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铁骑之梦

第五章 长枪染血

铁骑之梦 逐鹿山 2084 2021-05-05 20:59:50

  天亮了,数不清的青国士兵在城外严阵以待,最前排的士兵扛着纵云梯,只等一声令下就冲向城墙。

  墙头上的士兵手持弓箭,身后背着一桶箭矢,他们站成一排,神色不动,眼睛直勾勾看着墙下的士兵,只等上头的命令就可以立马放箭。

  泗水的守军在多次的防守中损失惨重,很多有经验的老兵战死了。

  范顾五千人将临危受命,在柳斌大将军的命令下,接待战死的将军,坐镇南门。

  他带来的一万人和南门六千守军合在一起,在他的指挥下镇守南门。

  “咚咚咚!”

  青国的士兵敲响进攻的信号,泗水第四天的保卫战开始!

  青国的士兵呐喊声震天动地,肩扛着纵云梯,手拿着盾牌保护自己。

  数十支扛着纵云梯的士兵直奔墙脚下,身后尾随的是数不清的士兵。

  “千人将可以放箭了吗?”一位士兵问道。

  青国的士兵速度很快,尽管他们是依赖着脚程,他们不留余力地直冲,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护送纵云梯到墙脚下,给身后的战友上墙头。

  南门的千人将摇头,拒接道,“还不是时候,敌人还太远了。”

  三百步之外,两百步之外。

  千人将心中默默数着敌军的距离,他是范顾麾下的千人将,跟随他多年,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一百五十步。

  “搭弦!”

  在千人将的命令下,士兵熟练地从身后的箭筒中拿出一根箭矢,搭在弓上。

  一百二十步。

  “拉弓!”

  士兵遵从命令,将手中的弓拉到圆满,箭头遥指敌军。

  一百步。

  “敌军在射程中,放箭!”

  千人将一声令下,士兵没有丝毫的犹豫,咻咻咻,箭矢划破长空,垂直落在敌军的头上。

  万箭齐发,箭矢像是大雨落在敌军的头顶上,箭雨是致命的,躲过这一支箭,却躲不过下一支箭。

  “啊!”

  墙下中箭的士兵发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哪怕他们拿着盾牌,有些箭矢以刁钻的角度射中他们。

  千人将在墙头看着这一幕的惨状,他的心中没有半点的怜悯,嘴唇一动,无数的箭矢从墙头上射出,对准墙下的士兵。

  “再射!”

  城墙下的几十支队伍剩下十几队,他们有些负伤,依旧扛着纵云梯直奔城脚下。

  挨过好几波箭雨后,有一支队伍成功抵达城墙下,他们将纵云梯迅速搭起,身后的战友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爬上纵云梯。

  千人将见证,面色不改,下令道,“第二队用石头和滚木伺候敌军!”

  第二队和弓箭手的第一队进行互换,他们扛着巨大的石头和滚木瞄准方向后,往下面抛去。

  纵云梯上的士兵察觉到身边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抬头一看竟然是一块大石头,嘣的一声,巨石狠狠击中他。

  他的脑浆溅出,身子无力地从纵云梯上倒下去,伴随着巨石砸向他的战友。

  “立起盾牌!”

  眼见巨石和滚木降落,随着一位士兵的呐喊,其他的士兵才反应过来,形成一个小小的保护罩。

  没有反应过来的士兵,不幸给巨石砸死,或者压着双腿,动弹不得。

  他们趴在地上哭喊着,让他们的战友救他们,不管他们的声音再大,他们的战友是听不见的。

  战场上,士兵的任务是杀人,不是救人。

  听着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李淮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他是后备队伍,这支队伍是由傅准百人将带领的百人队伍。

  大部分是新兵组成,战斗力不强,也没有上过战场,负责支援墙头上的士兵。

  “紧张吗?”燕武问道,李淮的一举一动他看在眼里。

  “嗯。”李淮回应道。

  “有敌人上来,将他们捅下去,记得我说过,对敌人千万不要仁慈。”燕武神色凝重地劝解道。

  不只是南门,其他三个方向的城门也遭受到了攻击,战况同样惨烈,青国的士兵想要通过纵云梯爬上墙头。

  好在除了范顾带来的一万人的军队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前往支援,泗水现在的兵力有多达六万人之多。

  南门的一座高大的阁楼,最高层可以看到全部的格局,敌方和我方的一切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范顾站在护栏边,他身后是他的护卫队,他看着青国的士兵就快要登上墙头,神色凝重。

  身后的叶天双手抱胸,叶天俯视着战场,说道,“那些新兵没有经过训练,也不懂得和其他人磨合,直接给你丢上去战场,未免太可伶了。”

  “要你说怎么办,南门原本的六千守军大部分负伤,受轻伤的士兵心疲力惫,战斗力大大下滑,我是逼不得已才给他们立马上战场的,可能这次是他们的磨炼,活下来的比接受十次修炼都有效。”

  范顾在军中混了差不多十年了,见惯生死,至于良心,早就拿去喂狗了。

  有良心的将领在战场上是不会有大作为,反而是那些狼心狗肺的是才能立功,这是军中一些深知这些道理的老兵说的。

  范顾问道,“你比我前一天到这里,你觉得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同?”

  望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叶天说道,“一个字,惨。”

  他接着说道,“青国的士兵骁勇善战,不怕死,他们一上墙头,我们的士兵没有在第一时间击杀他们,他们很快就占据一个小地方给身后的士兵有一个落脚之处,我们的士兵要以大代价才能击退他们。”

  “白齐麾下的士兵不简单,不知道这些新兵撑得住吗?”范顾喃喃道。

  人屠白齐可以位列三天将,能够让他有卓越的战绩,除了他那噬血的性格,他训练军队的方法很有一套,培养出来的士兵就像是给他洗过脑一样,听他的命令,还悍不怕死。

  南门墙头,越来越多的士兵避过巨石和滚木的袭击,跃上墙头,面色狰狞,眼睛血红。

  “新兵不要怕,捅下去!”

  不知道哪里传来这样一道声音,在墙头上看到敌兵跃上墙头有些发愣,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将手臂一伸,将长枪捅出去。

  其他的新兵下意识的也捅出去,无数大窟窿在那位敌兵的身上,血液浸湿地面,那位敌兵倒下去,从墙头上摔了下去。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