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20 奚落(上)

娇嗔 欲妆 1201 2021-06-02 23:54:32

  甄家。

  甄佑财行动不便,只让人将他挪到了花厅里等着,李氏虽也不喜大房一家,却还是谨守东道主的本分,亲自带人去垂花门处等着了。

  等到甄佑德一行到的时候,正是用午膳的时候。

  微风徐徐,阳光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甄舒垂着头,脸上的不乐意毫不掩饰。

  她不喜欢大伯父一家。

  一旁的宋鹤也看出些许眉目,却也不好直问,直静静站在甄舒身旁,和李氏等人一起候着。

  马车缓缓挺稳,余管事跳下马车,让马车夫赶紧将马车挪走,给后面的甄佑德他们的马车挪位置。

  后面是一辆黑漆平头马车,两匹红棕马看上去有些没精神。

  陈婆子率先上前,高声笑道:“大伯爷一路辛苦,夫人早早就在此候着了,就等大伯爷您们尊驾。”

  马车里,甄佑德面色难看的吐出一口气,这才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不过待到人前,甄佑德脸上的神色到底收了几分,整个人瞧着温和了许多。

  “嗳弟媳,远道而来打扰了,辛苦你们久等啊!”

  一开口就是久经官场油腔滑调的味道。

  李氏也笑着微微福身,道:“哪里那里,倒是大伯你们舟车劳顿辛苦了,裕成腿脚不便,有失远迎,让我代他同大伯赔个不是。”

  裕成是甄佑财的字,还是那会儿在甄家祖宅的时候得的,之后就很少用了。

  甄佑德许久不曾听见这两个字,微愣片刻才复而笑道:“都是一家人,不必这样客气,此番要让弟媳费心了。”

  一番寒暄客套,里面的张氏和大房几个孩子才姗姗下了马车。

  张氏带着孩子们上前,一一指着让给李氏和甄家众人见礼。

  甄月珠内敛却不失大方的见礼之后,就是活泼许多的甄宝珠,最后是甄家最小的甄瑞。

  只是大家在听李氏介绍宋鹤的时候,面上都不约而同的露出几分好奇之色,宋鹤自始至终都神色淡淡,拿出自己的见面礼,像个正经的四姐夫一样。

  大房的孩子都比二房的孩子小许多,也是因为张氏是继室填房,甄佑德的原配嫡出进门多年都未成功诞下一子,最后暴病而亡,这在甄家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真实原因除了甄老太爷和甄佑德夫妇,也只有甄家二房知道了。

  宋鹤不了解大房一家,可他看得出甄舒不喜欢他们,便也不冷不热的,只有他们主动问起的时候才答上两句。

  甄佑德倒是对自己弟弟家这个便宜女婿有些耳闻,毕竟能娶他那不争气的侄女,那可意味着将来有笔巨大的产业会落在他手里,因而对宋鹤,甄佑德有种异乎寻常的热络。

  他关心的问起甄崇和宋鹤的学业,虽也带着问甄崇,可注意力却都在宋鹤身上。

  宋鹤虽无意应付,可到底是碍着甄佑德长辈的身份不得不一一应答。

  甄佑德听出他的敷衍之意,面色微沉,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印象就急转直下,说话间也带了几分不虞。

  “年轻人举业虽可望,不过性子过傲也不可,得谨守本分,若是得了一星半点的成就就沾沾自喜不可一世,能成什么气候?!”

  这话他是对着甄崇说的,可实则指桑骂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