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娇嗔

027 闺中密友

娇嗔 欲妆 2041 2021-06-11 10:45:15

  送走了来者不善的大房一家子,甄家关上门还是忙自家的事了。

  今日一过,儿子女婿都要出远门了,李氏忧心忡忡。

  她给两人准备了好几身新衣裳,叮嘱魏氏和甄舒各自收好,又问出门的盘缠带够了没。

  虽说此番出行家里马车要亲送,可李氏却不能去,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当母亲的还是放心不下。

  魏氏点头说都收拾妥当了,李氏也不多心,这个儿媳的周全她能放心,倒是闺女那边她少不得多问两句。

  甄舒也连连点头说都不差了,李氏却要了单子亲自过目,这才放了心。

  两对即将分别的小夫妻都有些不舍,不过宋家那对就要含蓄许多,甄家魏氏红着眼依偎在自家郎君胸口,温声细语的叮嘱自家郎君,宋家那边却像是鸡毛炸翻天了。

  院子里的狗叫得甄舒头大如斗,气的拽醒三八线对面的宋鹤,“把你的狗给我弄走!”

  宋鹤揉着眼,还有些迷糊,闻言哑沉着声音笑道:“这不是才来吗,适应适应就好了。”

  甄舒不干,气咻咻道:“不是它们走就是我走!”

  这一晚上断断续续的狗吠让她就没睡个囫囵觉,这眼瞧着都要天亮了,这狗还不消停,甄舒真是忍无可忍。

  看着她那气鼓鼓的腮帮子和胀鼓鼓的胸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睡醒,宋鹤心里竟然有些悸动,前所未有的悸动!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靠过去的,那张粉红可人的樱唇近在咫尺时他才反应过来。

  甄舒也被宋鹤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他,却也没有躲闪。

  眼看就要唇对唇碰上,宋鹤却忽然退了回去,甄舒这才反应过来,面上很快布满红霞。

  气氛变得有些旖旎,甄舒竟也一时忽略了外面的狗吠,侧过身朝着榻内侧躺着,没人知道她的心跳的有多快。

  自家郎君生得这般好看,让她也渐渐不敢有亵渎之心了,可每日同床共枕,却只能清心寡欲的闭眼睡觉,说她心里没有波动那是不可能的。

  有波动的却也不止她一个人,宋鹤心里也十分怪异。

  不过很快,他就不禁莞尔,自家媳妇,怎么像是在偷香窃玉似的,方才舒儿也没有躲,是不是意味着……不知从哪里生出的色胆,宋鹤忽的欺身而下,将人圈在床角,生涩的吻让温度渐渐上升。

  几乎是发乎于情的行为,两人渐渐褪去身上的衣裳,就在要正式行周公之礼那一刻,外面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几乎是箭在弦上,就差那一下就能发出去了,可偏生这敲门声来的不凑巧。

  “郎君,甄家那边来人问郎君起了没,甄家大郎君已经收拾好在等了。”

  是魏全的声音。

  宋鹤从未有一刻生出过这种想掐死魏全的心思,低头是满眼的香丰色,那处怎么也压不下去的燥意让他有些难堪,不知道何时缠上月要间的月退缓缓收了回去。

  宋鹤心下长叹一声,大势已去啊。

  到底是没洞房成,只是心里却有些后悔,tmd大婚那日装什么正人君子。

  甄舒是闹了一个大红脸,一想起就觉得脸上滚热发烫,趁着宋鹤去冲冷水澡,自己也穿起衣裳叫人打水净面。

  甄崇很是不舍,虽没法和妻子缠绵,可陪伴一夜,心里仍满是不舍和牵挂。

  他看着魏氏的肚子,叮嘱她在家好生将养,有什么事都等他回来再说,不要操心太多,又向母亲李氏道:“儿不在家,就得阿娘多多操心了,您的儿媳就交给您了。”

  李氏眼中泛着水光,郑重点头,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轻叹一声强笑道:“只管放心读书,家里有娘呢,我儿媳妇谁敢欺负!不过你也要常写信回来啊,家里……”

  说着,李氏又觉得不好,怕打扰儿子读书,又改口道:“去了就把心都放在学业上,有事会写信给你,这衣食上不可亏待自己,咱家也不缺银子。”

  叮嘱完儿子又叮嘱女婿,絮絮叨叨的,最后还是坐在抬椅上的甄佑财打断了自家媳妇的话,说了几句好生学习保重身体的话,就催着上路。

  宋鹤看向站在丈母娘身边的甄舒,又看了看眼睛红彤彤的小妹明灿,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甄舒有些不敢直视宋鹤的视线,早上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她一看见他的脸就心慌不已,实在容易出丑。

  好在众人都忙着告别,也没有人注意到甄舒的异样。

  甄舒瞧着马车绝尘而去,心里也有些莫名失落,竟觉得空落落的。

  等马车在官道上消失不见,李氏这才回头看向甄舒,眼里是恨铁不成钢呀,可自己生的还能怎么着?只叮嘱了句‘不可太放肆’,就携着魏氏的手一起上了马车。

  甄舒摸了摸鼻子,看向小妹,笑道:“咱们也回去吧,知道你不习惯,咱们今儿在家用膳。”

  宋明灿点点头,跟着嫂嫂上了马车。

  这次宋鹤去鹿鸣书院,只带了魏全一个小厮,甄舒本有意给他多添一个随从,可宋鹤不肯,她只得作罢。

  也是,毕竟是去读书的,兴师动众也不好。

  相比起家里爹娘担心贤婿跑路,甄舒显然没那么多心思。

  小妹明灿情绪不好,甄舒有心带她出去散散心,便想起自从嫁了人就一直没有联系过的闺中密友蓉卿。

  薛蓉卿,盐林人士,和李氏娘家是旗鼓相当的当地富商,只是有些许不同的是,薛家做的事布庄绸缎生意,李家则品类繁多了。

  甄舒认识薛蓉卿还得从小时候去给外祖父拜年说起,那时候两个人一见面就打,两个丫头片子都虎得不行,可这感情却打出来了。

  懂事些了就不打了,也不用婆子们严防死守了,竟然自个儿就玩到一处了。

  当初甄舒嫁人之前,就是薛蓉卿陪着去偷偷瞧了两眼,见是个四肢健全五官周正的,两人这才放了心。

  不过薛蓉卿有些不太看好宋鹤,还暗地里给取了个绰号叫宋大鸟,甄舒携妹突然造访,薛蓉卿气鼓鼓的就迎了出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