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盗墓旅行家

第三十五章 独战黄金兽

盗墓旅行家 新秀老仙 2511 2021-06-14 00:00:00

  也不知怎么滴,我竟说出“取我铠甲来。”

  这原主看来也是能征善战之士。

  穿好铠甲,持枪提马走出我方阵地后,将士们也发出同样的“哦...哦...哦...”的欢呼声,就像在看擂台上两个拳击手要准备战斗。

  一是为自己的主将呐喊助威。

  二是为了从阵势上表现出自己的无畏精神,从而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

  当我催马来到离那黄金兽不到三十丈处,勒住了缰绳。黑龙发出了一声嘶吼,它前蹄立了起来,我军将士吼声更浓。

  我与不远处的黄金兽对视片刻后,他那高举的枪才放了下来,双方将士都停止了呐喊,战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咚咚咚……咚咚咚……

  两方的擂鼓手不约而同地擂起了战鼓,在这原主记忆中,这不是第一次与黄金兽单挑了。

  早在去年的攻坚战中,他们就打得不分胜负,时至今日再度碰面,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这次要拼尽全力活捉这厮,看看这面具下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正在我思索之际,黄金兽举起了掌中枪,这是要进攻的准备。手中长枪也不由自主地高高举起,双方似乎必要致对方于死地,方才罢休的事态。

  黄金兽,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真本事。

  驾...驾...我催马提枪冲了出去,颠簸中一声巨响,两支长枪撞在一起,马力加上臂力,顿时火星四溅,虎口发麻。

  这厮还真有把子力气,拨马便回朝我冲来。我挥枪朝他胸口刺去,只见这厮往后一仰,在我长枪落空之际,他的长枪从我腰间划过。多亏铠甲的护佑,只是感觉有些疼痛,并无大碍。

  一战数十回合难分胜负,马也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在双方都疲惫不堪的情况下,各自对视着,僵持之际我耳边传来了一声“哇靠,他可真能扛,再来一下。”

  随后耳旁隐隐传来几句窃窃私语。

  什么情况?

  我有顺风耳了么?

  这声音绝对不是后方将士发出来的,还是我的幻听?

  就在刹那间,一阵莫名的声响朝我呼啸而来。

  啊!

  不好!

  是暗弩将至的声音。

  只见一支巨型弩箭射中了我的胸口,强大的冲击力将我击于马下,战马受惊狂奔而去,只留下我独自躺在地上。

  此时天空中的乌云已经把天地都吞噬,我的右手紧紧捂住胸口,鲜血浸湿了铠甲,正缓缓地向外涌动。

  万幸这金缕御衣只是被弩箭撞击出一寸深的伤口,要是没有它的庇佑,恐怕必死无疑。

  金面兽举枪下马,缓缓地朝我走来,一步一步慢慢逼近。我观察四周环境,黑龙已经离我数十丈远,长枪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胸口的疼痛让身体无法动弹,我努力瞪大了眼睛,可是疲惫让它眯成了一条缝,就像千斤重担挂在眼皮一般,看来这回大限将至。

  来吧,让我有尊严地离开这乱世,让将士们记住我这个虽败犹荣的将军,为国为家赴汤蹈火,刀山火海到死方休的精神延续下去。

  黄金兽一步步缓缓逼近,他那空洞的眼窝里似乎只有幽灵般的黑暗。

  哎呀!

  胸口又疼了起来。

  只见他用左脚踩在我方才受伤的位置,疼得我只想问候他老母贵姓?

  哎呀呀!太疼了,老哥你还是一枪了结了我,让我痛快的去向孟婆讨碗汤喝吧。

  突然,面具里面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

  “张嘴”

  顿时我懵逼了,茫然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入了我的口中,多余的液体顺着嘴角流过脸颊,然后进入我的脖颈处。

  只见金面兽提了提自己的裤子。

  卧槽!

  你TM不会是用小便来侮辱一个被你们用暗弩击倒的将军吧?

  士可杀,不可辱。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有本事咱们真刀真枪地厮斗一番。

  我拼命瞪大双眼,以表示对这孙子的鄙视。似乎他感觉到了我的这种情绪,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缓缓地蹲了下来。

  匕首的光芒在眼前一晃而过,我下意识地眯了一下眼。随即他在我左右脸颊处用匕首拍了拍,然后哈哈哈哈的笑出了声音。

  心想这是个神经病,肯定忘了吃药了。

  神经病?

  不对啊!

  这个时代怎么会有这个名词?

  “神...经...病...”他重复着我的话语。

  完了,这下是什么情况啊?

  脑子怎么愈来愈糊涂了。

  到底我是怎么来到这个战场的?

  我努力地想着,努力地想着。

  我来这里干什么?

  “宝物”

  什么宝物?

  瞬间我好像发现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终极问题。

  那就是,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将要去干什么?

  完了完了,我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是谁?

  我是谁?

  怎么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

  看来我才是神经病。

  妈妈我要回家,儿子想你了,我保证以后好好认真学习。

  不谈恋爱不逃课,不打游戏不看片儿。要做一个模范学生,让奖状和荣誉证书把我的书柜压垮。

  让您每次开家长会时,都能站在讲台上接受老师的表扬,让您的脸上倍儿有面子。

  爸爸我也想你了,我保证一心只有学习,不打架不拉帮结派。

  再也不让教导主任找您谈话了,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有礼貌有修养,以后把您的生意发扬光大。

  爷爷我想你了,我想给您道个歉。您那只青花瓷的鼻烟壶是我偷出去给卖掉的,卖来的钱都被我们几个拿去上网包夜打游戏了,还有的一部分被我们买烟买酒给挥霍了。

  奶奶我想你了,我实话告诉您。那年骗您说家里进贼了,爷爷送给你的那个玉手镯,被我拿去送人,我知道那是你和爷爷的定情信物,我保证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给您还回来的。

  哎!手镯?

  我是送了谁?

  好像是个漂亮的女生,怎么好像有点记起来了。

  她收没收?

  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想想我做了那么多的蠢事,多么荒诞不羁的生活,现在我就要战死沙场了,连自己是谁都没搞明白,就要稀里糊涂地去见阎王爷了。

  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问来者报上名来。

  我TM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岂不被那帮家伙给笑死啊,哪有脸去见列祖列宗。

  金面兽拍了拍我的脸颊,说道“喂...喂...醒醒。”

  老哥你别开玩笑了,要杀便杀,这样有意思吗?

  将死之人其言也恶,我用尽全身力气说道。

  “滚……”

  没想到面具里传来,哈哈哈哈的笑声。

  随后他说道:“看看我是谁?”

  卧槽!

  没见过这么能得瑟的货,成王败寇虽死犹荣。

  这样玩弄我,有意思吗?

  我回答道:“看你个大头鬼。”

  于是在嘿嘿的笑声中,他慢慢朝我逼近,在离我一尺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说道:“睁大你的眼睛,看着我、看着我。”

  并用手在我眼前晃悠了几个来回,我的眼睛不自主地跟随他手掌来回转动。

  他停了下来,天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几滴雨水飘落在我的脸上,顿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

  在昏暗的天空下,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他再次拍了两下我的脸颊,说道:“听我说,现在闭上眼,放轻松、深呼吸、吸气、呼气。”

  “听我口令,我数三个数,数到三你就睁开眼醒来。”

  随着他的节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全身放松、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当我听到,一、二、三、深吸一口气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并伴随一声剧烈的咳嗽,从梦中醒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