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十九章 开启盗墓征程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3244 2021-05-28 11:04:17

  叮叮叮...叮叮叮...手机响了,拿起手机是二叔的来电,电话那头传来二叔的声音。他简单询问那个胖子的情况后,让我驱车去一个地方,但是没有交代是去干嘛。

  接完二叔的电话,我驱车来到中山路的一条老巷子。这里灯光很昏暗,周边都是熙熙攘攘的民宅,不时还传出几声犬吠。我拨通了二叔电话,报告了我的位置后,他给我指了一个大致方向,他在那里岔道口等我。

  汽车在这蜿蜒的巷道中穿梭,路边时常站有三三两两,穿着暴露年轻女子。见我即将从她们身旁路过,摆出妖娆妩媚的挑逗姿势,甚至有一个女子朝我敞开外衣瞬间又合上,里面什么也没穿,简直辣眼睛。(各位请自行脑补)

  越过一个路口,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旁,几个年轻女子正围绕着一名中年男人,似乎在谈论什么?我当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过那都不是我该关心的事,维护治安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去做。

  顺着小路继续向前行驶,两旁都是低矮老旧平房,车道也开始渐渐缩窄。零星的窗户透出昏黄灯光,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外来人员,看着零星灯火,我继续朝前小心行进。

  突然一个男人从路旁走到中央,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滴了下喇叭示意请让行,这人摇摇晃晃地朝我走来,对着车窗一顿猛拍。看他走路的架势,估计喝了不少酒,出来撒酒疯的。

  他嘴里在不停地说着什么,隔着挡风玻璃也没能听清。不一会儿他来到车门旁,开始敲击侧窗,我看清了他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摇下车窗,一股酒味扑鼻而来,那人开口问我是不是金世贤,看着他那佝偻的躯体,年纪应该也不小了。

  我答道:“嗯!我就是!”

  他看了看我,然后说道:“跟我来,有人安排我在这里接应你。”

  心想不对啊,二叔说他在一个路口等我的,面前这个陌生人,却说有人安排他来接应我,这会是二叔的安排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么眼前这个人是谁?他的企图是什么?

  不过从他刚才的诉说来看,他的确是受人之托。在这里我势单力薄,发生点什么事很容易吃亏,还是先给二叔回个电话,问清楚情况免得被人下了黑手。

  掏出手机,我拨通二叔电话,说明情况后,二叔示意跟着他走就是了,他现在还有要事在办,嘱咐道:“等拿到东西,赶紧走就是了。”

  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今晚该是喝了不少酒。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左腿好像有些伤残。穿过一条小巷子后,这里是一排排相似的建筑,他带着我在那里七弯八拐,最终那人停住了步子,朝四周看了许久,推开旁边的一道门,缓缓说道:“进去吧。”

  我朝周围仔细看了看,都是这种七八十年代的平房,这扇木门都已看不到半点油漆,墙角还堆放着几双鞋子和矮凳。进门左右两间厢房要么是堆放杂物,要么是厨房。

  我壮着胆子朝里走去,里面是一个面积不大的院子,停放着两辆电动自行车,院子墙角摆放着几盆植物,看上去都不怎么茁壮,平日里缺乏打理。

  借着月光我看见里面是两间平房,一盏微弱的灯光从窗户透出来,房间中传出一个女人地数落声。声音不算很大,站在我这里能勉强听清楚,大致意思是在嫌弃男人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之类的意思。

  突然屋子里一顿噼啪声震耳欲聋,好像是掀桌砸凳声,片刻后院子里一片寂静,只听得那个男人骂道:“这日子没法过了,你给老子滚。”随后传来一顿摔门声,我静静地站在院子里,这特么也太尴尬了,难怪二叔不亲自来取东西,原来是拿我当枪使,果然又被二叔坑了一把。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际,一个女人捂着脸朝外走来,就在距离我三四米处停了下来。

  微弱的灯光看不清她的脸,只是隐约看见她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长裙,那人缓缓开口道:“你是小贤吧?”

  瞬间我愣住了,这个女人我压根儿就不认识,怎么初次见面就知道我是谁?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呆呆地愣在那里。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强行摆出一副笑脸,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我没有反应,她走上前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说道:“哎呀,都长这么高了,大小伙子了。”我看清了她的样貌,这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面容姣好,说起话来也好听,看样子她还真像认识我似的。

  我开口问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叮叮叮...叮叮叮...二叔又来电话了,二叔说道:“小贤,拿到东西没有,拿到赶紧走,少他娘的逗留,有危险。”我“喔!”的一声应答后,二叔匆忙挂断了电话。

  东西?什么东西?二叔把我搞懵了,看来二叔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催我赶紧拿东西溜之大吉。等不及她回答了,我直接开口道:“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要转交给我?”

  听了我的话,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于是转身朝里屋走去。不一会儿传出那个男人的声音骂道:“他娘的,不是走了吗?回来干嘛?像你这样不要脸的臭女人,老子随便哪里找不到。”

  话音刚落,一阵滚轮摩擦地板的声音传来,只见她拖着一个黑色行李箱放在我面前,说道:“这个是转交给你,你带上它赶紧走,有人问你千万别搭话,赶紧走就对了。”

  接过行李箱,试着提了提还真重,看来这东西非同一般,跟她打过招呼,我拖着这个大家伙就朝外走去。那个醉汉在一个转角处半蹲着,见我出来了,他朝我比划一个抽烟动作,我掏出身上的半包香烟递给他,就朝前继续赶路。那个醉汉自顾自在那里抽起香烟,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来到汽车旁,二叔接过行李箱,对我说道:“走,回家。”

  一路上二叔都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就像是刚刚吃过亏似的。想到刚刚那个女人,从她的反应来看,她应该在很早之前见过我,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印象。看着二叔,我开口道:“二叔,把东西给我的那个女人,是谁啊?怎么好像认识我?”

  二叔点上烟,狠狠抽上一口,然后把手伸出窗外,香烟在汽车疾驰之下,露出一个红闪闪的光点。

  二叔沉寂片刻后,开口问道:“那个女人都和你说了什么?”

  本以为他会全盘托出的,结果来了个反问,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只好回答说没有,什么也没有。

  二叔看我面无表情,继续抽起烟。

  我能隐约感到二叔跟这个女人,肯定有点瓜葛,但没有证据也不好瞎猜。

  到了二叔家,已经是晚上12点了,他下车后把那箱子也带了下去,打发我回去休息,我满口答应。

  回到旅馆,杨姐已经休息了,只留下小赵在值夜。看我回来了,小赵说道:“老板,那个胖子醒来找过你,现在又睡下了。”

  “哦!知道了!”

  说完我径直朝楼上走去,推开房门只见那胖子鼾声如雷,看他的样子应该酒还没醒,于是关上房门朝楼下走去。前台后面的小房间就是我的住宿,主要是方便前台有事找我比较方便。

  二叔背地里干的那些事,这还是头一次参与,想想他这些年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看着二叔花钱时风光,背地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这就应了那句老话“想要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第二天一早,二叔来到我的房间,他刚推开门我就醒了。我看着他装扮得很别致,一身黑色西服,头发也收拾得很清爽,简直一副赌神的样子。心想着老家伙在外面还真讲究,明明是去下地刨土,搞得跟去参加酒会似的。

  “醒了就赶紧起来,去把胖子叫醒,老子带你们去见识一下--神仙斗。”二叔说完又抽上了,这老家伙一天没有两包烟,怕是走路都没精神。

  我急忙穿上衣服,简单收拾后就上楼找胖子,推开门这家伙还睡得死死的。

  “胖哥,醒醒。”奶奶的,推了几下都没有反应,我一把扯掉床上的被子。那胖子一惊,立马坐了起来,双手护着脑袋,蜷缩在床头大声叫道:“粽子爷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偷您的冥器了。”

  见周围没有反应,他慢慢松开双手,贼眉鼠眼地看着我,说道:“小同志,这么早是干嘛呀?怎么是你啊!”

  看着这个半梦半醒的胖子,我冷冷地说道:“走啦!我二叔催了几次了。”他晃了晃脑袋,好像才想起昨晚说过的话,急忙起身询问二叔的安排,我告诉他再过一会儿就有人来接我们了。

  我们俩简单收拾好东西后,一辆车停在旅店门口。前排车窗摇下后,二叔招手示意上车,后备箱已经打开,我把行李放在后面,转身上车。车里还有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正在睡觉,看来今天他们很早就起来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