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五章 二叔的短信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1717 2021-05-14 11:18:48

  叮叮叮...老板!起床了!叮叮叮...老板!起床了!叮叮叮...老板!起床了!

  “啪”的一声响,我一把关掉了那个烦人的闹钟。

  还好只是噩梦,万幸!万幸!多亏了那尿意把我从梦中拽了回来。

  正在我感到庆幸时,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鼻子和嘴,怎么会有一股黏糊糊的东西。抬眼看去,手上竟是鲜血,转头看向枕头边,全是红彤彤的一片。

  麻蛋!

  这身体的病症越来越强烈了,看来熬不了几年,就要下去领盒饭了。

  果然那算命的瞎子说得没错,我生来就是一副不得好死的相,注定是不能在这人世间逗留太久的。

  看着这摊血迹,心想次数多了,也就跟女生来大姨妈差不多,习以为常了,心中竟然没有丝毫惊讶感了。

  还好刚刚那个只是梦,不然还是个处,就稀里糊涂见阎王了,被那帮小鬼知道了,还不被笑掉大牙。

  想想也奇怪,像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帅小伙,怎么就没个女朋友呢?

  这月老TM也太眼瞎了,想想同班的王二胖,论长相不如我,论身材不如我,论学识不如我,哪哪都不如我,可特么身边的女生天天围着他转,任他挑、任他选,简直不公平。

  有时候都气牙痒痒,唯一一次牵女生手还被人打了一顿,说是耍流氓,无语...心塞,难过至极,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涌而过。

  正在我思考人生哲理时,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在不假思索的情况下接起电话,懒洋洋地说道:“你好!我是金世贤。”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金先生,您好!我们这里是您上星期预约,接种流感疫苗的医院,请问金先生您今天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呢?”

  什么?

  流感疫苗?

  接种?

  上星期?

  一堆问号还没来得及解释,突然大脑高速运转,瞬间就想起来了。

  急忙向她答道:“哦!你好!你好!嗯!马上出发,一会儿就到。”

  “好的!那就不打扰您了!祝您生活愉快,再见!”

  嘟嘟嘟...嘟嘟嘟...

  祝我生活愉快!嘿嘿,这人还真会说话,知道小爷生活中缺少愉快,还特意祝福我,小爷给你点个赞。

  现在是九点十分。

  嗯!不早了,我要收拾收拾去医院了。

  该带些什么东西呢?

  最近脑子怎么有点糊涂了。

  站在床头转了一个圈,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什么呢?

  这记性越来越差了。

  环视四周,经过三十秒思维逻辑整理后,右手一巴掌拍在了后脑勺。

  “叮咚”想起来了,先上厕所。

  我急忙奔向卫生间,排出那堆不速之客,膀胱压力得到减轻,浑身轻松多了。

  哎呀!头脑也恢复了重启之后的清醒。

  医院离我住的地方没有多远,换上了行头,然后在镜子前精心收拾一番。

  嗯!还是当年那个小帅哥,充满自信地朝楼下走去,打开冰箱随手抄起一块面包,转身朝外走去。

  “叮咚,您有新短消息,请注意查收!”

  掏出刚才那个短信提示音的手机,一条二叔发来的短信“东门旧货速。”

  心想着大清早不睡觉,起来弄什么?

  我回了条信息“飞机。”

  拿着钥匙走到家门口巷子转角处,坐进我的五菱神车,插入钥匙就开始打火。

  “啃啃啃...啃啃啃...啃啃啃...”几声巨响急得我心里发毛。

  要不是小爷手里拮据,早特么把你卖到废品回收站了。

  他娘的一遇到关键时候就撂挑子,一把狠狠地拍在方向盘上,“滴”的一声轰鸣,把前面的老大爷吓了一跳。

  大爷顿住步子,回头瞪着我,怒道:“有个破面包车了不起啊!要是把我吓倒在地,卖了也不够你赔的。”

  我急忙伸出头,献上一个服务行业标志性笑容,表示万分歉意:“大爷,对不住,车坏了不听使唤了,有没有惊着您啊?要不要来根香烟压压惊。”

  他看着我喃喃几句,继续朝前颤颤巍巍地走去。

  看着这个老人忽然想到爷爷说的话,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持冷静,冷静才会做出最明智的决策。

  心里暗暗告诉自己,深呼吸、缓吐气,待到心情渐渐平和下来,把挡位挂在空挡上。

  一个半大毛孩从我车旁经过,突然灵光乍现。

  “哎!小老弟,帮哥哥一个忙!”

  他看着我掏出一张十元的钞票,放在他面前,这小子眼里放起了金光。伸手就要来拿,我急忙往后一缩:“先帮哥哥推车,这个给你买糖吃!”

  他看了看我的面包车,露出一个犹豫的表情,看样子似乎不太愿意。

  “怎么?不愿意?”

  只见他伸出一个剪刀手,对我比划道:“十块推不动!二十!”

  想想也是这么大的毛孩,估计是有点吃力,怎么着也得找个帮手才行。

  我答应道:“好好好!二十就二十。”

  看着他一动不动,我比划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去找人来帮忙,这毛孩却朝我摊开手掌。

  卧槽!

  这年头的毛孩都成精了,事还没办就知道先要钱,生怕我跑了不成。

  无奈只好从皮夹子里又掏出一张十块,两张一起朝窗户外递去。

  他接过二十块,麻利儿地揣进裤子口袋里,一咧嘴朝我笑了笑,门前的大牙缺了一颗,这幅笑脸看上去违和感也特么太强烈了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毛孩转身就到了后门处,肩膀靠着车门上就开始推。还未等我开口阻止,车子朝前挪动两步然后又回来了。

  我急忙松开手刹,车子缓缓朝前移动,拧了拧钥匙“啃啃啃...”火打着了,这幸福的声音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心理准备都还没做好。

  没看出来这毛孩有把子力气,一想他那坐地起价的样子就没好气,我朝后视镜里瞪了他一眼,然后急忙朝前驶去。

  二叔那短信的意思是,东门市场老仓库见,这老家伙不知道又在整什么幺蛾子。

  一路上神车乒乓作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散架。

  这是二叔淘汰下来的五菱宏光,在我的一顿操作下,感觉开出了秋名山车神的风姿,逆着风一路狂飙,结果一个没注意闯了一个红灯。

  尼玛200块大洋又没了,只当是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了,想想都肉疼,果真报应来得有点快。

  造孽呀!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