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二十二章 大山深处的苗寨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2345 2021-05-31 00:00:00

  第二日清晨,喧闹的嘈杂声袭来,我还在睡梦中徘徊。

  二叔和胖子一行人早已收拾好,在屋子里谈论些什么,好像是起了什么争执,胖子脸上有些不悦。

  我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这一幕也是很吃惊,急忙起身朝他们走去。

  后来从他们的谈论中,听懂了大致意思。

  二叔安排了人手送装备过来,让胖子留在这里接应,因为这次古墓的信息还没弄清楚,至于需要多少装备和人手,二叔心里也没底。

  那个小年轻肯定是跟着老雷走的,二叔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从资历和阅历来说,这个胖子是留在这里的最佳人选。

  胖子本想跟我们一起进山,顺道学学二叔对风水的独到见解,亦不枉来此一回,毕竟一年也难有几次这种机会。

  倒斗不是正经工作,不像每天朝九晚五地按时上下班。一年中大多时候都是在打探信息,或者查找古书记录,提取里面的关键线索,花上大量精力去实地探访,可不是件轻松的活儿。

  最终在二叔的劝慰下,胖子同意了二叔的安排,决定等我们消息,他俩最终相视一笑,默契的眼神和微笑,充斥着整个场面。

  收拾完东西,我们四人背上行囊,匆匆踏上寻找古墓之旅。

  据二叔的线索分析,古墓可能离我们大约四五十公里,差不多在另一个县城边缘。

  我们拦了一辆的士,说完目的地后,那个的士司机连连摇头,说那边山路太难走,人迹罕至,准备驱车离去,不过片刻后他立马改变了主意。

  二叔掏出皮夹子,司机看着那几张红票子不住点头,一改刚才的口风,二话不说麻利儿的赶起路来。

  汽车一路疾驰,司机先是对我们这行人感到好奇,问我们去那里做什么。二叔把他一顿忽悠后,司机开始和我们拉起了家常,慢慢地就扯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上。

  司机姓刘,年纪比二叔稍长,脸上的皮肤黝黑,左手食指与中指的指甲有些蜡黄,看来也是个老烟枪。

  他一路上都喋喋不休,这是常年接送乘客锤炼出的能力,但亦可能是性格因素造就的。

  一路上他都在介绍当地的情况,说我们要去那个村子,以前那里叫望仙寨,住的都是山里的老苗族,现在基本上算是荒废了。

  二叔问道:“老哥,为什么以前叫望仙寨,有什么典故不成?”

  司机听到二叔的问话,咧嘴一笑滔滔不绝地展示着他那渊博的知识。

  原来这里有个传说,在秦皇汉武时期,这里还是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飞禽猛兽那是不计其数。

  突有一日,天降巨物,形似七彩莲花坠入山中,只听得轰隆隆雷声大震,火光冲天。

  恰巧一队残兵败将路过此地,目睹了这个过程,为首的将领带上一队亲兵,往山里赶去查看情况。

  那队人马三天都没出来,在外等候的副将焦急万分,无奈只好带上一队人马前去支援。刚到半路就碰上主将归来,毫发无损且精神十足,身边的亲兵个个威武雄壮。

  副将见状顿感欣慰,后来这队兵马在战场上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最终立下赫赫战功。

  待大汉王朝安定天下后,那名主将请辞回到这里,带着随从在那深山中建立了一个村寨,取名望仙寨。

  后来县里来人实地考察后,改为石家村。

  也就是从那时起,这个村就开始渐渐衰败了,有人说是得罪了神仙,凡人改动了这里的地名得罪仙人,仙人收回了仙法不再对这里庇佑。

  二叔好奇地问,为什么说那个村子荒废了,司机接过二叔的香烟叼在嘴上,左手从门扶手处拾起打火机点上,嘴巴里不停地说着怪事。

  那村子在八九十年代,还是一副人丁兴旺的景象,村里大约八九十户人家,总的算来可能有四百多口人,也算远近皆知。

  自从十几年前来了一个勘探队,进山后怪事不断发生。

  说到这里,他扔掉了烟头,顿了顿不再继续说。

  二叔见状赶紧掏出一根烟,点上后递到了他手上,接过香烟他又接着说了起来。

  后来几年村子里就不停地闹腾,小孩莫名半夜哭闹,牲畜也无故丢失。怪事接二连三发生,严重扰乱寨子的生活。

  起初人们以为是闹邪祟,就请来县里最有名的老道做法。

  这个道士也算有些本事,对阴阳之事颇有见解,时常帮忙看风水、选墓地。经他所指点的人家,都是一副家运昌盛,子孙兴旺之相。

  老道来到村里,看罢各家情况,并无异常,于是登高观察整个村子四周。见村子东南面有山石塌方之势,此势严重破坏了村子风水格局,邪祟破体而出,危害四方。

  村民求老道帮忙化解灾祸,老道只得叹息摇头,劝众人搬离此地,另觅居所。在村民的苦苦哀求下,老道士带着一行人进山开坛做法,足足做了三天。

  “你猜怎么着?”

  这司机还卖起了关子。

  老雷接话道:“肯定啥用没有呗,要是有用村子就不会没落。”

  那司机把头转过来对着老雷看了一眼,随即继续开车说道:“不但没有好转,连那个老道都变得疯疯癫癫,见人就扑上去撕咬,好几个大汉才把他制住。没过半个月,那老道就惨死家中。”

  自从那件事之后,村子里的人们就开始议论纷纷,从这怪事证明老道所言非虚,村民内心都惶恐不安。

  后来有人陆陆续续搬离这里了,富足一点的搬进县城做起小生意,条件一般的就搬到隔壁村子去居住。现在那个村子几乎看不到人影了,算得上是一个荒村了。

  听司机这一通讲解,我心里开始发毛起来。他娘的,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倒是挺吓人的。别特么古墓没寻着,把小命给折在这里了。

  汽车在蜿蜒的公路上行驶,不对!这不能称作公路,顶多算作马路而已。

  自从脱离了那条省道,我们只能顺着拖拉机留下的沟壑继续行驶,车速很慢但是我们还是感觉很颠簸,所有人不得不把手牢牢地抓住车顶的扶手,来维持身体平衡。

  四周环境越来越荒凉,前面没有路了,司机示意我们到头了,只能送我们到这里了。

  他说这就是石家村外围,再往里走上个把钟头,估计就能看到那个村落了。

  因为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没有公路,只能赶11路才能到达。

  下车后各自背上行囊,司机给我们留了个号码,说如果有需要他可以到这里来接我们,价格肯定比今天优惠些。

  二叔打发他离开了,我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信号时有时无,这他娘可真见了鬼。

  汽车能驶入的最后地方,是一块荒废的农田,红色砂砾土壤表明这里土层含铁量出奇之高。

  起先驶入这条小道时,还能看到熙熙攘攘的农作物,到了后面农田里都是齐人高的杂草枯枝,看来那个司机说得很对,这里俨然是一个荒村。

  “二叔,我们还要进去吗?”

  当我不自信地问出这个问题后,老雷拍了拍我的肩膀。

  说道:“小老弟,后悔怕是晚了。”

  他朝来时的路看了看,意思是车都已经走了,后悔也没有用。

  二叔看了看我说道:“小贤,别怕,有我在,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

  看着他那坚定的眼神,心里直骂娘,你们都是身经百战,风里来雨里去的主儿。

  我一个刚刚毕业的小同志,还没参加工作就来支援山区古墓开发,这是何苦呢?

  本以为倒斗是个有意思的活儿,就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飞檐走壁、来去自如。

  几铲土一刨、钻进盗洞、推开墓门,撬开棺椁带着冥器就出去逍遥快活。

  哪成想是这个鬼样子,心里开始万分后悔。

  这时候要是有人提议要回去,我举双手赞成。

  正准备向前出发的时候,二叔走到了刚刚出租车掉头的地方,然后蹲了下去。

  老雷见状大步朝那里走去,二叔用手指着上面的车辙印痕。

  “老雷,这印痕像是大型SUV压出来的。”

  老雷用手比了比印痕的宽度,然后又比了比轴距,同二叔对视一眼。

  “这印痕很新鲜,估计比我们早。”

  我看着这印痕,好像不止一辆车在这里掉头,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

  二叔和老雷一顿研究后,起身看着四周的环境,二叔掏出手机骂了句:“娘希匹,只有一点点信号。”

  然后试着拨打电话,尝试几次后都不理想,只好靠短信来沟通,过了一会儿收到了回复。

  他的脸上开始阴沉起来,半个小时候二叔起身说道:“走吧,只能希望他们能再快点了。”

  我们顺着蜿蜒的小溪前进,这些溪流都被人工改造,还能看出两旁山石垒成的渠堤,溪水改道流入沟渠,灌溉着这片农田,是这片农田的主要水系。

  溪水潺潺流过,发出嘻嘻索索的声响,给这凄凉之地增添了一丝生机,成为我们一路的伙伴。

  沟渠旁的小路只有三十公分宽,两旁长满杂草。

  刚下过雨的天气,走在这泥泞的小路上,好几次都差点摔跤,鞋子上的烂泥,在鞋子表面糊得很厚很厚,走起路来十分吃力。

  每当遇上路旁的大石块,我都停下来在上面刮上几下,减轻脚上的负担。

  老雷和二叔正在聊着他们以往去过的地,不时传出哈哈哈的笑声。

  小雷在我前面走着,一路也没见他有过什么过激反应,看来这里还是比较“干净”的,没有什么邪祟来骚扰我们。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走,我们离大山的腹地越来越近,两旁的森林愈发茂盛,山势凸显愈加激烈。

  树木笼罩着这片山岭,虫鸣鸟叫声跌宕起伏。

  对面的山地中,似乎有几座土丘垒成的坟,在树木的荫蔽中,显得格外阴森。

  走着走着,我抬头朝前看去,一座山腰深处冒起一阵青烟。

  我激动得跳了起来,大声喊道:“二叔,前面有烟雾。”

  众人被我这一嗓子震住了,纷纷驻足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

  二叔转头对我说道:“小贤,坚持一下,我们去那里看看。”

  终于在这大山中看到一点希望,我加快步伐朝前走去,感觉身体瞬间精力充沛。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