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十六章 神秘代码(四)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3082 2021-05-25 00:00:00

  吃罢晚饭二叔拽我上楼,心想才不上你钩,我要和“保护神”保持距离,一旦脱离了安全距离,怕是要被这个老恶魔吊打。

  二婶还没收拾好,我去帮忙洗碗刷筷。二叔的急性子实在忍不了,只好坐在餐桌前抽起了烟。我故意磨磨蹭蹭,把碗筷都洗了四五遍,手指在碗口划过,咯咯作响。

  二婶看我这认真的样子,脸上洋溢幸福之情,然后说道:“挺干净的了,就这样吧。”

  听到她的话,我继续洗刷碗筷,回道:“这可不行,病从口入,现在的东西不多洗几遍,心里总是不踏实。”

  二叔在一旁抽了好几支烟,看见我们终于收拾好了,赶紧催着上楼去。到了楼上我跟二婶约定好,过会儿来客厅跟她聊天,聊聊心里话,先等我跟二叔说几句。

  她满口答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和二叔进了书房,二叔把门关上,凑上来说:“好小子,竟然学会阴你二叔了啊。”

  我嘿嘿一笑,回道:“这不是跟你老人家学的吗?有其叔必有其侄儿。”

  他一猫腰凑到我跟前,轻声说道:“赶紧麻利儿地,把钥匙上的线索说出来。”

  看着他那轻声细语的样儿,还得好好吊吊他胃口,于是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朝他扔去。他眼前一晃,双手捧着钥匙说道:“老子要的是钥匙里面的线索,不是要着破铜片子。”

  看着他那样儿,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开心。我朝电脑前的座椅躺去,双脚搭在桌上,一副悠然自得之情。

  二叔对着钥匙翻来覆去地看了半晌,骂道:“娘希匹,啥也没有啊?”然后踢了座椅一脚,还好力度不是很大,只是把我微微晃动起来。

  看着他那急不可耐的表情,嘿嘿地笑出了声。

  他朝我继续说道:“别卖关子了,老子没工夫打哑谜。”

  我仰起脖子看着二叔,答道:“那我的条件,你可考虑清楚了?”

  “老子只能答应你带你去,但是你不能进入斗里。”

  “为啥?”问完这个问题,我起身正对着他,他用眼角余光恶狠狠地看着我,仿佛仇人见面。

  他提高嗓门吼道:“他娘的哪来那么多问题,反正为你好。”

  “卧槽!没诚意。你自己去参悟这钥匙里的线索吧!说不定在黄土埋上前,兴许能参悟出来。”

  “得得得,你小子以为这倒斗,是他娘组团旅游啊?”

  他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点上一支烟,狠狠地嘬了一口,朝我的脸上吐出一阵云雾,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烟雾熏得呛得连连咳嗽几声,他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我挥手拍散烟雾说道:“二叔,这次你就带我进去看看呗,涨涨见识也好过天天在家睡大觉啊!”

  他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鄙视,这个老狐狸看来是不肯松口了,说完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话。

  他又抖了抖手中的香烟,把目光投射到了我的眉梢,冷笑一声,随即答道:“小贤啊!这倒斗可不是组团旅游,不是你想得那样轻松,不光要有体力,还要有惊人的胆魄。”

  “死人你怕不怕?粽子你怕不怕?”

  听着他的话,心里又想起了小时候,看来他还把我当成了,那个一直没有长大的孩子。我心想你丫的还想用那些“老把戏”吓唬我一辈子不成,好!你给我等着。

  我揉了揉脖颈,接话道:“怕啥怕!不就是个死人的尸体吗?生前本事再大,死后还不是任人拿捏,要是有本事啊,那就活过几千年,何必被人埋入那阴暗的鬼地方。”

  哼哼哼哼!二叔一边笑着,一边拍打着胸口,来缓解此时的咳嗽。

  “哟!没看出来啊!你小子长大了啊!嘴皮子功夫日渐精进了,说起大话来也不怕闪了舌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比你还狂!这经历得越多啊!心里的胆量就越小了,老喽!”

  他一边自嘲着,而另一只手却不住地拍打着我的肩膀。难道我想到的不对吗?在这个唯物主义至上的年代,你可别跟我扯那些神啊!鬼啊!的事情。

  那只不过是往些年,人们愚昧所积累下来的产物。像我这种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好青年,才不会相信那些神神叨叨的鬼神论!

  我想了想该如何接住他的话,片刻后我说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是您的侄儿,侄儿也是半个儿不是,难道你还能害我不成?”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冒着热气的茶水,端起来不急不慢地抿了一小口,发出“啧啧!”的声响后,忙又放下了茶杯。转过身正对着我,眯着眼说道:“这话也对,也不对!”

  嘿!这老家伙还给我打起哑谜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今天,你是怎么把这话给我圆上的。

  我急忙问道:“二叔,这话怎么讲?”

  他坐了下来,半躺在那张椅子上,看上去轻松极了,随后说道:“我确实不会害自己的侄儿,但是我也是为你好嘛!你要知道我们干的那个,弄不好是要丢了小命的。小伙子在家做个小老板不好吗?犯不着去冒那个险呢?”

  我急忙说道:“您不是也好好的么?”

  听到我的反问,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他抬起头望着天花板,深深地吐出一口烟雾,好像在静静地思考着什么。

  我不动声色,要学会等待,万万不能在这个老家伙面前失了气势。

  又过了片刻,二叔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心想怎么着,装什么深沉?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忽悠的呀!

  他转过身子,掀起衣服对我说道:“大侄子,你丫太年轻了。你以为倒斗是组团旅游啊!啊!你!看见老子身上的伤没有,黑毛粽子划的,要不是老子身手好,早他妈见阎王了!”

  看着他肚子上那道伤疤,着实令我有些意外。这么多年来二叔还是第一次向我展示他身上的伤,看着那道长长的伤疤不禁后背一凉,心口一阵憋闷。

  卧槽!粽子划的!还真有这东西啊?还以为是我爷爷编出来吓唬我的呢!心头有点被震住的感觉,一时间竟然忘了该说些什么,半晌都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他这伤怎么有点像是?像是人为做出来的,我的脑筋转得飞快,仔细地回想着他这些年的过往,有没有什么跟着伤痕有联系的事情。

  他看着我不说话的样子,以为我被吓呆了,手掌在我的面前来回晃悠了几下。看着他那动作,迅速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的手掌,他笑了,笑得很得意。

  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那时我还是七八岁的毛孩子,有天中午正在我熟睡之中,听见二叔在里屋床上发出怪声。我好奇地推开门,看见他蜷缩着身子,表情极度难过,脸上的肌肉都扭曲起来。

  我急忙上前去观察他的情况,只见他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二叔见我走到了他面前,非常吃力地朝我说道,去...去...去...去...我心想你老人家都疼成这样了,还死要面子,怕我看到你这幅尊容,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听他的话,赶紧回去睡觉,还是做点什么比较好呢?

  他看我没有反应,眼神里透出了求助的信息,用手在床上死命地拍打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去...去...找...你爷爷...

  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拔腿就撩直奔楼下后院,一个踉跄我摔了个满怀。我急忙起身顾不及疼痛推开后院的门,巡视一周谁都不在。

  我心头一凉这可怎么办,爷爷奶奶都不在家,就我一个毛孩子能怎么办?急得泪水涌上了心头,撒丫子朝门外跑去,在大门口一个没停住把爷爷差点撞倒在地。

  还好我那时比较纤瘦,身体很是单薄,不然非得把我爷撞个半身不遂,老爹知道后还不得把我的皮给扒了去。

  想着这些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爷爷见我这着急忙慌的样儿,问我出了啥事?此时急得我压根儿都说不出话,爷爷看着我那焦急的表情,急忙说道:“小贤,深呼吸···缓吐气···慢慢来。”

  在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后,我指着二楼说道:“二叔···二叔他快不行了。”

  老爷子听我这话,急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没缓过来,身子一软靠到旁边的石柱上。

  哎呀!这下糟糕了,连我爷爷也快不行了···

  一个扛着东西的人正巧路过巷子,我急忙朝他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那人见这架势,急忙停了下来,顺着我指着的方向看去,他意识到我家需要他的帮助,急忙放下东西跟着我朝回狂奔而去。

  后来二叔被送进了手术室,我和爷爷在门外候着,我问爷爷二叔这是怎么了?

  爷爷摸摸我的头,说急性阑尾炎。

  那时我还小,压根儿不懂什么叫急性阑尾炎,看着爷爷问道:“二叔会不会死啊?”

  爷爷用手抚摸着我的小脑瓜,顿了片刻后说道:“现在不会,要是再晚一点送过来,怕是要疼死。”

  手术室的门开了,我扶起爷爷从椅子站了起来,他佝偻着身子,看向手术室大门。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着昏迷的二叔朝外缓缓地走来。

  看见二叔还处在昏迷中,医生简单地和爷爷交代着什么,然后就把二叔推到一间病房中去。

  后来护士小姐给二叔换药时,我无意看见那道缝合后的伤口,那伤口的位置恰巧就是刚刚他给我看的那条,看来他是被我逼急了,想用着伤疤来糊弄我。

  呵呵!差点就被他忽悠成功了,想我一世英名,怎么可能会被他那雕虫小技给蒙骗双眼。

  好啊!你个老顽固还想负隅顽抗。知道了他的心思后,我依然不动声色,故作毫不知情,就想看看接下来他到底怎么编下去。

  “二叔,不管是什么黑毛白毛,你只管带我进斗里去就行了,不然的话其他免谈。”

  看我起身就要开门朝外走去,他一把拉住我,起身用手指对我比比划划,脸上展露极度无奈的神情,最后他说道:“好吧,你小子不信那个邪,老子就带你去看看什么是黑毛粽子,到时候被吓得屁滚尿流,可别怪老子没照顾好你。”

  哦耶!看来我的小目标达成了,这老家伙还是没能拗过我。我朝他嘿嘿一笑,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