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娇嗔

欲妆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5-15上架
  • 4897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001 喜事

娇嗔 欲妆 2058 2021-05-15 04:14:37

  罗帐灯昏,帐中人对坐。

  甄舒已经累了一日了,钗环卸尽,这才轻快了几分。

  此时宾客散尽,郎君归来,却是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满目红锦,龙凤烛摇曳生辉,帐中红暖,异香扑鼻。

  “郎君该安置了……”甄舒面色微红,两腮泛红,犹如春来枝头最嫩的那抹娇蕊,娇羞动人的模样若是寻常男子见了,怕是把持不住。

  可眼前这个不是什么寻常男子,而是个不解风情的书呆子。

  从他进门到现在,两个人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句!甄舒身上着实乏得紧想歇了,却也还记得知事嬷嬷说的矜持,今日是大喜日子,还得给郎君留几分薄面才好。

  可对面那人始终端坐着,颇有几分坐怀不乱柳下惠的姿态,让甄舒不禁傻眼,这人知道今儿什么日子吗?

  想到宋鹤家贫,甄舒面色一红,莫非是他…尚不知事?有条件的人家在哥儿到了年纪,就会请人教他男女之事,有利将来开枝散叶,繁衍子嗣。

  看宋鹤这样子,似乎还没开窍。

  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这般想着,目光就不由落在那书生略有些单薄的腰间,眸光渐渐往下……

  “你先安置,我还有些书要读。”

  终是宋鹤先坐不住了,转身下榻,逃也似的躲出外间。

  帐帘微动,甄舒探头,见人走没影了,心下却是莫名一松。

  宋鹤一直走出了寝屋,被春夜微凉的夜风一吹,这才稍稍神思清明了几分。

  看着对岸明明灭灭的灯火,宋鹤心绪难平。

  方才那屋中旖旎春光,险些叫他没能把持住,他推开门,站到外面的临江绣廊上,俯视着下面泛着银光的河面。

  他不会碰她,至少在她真正了解自己之前。

  很显然,她和自己也不过见了寥寥数面,远谈不上了解,他们之间,也不过是多了夫妻名分的生人。

  弦月挂墨空,春尚浅。

  在外面站了不知多久,宋鹤再回去的时候,甄舒已经面朝榻内酣睡过去。

  清浅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在提醒他,这女子往后就是他的枕边人了,他不禁生出种异样的情绪,俯身借着淡淡烛光,不动声色的打量起枕边的甄舒。

  她是典型江南女子的长相,婉丽柔美的娟容,小小的嘴儿,挺翘的鼻,鹅蛋脸蛋儿上,带带着几分少女的青涩,左眼下有颗小小泪痣,不但不减她半分美貌,还平添几分娇媚。

  此时她闭眸酣睡,长长的睫毛微颤着,乌黑的发仿如泼墨般淌在艳红如火的枕畔。

  心口有一瞬间的悸动,很快又消失,宋鹤深吸一口气,却夹杂着女子身上的淡淡的花露芳香,似蔷薇又有些像玫瑰,很淡很好闻的味道。

  外面传来三更天的梆子声,宋鹤扯过一点被角,离着甄舒两拳的距离合衣躺下,动也不敢动一下。

  一夜无梦,清晨被屋外的喜鹊高鸣闹醒,甄舒揉了揉眼,今日是成亲的第一日,按盐林习俗,她得亲自给夫君熬粥。

  不过甄舒不用,她有侍女,大家闺秀都有贴身侍女代劳,她只用做做样子等做好端给自家郎君就好了。

  见屋里没人,甄舒赤脚下床,噔噔噔的踏着木地板跑到小花窗旁,“嗨,小喜鹊,你是来贺我新婚的吗?”

  那喜鹊竟然不怕人,飞到了甄舒的香肩上转了两圈,又才飞上窗棂,忽的身后门吱呀一响,那喜鹊惊慌地扑棱翅膀飞走了。

  甄舒回头,就看见一身青衫的宋鹤走了进来。

  他虽瘦,却颇为高大,身形修长,一身青衣衬得他人如青竹,挺拔有力。

  只见他一手握着一卷书,一手负在身后,逆着光走了进来,身影被日影拉长,落在甄舒的身上。

  那一瞬间,他通身似是被镀了一层金箔似的,耀眼至极,让甄舒有一瞬间的失神。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模样生的极好,眉目清朗,薄唇高鼻…甄舒有些不争气的想,宋鹤长得竟然比她三个哥哥都更好看,她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只一瞬,她登时面色泛红,有些慌张的把目光从男人身上挪开。

  只是她的这点小动作却没逃过宋鹤的眼睛,他面色微沉,想到那些关于甄舒的不堪传闻,心绪复杂。

  她以为他是那些秦楼楚馆里的小倌儿吗?

  不知为何心里会冒出这么个念头,宋鹤心里有些发酸,很不是个滋味。

  “收拾一下,待会儿还要去接小妹过来。”

  甄舒闻言面色一滞,旋即回过神来,她差点忘了,宋鹤还有个亲妹妹尚在宋家那陈旧不堪的小楼里。

  “好。”

  甄舒笑着颔首,眸子弯弯,月牙似的。

  那妍丽的笑颜让宋鹤呆了呆,他没再说什么,气氛再度陷入尴尬。

  这时候,云雀敲门送粥上来了。

  宋家小妹年方十二,名叫宋明灿,比她哥哥小五岁。

  宋父宋母早逝,宋鹤十一岁开始就独自拉扯年幼的小妹,小妹的名字都是宋鹤亲自取的,兄妹两感情亲厚,宋家小妹也是个懂事守礼的,甄舒颇为喜欢。

  她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百灵和杜鹃在自己的嫁妆里找了些东西送给小妹,把二楼分给小妹做闺房,把一切都收拾的妥妥帖帖。

  宋鹤在一楼的书房读书,书房就在前院,出入方便,院子里种着各种竹子,高大的南竹下秀气的金丝竹依偎着,风来影动,颇有几分幽深之意,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这是甄父千挑万选的好地方,为了顾及姑爷的颜面,没敢挑太大的宅子,加上甄舒命中缺水,方士说要近水而居,就特地找个这么个绣楼,还买了旁边的几处民房来造景,可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想到甄家待他的好,宋鹤胸臆间长长叹出一口气,再见甄舒的时候,神色也温柔许多。

  相较于长兄的不咸不淡,小妹宋明灿对自己这个嫂嫂可算是喜欢得紧。

  围着甄舒一个劲儿的拍马屁:“嫂嫂真好看!我的嫂嫂是全盐林最好看的。”

  甄舒一个高兴,又忍不住翻出自己的好东西送给宋明灿。

  姑嫂两个其乐融融,倒是让宋宅气氛和睦了许多,仆妇们也松了一口气,完全打消了怕姑爷因小姐的名声不好而慢待的忧虑。

  谁知宋鹤知道后小妹拿了甄舒东西后很不高兴,叫了小妹去书房一趟,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之后小妹就把东西都还回来了,说什么也不肯要。

  这下,饶是甄舒泥人性子,也不禁有了几分火气,她是哪里得罪了他,要这样给她难堪?

  这婚事不是你情我愿的吗,怎么弄得像是她委屈了他宋鹤一样?!

  她甄氏钱庄四小姐嫁给一个穷书生,还委屈他了?想到方才小妹怯懦的神情,甄舒越想越压不住火气了。

  她是名声不好,可答应她爹之前他难道就不知情吗,再说了,若非她名声不好,哪里轮得到他宋鹤来娶!

  甄舒是越想越气,小脸儿都鼓了起来,一张上好的手帕也被揪成了麻花状。

  可想到明日就要三朝回门,有些事还是压压吧,否则若是让她爹看出端倪来,只怕不肯善了,索性只叫了在书房服侍的小厮魏全过来问话。

  魏全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厮,也是甄家挑选过来的人,一听自家小姐问话,立刻把书房里宋鹤说了什么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甄舒。

  “郎君说,明灿娘子阿谀奉承,贪图娘子的好东西,实属不该,若是再发现,就……就把明灿娘子送回老宅子去。”

  

欲妆

新书开坑~花猪的坑放心蹲啦~娇嗔新书还是甜宠哟,这本比较偏日常甜蜜一点吖,平时看有养肝明目顺气之效,放心食用,休闲首选,希望饱贝们能多多支持~么么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