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十一章 二叔归来、疑云再起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2418 2021-05-20 00:00:00

  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会抽出一段时间来帮爷爷整理他的笔记。

  爷爷自从跟我曾外祖父从医后,就开始记录他从小到现在的人生经历。这些要是详细说来,足可以拍成八百来集的影视剧,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那些年我们一起倒过的斗》《盗墓贼的人生观》《土夫子从良记》《妙医圣手金传武》和《金老汉的爱情备忘录》等等。

  爷爷给他的笔记,起名叫《金传武回忆录》。我觉得这倒是贴合主题,是个朴实无华的老人,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噱头。

  这些笔记都是爷爷一笔一画写上去的,足足有八个笔记本那么多。爷爷年纪大了,学不会用电脑编辑,只能拜托我这个大孙子帮忙整理。我也当仁不让地接受了爷爷的托付,在今年年底前争取把这些全部整理好,然后给爷爷过目后,准备去印刷成册,凡是亲戚人手一本。

  现在已经整理完四本,差不多花了三个多月时间,里面的字迹比较潦草,书写都不怎么清晰,很多地方都要反复推敲才能明白爷爷想表达的意思。

  我把这些笔记分类,大致分为四类:

  成长类:第一本记录的是爷爷从出生到留学归来。

  发展类:第二三四本是他的盗墓经历。

  阅历类:第五本我大致看了看,多是一些传说和历史故事。

  专职类:第六七本是从医后的人生经历,

  至于第八本,爷爷说还没写完,就在今年年底前就会写好,然后就此封笔。

  爷爷的笔记很乱,有时候一时兴起就写上几行,很多都是断断续续记载很不连贯。还有些没法形容的词句,或者用地方方言来形容当时所发生的事情,让我看得头昏脑胀,毕竟这是爷爷的亲身经历,作为一个旁观者很多信息无从理解,只有亲历者才能知晓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

  现在也只好先将这些建成文档,然后大致分类,把所有不清楚的地方记录下来,抽空去看望爷爷的时候在细细询问由来。

  正当我感到腰酸背痛的时候,听见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并伴随着几句交谈。我急忙朝阳台走去,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家门口,过了一分钟左右,一个胖子的身影从大门口走了出来,然后径直坐上副驾,消失在朦胧的夜晚。

  莫不是二叔回来了?

  心头涌上这个想法,身体就不由自主地朝楼下一瘸一拐地走去。楼下灯火通明,厨房里传来炒菜的声音,我朝那里缓缓靠近。

  看见二叔正在一张小餐桌前狼吞虎咽,样子看上去很落魄。他的头发很凌乱,脸上胡子拉碴,额头还有几条擦伤,看来这段时间他过得并不好。

  看到我伫立在大门旁,他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放下了碗筷,起身询问怎么回事。我示意他先吃饭,天大的事也等吃完饭再细细道来。

  二叔转身端起碗筷,继续大口朵颐起来。

  回到楼上,我躺在沙发上把玩着手中的钥匙,怎么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那日几个大汉只抢走那个木盒,却没有夺我的其他物品,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绝不是那种见财起意的毛贼。

  他们目的清晰、目标明确,就是下手忒重了,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与他们无冤无仇,素不相识怎么会来这一出?还有就是在我昏迷前,看到的那个女子,醒来后并没有听周围人提及,也没有出现在眼前。看她那穿着打扮,不像是恰巧路过那里,这人很有问题。

  正当我想得入神,二叔径直朝我走来,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二叔穿着蓝色睡衣,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胡子已经刮得干干净净,这下又恢复到了往常那副小老板的架势。

  他看着我身上的伤,问怎么回事?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也感到很吃惊。

  他详细地跟我说了那日所发生的事情,让我对这件事感到更加地疑惑。

  那日二叔在外地倒斗,他的一个搭档中途突然身体不适,就被急忙送到附近医院。

  检查出来情况很严重,是癌症晚期,众人对这个结果都难以置信。

  那个人外号叫“黑老狗”,等到他苏醒之后,情况非常不妙,此时他已经无法言语。他用颤颤巍巍的手在空气中比划,似乎是想要写下临终遗言。于是二叔找来纸笔,他在上面写下了一些东西,由于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写下的东西也很是令人费解,不久后便撒手人寰。

  二叔从这些信息里面得知,黑老狗在一年前藏了把钥匙在他仓库附近,是打开一扇门用的。那扇门的背后藏着一个惊天大墓的线索。黑老狗花了十年时间,也没能破解出其中的奥秘,在临死前把这条线索留给了他,希望二叔能找到那个大墓,完成他生前遗愿。

  他当时也没能完全理解其中的意思,就先发信息让我赶到老仓库,然后把他认为比较重要的信息发给我,恰巧手机就没电了,虽然这么说也似乎合理,但是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好像有些许不合理之处。

  比如为何二叔后来没有打电话来联系我?而是在接下来的那段时间,好似人间蒸发一番,他难道不关心我是否能找到什么东西或者线索?种种疑问涌上心头,眼前这个人远远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我问他知不知道这里面的意思,他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要是知道不就直接给我说清楚了吗?

  “卧槽!”你个老江湖都不知道啊!

  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轻声问道:“有没有取到什么东西。”

  我把钥匙拿在手上,朝他递了过去。

  二叔愣了愣:“啥呀?”

  他似乎真的一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像是在跟我装糊涂。

  问我给他这个干嘛?我给他详细地讲了一遍事情经过。

  他听完后觉得这事情很不可思议,因为他给我发信息的事,绝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种事情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

  特别是像他这种老狐狸,做事情滴水不漏。前走三、后想四,早就把进退之路规划得清清楚楚,这么机密的事情才不会大张旗鼓地公之于众。

  随后二叔掏出一张对折了好几层的A4纸摊在我面前,接过那张白纸,上面是黑老狗临终前的手笔,内容如下:“你仓”“2人-886取”“惊天大墓”“十年”快“钥匙”。

  如果是我看到上面的信息,也会出现毫无头绪之感。但是经过了前面诸多事宜之后,再来解读这些信息就显得条理清晰了很多。大致可以这样理解:我在你仓库门前对面的木质对联下,藏了一把铜片钥匙,用那把钥匙可以打开4号楼403室的大门,那里藏有一条惊天大墓的线索,快去找到一把钥匙,那钥匙中藏有地址或者其他提示,快去、我没时间了。

  二叔听完我的理解后,说道:“娘希匹!还有这等事,听上去也太玄乎了,黑老狗居然还留有这么一手。”

  问那个盒子被谁抢走的,他好找人赶紧尽快追回来,要是晚了恐生变数。

  跟她说了我的猜测,那个盒子和书应该只是用来保护这把钥匙。那个盒子绝不可能有夹层,那本《金瓶梅》是一本正正经经的古书,当然内容不是很正经。

  他拿起这把钥匙反复观看,也没想出这个东西的用处,到底开的是哪里的门?

  其实我也很好奇,既然他搭档把这东西留给他,那就要他去寻找答案了啊!我能找到这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

  二叔砸吧着嘴,点上一支烟开始沉思起来,似乎是在回忆他搭档和他之间的过往。

  我掐灭手中的烟头,已经很晚了、上下眼皮正在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哎呀!实在熬不住了,告别二叔后,我起身快步朝房间走去,看着那亲切地被褥,一头栽倒其中呼呼大睡。

  不知道二叔昨晚什么时候睡的,以他的性格如果不能找出点线索,晚上怕是难以入眠。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是他搭档留给他的,那么自然是他们有过共同经历,这种问题旁人再怎么想也无济于事。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