后的厘力胜央以及不远处的梁皇无忌,最终投在她身旁的明月奴身上。

  “呃!”厘力胜央拄刀欲起身,却被墨家钜子横剑一扫,再次仆倒。

  “妖神将,”梁皇无忌飞身凝招,攻向墨家钜子“风雷授命,咒术,追命!”

  不解语趁机扭头去找骨笛,却见满地尸身横陈,幸存者扔在苦苦挣扎,御音之笛一时不知落在何处。

  “止戈流,鬼破!”墨家钜子信手一剑,剑影冲破咒术后扑向梁皇无忌。

  “啊!”梁皇无忌也摔落在地。

  “大师兄!”不解语没找到骨笛,却听梁皇无忌受伤闷哼,只得转头去问墨家钜子“吾如何能信你,不是食言而肥之辈?”

  “情势如此,阁下只剩一个选择,那便是相信老夫。”墨家钜子的语气不容置疑。

  “你!”不解语气极。

  “恶女人,我听说人族的心思比策君更难测,你休要被他骗去!”明月奴伸手攀住不解语手臂。

  “哈,可是吾若不答应他,小鬼你可是会没命的,这样你也没意见吗?”不解语闻言笑道。

  “就算治好了人,他们也未必会放过我们。既然于情势没有助益,多拿一条性命总是少吃些亏。”明月奴神思清明。

  “哎呀,看不出来,小鬼还是个狠角色呢!”不解语细看幼童神色,颇觉意外。

  “哼!说到心狠手辣,吾怎么能跟你这个恶女人相提并论!”明月奴别过脸隐去表情。

  “诶,何必如此谦虚呢?吾有在想,平时总是无端惹你生厌,现在后悔可还来得及?”不解语继续嬉皮笑脸。

  “两位,闲话叙旧可待来日,小徒伤势拖延不起。”墨家钜子顿了顿,举剑刺在明月奴肩头“或者,两位正是在生死话别。”

  “住手!吾明明还未拒绝,你便要自行替令徒决定死路吗?”不解语见明月奴受了一剑却咬牙默不吭声,忙出声喝止。

  “抱歉,老夫向来没什么耐性,让阁下见笑了。”墨家钜子闻言抽回剑身。

  “恶女人,你不许答应!”明月奴脸色苍白,仆进不解语怀中。

  “情势如此,小鬼你还是闭嘴吧!”不解语说着运功给他止血。

  “你——”

  “…坎,震,巽…”明月奴还待再说,梁皇无忌忽然念起咒语。

  “拿好它,找机会回魔世!”厘力胜央一边将骨刀塞给不解语,一边以神识传音。

  “那你们?”不解语犹疑,同以神识与厘力胜央交流。

  “管好自己即可,身为魔之左右手,还轮不到你来担心!”交代完,厘力胜央便抓紧时间调息伤势。

  “…坤,离,乾…”

  “嗯~”魔族再动,墨家钜子抬头望向梁皇无忌头顶上空的咒印,抚须沉吟。

  “厘力胜央,魑鬼堵住通道了!”不解语转头望向魔世通道,十三万魑鬼大军还没有完全飞出通道。

  “所有魑鬼听令,马上让开通道出口!”厘力胜央闻言调动魑鬼,通道内再无魑鬼涌出。

  “想回魔世,阁下这是要食言而肥了?”虽不闻二魔之音,但察觉魑鬼动态,知道魔族意图,墨家钜子转身盯住不解语。

  “…兑,坤…”咒语仍在继续。

  “呀!”厘力胜央强撑伤势,提气掷向墨家钜子,要替梁皇无忌争取时间。

  墨家钜子闪身避过。

  “煞魔子哥哥,你怎样了?”明月奴帮着不解语将煞魔子扶起来。

  “麻烦!”厘力胜央皱眉,随即驱动两名魑鬼将煞魔子带进通道。

  “妖神将大人!”明月奴深感意外。

  “止戈流…”

  “还不走!”眼看墨家钜子举剑发招,明月奴还在怔怔发愣,厘力胜央提声断喝,同时欺身打断墨家钜子发招。

  “…离,九宫相应,天火燎原,喝—”

  “止戈流,陨日!”墨家钜子一剑将厘力胜央震飞,纵步再向不解语逼近“止戈流,鬼破!”

  “啊!”不解语再次受伤,却正好被这一击打入魔世通道。

  此时,九宫天火壁终于完成。然而局势与预期不同,梁皇无忌与墨家钜子同困壁内,厘力胜央被挡在壁外。

  梁皇无忌偏头看了一眼通道,对厘力胜央沉声喝道“妖神将,想办法留存实力,以图后谋!”

  “你—”厘力胜央只一顿,便趁灵尊不备一掌毁掉天诛之阵的阵眼,带领剩下魑鬼破界而去。

  “快追!”灵尊跟着下令。

  “你还剩下多少能为,可以拦阻老夫呢?”对着挡在身前的梁皇无忌,墨家钜子脚步不停。

  “一试便知。”梁皇无忌额上不停沁出汗珠。

  “喝!”墨家钜子提掌朝梁皇无忌攻去。

  “啊噗…”梁皇无忌被拍飞落地,重伤呕血,挣扎起身后却不出手反击,继续耗力撑持天火壁不散。

  “继续逞强,老夫不能保证你性命无虞。”墨家钜子语带威胁。

  “哼!”梁皇无忌不为所动。

  “当真以为老夫不敢杀你吗?”墨家钜子言罢,横剑向天“止戈流,真阵,十剑山河荡狼烟!”

  “呃…”昊光过后,九宫天火壁被破,梁皇无忌昏死过去。

  “钜子—”

  “劳烦灵尊看顾好此魔,毋让其逃脱,吾这便进入通道将那女魔带回。”灵尊正待开口,便被墨家钜子打断。

  “如此,有劳钜子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