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02 姑爷不行

娇嗔 欲妆 2107 2021-05-16 00:46:42

  甄舒没想到宋鹤竟然是这么说的,她还以为……

  想到是自己误会了宋鹤,甄舒心下生出几分愧疚,赏了魏全,打发他走了。

  是夜,甄舒难得的亲自下厨,给宋鹤炖了一罐香香浓浓的鸡汤送去书房。

  听见脚步声,正在伏案疾书的宋鹤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神色微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是有什么事?”

  他声音淡淡,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温柔,只是更多的却是明面上的疏远和客气。

  冷眸里闪跃着烛光,凭空多了几分暖意,甄舒抿了抿唇,有些局促的笑了笑,不似前几次那样自在肆意,似乎有些心虚。

  因是在自己家里,这会儿书房里也没有什么人,甄舒穿着舒服宽松的杭绸藕粉色素面裙子,头发简单的束在脑后,鬓边几缕碎发让她看上去慵懒而随意,或许是刚从厨房里出来,此时额上沁着几颗汗珠儿,宋鹤轻咳两声,飞快的收回目光。

  “见你熬灯读书辛苦…喝点鸡汤暖暖身子。”

  她放下鸡汤,不再停留,转身小跑着往外去。

  看见少女走的太急而飞起的青丝,宋鹤失笑。

  良久才回过神来,只是再看书却有些心不在焉了,她似乎…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看着书案旁冒着热气的鸡汤,宋鹤平静无波的心湖第一次漾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仿佛春夜乍寒也淡去几分。

  盐林城地处江南,盐商云集之地,河流四通八达,繁华之地百姓也富裕,甄氏钱庄都开遍了大江南北,是实打实的盐林首富。

  甄家不缺银子也不缺儿子,就缺女儿,这甄夫人李氏一连生了三个儿子,才好不容易得了个女儿,老两口真真儿是把小丫头捧在手心里宠着。

  甄家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全是嫡出,甄老爷不仅宠爱妻子,还是个女儿奴,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捧到女儿面前来。

  甄舒不像别的姑娘一样被拘在深闺,她自幼就满大街的游逛,逛腻了盐林城的绸缎庄脂粉铺,又开始逛戏园子青楼子,简直比纨绔还纨绔!

  可甄老爷舍不得骂一句,只能铁青着老脸继续宠着,只要这丫头不闹事儿,就是逛逛园子看看俊娘俏哥儿算什么事儿。

  那些个有断袖之癖的男子尚且没有人敢说什么,谁敢说他闺女?!

  有了甄老爷的睁只眼闭只眼,又有三个大哥宠着,甄舒更是肆无忌惮,尤其是三哥甄钰,更是带着妹妹做纨绔。

  甄舒还曾在美人坊一掷千金!

  大哥甄崇把甄钰吊起来打了两次,也没能把这个弟弟拉回正道,气的甄崇倒仰。

  二哥甄慧是个一心向佛的,每每看见也只能双手合十念着什么大慈悲大自在的……

  不过甄舒真不是去做不正经的事,她是有自己的目的,她不说也是怕麻烦。

  甄钰倒是知道自家妹妹是去做什么的,他妹可不是传言中那么不争气的,只是答应了甄舒要保守秘密,甄钰倒也真没有四处嚷嚷。

  每次听闻有人嚼甄舒的舌根,甄钰都气上前扭打,把人给揍成个猪头才罢休,可却难挡悠悠众口啊!

  如此一来,甄舒的名声却是越传越不堪。

  甄舒是无所谓,可盐林人谁不知道那个被宠坏了的甄家四娘子?

  甄舒婚事……危矣!

  当事人不着急,可甄老爷急的成宿成宿睡不着,眼看女儿都要及笄了,别说上门求娶的,就是个媒婆影子也没有,他闺女怎么也不能落于人后让人说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啊。

  于是乎,盐林城的穷苦才子就入了甄老爷的眼。

  宋鹤,字甫之,少年秀才,举业有望,就是……穷。

  不过这宋家家中人口简单,只有个小妹。父母双亡,他闺女嫁过去也就不用受公婆的闲气了,有他甄家相助,往后女婿仕途昌达,他日给舒儿谋个诰命也不是不可能啊!倒也不委屈。

  左右他甄佑财不缺银子啊,甄父暗戳戳的把人给定了下来。

  若是宋鹤有个殷实体面的家势,他定然也不愿意娶这个个妻子啊,可眼看小妹再两年也要及笄了,没有母亲庇护,很多事他多有不便,屋里还得有个女子来照应。

  来说亲的媒婆倒是不少,可那些人连甄家四娘子都不如,宋鹤也没了心思。

  不过,这甄家四娘子传闻十分不堪,甚至有传闻说她在外养了好几个小白脸,但如此一来,想必就是娶进门了也不会来缠着他,还能替他挡了那些乱七八糟不入流的求亲之人,这么一合计,宋鹤就答应了。

  当时甄舒知晓此事时,已经距婚期只有一个月了。

  她美眸圆瞪,半晌方回过神来,叹道:“哪个倒霉蛋,莫非是让阿爹拿银子砸傻了?”

  只是甄舒没想到,这个倒霉蛋只有满肚子的诗书,竟是个不为美色所动的榆木疙瘩!

  原本都做好准备体验体验相夫教子的甄舒盘算落了空,不过好在两人相敬如宾也还算和睦,小妹也乖巧听话,没有什么糟心事。

  *

  三月十二,甄家回门酒。

  盐林长安街甄宅,门口黑压压的一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实则全是甄家的小厮仆妇,甄家上上下下全都围了出来在门前候着了。

  甄父甄母是没耐心在屋里等,索性出来看看,爹娘都出来了,三个好大儿也只能跟着了。

  这一下子,甄家几乎悉数出动,那阵势真是不可小视。

  好不容易等到宋家马车到了,甄母拉着女儿上上下下的一通打量,柳眉就是一蹙,画着花钿的眉心也不由皱了起来。

  甄母李氏是个十分圆润的妇人,典型的贵妇人长相,常年管家,练就了一瞪眼就吓人不浅的功夫,把甄府管的是井井有条。

  察觉到丈母娘的视线,宋鹤轻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

  李氏暗戳戳的瞪了女儿一眼,再看向女婿的时候,脸上又挂了几分笑意。

  甄舒不明所以,看向一旁的三个哥哥,疑惑的偏头挤眉弄眼。

  甄钰正要说话,大哥甄崇就神色一肃,吓得甄钰只好把话咽了回去。

  甄父引着女婿进了门,笑说宋鹤今日穿的素净,“是不是舒儿不懂事啊?”

  这话宋鹤再傻也不会顺着说啊,忙满眼温柔的看了挽着甄母手臂的甄舒一眼,笑着摇头:“没有,舒儿很体贴,岳丈多虑了,是小婿穿惯了素色,不喜张扬之色。”

  “好,素色好啊,素色……”

  甄佑财眼珠儿瞪向三个儿子,示意快救场。

  甄慧拨着佛珠避开甄父目光,甄钰是名副其实的酒囊饭袋,哪里知道怎么奉承,还是甄崇开口了:“素色沉静,不张扬,只是藏拙是好,却也不必处处谨守。”

  闻言,甄佑财附和颔首。

  甄崇身上透着股书卷气,从不因自己是甄氏钱庄的大少爷而自恃傲慢,认识他的人对他印象都不错。

  宋鹤也不由露出几分敬重的神色,谦恭一笑,“多谢大舅兄提点。”

  只是那句“舒儿”让甄舒心尖儿一紧,说不出的滋味。

  等敬了茶,甄母就拉着甄舒让出了前厅给几个大老爷们说话,借口带着甄舒去看望有孕在身的大儿媳妇就离开了前厅。

  大嫂魏氏是盐商之女,出身商贾却自幼读书,不但没有沾染市侩俗气,反倒养出了几分书香门第的高雅通透,很受甄家上下的喜欢。

  甄崇十八岁方才成亲,那时魏氏年方十五,许是年纪小了些,进门三年方才有孕,如今适才四月有余,甄母担心得不行,免了早晚请安,只叫在屋里好生养着,就是今日甄舒回门,也没有去惊动她。

  甄舒觉得方才自己一回来娘的脸色就不对,心知她这是有话要说。

  果然,甄母走着走着,就拉着甄舒去了一旁的凉亭。

  院中春光正好,景致秀丽,花园游廊下的石缸旁,扎着双环髻的小丫鬟抱着鱼饵正弯腰喂鱼,春风拂面,罗裙翩跹,别有几分动人。

  甄母散了人,脸色就是一沉,上上下下的又把女儿打量了一边,看的甄舒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拉长声音喊着:“娘,你做什么呢?”

  甄母气鼓鼓的坐了下来,她白高兴了一场,原以为姑娘嫁了人就能过上寻常平静日子,没想到……“你老实说,姑爷是不是不行?”

  

欲妆

给宋大鸟开了个开头红(笑哭????)   您就高冷着吧,看看哪天这朵高岭之花求着人家摘~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