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18 出神入化

娇嗔 欲妆 1063 2021-06-01 19:31:18

  屋里只剩下甄舒和宋鹤两人,甄舒去端了粥过来,用银匙轻轻搅动着。

  江南本就潮湿,这一整日的大雨让空气的水分都变得沉甸甸的,甄舒垂眸轻轻吹着热气,姣好的小脸像是氤氲在水雾里,似真似假。

  宋鹤斜倚着,眸光亮亮的看着床沿的姑娘。

  他从未在这个角度看过她,她就静静的一言不发,他却觉得心口渐渐被塞满,有种不知名的情绪充斥着他胸口。

  甄舒舀了一勺送到嘴边,宋鹤就乖乖张嘴,静静咀嚼又咽下,乖巧得像个孩子。

  就这样一勺一勺的,一碗粥见了底。

  甄舒见他还眼巴巴的看着碗,便问:“可是还饿?”

  宋鹤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甄舒也不走,伸手帮他掖了掖被子,又问:“要喝水吗?”

  宋鹤又摇了摇头。

  甄舒还是没走,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本话本子,就在床沿借着光读了起来。

  宋鹤面色微红,“你还没用晚膳吧?”

  “我等会儿再去吃,我的看着你把药喝了。”

  说完才察觉宋鹤有些奇怪,抬头看他。

  “你怎么了?”

  宋鹤的脸本就泛着潮红,这会儿倒看不出他还有什么别的异样,只是甄舒觉得他似乎想说什么。

  宋鹤想找魏全,可这会儿屋里根本就没有魏全的身影,他只好咬咬牙,有些面红地道:“我想如厕。”

  这话一说完,就轮到甄舒脸红了。

  她倏地起身,目光飞快的打量了屋里一圈,然后指了指屏风后,“那边。”

  等到宋鹤方便回来,魏全才化了药丸端着碗回来,“郎君,您的药。”

  甄舒见魏全过来,只叮嘱了几句就跑了。

  魏全不知道方才屋里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有些奇怪。

  宋鹤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方才起身就险些摔着,如厕时也是甄舒扶着,她虽背过身去了,可到底是叫人面红耳赤的事情。

  眼看三月就要过去,甄崇已经开始准备去洛城书院了。

  宋鹤自从病好从甄家回去,人就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他在书房里看书,也时不时的停下想知道甄舒在做什么,借着休息在院子里转圈,他就抬头往三楼上看,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可嘴角却忍不住往上翘。

  甄舒最近在忙三件事,一则新话本,二则宋鹤出门,三则回去看老爹。

  新话本的事急不来,可宋鹤出门的事却就在眼前了。

  她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在为人妻这件事上做点样子,便一时兴起决定亲自做件衣裳给宋鹤。

  好在这日子一天天暖和了,衣裳薄,也不费事,就是……她那绣工真是一言难尽!

  甄舒观察过,宋鹤喜欢竹子,她就给他做了件松青色银竹纹的衣裳。

  只是那竹叶绣得——嗯,宋明灿很委婉地道:“嫂嫂这綉技出神入化,能把这死物绣活了,瞧着想小鸡的爪子,嫂嫂瞧,还能动一样。”

  绣娘嘴闭得紧紧,生怕自己一张口就打击到甄舒。

  衣裳送去宋鹤处,他倒是毫不介意,第二日就穿在了身上,谁知甄舒瞧了两日也忍不住叫他脱下来,宋鹤却不肯了,一把抢了衣裳,生怕甄舒反悔要回去。

  甄舒哭笑不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