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05 你平日里都读些什么书

娇嗔 欲妆 2025 2021-05-19 23:11:48

  刘万还没来得及摆上脚蹬,就看见自家夫人跳下马车往后院跑去,那样子……刘万咋舌,夫人真是可爱,真性情啊!

  而马车里的宋鹤,待了一会儿之后才整理仪容下了马车,那时候小娘子人早跑没影儿了。

  刘万也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怎么觉得郎君表情有些不对劲呢。

  干了坏事跑回了自己屋里的甄舒忙让丫鬟关门,杜鹃疑惑不已,朝外面看了一眼,娘子这是在避着什么人?

  甄舒没有解释,端着茶壶“咕噜咕噜”灌了几口,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甄舒的心还是第一次跳得这么快,不知为何,宋鹤身上有种很清冷的味道,可他越是云淡风轻,她就越是想在他脸上看到更多的神色,有种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的感觉。

  方才她还真有些怕……怕宋鹤恼羞成怒,一巴掌挤死她。

  趁着刺激的感觉还没消失,甄舒搬出自己的书笼,让百灵研磨,吩咐了杜鹃一句任何人不得打扰,就开始动笔了。

  那边,宋鹤本已经回到书房了,可总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方才的感觉,什么书也读不进去,心下也有些气恼了,不知不觉就去到了三楼。

  站在门口他才想起自己在做什么,俊脸一红,正要转身,就听见身后传来小妹的声音:“阿兄!”

  宋明灿今日在家做女红,刚绣好一副石榴暮春图,听说嫂嫂回来了,正打算拿去给嫂嫂看,才出来就碰见了自家阿兄。

  宋鹤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不自在,见是小妹,脸上又恢复了肃然之色,“你做什么呢?”

  宋明灿说了自己要去做什么,然后看了看阿兄,又看了看阿兄身后紧闭的房门,有些疑惑。

  宋鹤可不想在妹妹面前出丑,下了楼。

  小妹的敲门声过后,里面就响起了甄舒身边的丫鬟杜鹃的声音:“明灿娘子晚些过来吧,娘子这会儿又要事要处理。”

  宋鹤闻言,眉心下意识的皱起,她这满肚子花花肠子,能有什么要事?不知道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水儿呢。

  想着,他竟忍不住弯起嘴角,回到书房时,书也能看进去了。

  月亮窗上江月明亮,夜风吹拂,时不时有几枝鸟雀惊枝高鸣,扑棱飞过。

  甄舒才写了一半,就已近子夜,她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正怀念着美人坊的好处,外面响起杜鹃的声音:“娘子,郎君要上楼了。”

  魏全刚才来过,说宋鹤已经洗漱了,见房门紧闭,让他才过来说一声。

  男人真是麻烦,甄舒看着书案上才写一半的话本子,自是不肯半途歇笔去休息,想了想就把东西收在了书笼里,叫了云雀掌灯,杜鹃和百灵拿她的笔墨,自己抱着书笼往楼下去。

  宋鹤看见打包要走的甄舒,愣住,把人打量了一遍:“这是要去哪儿?”

  本想说去美人坊,可看见男人不善的脸色,甄舒下意识讪笑两声,指了指楼下:“郎君要歇息,想借郎君书房一用。”

  谁知宋鹤冷冷拒绝道:“不行。”

  “为什么啊!”

  甄舒秀眉微蹙,拉长声音。

  正打算给他普及一下‘夫妻本是一体,你的就是我的’的道理时,宋鹤又忽然改了口,“你只能用书案,不能碰我别的东西。”

  见他松口,甄舒小鸡啄米的点着头,抱着东西西想从木梯另一边侧身过去,却被宋鹤张臂拦住,还没等她开口,手上的书笼就被他抱了过去。

  甄舒心尖儿都颤了颤,“还……”我,两个字还没说完,宋鹤已道:“我帮你拿。”

  别说,书笼还真有些重。

  这一波三折,甄舒小心肝儿都要支撑不住了,她很想劝宋鹤,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这一惊一乍的谁受得了!

  她警惕的看着宋鹤,生怕他一个好奇伸手把书笼打开,她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好在宋鹤没有这么做,他在前面走着,借着微黯的烛光,忽然开口问起:“你平日里也读书?”

  这话多少有些瞧不起她的意思,甄舒秀眉一竖,“当然了,又不是只有男子才能读书。”

  宋鹤忽的低笑两声,嗓音微沉,很是好听,“那你平日里都读些什么书?”

  甄舒闻言,立刻如数家珍道:“最喜欢西厢记,其次就是汉宫春/色,飞燕传……”

  她的话还没说完,宋鹤的脸已经黑了。

  好家伙,没一本在禁/书之外。

  此刻宋鹤的心情可以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甄舒走在后面,也看不见宋鹤的神色,自顾自的说着,她没多说一个字,宋鹤的脸色就沉一分,最后他不得不打断还在滔滔不绝的甄舒。

  “这些书你一个姑娘家怎能看,不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吗?”

  甄舒愣住,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是不能的,可以说她打出生起就没有被人限制过,如今听闻这话,自然是有些接受不来。

  “同样是书,怎么还分三六九等了?”

  她觉得宋鹤有些道貌岸然,说话的语气也带了几分不可气。

  “不乏男子将春*图倒背如流,我又不犯事,怎么就看看都不行了,孟子书上还说,食色,性也,你们不是追崇孔孟之道吗,我看也不过尔尔。”

  这话说的义正言辞,到让宋鹤一时间无言以对,两人怔怔对视半晌,宋鹤沉声:“强词夺理!”

  甄舒也不说话了,她是把宋鹤当自己人才说那么多的,谁知他根本就不理解她的想法,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说到这里她心里也有些发闷。

  宋鹤不再多说什么,也不对书笼里都是些什么感兴趣了,把书笼放在书案旁,转身就走。

  等宋鹤一走,云雀有些弱弱道:“娘子……那春图是娘子倒背如流吧?”

  甄舒正在气头上呢,闻言美眸一瞪,云雀立刻不敢多说了。

  她低头看见案几两边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书,抬眼一看,除了孔孟圣贤就是策论经史,甄舒撇撇嘴,暗骂宋鹤。

  忽的,她生出个念头来,脸上的郁闷之色立刻一扫而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