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10 咱妹是个能吃亏的人吗

娇嗔 欲妆 1020 2021-05-24 23:56:19

  月上蕉窗,风来影动。

  住在熹乐居的甄崇夫妇也还没熄灯。

  魏氏有孕以后,也给自家夫君抬了两个美貌的姨娘,只是甄崇不乐意,极少去姨娘处,素日里还是在正房安歇。

  想到今日甄舒回来的事情,魏氏心下生疑,却不知怎么开口。

  她总觉得甄舒有事没有说,心里不禁有些担心,便问甄崇道:“郎君可知道四妹夫何时去书院?”

  甄崇正坐在月亮窗下翻看着一本书,闻声抬首,略略思索,道:“你说甫之啊,他估摸着四月初就要走了,怎么忽然提起这事儿来了?”

  妻子一向不是多事的人,甄崇有些疑惑。

  魏氏笑着摇摇头,扶着腰上前,轻轻的将灯芯挑了挑,这才道:“我啊也是闲操心,担心咱妹妹……”

  这话说出来,甄崇愣住,片刻后才恍然明白,笑道:“嗳没事,甫之那人不是个要强的,再说了,咱妹是个能吃亏的人吗?”

  魏氏听着,轻叹一声,便也点头不再说起这事儿,男人家粗枝大叶,哪里明白女子的心事,罢了自己这个做嫂嫂的多留意些吧。

  晨光熹微,外面却忽的刮起了风,吹得窗户沙沙作响。

  宋鹤睁眼,下意识的往床里侧看去,见里面空荡荡的,心下莫名闪过几分失落。

  听见江风疾驰,宋鹤起身去了窗边,只见窗外阴云密布,狂风大作。

  想到昨夜入窗来的月光,宋鹤暗叹这天变得有些怪异,便关好窗户往外去。

  而甄府里,李氏也有些发愁,这昨儿瞧着还料想今日会是个好天气呢,打算今日启辰去城外的广济寺呢,这下行程只能往后挪挪了。

  甄舒在旁劝着母亲:“娘,这天气变得急,不出门不一定就是坏事,这雪才化了没多久,冻了一冬朽木被风一吹就得断,还有那……”

  听着女儿絮絮叨叨的话,李氏心情这才勉强好转,说不定还真是有什么预兆呢,不出门也好。

  说话间,三个哥哥也差不多过来了,还有大着肚子的大嫂魏氏。

  见人都到齐了,李氏便让人传早膳。

  平日里大多时候为了图便宜,大家都是在自个儿屋里用早膳的,这不是因为甄舒回来了嘛,大家才一起到李氏屋里来用早膳了。

  甄佑财抱着胖胖的肚子,笑呵呵的走了出来,对甄舒道:“闺女啊,待会儿爹要出门,今儿有一批抵押进来的货,你要不要去见见世面啊?”

  话音刚落,甄舒还没来得及答呢,甄母李氏就脸一沉,“出什么门啊,你当你闺女和你一样是千斤顶啊,大风大雨都刮不跑?”

  一见自家娘子发火,甄佑财忙摆手,笑着哄道:“不去不去,是我糊涂了,你们娘儿几个就在家里,我去看看,有好东西就给你们带回来。”

  甄舒看着自个儿这个惧内的亲爹,想笑又不敢笑,这不还得给自家亲爹留几分颜面嘛。

  至于甄家几个儿子……甄崇便是见怪不怪,甄慧是觉得世俗红尘与他无关,至于甄钰嘛——他说话有用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