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三十三章 盗洞入口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2082 2021-06-12 00:00:00

  这羊肉经过炭火烧烤,再撒上调味料,味道还真不错。吃完后铺好毯子,幸福感满满。

  回味着那口齿留香的羊肉,别提多开心了。

  第二日清晨,山间的浓雾早已消退、万里晴空。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润之感,我走到洞口,感觉缺了点什么?

  对着众人说道:“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缺了点什么?”

  众人看着我,说道:“什么呀?”

  “感觉这羊肉少了。”

  小雷指着山洞外面的峭壁上,还残留了一些肉沫,我拾起一块石子朝那扔去。

  骂道:“他娘的,叫你偷吃。”

  二叔笑道:“好东西,见者有份,哈哈哈哈。”

  简单吃了点东西后,我们将羊肉悬挂于火堆之上,那些火星子上方摆放着几根很粗的树根,树根已经燃烧了一小半,连绵不断的火星可以慢慢熏烤羊肉,等到下午就可以直接享用了。

  背上行囊后,用木栅栏封死了小道。

  来到昨晚那句骸骨旁,众人挖了个土坑,将骸骨埋入其中,也算对死者的一种慰藉了。

  二叔一路边走边在山石上刻上一些痕迹,到了一片全是玄武岩的乱石中,老雷弯着腰说道:“大家快蹲下。”

  也没搞明白他要做什么,只见他探出半个脑袋朝那边的山石处看了许久。

  说道:“老隆,你来看看。”

  二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蹲下身比了一个剪刀手。

  “你们俩别动,看我们手势,等下我们摸到他们后面的山石之上,你们吸引他们注意力,我俩趁机从后面敲晕那二人。”

  说完就猫腰摸了过去,我俩时而偷偷看去,心里跳得扑通扑通的。

  只见一人朝我们走来,我俩急忙靠着泥土墙,随后就是一阵稀稀嗦嗦的声音。那人在距离我们一米处,喷洒出一股黄色液体,那股骚味迎风扑鼻而来。

  我急忙捂住鼻子,不敢发出半点声响,不一会儿只听一声闷哼,那人好像倒在地上。

  抬眼望去,二叔做出一个招手的动作,看他在我们上方,立刻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绕过旁边土丘,登上这块野草横生之地,只见他俩抬着那人缓缓地朝山洞走去。

  来到山洞旁,看见好多包裹堆放在地上,我数了数,大大小小十六七个。

  那俩人被五花大绑,老雷再次检查绳索的力度,确认绑得很结实后对我说道:“应该没什么问题。”

  说完他开始翻找包裹。

  二叔对我们俩说道:“你们俩中,一个人去接应胖子,另一个人看守这俩人。”

  小雷说道:“我认路,我去接胖哥怎么样。”

  他娘的,这时候你倒是挺主动地哈。

  老雷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速去速回。”

  二叔对他千叮咛万嘱咐,将那些金项链交给小雷,让他务必将这东西交给带队的道叔,不可交由他人之手。

  只见他不住点头,转身就朝回走去。

  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人了。

  看来分工很明确,我负责看守着俩犊子,二叔他们要下去查看情况。

  交代完任务后,他们各自挑选了工具就朝洞里走去,二叔叮嘱千千万万不要下去。把那俩人看好就行,等大部队来了再进行商议。

  老雷拍了拍我的肩膀,投来一个坚毅的眼神,转身朝里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处于山石之间的孔洞,还能看到外面堆放的碎石,看来是爆破后才挖的盗洞。他们二人渐渐消失在手电能照射到的位置。里面漆黑,手电根本无法照射到洞顶,看来真像那本日记中所示,这个山洞几乎有半座山那么大。

  现在是早上九点钟的样子,掏出手机,上面一格信号都没有。蹲下身子翻找着那些背包,背包中大多都是食物和水,没有武器,还有几捆登山绳。看来他们觉得这里比较安全,不会有人来扰,留下两人看守粮草绰绰有余。

  麻蛋!

  敢截小爷地胡,今天我要让你们尝尝挨饿的滋味。

  看着四周山石,我笑了,笑得那么得意。

  经过十几个来回,终于将大部分食物搬运到了山石缝中的孔洞里,然后用附近的枯枝将洞口掩盖的死死地。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突然山洞中传来一声二叔的声响,好像在叫:“小贤。”

  “二叔,你们能听见吗?”

  山洞中回荡着我那悠长的回声,但是并未有人做出回应。

  片刻之后,山洞之中幽灵般寂静。

  突然,盗洞中传来二叔的回应,声音很嘈杂,并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我朝盗洞里稍微靠近了一点,里面没有一点光线。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拽倒在地,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小腿一阵剧烈疼痛,只见什么东西咬着我的腿朝里面拖去。

  这拖拽速度并不算快,惊慌中我的双手乱抓,手能抓住的东西都不放过,不论抓住什么物体都不停地朝腿脚处砸去。

  耳边传来我的尖叫声,这凄惨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山洞。

  突然我的头部撞着什么东西,一阵头晕目眩后,我进入了恍惚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耳旁叽叽喳喳的声响不绝于耳。一个什么东西正在撕扯脚上的裤腿,感觉它的个头并不算大,似乎是在用嘴叼着裤腿在那里嬉戏打闹。

  在没搞清对方情况下,还是不要把它激怒为上策。

  “醒醒”

  我愣住了,在玩我裤腿的东西居然说话了,不会是我的幻听吧?

  听说人在极度惊恐下,总会把自己心中的渴望变成幻听,或者幻觉。

  “小贤”

  正在我思考之际,这声“小贤”相信我觉得不会是幻听。

  身体的疼痛令我动作迟缓,我用尽洪荒之力给脸上来了一耳光。

  那熟悉的巴掌再次提醒我,这不是幻觉,热辣辣的疼痛感依旧很亲切,每次遇到分不清真实与幻觉时,这招总是屡试不爽。

  确认这不是幻觉,清了清嗓子,淡定地说道:“你是谁?”

  那东西仿佛听懂了我的话,感觉到它好像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

  “你到底是谁?”

  当我再次向它提问后,极度安静的空间中,传来他的回答。

  “小贤”

  麻蛋!

  老子问你是谁,你叫我有个屌用啊!我在右手边的裤子口袋中摸索着,半晌才掏出打火机,心想等我打着火,一定要看清楚这家伙到底是谁?

  打火机微弱的光线投射而去,只见一张惨白的人脸,冲着我的额头猛烈撞击而来,只觉一阵头昏脑胀、眼冒金光之后,我晕厥了过去,醒来时顿感不妙。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