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二十五章 乌达卡拉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3937 2021-06-03 00:00:00

  老人是这苗寨的族长,在多年以前族里的大小矛盾,基本上都是依靠他老人家来主持公道。

  如果两户人家之间,产生了化解不开的矛盾,都会一起来到族长家中,当着祖宗神位听从族长调解。

  族长为人公道,深受族人推崇,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族长在族人心中的地位,仅次于神灵和祖宗。

  再往前推许多年,族长有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利。族人中出现大奸大恶之徒,族长可以召集族人对其实施严厉惩戒,亦可将其处死。

  生活在现代的人们,大多难以理解那个年代的族群制度,认为那是被封建时代禁锢的枷锁。

  这样理解也不是不可以,只能说不够全面,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们,是无法体会那时的艰辛。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提出人有五个层次的需求,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

  当时社会处于农耕文明,还有小部分族群处在半农耕半狩猎状态,也就是生理需求得不到完全满足。

  当安全受到威胁时,只能抱团取暖,而这个团体是以族长为核心,渐渐向外扩散。如果被排挤在外、脱离族群,那这人的死亡风险系数就会陡然增加。

  封闭的村寨与外界的交流并不多,村寨之间常常会有群体斗殴事件,大多是为了争夺狩猎区域而发生。

  于是村寨与村寨之间,总会存在着有意或无意地敌对关系。

  要想在那个时代好好活下去,就必须遵从族群生存法则。

  当然我也翻阅了很多关于村寨邪说的书籍,那时人们知识匮乏,遇到不可解释的事情也比今日多。

  祭祀、诅咒、巫术、鬼神之说也非常盛行。

  据老爷子说,他们村寨信奉的神灵叫乌达卡拉(音译),是一种具有超能之神。

  在两千年前,乌达卡拉乘莲花座降临人间,山中惊雷巨响、火光冲天。大山腹地之中,出现一个空旷洞穴,只见乌达卡拉挥动手中法杖,洞穴里变得珠光宝气、金碧辉煌。

  他那莲花座,化身为两扇数十米的巍峨石门,屹立在山洞之中,气势磅礴。山间碎石纷纷滚落回原位,重新覆盖了那个洞穴。

  乌达卡拉脚所触及之地,青草横生,四周枯枝断叶再次生机勃勃。乌达卡拉就此造福一方百姓,完成上天之托付。

  乌达卡拉常年以青铜面具示人,手中持有法杖,只需轻轻挥动法杖,方圆几十里便可享数百载太平光阴。

  病重将死之人,只需瞻仰到乌达卡拉法杖的一点光芒,就可以去除百病,延年益寿。

  后来一小队士卒来到附近村寨,走入了巍峨石门之后,再也没有出来。

  传说他们是乌达卡拉莲花座中,莲子的化身,是正义的使者,和平的守卫军。

  乌达卡拉造就了一方净土,附近上千年时间里,方圆几十里的村民都源源不断为其供奉烟火。

  老爷子听他祖上口口相传,以前山那边的老寨子叫旺仙寨,因为有乌达卡拉庇护,村寨人丁兴旺,后来村寨迁移到这里才叫望仙寨的。

  因为这里离传说中的乌达卡拉居住地不是很远,用肉眼模糊的能看清大概区域。

  但是在十多年前,来了一支勘探队,在山间挖坑放炮,激怒了乌达卡拉,村寨就此怪事连连。

  先是有村民莫名疯癫,孩童半夜哭闹不止,牲畜无故丢失或死亡,造成人心惶恐之势。

  有人提出祭祀乌达卡拉,希望他重新庇佑村寨。

  于是请来卧佛山道观--云竹道人,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祭祀仪式。

  人们纷纷杀猪宰羊献祭乌达卡拉,希望他原谅人们的冒犯,还民众安宁。

  云竹道人带族人前往凤凰岭山脚处开坛做法,镇子上的村民得知此事,纷纷前来驻足观看,可谓人山人海。

  这坛一作就是三天,云竹道人住在那里的窝棚中,每日与乌达卡拉交涉,前两天倒是相安无事。没想到三日之后,云竹道人疯疯癫癫、六亲不认,见人就扑上去撕咬,着实把村民都吓了一跳。

  无奈只好把云竹道人送回道观,听说回去半月左右就惨死道观中,死状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这消息传遍了整个县城,一时间望仙寨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老爷子提到那时的情况,仿佛记忆犹新,说起话来激动得手舞足蹈。

  正在大家聊得火热时,一个穿着藏青色服饰的老人出现在门外。她看着我们,先是愣住了几秒,然后朝石老说了什么,放下手里的菜篮子,显得很热情,转身就去忙活起来。

  满屋子的烟味,呛得我难受至极,全程看着老爷子的嘴型,我一句都没听懂,全靠二叔和老雷的翻译,搞得我头都大了。

  因为听不懂他们的交流,就跟二叔说明情况后,独自到外面的院子去走走,那个小雷也有同感,紧跟在我身后。

  外面视线很开阔,我站在了二叔给我们打唿哨的地方,雾气围绕飘过身旁。看着星罗密布的竹海,似有一番畅游仙境之感。

  院子西南转角有一棵枇杷树,高约六七米,枝繁叶茂。金灿灿的枇杷颗颗饱满,看得我垂涎三尺。

  一株葡萄缠绕着它,顺势爬上枇杷树枝,葡萄枝头新长出的丝条正贪婪向上攀爬。

  那个奶奶朝我们说了什么,她指着枇杷树,用手比划采摘枇杷的动作。

  我跳起来抓住一枝丫,左手把它死死抓住,右手上去摘了几串,在木盆中清洗后尝了一颗。酸酸甜甜的味道不错,果然在阳光下自然成熟的果实味道很好。

  奶奶示意我们多采摘一些,她们年纪大了,村子里面没有其他人,已经好些年没有吃到这上面的枇杷了。

  今天看见我们俩小年轻,恨不得让我们把上面摘个精光。

  爬树这种事有些年没干过了,小时候爬树被爷爷知道,少不了挨一顿板子,掏鸟蛋、摘果实,一样都没少干。后来长大了,都记不清最后一次爬树的经历了,现在被奶奶“委以重任”我要拿出当年那股雄风。

  我撸起袖子朝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星子,正准备往上爬,奶奶制止了我。她指着旁边的梯子,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心想还是老奶奶想得周到。

  抬过梯子,小雷扶着梯子左右底,我三下五除二就爬到树枝上,看着这又大又饱满的枇杷,心里别提多美了。小雷摊开布兜,我把采摘的枇杷朝里扔去,不一会儿就在簸箕里堆成了一座小山。

  正在我打算把剩余的枇杷全部采摘时,我朝屋后看去,一个人影仿佛站在山石旁的泥土中,正恶狠狠地看着我,我揉了揉眼睛,再次朝那里看去时,早已不见踪影。

  心里一惊,这TM又幻觉了。

  我小心翼翼地从树上下来,二叔们几个站在了我面前,老爷子对我指指点点,不住点头微笑。看着地上的收获,脸上洋溢起灿烂童真般的笑容。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