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03 帮腔

娇嗔 欲妆 2046 2021-05-17 23:47:18

  甄舒是谁,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家娘说的是什么…不行了。

  登时面上一红,垂眸嗔道:“娘,你……你瞎说什么呢?”

  知女莫如母,自家闺女什么性子她这个当娘的会不知道,竟然是这幅表情,看样子她猜测的没错了。

  甄母轻叹一声,劝道:“你也别瞒我,可别学着那些迂腐人,讳疾忌医可不行,你放心娘会帮你想法子的。”

  甄舒本想替宋鹤解释几句的,可这话如何说出口,最后…解释的话又咽了回去。

  解释什么,洞房花烛夜都落荒而逃,说不定还真是有隐疾呢?念头一起,甄舒不由一愣,自己这样是不是非君子所为啊?

  那边,正在和甄父说话的宋鹤面上保持着谦卑温和的笑,却觉得耳朵有些发烫。

  甄崇心思细腻,以为是他热着了,低声吩咐了丫鬟把厅堂里的窗户格栅都敞开,放了凉风进来。

  “甫之啊,明年的秋闱准备的如何了?有什么缺的尽管说,如今咱们都是一家人,万万不要客套。”

  听甄佑财说起自己的学业,宋鹤点点头,感激的看了甄父一眼:“多谢岳父大人,小婿现在什么也不缺。”

  甄佑财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瑾瑜四月就要去洛城书院,你现在可有什么打算?”

  瑾瑜是甄崇的字,甄崇明年也要下考场,甄佑财的意思是,两人若是都去洛城书院,一是有个照应,而是有甄崇在,也能免得宋鹤“分心”。

  要知道,宋鹤在童生试名居案首,只是这越香的饽饽就越让人惦记,如今女婿为了学业,不得不长期和女儿分居两地,若是让他一人在外,他可不放心。

  宋鹤自然也听出了言外之意,只是他并不打算去洛城书院,想了想,他客气的拱了拱手,开口道:“岳丈,小婿的老师写了推荐信,打算让我去鹿鸣书院一试,小婿怕是不能和大舅兄一道了。”

  那边甄舒跟着母亲去看魏氏去了,魏氏正在院子里踱步,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正和扶着她的丫鬟笑说着什么。

  今日晴光好,暖风拂面,魏氏心情很不错。

  听说甄舒和婆母一起过来看自己,魏氏眉眼都带了笑意,转身就迎了过去。

  魏氏模样周正,虽身怀六甲却还是每日坚持围着花园踱步,除了肚子微微隆起,整个人还是纤细苗条,眉眼间透着饱读诗书才有的温柔,待婆母李氏也是亲近有加,倒也不怪为何大哥如此看重她了。

  甄舒也和魏氏颇为亲厚,见了她迎上来,忙上去扶了她,那边慢一步的李氏也不由嗔道:“慢些慢些!”

  也不知道是在说甄舒还是说魏氏。

  “让嫂嫂看看,你这丫头可是瘦了?”

  魏氏伸手轻捏甄舒的脸蛋儿,将人拉到面前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旋即露出狡黠的神色。

  见嫂嫂捂着嘴笑自己,甄舒耳朵微红,“嫂嫂笑什么?”

  “这嫁了人的姑娘才真是大姑娘了呢!”魏氏捂着嘴笑起来,笑声爽朗,惹得李氏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三人在小院子里的花树下坐下说话,拉扯了好半晌的家常,等到婆子来说魏氏该喝安胎药了,母女两个才安抚了几句离开魏氏处。

  前厅里,甄崇一听鹿鸣书院,眼睛就是一亮,“鹿鸣书院好啊,若是甫之能去,那可比去洛城书院好……”

  “咳咳!”

  甄佑财不满大儿子的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鹿鸣书院多远啊,这不等于天高任鸟飞吗?!咳嗽两声打断了大儿的话。

  “嗳,贤婿呀,这鹿鸣书院虽好,可是不是太远了些,这天南地北一来一回的,哪里有洛城书院好,你说是吧?”

  这话说的有些强迫人,饶是宋鹤一直面上挂笑,此时也有些维持不住了。

  大盛国谁不知道鹿鸣书院的名气,但凡是有抱负的学子都挤破了脑袋想进去,自己也是考中案首又颇得先生的青眼,才有幸得了推荐信前去一试,如今却要被逼着选洛城书院……他自是心有不甘。

  可岳丈待他不薄,他也不想忤逆他的意思,可立刻让他答应下来,他也做不到,一时间,前厅气氛就僵了起来。

  甄佑财不说话,端着茶悠闲的呷着,等着女婿想明白。

  “爹……”

  甄崇有些看不下去,“鹿鸣书院的确是比洛城书院更好,既然四妹夫能有机会,你就让他……”

  话还没说完,甄佑财脸色就是一沉,不怒自威,“有你说话的地方,你老子还坐在这里!”

  说完又看了一眼宋鹤,这才缓和了一下语气,道:“甫之啊,我也不是和鹿鸣书院过不去,而是你应该明白,你娶了舒儿,往后就不是一个人了,你得……”

  “爹!”门口忽的响起一道脆生生的声音,甄舒不知道什么时候扶着李氏回来了,正巧听见了方才那番话。

  “爹,鹿鸣书院挺好的,也比洛城书院远不了多少,我觉得郎君一身才华,不该为了儿女情长牵绊,该让他自己去闯一闯,儿相信郎君。”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让屋里三人齐齐愣住,就是李氏也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自家闺女说出来的,有些怔怔的。

  女儿什么时候这么通情达理了?

  宋鹤看着门口那抹单薄的身影,心下忽的涌起一种莫名的情绪,他没想到帮他说话的竟然会是甄舒,那个名声狼狈,被宠坏了的甄家四娘子!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故意造谣抹黑甄舒,只是没想到甄舒下一句话就是……“郎君去鹿鸣书院安心读书,儿也能多自在两年啊。”

  这话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她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拉自家爹的袖子,娇憨的求着。

  甄佑财对自己这个闺女是没有本分抵抗力,被这么一求,哪里还有别的话,深吸一口气,最后还是点了头。

  宋鹤还没来得及感动,就对甄舒口中“自在”两个字生出种不好的预感。

  哪儿有嫁了人的小娘子还想要自在的,这丫头该不是藏着什么鬼心思吧?

欲妆

宋大鸟:该不是要给我戴帽子吧?   (甄父:你别去那么远,我不放心你。   甄舒:爹!我,我啊,你该担心的事你闺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