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007魔动,人动

金光御九界之青锋勘玄录 玉笔难图 3080 2021-05-06 20:58:29

  眼看南宫恨执意出手,自己再不应对便要亡于对方掌下,红衣青年仓惶间提劲相迎。

  “嗯?”甫一肢接,南宫恨便意外出声。

  “萧、萧大侠?”只一眨眼的功夫,李用看见新郎官已被震飞落地。

  “连区区五成功力都承受不住,你当真无趣。”南宫恨颇觉失望。

  “噗!”新郎官勉强支撑着立身未仆。

  “萧郎!你怎样了萧郎?”此时从村内奔出一名身着喜服的女子,冲到新郎官身边扶住他,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月儿!”见了女子,郭赵二人齐声呼唤,陆李二人看着她没有说话。

  “别担心,我没…”新郎官的话顿在喉咙里,他抬头望了一眼南宫恨又改口“我只是受了伤,养一阵子就会好。”

  “哎呦,月儿啊,今日里你是新娘子,怎么好在外面乱跑!”一名老者这时候也从村内赶出,身后跟着许多丰元村的村民。

  “啊,贤婿,你怎样了?”望见红衣青年嘴角的血迹,老人的声音慌张起来。

  “让岳父大人受惊了,小婿只是受了内伤,调养一阵子就会好,还请岳父大人毋要太过担忧。”红衣青年只得再出声安抚一次。

  新娘子早已将场中情形看得分明,清楚南宫恨是唯一的外来之人,于是出声质问“你是谁,为何要出手打伤我的夫君?”

  “萧大侠受伤了呢!”

  “是被这个坏人打伤的吗?”

  “啊!难道他是幽幽门的人?”

  “完了完了,连萧大侠都打不过他,现在该怎样办?”

  “哼!吾不是幽幽门的人。”村民们的议论声入耳,南宫恨不屑道“早知他如此不堪一击,南宫恨绝不可能出手。”

  “前辈,几位兄弟,与前辈之间,想必是误会一场,之前若是他们对前辈,多有冒犯,晚辈,斗胆,在此,替他们赔礼。”新郎官强撑着伤体说完,又躬身行了个大礼。

  “是我们冲撞了大侠,大侠您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

  “对对对,是我们有眼无珠!”

  “是啊大侠,您就不要跟我们计较了!”

  赵贞最先认错,陆李二人跟着附和赔礼。

  “哈哈哈…吾早已说了,杂碎,不值得南宫恨浪费时间。”南宫恨说完便欲转身。

  “既然有缘来到丰元村,今日又是晚辈大喜之日,前辈不如留下来喝杯喜酒再走。”新郎官客气挽留。

  “喝酒,无法让南宫恨快乐,别人的失败才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长笑声中,南宫恨提步离开。

  “三位兄台,你们还好吗?”扫了一眼模样最为狼狈的郭寻,新郎官问的却是另外三人。

  “啊没事没事,多谢萧大侠出面解围!”赵贞谢道。

  “不打紧不打紧…”陆放叠声宽慰。

  李用走了几步,将不停摆手的陆放扶起来。

  “那就好。”新郎官说着分出一些身上的重量给自己的新娘。

  “你—”新娘抬头,却看见自己的夫君对自己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没事了,大家啊,我们回去吧!”村长见风波平息,提醒村民道“小婿受伤在身,我们今天就别闹他了,让他好好休息养伤!”

  “应该啦应该啦…”

  “当然啦当然啦,身体要紧嘛…”

  “对对对,以后我们丰元村还要指望萧大侠保护呢!”

  ……

  “月儿!”眼见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往村里走,被村民当做空气的郭寻再次出声呼唤,新娘子却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

  大大小小的峰峦在夜空下稳稳矗立,攀叠着绵延到远处。青色山影层层晕开,在夜色下模糊成一片,只一处山头因为挽着皓月,所以峰峦走势纤毫毕现。细看去,还能发现其上有一道人形剪影,那个人的衣裳正被山风吹得猎猎飞扬。

  厘力胜央平视远方,脸上看不出表情。

  “启禀妖神将,晚间有三名兵员离开守地,到现在仍未归队。”一名魔将来到山头。

  “是谁放他们离开?”厘力胜央转身。

  “属下有告诫他们,不可随意离开阵地。但,被他们拒绝了。”

  “治下无方,还敢来向吾报告,吾是该赞叹你的诚实,还是该钦佩你的愚蠢?”厘力胜央周身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

  被训斥的魔将却不为所动:“此次出征人世的士兵,分别由妖邪二神将与天禄大人统领。那三名士兵中,有一名是隶属天禄大人的高级将领,属下无权约束他,所以,也无能约束另外两名普通士兵。”

  “哼!又是她,天禄不解语。”厘力胜央不知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吾记得,你是梁皇无忌的手下。”

  “是,属下是邪神将麾下,煞魔子将军的参将。”魔将承认。

  “你的名字。”

  “叔凉鬼笑。”

  “叔凉鬼笑,从现在开始,吾赋予你统合三队人马的权力,而你,只需听吾号令。”厘力胜央说着解下腰间令牌。

  “是!”叔凉鬼笑接过令牌,转身离开。

  “妖神将大人,若是那三名兵员回来,该如何处置?”走了几步,叔凉鬼笑忽然停下。

  “这问题,问得多余。”厘力胜央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

  “是属下多问。”叔凉鬼笑却似已经得到答案。

  叔凉鬼笑退下后,山头上便又只剩下厘力胜央,他转过身负手而立,抬头望向天心明月。

  一只飞鸟扑棱着翅膀在皎月上留下剪影,很快便掠向远方。

  **********

  “人世的月亮,虽然比不上魔世的红月与蓝月绚丽,但是看久了,也很有一种清冷的美丽呢!”

  长时间飞行后,鸟儿向地面的一处密林滑落,正准备投林,却被一道声音惊动复起。

  “不过看不到三月并升的景象,总是在提醒吾背井离乡的事实。喂,紫储,你说是不是呢?”惊走飞鸟的声音又在密林深处响起。

  从高空鸟瞰,密林深处有堆吐着烈焰的篝火,一玄一紫两道身影正围着篝火相对而坐。

  “我并没有这种感觉。”紫衣丽人神色淡淡。

  “啊,吾又忘记你是在人世出生这件事情了。”玄衣少年一拍脑袋“你都没见过魔世,当然不会有这种感觉!”

  “一千年了耶,我都已经一千七百岁了,你如今也有三百岁了呢!喂喂,紫储,吾看起来是不是已经很老了?”被篝火照亮面容的十七八岁的少年口吐诡异之语。

  “是。”紫衣丽人毫不客气。

  “啊!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有这么老吗?”少年抱头哀嚎,动作浮夸又滑稽。

  见紫衣丽人不为所动,少年收敛了玩闹的心思,一本正经地反驳道:“人家哪里老了?吾明明还这么少年!”

  “虽然吾已经活了一千七百年,但是参照我们赑屃的寿元,吾在人世的年龄才十七呢!”玄衣少年掰着指头算道“按照这种算法,紫储你已经快三十岁了,可是比我要老得多!”

  玄衣少年说完一脸神气,挑衅似的望向紫衣丽人。

  “是,我比你老。”紫衣丽人面上没有半丝愠色,语气也十分敷衍。

  “哼!真没意思!紫储,吾感觉,自你嫁人后,就变得一点也不可爱了。记得以前,吾若是说你比我老,你能跟我争上几天几夜呢!”玄衣少年撇嘴。

  “如你所言,一个三十岁的人跟一个十七岁的人,争论谁比较老的问题,这有意义吗?”紫衣丽人说着转了话头“霸下,我们就别说这了。你说,那枚焰火是父亲的旧部在召唤他,这是真的吗?”

  “当然啊,一千五百年前,修罗国度的帝尊昆魔,为了完成一统魔世的霸业,不惜花费巨大代价,要培养出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

  “花了五百年时间,经过无数次战场厮杀,好不容易手握赤玄金蓝白青紫七大军势,昆魔原本以为魔世一统在即。”

  “却料不到,从未展露过野心的元邪皇异军突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统合了魔世三大势力,继而进攻人界。”

  “而修罗国度的七大军势当中,以紫之军势战力最强,被元邪皇选中作为进攻人世的先锋。”

  “你的父亲紫储惊雷,便是紫之军势当时的首领。”

  “这些我都知道,你已经说过很多次。”听完玄衣少年的话,紫衣丽人并不意外“我的意思,你能确定施放那枚焰火的,是父亲的旧部?毕竟已经过去千年,魔族虽比人族长寿,却也不是个个如你一般,能够拥有上万年的寿元。”

  “这嘛,哎呀,反正我们不就是要去证实的吗?想再多都不如看一眼来得实在。”

  “你说的对,那我们就快点动身!”紫衣丽人话音方落,人已不在原地。

  “喂喂喂,紫储,你不知道吾最怕赶路吗?我还没歇够呢!”

  见对方没有回应,玄衣少年起身去追,口里同时嘟囔不停“你不是有更重要的人需要担心?怎么突然对魔世的事情这么上心了?”

  二人留下的篝火堆里,兀自噼啪作响的,是木柴燃烧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这种声音忽然被一段诗号盖过:“学海无边界,唯有吾万能。广读文武典,不识三字经。今生恨三字,又恼丑孔明。情深恨未绝,痴爱毒美人。”

  诗号声毕,从密林的树影里转出一条身影。篝火的光亮照在他的左颊上,驱不散读书人的阴柔气质。

  来人摇动羽扇“紫储秀扬,该是你让位的时候了,哈哈哈…”

  癫笑声中,那人将视线转向之前二人奔赴的方向,赫然露出半张恐怖骇人的右脸。

  

玉笔难图

时间线太乱了,将就着整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