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七章 把他当驴一样用。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1073 2021-05-15 12:51:24

  究其原因,还得追溯到三年前。

  有人出了一千两黄金请了这位杀手大大去三伏山暗杀她,岂料这女人居然住在三伏山终年冰雪覆盖,最冷最寒的一处。

  寒诗杀手生涯惨遭滑铁卢。

  他名寒名诗,却是一点都不耐寒,一点都没有诗意,连姜绾绾一根头发丝儿都没见到,反倒差点把自己冻死。

  恰好当时姜绾绾在后山挖了一筐萝卜回家,碰到冻得半僵的他,从他怀中掏出了自己的画像,随即明白,反手从框子里挑了最大的一根萝卜就要对他下死手,好在寒诗反应快,哆哆嗦嗦的跟她谈了条件。

  她救他一命,换他三年无条件保护,要他往东,绝不往西,三年期满,再论生死英雄。

  姜绾绾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便应了。

  寒诗后来讽刺她,配不上三伏山拯救苍生的名号,给三伏丢人了。

  姜绾绾当时身体正弱,闻言并未做声,三天后身体恢复,同他打了一架,寒诗没打过,被吊在树上一晚上,长了教训,再也没讽刺过她。

  这女人不善良,一点都不善良。

  这一身功力非她自身修炼,而是云上衣不定时输送,用的越多,云上衣就需越频繁的输送,也正因如此,她一向爱惜,能不出手基本上不出手,把他当驴一样用。

  越想越气。

  干脆丢下她,任后面的铁骑追上来算了。

  但师父教导,杀手要一诺千金,要对得起自己的行业。

  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先下来找个地方躲好,我转移他们注意力。”

  杀千刀的女人居然想也不想的就同意了,还不忘叮嘱:“照顾好罗裳的尸身。”

  寒诗:“???”

  所以他的命还不如一个已经遭多少遍鞭笞的尸体重要?

  关心一下他的命会掉块肉吗?

  ……

  郊外树林,腥风血雨。

  东池宫内,歌舞升平。

  名堂之上,高岭之花般尊贵的三殿下似是醉了,漂亮的瑞风眸星河一片,又黑又亮,把玩着指间莹白透亮的白玉杯,似乎多看一会儿就能瞧出朵花儿来一般。

  月骨接过侍女手中的酒壶,亲自帮他斟酒:“殿下,那姜姑娘跟庞姑娘在迎宾殿打了一架,后直接驾车出城去了,不过不多久庞氏就聚拢了大批杀手追杀过去了。”

  “哦?”

  容卿薄收回落在舞姬群中的视线,不紧不慢道:“小十二那边就没什么动静?”

  “十二殿下常年不在京城,手中无权无势,着急也是无能为力,倒是也是个重情义的,只身骑马赶过去了。”

  容卿薄眼底黑色渐浓:“她未婚夫君都赶过去了,还要本王操什么闲心。”

  月骨默了默,没说话。

  过了片刻,又听自家主子问:“打架,谁赢了?”

  “听说,庞姑娘用沾了食魂花粉的鞭子鞭笞伤她那位姑娘的尸身,惹姜姑娘动了怒,亲自动的手,看着孱弱的模样,动起手来倒是狠辣,连三伏之巅的云中堂都不是她对手,落荒而逃。”

  容卿薄听的兴致盎然。

  倒是出乎意料,难怪那姑娘一言一行间虽温婉谦卑,却总能软中带横,谁都不放眼里。

  他忽然将白玉杯放进袖口,摇晃起身:“备马,瞧好戏去。”

画鹊兆喜

按个爪印印呗,么么么哒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