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二十六章 黄皮子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2082 2021-06-04 00:00:00

  小雷和我把采摘的枇杷抬到屋檐下,这小子平时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儿,没想到吃起枇杷来相当麻利儿。

  这枇杷算得上真正纯天然绿色无添加,没有喷洒过农药,偶尔还能看到几个大大小小的黑色虫洞。

  小雷正大口咀嚼,朝我不住地傻笑,他握紧拳头,伸出大拇哥表示对这果实的赞许。我推了他肩膀一把,说道:“瞧你那熊样。”

  他那单薄的身体被我一推,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他弯折身子一动不动,还以为他生气了,上前用手在他背上拍了一掌,说道:“咋啦!生气了?”

  他朝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神神叨叨地说着什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木屋旁边的竹林。

  我观察到他的状况,感觉事有蹊跷。

  于是顺着他的视线打量着那片竹林。

  良久之后,他朝我耳边“哇”的一声尖叫,把我吓得魂不附体。

  看着我惊魂不定的样子,他笑得咯咯作响。

  他娘滴~~~~

  平时看他是个老实巴交的货,突然给我整这一出。

  差点没把我吓尿~~~~

  我上前一把勒住他脖子,嘴里念叨着:

  “你个屌人,吓我一跳,看我怎么收拾你。”

  左手勒住他脖子,右手在他身上不停地挠痒痒儿。

  他被我挠得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哼!~~~”

  “这就是作弄小爷的下场。”

  二叔和老雷在一旁笑出了声,嘴里说着年轻就是好啊!不像我们这把老骨头,早就没有那股朝气咯。

  小雷不停地求饶,我松开手。

  他蹲在那里还在傻笑。

  麻蛋!便宜你小子了。

  老爷子看着我们这幅打闹的场面,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他应该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地笑了,这个村寨就他和老奶奶,就算有再多的话,估计也快念叨完了。

  看着已经不再嬉戏打闹的我俩,老人朝我招了招手。

  看见他招我过去,嘴里一边咀嚼着酸酸甜甜的枇杷,一边大步朝前走去。

  老人指着香堂主墙木门,示意我推开它。

  我使劲推门,里面发出一声

  “吱···呜····”

  老人伸手拉动门旁开关,只听“滴哒”房间一盏昏黄的电灯亮了起来。

  透过昏黄的灯光,看见里面摆放着一张床架和一个抽屉。

  我抬脚迈进里屋,踩在木板之上,木板发出沉重的“咯吱”声。

  床上什么也没有,抽屉上摆放着一个老式木质相框,里面夹着一张老式黑白照片。上面是一对年轻的男女,双双身着苗服,男的看上去三十出头,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那女子也就二十好几,头戴银帽、脖挂银项圈,一张笑脸天真烂漫。她手里抱着一个婴孩,看上去两三岁左右,小孩看着镜头,脸上笑容纯真无邪。

  我拿起照片凑近仔细观察,老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照片对我念叨着。看着照片上的年轻人,和这老人一对比,还真有几分相似。

  瞬间明白了老人的意思,嘴里不由自主地夸赞老人,年轻时真是帅气十足。

  他好像听懂了我的夸赞,对我叽里咕噜地讲了一大段话,二叔在一旁笑得嘎嘎响。

  老人越说越兴奋,手不停地比划着,偶尔还不忘拍打着我的肩膀。

  好尴尬!

  我一句都没听懂!

  还得配合他的节奏,在他好像讲完一段话时,不住点头。

  脸上的笑容还得纯真无邪~

  终于老人收住了话匣子,指着另一间屋子,朝那走去。

  二叔推开门,里屋房梁上悬挂着十几个黑色包裹。我回头看了眼老人家,他比划出取东西的手势。

  我大步迈进很高的门槛,屋子里面很黑,墙上只有一扇固定的木窗户,些许微弱的光线透射进来。

  这里是老人存放棉被的地方,棉被悬于梁之上,是为了防止老鼠搞破坏。

  我准备伸手去解开一个包裹,墙角的包裹晃动了一下。我心里一惊,急忙朝后退了两步,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小贤,怎么啦?”二叔问道。

  我结巴道:“那...那里面的包裹,刚才动了一下。”

  话音刚落,另一个包裹晃动比刚才那个还要大。

  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包裹会自己动?

  二叔朝前走了过来,他的步子很轻盈,在这木板上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一步、两步、三步······

  就在二叔伸手就能摸到包裹时,一团黑影“忽闪”窜到他的肩膀,纵身一跃滚落在地,朝木板的墙角奔去。

  本能反应使我朝那缝隙踏去,不偏不倚刚好把那里堵得死死。

  还没等看清这个家伙的模样,它朝床下躲去。

  这屋子很简洁,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我俯下身子看清了那个家伙。

  “靠”~

  “黄大仙”

  它看着我们这群人不知所措。

  麻蛋!今天老子要扒了你的皮。

  它看我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它竟然站立起来,两只小手抱在一起,不停地作揖。

  心想这家伙还挺有礼貌的啊!还知道玩这套。

  我抬动床架子驱赶它,只见他猛地朝那洞口跑去,这屋子除了那个洞口,它没别的地方可钻了。

  我一脚踩住了它的身子,一股臭屁朝我袭来。

  小雷在旁边笑得嘎嘎作响。

  我瞅了瞅他,心想等下非把这东西塞到你裤子里不可。

  嗯!

  黄皮子有点喘不过气了,后腿也不蹬了。

  看来差不多了,该松脚了。

  我用手抓住黄皮子脖颈后面的皮,使劲一拽就掏了出来。

  小时候夏天,河里摸鱼、洞里抓蛇、树上掏蛋,哪样事情都没少干,今天抓住这只黄皮子,童年的快乐时光仿佛又回到了眼前。

  来到门前的空地上,黄皮子已经缓过气来。

  它也不挣扎,只是静静地等待我的发落。

  “二叔,这家伙怎么处理?”

  二叔转头征询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泣不成声,眼里的泪珠不停打转。

  原来那包裹存放着老人的寿衣,里面撕咬得稀碎,俨然成了我手中这家伙的游乐场。

  老人看着精心准备的寿衣被咬坏,心里止不住的难过,差点背过气。

  二叔安慰老人,许诺要重新给他买一套新寿衣。

  老人连忙摆手,那寿衣是纯正的苗服,是手工一针一线缝制的,规格制式都有讲究,是买不来的。

  我看着心里也是难过!

  它妹的,老子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突然黄皮子发出凄厉的嘶吼,似乎知道我将要做些什么。

  老人大声招呼着我,二叔说道:“小贤,把那家伙给老人家看看。”

  还好二叔说话及时,不然这家伙就是尸体一具了。

  老人看着黄皮子,眼神里透着痛恨,但是理智告诉他,宰了它也于事无补。

  黄皮子进屋咬坏东西,在我的老家是不吉利的表现,人们一般都会焚香祷告,祈求平安。

  老人说句什么后,转身回到了屋内。

  二叔说:“小贤,把它放了。”

  “放了?这家伙不做好事,尽做偷鸡摸狗之事,哪能饶得了它。”

  看着我愤愤不平的样子,二叔说道:“这皮子刚刚生产过,你要把它弄死了,估计那帮崽子也活不成了。”

  我把它转过身,看着它腹部微微隆起的**,看来还真是刚刚生产过。

  它朝我拱手作揖,浑身不停颤抖。

  心想,尼玛!还通人性哈,是个溜须拍马的好手。

  今天看在小宝宝的份上,就饶你狗命不死。

  “啊!呸!”

  拿你跟狗比,那是对狗儿的侮辱了,起码狗子还能看家护院。

  “滚!”

  我把它放在地上,只见它拔腿飞身朝竹林跑去。

  看着它的背影,心里的气还没撒出来呐!

  那黄皮子躲在一个土丘后面,探出半个脑袋看着我。

  我骂道:“别特么让我,再碰到你,下次要是再放过你,我TM是你孙子。”

  在我骂完后,它又拱手作揖,然后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