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5-09上架
  • 48321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把小孽种交出来,本王赐你个全尸,如何?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298 2021-05-09 13:09:54

  三伏有美人,已香消玉殒。

  美人生前贵为王妃,声名狼藉的摄政王妃。

  死后每每被人提起,更多的却是‘可惜’。

  她也曾一手颠覆罪恶滔天的庞氏,救万民于水火。

  只可惜水性杨花,竟胆敢给摄政王戴绿帽,一戴就三层,一层更比一层绿。

  言及此处,说书先生一拍醒木,第无数次失望摇头:“可惜,当真可惜……”

  山水画就的屏风后,那传闻中已香消玉殒的美人儿正香汗淋漓,备受欺凌。

  一杯清茶,叫她软了筋,酥了骨。

  听戏楼下叫好声一片,铺天盖地的盖住了楼上的香艳低吟。

  男子精瘦的腰身滚烫的贴合着她,生的那般剑眉星目,如玉似扇,吐字却是半刀半冰:“把小孽种交出来,本王赐你个全尸,如何?”

  美人儿不言。

  拐角处,小小的一团提着一包粽子过来:“小孽种来了,劳烦阁下歇口气儿,娘亲说了,粽子要趁热吃。”

  同样的剑眉星目,如玉似扇,只是脸型是圆圆润润的一小团。

  男子僵住。

  小孽种一手提着粽子,一手勾起凌乱了一地的衣衫腰带丢过去:“大夏天的,蚊子多,把衣裳都穿好了。”

  楼下,说书先生还在唾沫横飞:“听说啊,这摄政王妃还曾偷偷生下个小孽种,模样三分像她的第一个奸夫,三分像她的第二个奸夫,四分像她的第三个奸夫……”

  小孽种一歪腰,靠着栏杆冲楼下喊:“说错啦说错啦,你上次明明说的是四分像第二个奸夫的。”

  他一出声,楼下听戏人纷纷抬头。

  “哟,谁家的娃娃这么好看?快下来给姐姐抱抱……”

  “他你都不认识?他可是这十里八村出了名的野孩子,别看长得俊俏,骨子里可是坏透了,上次还把我家孩子打的流鼻血来着。”

  “这种野孩子多了去了,听说大多都是花楼中的女子生下的,连亲生爹爹是谁都不知道,丢的到处都是……”

  闹哄哄的讨论声中,山水画的屏风后,忽然不紧不慢的走出一道挺拔修长身影,金色护腕,赤金凰的发冠间镶嵌着一枚卵状墨玉。

  不偏不倚就站在小孽种身边。

  众人目瞪口呆!

  好像就是按着他的模样,一点点的缩小了许多许多,竟是……

  一、模、一、样!

  ……

  多年前——

  烧红了的油‘刺啦——’一声滚过剁碎的青红小野椒,泛起层层泡沫。

  香辣味道瞬间令膳房外的千金们涨红了小脸,呛咳连连。

  心中的不忿鄙夷便随着这呛人的味道陡增许多。

  此女的到来没有那么简单,三伏山人杰辈出,且以男子居多,怎地就恰巧派了个不过及笄之年的俏姑娘过来?

  偏偏还生的烟姿玉骨,顾盼生辉,这分明是要来艳压她们一头嘛!

  一盘剁椒鱼头出锅,眼看那女子要甩手走人,人群中忽然有人壮着胆子冲了上去。

  “且慢——”

  垂坠感极好的白色衣袂微微晃动,迎着皎洁的月色,越发衬的小姑娘眉目如画,倦懒弱然。

  女子被她墨色的眸子盯着,忽地怂了,后退了一步,半晌,又抹不去面子,硬着头皮诺诺道:“姜姑娘,您来这迎宾殿也有三日了,除了偶尔外出亲自做点吃的外,并不见您有其他动作,可是对几位姐妹的死因无从下手?”

  前些日子,帝王陡生一场大病,忽感人生短暂,可回头一看,几个不争气的儿子竟然没有遗传他的贪财好色,个个老大不小了,却连个妾室都不曾收入房中,没出息的!

  一怒之下,一纸圣旨,广纳天下才德兼备的美女入迎宾楼选妃。

  可就在半月前,突然就生出了人命。

  不过七日,又没了一条。

  都是权贵人家的大小姐,一个吊死房中,另一个生生溺死于浴桶内。

  一时间,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官府连查几日无果,怕惹帝王动怒,偷偷去求了最好脾气的十二皇子,因十二皇子常年身居三伏山,人脉颇广,这才有了她的出现。

  可这身材纤量,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能做什么?

  姜绾绾转了个身,及腰黑发被风吹散,与肩头细长的雪绡纠缠。

  “我来这里后,可有再发生过命案?”她问。

  声音意外的很轻很柔,与她散漫又疏冷的气质截然相反,反倒叫众人心中暗暗吃了一惊。

  女子微微一窒。

  身后立刻有人冷笑一声:“怎么?还非得再死一个人,姜姑娘才肯出手相助了?”

  饶是再年轻,到底也是三伏山出来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无论怎样都不该出言不敬的。

  有人低声提醒:“姐姐,莫要失了礼数。”

  “呵!怕什么?!”

  不说还好,一说,那女子越是发怒,上前一步迈出人群,一身紫衣煞是显贵,厉声指责道:“姜姑娘敢问心无愧的说一句,你不是奔着皇子妃的位子来的?生的倒是有几分姿色,可终究是蛮荒之地出来的人,也有资格跟我们争?你配吗?”

  紫衣。

  庞氏家族。

  皇城里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其母掌管了南冥近半数的商业。

  是真真正正将权与财掌握在手里的大人物。

  其子有五,却只有一女,生的国色天姿,自小便娇生惯养,取名明珠,喜紫色。

  被当众羞辱,姜绾绾却依旧一副没脾气的模样,只淡淡将她从头至尾扫了一遍,道:“今晚,第三起命案,死者,你。”

  话落,转身淡定离开。

  风一吹,干枯树叶仓然而落,掩映着人群中的千人千面。

  有吃惊的,有不敢置信的,有松了一口气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

  紫衣女子霎时惨白如纸的脸色。

  ……

  东厢房,上房。

  剁椒鱼头做的很成功,肉质软糯,鲜辣可口。

  姜绾绾吃了几口,抬头看了眼对面抱剑而立的青衣男子:“你确定不尝一尝?味道很不错的。”

  男子生的瘦削清冷,眉眼刀削斧凿般线条分明,闻言,嫌恶睨她:“大可不必。”

  姜绾绾似是也习惯了他的嫌弃,淡定的继续吃自己的。

  楼下却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不一会儿就乱糟糟的闹了起来。

  侍女咚咚踩着梨花木的楼梯上来,大喘一口气:“姜姑娘,不好了,楼下又要出人命了。”

  ……

  楼下有官府的人举着火把围成一个圆,将碍事看热闹的人隔开了,空出的一个巨大圆圈中,只有三个人。

  一个是庞明珠,却是衣衫完好的站在那里,她身后站着一名黑衣男子,肤色黝黑,目光阴冷,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还有一个,是浑身衣衫焚烧大半,皮肉外翻,蜷缩在地上颤抖不已的女人。

  她的半边脸被烧焦,嘶嘶的冒着黑烟跟脓血,身上都是一股火油的味道,像只被烧秃了的动物,动弹不得。

  不是旁人,竟是庞明珠的贴身婢女幽儿。

  庞明珠脸色渐渐由白转青,又由青转黑,俏脸渐渐显出几分狰狞的痕迹:“你……一定是你陷害我!姜绾绾,你胆敢陷害我!!”

  若不是她先前那句话,她又怎会杯弓蛇影,误将回家取东西回来的婢女烧死。

  姜绾绾摇摇头,云淡风轻道:“素闻庞氏大小姐长袖善舞,与多位闺阁千金私交甚密,非金贵皇子不嫁,且身边养了个善出谋划策的心腹婢女,专门替庞小姐除掉那些胆敢觊觎皇子的女子,令她们吊死的吊死,溺死的溺死,显然的确是个百年难得的人才,怎么?地上的这位……莫不是真是那位?那当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身后,鸦雀无声。

  显然,关于这位‘掌上明珠’的所作所为,她们或多或少也都是听说了的,跟之前死去的那两名女子,曾自封南冥三绝。

  表面上是风光无限的闺阁千金,私底下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对胆敢沾染她们心仪皇子的女子出手便是非死即残。

  但奈何人家位高权重,便也只敢在私下里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来谈论了。

  三伏山虽说一向受皇室敬重,可到底那是在朝堂之上呼风唤雨的庞氏,这姑娘小小年纪不懂人情世故,哪怕有十二皇子在背后撑腰,怕是都无命回去了。

  丑事被曝,庞明珠怒的浑身都开始发抖,目眦欲裂,咬牙切齿道:“纵血,我、要、她、死!”

  话音刚落,一直立于她身后的男子右手拇指微动,‘铮——’的一声空响,利剑便破空而出,直指姜绾绾咽喉!

  几乎在同时,另一声更加清脆铮鸣的声响传来,生生将那把剑拦腰截断,剑尖沉闷的钉进了梨花木柱之中!

  身后拥堵的人群忽然自动自发的分开两行。

  冷风掀起发尾,姜绾绾转身,模糊的看到一群铠甲银装的护卫前,长身玉立的华贵身影,金色护腕,赤金凰的发冠间镶嵌着一枚卵状墨玉,手中一把象牙股的墨金色折扇煞是惹眼。

画鹊兆喜

妥妥的皇城小宠文,非玄幻、非武侠,纯纯的日常没羞没臊的小古言,女主背景神马的纯属剧情需要,忽略即可,双A双洁,放心入坑,鹊鹊子爱你们哟,抱着一个一个(づ ̄3 ̄)づ╭~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