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26 辞行

娇嗔 欲妆 2129 2021-06-10 20:25:27

  这话是骂甄宝珠的,她自然是没必要去招惹甄月珠,只是目光落在那朵洁白的牡丹上,甄舒笑了笑。

  “宝珠年纪尚小,你在她这个年纪只怕还不如些,就别训她了。”

  她笑容明媚,话也说的坦然,倒叫甄月珠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甄宝珠忍不住对甄舒露出个感激的笑容。

  在家时她就得处处让着自己这个姐姐,可现在是在二叔家,姐姐当着这般多的人面前说她,她真是臊极了!

  甄月珠见妹妹也不说句话,心下更恼,可有了甄舒那番话,她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甄崇几个男子有自己的话要说,就拉着宋鹤一起去花园散步了,留下一屋子大小女人气氛尴尬。

  一番唇枪舌战,甄舒也没了吃东西的兴致,见甄月珠还看仇人似的时不时瞪甄宝珠一眼,索性拉着人也去花园里溜达了。

  甄月珠借口说不舒服要回房歇息,可等甄舒带着人一走,她就一把将那朵甄宝珠送给甄舒的牡丹花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这才转身离开。

  一顿饭,不欢而散。

  甄宝珠一离开膳厅,眼眶就有些泛红了,一路都是甄舒说的多,她答的少,待到人少处,甄宝珠忍不住嘴角一瘪,‘呜呜’哭了起来。

  甄舒没有什么哄人的经验,有些生硬的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别人欺负你,你也不能只知道哭啊,得让人知道你不是好欺负的才行,否则下次还得被欺负。”

  甄宝珠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言论,从来她听到的都是要恭顺仁爱,让着姐姐,从未听说过这种说法,她不由眸子微闪。

  对于大伯父一家,甄舒没有什么好感,只是甄宝珠年纪还小,性子也和他们有些不同,她便随口说了两句。

  “别人若是待你不如你待人那般真诚,便也不必讲究什么仁义礼廉了,她给你难看,你也可以去找能管住她的人说,只是怎么说就有些讲究了……”

  只是甄舒没想到,自己一转身,甄宝珠就真把这些话学以致用了。

  张氏心头正因丈夫的话而不舒服,小女儿的一句话更像是火上浇油,她当即就让人叫了甄月珠过去。

  甄月珠方才正在屋里想着如何把今天丢的面儿找回来,就被张氏的人叫了过去,一过去就是噼里啪啦一通训斥,甄月珠一时间都被骂懵了。

  “从前我只当你乖巧,却没想到在别人家里这般无礼,别管你二叔家里多不堪,你也要顾忌着自己的身份,他们是不入流的下等人,你却是要嫁进高门的,这些事传出去叫人怎么想?”

  甄佑德听着心头有些不舒服,忍不住要帮女儿说两句话,可还没开口呢,张氏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当众训斥你妹妹,你是在打她的脸还是在打我的脸啊,没个轻重,我看你的规矩也是疏忽了!”

  甄月珠垂着眸子一言不发,只在母亲说完后才低低的说了句:“女儿知错了。”

  却转身去了甄宝珠屋子,抬手就给了甄宝珠一巴掌。

  甄宝珠脑袋瓜都‘嗡嗡’作响,她也知道,一定是母亲训斥了姐姐,脑子里就响起了甄舒那句‘不要让人觉得你好欺负’,她深吸一口气,飞快抬手还了甄月珠一巴掌,这次甄月珠傻眼了。

  这么多年,她没少教训这个妹妹,长姐的威风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挫,恼怒让她失去了理智,姐妹拉扯渐渐变成了一场从主人到仆妇间的扭打。

  等到客房那边甄佑德夫妇得到消息的时候,甄家上上下下也全都知道了,当然除了已经回宋宅的甄舒和宋鹤。

  宋鹤两日后就要出发了,甄舒帮着他一起收拾行囊,却不是碰倒这个就是就是打翻那个,最后宋鹤强行将人摁在椅子上不许她帮忙,书房里这才消停许多。

  而屋外的百灵却被一同守着的魏全弄红了脸。

  魏全这几日瞧着郎君娘子之间似乎融洽许多,以为郎君会在出远门之前把娘子收了,毕竟这可是出远门呢,再回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着这么个娇娇娘子在家,郎君能放心吗?

  反正搁他是绝对放心不下的。

  果不其然,娘子进屋不久,书房里就发出一声娇呼,旋即几声嘤咛,然后就是郎君的大喘气,里,里面什么情景,魏全都能想象出来了。

  百灵见魏全贴着书房门听墙角,上前也跟着听了一耳朵,顿时面红如霞,魏全怕百灵出声打扰郎君娘子,还压低声音说别打扰主子们洞房,百灵真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殊不知屋里气氛郑重得再郑重不过了。

  宋鹤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本诗经,放在了桌上,神色认真的对甄舒道:“我出门的这些日子,你在家可以多读读这本书,修身养性是一辈子的事,没事别乱跑。”

  这个乱跑就很有些听头了,甄舒耐着性子听着,心里却想着,等你去了鹿鸣书院,还能管得着谁呀?

  见她听得走神,宋鹤破天荒的伸手轻轻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甄舒猝不及防,吓的轻呼一声。

  宋鹤虎着脸道:“你和妹妹两个姑娘在家,我有些不放心,托人找了几条大狗,明日送过来。”

  甄舒:“……至于吗,家里这么多人呢!”

  宋鹤:“人心隔肚皮,不要事事都想着依赖别人。”

  甄舒满脸笑,苦哈哈的点头答应。

  第二日她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

  听说甄宝珠不仅在张氏面前告了状,还和甄月珠干了一架,甄舒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这丫头有出息啊,是个可造之材!

  今日宋鹤要去向恩师徐清徽辞别,甄舒问小妹要不要去甄家散散心,小妹不去,甄舒只好一个人回去了。

  甄佑德一家也打算辞行继续赴京了。

  这次什么也没捞着,还丢了老脸,甄佑德就是想多留也拉不下那张老脸啊!

  只是现下没在甄佑财这里捞着银子,朝中的关系却不可不打点,少不得写信回祖宅,问老父亲‘借’些银子。

  甄月珠和甄宝珠打了一架也没讨着什么好,脸还被桌角刮了一道小口子,自是无颜见人,戴着帷帽不肯摘。

  甄宝珠受了教训,也蔫头耷脑的,只有甄家最小的甄瑞十分高兴,因为他得了二叔二婶两袋金瓜子,这下他不用担心身上的零花不够用了。

  

欲妆

这都什么人呀,总算走了!   甄佑财:拜拜嘞您,慢走不送!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