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三章 鬼门关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69 2021-05-11 09:27:32

  容卿麟将她略显僵硬的身体转过来面向自己,然后重重抱住,向来没个正经的少年,难得成熟了一把:“我的小姑奶奶,你要吓死我吗?闯火海当好玩的?”

  我的小姑奶奶。

  众人狠狠吃了一惊。

  虽听说这女子跟十二皇子容卿麟交好,却不想竟亲密到这个地步!

  莫不是将来要做十二皇子妃的人吧?

  身后大火蔓延,烤的背脊都是滚烫的。

  姜绾绾只僵站着,一声不吭,手指握紧至关节泛白。

  容卿麟知道她常年生活在雪域之地,碰不得这样的热,索性将她打横抱起:“备轿!”

  ……

  容卿麟是标准的男生女相,俊俏的紧,却是一点不女气,丹凤眸,娃娃脸,笑起来像小奶狗,偶尔不笑的时候,像匹奶凶奶凶的小奶狼。

  他亲自拧了条热帕子帮姜绾绾把小脸擦净,一边嘟囔:“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丑死了。黏在脸上不难受吗?”

  青衣男子名寒诗,此刻正抱剑而立,面无表情:“鬼知道!”

  高温炙烤,脸上薄薄的一层融化了一半。

  如容卿麟所见,姜绾绾如今的容貌也称得上美人二字,可容卿麟却是见惯了她本来模样的,乍一见这样子,就觉得丑。

  “你先在这里照顾着她,我去给师父飞鸽传书一封,就说绾绾在我这里一切安好,让他不要挂念。”

  寒诗一下就站直了,挡住他:“什么叫在你这里?迎宾殿的事不都解决了么?我们该回三伏了。”

  虽然回去只对着姜绾绾一个人很讨厌,但在这里对着一群人跟一个天天丑了吧唧的姜绾绾,他更忍不了。

  “你懂什么。”容卿麟不管他,丢下似是而非的四个字就跑出去了。

  ……

  东池宫。

  肥硕的红黄锦鲤聚集成群,争先恐后的抢食撒落的鱼食,鱼鳞在日光下泛出水润的光,煞是好看。

  “殿下?”

  一连叫了三次没得到回应,月骨不得不提高声音:“庞家的大公子庞攀求见。”

  日落黄昏,赤金凰的发冠越发灿金尊贵。

  老皇帝一共十六子子,奈何个个体弱多病,多数未满三岁便早早夭亡,如今所剩也不过三皇子容卿薄、五皇子容卿法,七皇子容卿礼,以及十二皇子容卿麟。

  其中容卿法自幼醉心佛法,十多岁时干脆出家做了和尚,气的老皇帝足足卧病三月。

  七皇子容卿礼足智多谋,骁勇善战,可后来忽然性情大变,一年到头不见个人影,也不知天天在忙什么。

  也正因如此,因母亲地位十分低微而一度被老皇帝丢去三伏山学艺的十二皇子容卿麟,也在前些日子被匆匆接回来撑场面,好似这样皇室的子嗣看上去就多了一些一样。

  几位皇子中,三皇子容卿薄是真正堪称天之骄子的存在,容貌是一等一的英俊,睿智沉稳,城府深沉,一向深的老皇帝倚重。

  容卿薄单手抵额,仍旧保持临畔赏鱼的漠然姿态:“就说本王身体不适,不便见客。”

  月骨犹豫片刻,补充道:“今早迎宾殿里出事了,有人火烧庞大小姐的寝房,险些烧伤庞大小姐,那纵火之人虽已自裁,但庞家那边言之凿凿说是还有一名从犯,就是那位三伏山的姜姑娘。”

  那余晖不多的夕阳仿佛一瞬间都炙热了不少。

  容卿薄换了个坐姿,仍旧漠不关心的口吻:“那就去找那从犯,来本王这里作甚?”

  “……十二皇子亲自将人抱回了府邸护着,庞家不好直接过去问罪。”

  再不受宠,也是皇室之人,庞家再权大势大,也不过是俯首帖耳的人臣,自然不敢贸然僭越。

  亲自将人抱回了府邸护着。

  抱?

  容卿薄像是这才来了兴致,将鱼食一股脑儿丢进湖中,连玉碗都不要了:“叫庞攀去正殿候着。”

  ……

  容卿麟估摸的不错,姜绾绾虽没闯入那场大火中,身子却依旧受不住烈火的炙烤,体内尚未尽数收纳的内力紊乱四窜,一时间小脸煞白不见一丝血色,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虚弱到仿佛已半个身子踏进了鬼门关。

  寒诗不为所动,死了更好,死了他就能早些恢复自由之身了。

  容卿麟急了,开始自言自语:“要不要告诉师父?不,不能,要师父知道她在我这儿受了伤,会不会生我气啊?……不,不,我得告诉师父,不然她有个三长两短,师父不是更会生我的气?”

  他左右为难,急的推了好几个束手无策的御医出去。

  一群没用的东西。

  好在绾绾够争气,昏迷了大半天,终于在日暮时分醒了过来,容卿麟一探脉,松了口气,脉象平稳,流水行云,平和温柔。

  是熬过来了。

  他就知道她能熬过来。

  比这个更凶险万分的日子她都熬过多少次了。

  亲自端了白瓷粥碗喂给她:“我可是千求万求师父才同意你出山的,你可不能在我这里伤了,一根头发丝儿都不能少。”

  “罗裳姑娘的尸身呢?”

  “放心,已入土为安了。”

  入土为安。

  亲人皆惨死,仇者仍逍遥,入土安的不过一具尸身,灵魂如何能安?

  可那又如何?

  她要冒着整个三伏五千人众的性命危险,去给这姑娘一家人报仇雪恨么?

  她担不起那后果,也没有惩恶扬善的雄心壮志,她所求的,不过苟且活下去罢了。

  其他的于她,都是枉谈。

  姜绾绾点点头,再没胃口喝下一口粥,只道:“我要沐浴,一身的汗。”

  容卿麟百依百顺:“好,我这就让人准备。”

  ……

  水是极冷的泉水,不比三伏山的雪水舒适,胜在干净。

  不等洗完,就听门外婢女诚惶诚恐的声音:“姜姑娘,不好了,庞氏请了三殿下一起过来了,说是要向您讨个说法,十二殿下让我来请您过去一趟。”

  皇城里就这么不消停的吗?

  遥想在三伏山,她几乎就是一日三餐跟休息,哪里来的这么多事情?

  不觉得烦么?

  容卿麟倒是了解她的喜好,备的是白色薄纱裙,没有那些艳丽堂皇的刺绣,只在裙摆处用绯色蚕丝线勾勒了几朵鱼尾状的绣纹。

  婢女引路,一踏进正殿,剑拔弩张的气氛便扑面而来。

画鹊兆喜

宝宝们记得留下爪印哦,鹊鹊子每日都会及时回复滴,么么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