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006南宫有恨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玉笔难图 2806 2021-05-01 20:55:54

  “哈哈哈哈哈…”南宫恨忽然仰天长笑“变强,只要成为强者,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怎样才能变强?”郭寻愁眉苦脸。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南宫恨的问题。”南宫恨再一次摇动羽扇“寻遍天下高手,并打败他们,这才是南宫恨的问题。”

  见对方如此肆意狂妄,郭寻又是羡慕又是难过:“可是变强需要时间,若是时不待我,又能如何?”

  “哼,弱者总是会想办法替自己找寻借口!”

  “我没有!”郭寻矢口否认。

  “今日,是他们第一次欺侮你吗?”南宫恨咄咄逼人。

  “不,不是。”郭寻再次否认。

  “那便是你给了他们第二次的机会!”

  “大,大侠,虽然我们的确有欺负过他几次,但,但那是因为他这个人寡廉鲜耻,出卖自己的未婚妻保命求荣,实在是个,是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我们,我们只是替天行道啊!”

  李用见南宫恨与郭寻说了许多,生怕他一时兴起要替郭寻出头,连忙抢先揭了郭寻的老底。

  “对对,替天行道,我们是在替天行道!”缓过来的陆放此刻也附和起来。

  “我没有真心想要出卖月儿,我怎么可能会出卖月儿?”

  “嗯~月儿又是谁?”南宫恨语气颇为不耐。

  “月儿她,她是我的未婚妻。”郭寻满脸苦涩。

  “呸!大侠你别听他胡说,月儿是村长的女儿,今日既与萧大侠成了亲,那便是萧大侠的妻子。郭寻,你这个懦夫,到现在还在肖想月儿!”李用斥道。

  “啰啰嗦嗦,讲重点!”南宫恨一声断喝。

  “大,大侠,我来讲,事情就是月儿与郭寻这厮已经定亲,却不知为何突然被幽幽门的门主看中,那幽幽门门主放话给村长,要村长将月儿嫁与他为妻,否则就要在丰元村大开杀戒。月儿当然是誓死不从,可郭寻为了保住自己的狗命,竟然劝月儿嫁给那个恶人,并且还要亲自送嫁!”赵贞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嗯~幽幽门…”南宫恨沉吟。

  “我不是真心要出卖月儿的!”郭寻固执地替自己申辩。

  “哈哈哈…”南宫恨看了郭寻一眼,向赵贞走近几步“幽幽门门主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村内?”

  “不,不是,他们都回灵山了。幽幽门来村里迎亲那日,萧大侠刚好经过我们村庄,出手打跑了幽幽门并救下月儿,月儿感念他的恩情,决定以身相许,今日便是他们成亲之日。”

  “嗯~这位萧大侠,可是值得一战的高手?”南宫恨语气兴奋。

  “当,当然是高手了,那一日,他单枪匹马就将幽幽门的人打得哭爹喊娘落荒而逃呢!”赵贞说得斩钉截铁。

  “哈哈哈哈…带吾去见他!”南宫恨又大笑起来。

  “这,大侠找萧大侠做什么?”赵贞有些迟疑“是要喝喜酒么?”

  “愚蠢!当然是要打败他!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

  “这—”

  “萧大侠,你,你来了!”就在赵贞语塞之际,李用看到丰元村今日的新郎官从村口赶过来。

  “谁人在丰元村生事?”人未到场,声已先至。

  “嗯~你就是吾要找的人?”南宫恨打量对方一眼。

  “你找我…”红衣的新郎官在看清南宫恨时顿住“你,你是,黑白郎君!方才阿野所说之人,竟然是你!”

  “哦?你认得吾?”南宫恨挑眉。

  “武林道上鼎鼎大名的黑白郎君,天下第一狂人南宫恨,身怀五绝神功威震天下,只要是在江湖走跳的人,谁能不识?”新郎官说着行礼“晚辈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

  “哈哈哈…既然认得南宫恨,自当明白吾的规矩,动手吧!”南宫恨收起羽扇。

  “且慢,南宫前辈,江湖传闻,前辈最爱挑战绝世高手,今日无缘无故,却为何要对晚辈区区出手?”新郎官不慌不忙地问道。

  “他说,你以一人之力挑翻整个幽幽门,是一名高手。”南宫恨看向赵贞。

  “这,我确实没说错啊!”赵贞不知所措。

  “前辈,幽幽门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赵兄弟一介乡野之民,如何能知晓真正的江湖高手是什么模样?”新郎官解释“那幽幽门虽然不堪一击,但在手无寸铁的乡民面前,惯能作威作福,有人替他们出手教训这班人,他们自是奉若神明。”

  “哦~是这样?”南宫恨确认道。

  “就是这样。况且行侠仗义才是吾辈该为之事,身怀绝技却用来逞强斗勇,未免,未免…”感受到南宫恨身上瞬间释放出来的威压,新郎官没有继续说下去。

  “哈哈哈…所以,你是要教南宫恨做人吗?”南宫恨扬眉怒目。

  “晚辈不敢。”新郎官连忙解释“只是晚辈觉得—”

  “闭嘴!絮絮叨叨,你让吾想起一个人,一个南宫恨非常讨厌的人。”见对方又要长篇大论,南宫恨出声喝止。

  “这—啊—”新郎官不得不住嘴。

  “萧大侠真是太过自谦了,打败幽幽门那一日,我明明看见你大发神威,连他们的首领都不得不跪地求饶。萧大侠,在我们心中,你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场中气氛已然十分尴尬,李用却又突然出声。

  “哈哈哈…你讲谁是天下第一?”南宫恨显然对这个称谓非常敏感。

  “这,李兄弟,你不知江湖深浅,千万莫要再胡言乱语!”新郎官慌忙对着李用使眼色。

  “嗯?你在做什么?是不屑与南宫恨一战吗?”新郎官的小动作不巧被南宫恨看见。

  “啊,没,不是…”

  “南宫恨不耐烦猜测你的心思,一招,给你一招的机会,彰显自己的实力。”南宫恨运招蓄势“或者,证明自己的无能。”

  “前辈!”新郎官大急。

  *******************************

  落支山附近的灵山上,幽幽门门主正在大口吃肉喝酒。

  “他奶奶的,本来这个时候,老子喝得该是喜酒才对,现在却坐在这里喝闷酒,亏大了,亏大了!”罗浮生说着狠狠从鸡腿上咬下一大口肉,压在腮帮子下使劲咀嚼。

  “这酒味又没变,大哥是在不爽什么?”与罗浮生不同,幽幽门二当家的脸上尽是陶然醉意。

  “放屁!闷酒怎有喜酒好喝?”罗浮生一拍桌案,将肉吞下才又开口“你自己不近女色也就罢了,可别把老子也当作和尚看!”

  “哎呀,我的意思是,大哥不是已经发信给南宫世家了吗?等南宫世家的人来了,大哥还怕做不成新郎官?”二当家笑道。

  “当年欠下本门主的人情,谁知道那南宫平还记不记得?或许记是记得,却翻脸不认账?”罗浮生说完又闷了一杯酒下去。

  “不记得也不打紧,那姓萧的狗崽子既然敢在丰元村落根,咱们自能找到对付他的机会!”见自家大哥神情郁郁,二当家耐心劝慰。

  “哼!等那王八蛋落在老子手上,哼哼…”不知想到了什么,罗浮生邪笑不止。

  “老大,老大…”忽有手下惊惶来到厅中行跪。

  “撞到鬼了吗!这样慌慌张张!”罗浮生的幻想被打断,语气不善。

  “不,不是,是,是…”

  “那就是你皮在痒了!”见手下结结巴巴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罗浮生起身一脚将人踹翻在地。

  “嗯~獐子,大哥踹得是你的腿,所以你脸上的伤是哪里来的?”幽幽门二当家眼尖,发现了异状。

  “二当家,事情是,是,是这样的…”跑得太急,獐子一口气没喘匀“我们,正,正准备用饭,却发现卤好的牛肉,突然都不见了!”

  “就在兄弟们感觉奇怪的时候,又发现酒窖遭了贼,老大最爱喝的美酒,都被,都被人偷去了!”

  “什么?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老子的酒窖?”罗浮生怒火顿生。

  “那三个人奇装异服,兄弟们,兄弟们没有见过。”獐子小心翼翼地回答。

  “还愣着干什么?人呢?给老子带过来,老子倒要看看是不是都瞎了眼,敢在老子头上动土!”罗浮生暴跳如雷。

  “唉,大哥,你看他脸上挂了彩,想必是没讨到好处。”二当家的语气里全是了然。

  “二当家说、说的没错,兄弟们,兄弟们拦不住他们,让他们逃走了。”

  “一群废物!”罗浮生听完再补一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