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第十六章 放了他,你拿谁来补?你么?

战损美人她又飒又撩 画鹊兆喜 2084 2021-05-24 00:00:00

  他不想答话时,总是这样,叫人分辨不清他究竟在盘算些什么。

  容卿卿摇摇头:“罢了,左右三伏对我们也极重要,娶了她也不是件坏事,你若真喜欢,姐姐帮你想想办法也不是不行,但前提是,你需先与庞氏把关系定了,姐姐看下月初三是好日子,就替你准备好聘礼,叫媒人去下聘了,你看可好?”

  回应她的,依旧是沉默。

  容卿卿心头忽然咯噔一下。

  向来不善动声色的女人,难得变了脸,连声音都蓦地沉了几分:“薄珩,你做事一向稳重,可莫要在这样的大事上糊涂了!长姐费心铺排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要你顺利登上皇位,这是母后的遗愿!你必须娶庞明珠。”

  必须娶庞明珠。

  庞氏在南冥势力盘根错节,新帝登基,若要稳固朝堂,是必然要与庞氏结亲的。

  容卿薄意味不明的笑了下:“长姐想什么呢?庞氏之女我自然是会娶的,一切听从长姐安排便是。”

  ……

  冷风吹过,卷起零星雪花。

  南冥皇城极少下雪,倒是三伏一脉,隔三差五的就要下一场雪。

  容卿薄觉得很新奇,就站在月华楼外多看了一会儿。

  这雪可真凉啊,同绾绾的唇一样,又软又凉。

  楼下忽然传来脚步声。

  姜绾绾不怕冷,只象征性的披了件青色披风,雪白的雪貂毛几乎将巴掌小脸都遮了起来。

  她似是还在忌惮先前的事,谨慎道:“殿下,先前是绾绾失礼,殿下若想责罚……”

  容卿薄瑞风眸含了笑:“去哪儿了?”

  “去看了看袭夕,她睡了绾绾就回来了。”

  那一耳光,他既不再主动追责,她自然也不会傻傻的一再提起,只顺着他的话回话。

  容卿薄上前一步,帮她拍了拍雪貂毛上沾染的雪:“长姐今夜过来,与本王提起要去庞氏下聘一事,你怎么看?”

  庞氏?

  庞明珠么?

  姜绾绾想了想,认真道:“绾绾听说庞氏还有个小女儿,虽说庶出,但性格比庞明珠好许多,殿下倒不如考虑考虑她,到时候妻妾多了起来,也不至于天天闹的血雨腥风的,当然这只是绾绾的一点建议,若殿下就喜欢庞明珠那样的,自然还是要依照殿下的心意来,只是绾绾与殿下这未来的皇后过节颇深,将来若清算起来,殿下夫妻伉俪情深,不必对绾绾手下留情,绾绾亦当如此。”

  容卿薄就保持着那点淡笑,认真的听她分析完。

  分析的很对,分析的很好,分析的很理智,半点没有争风吃醋的痕迹。

  所以说她不止盼着他与庞氏成亲,还贴心的帮他考虑好了未来三宫六院的和谐生活。

  还真是忧国忧民忧天下的三伏呐。

  “绾绾如此体贴,本王真是感动啊。”他十分感慨的喟叹一声。

  不由得又重新将她打量了一遍。

  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又生在三伏那种与世无争之地,心思再深,能深到哪里去?

  倒不至于盼着她眼下就爱他爱到死去活来,但这一番撩拨下来,就是根木头也该动一动了。

  可瞧着,怎么还跟块冰似的,半点没有要融化的迹象呢?

  姜绾绾笑着欠身:“殿下过誉,时候不早了,殿下早些歇息。”

  话落,就把他关在了门外。

  ……

  三年不见,往日里活泼开朗,爱笑爱闹的小姑娘安静了许多。

  多数时候不说话,像在沉思,病弱弱的模样看上去不比她强几分。

  姜绾绾曾经很羡慕她,羡慕她有个健康的身体,有疼她入骨的父母兄弟。

  可如今,袭氏一门被灭,她遭囚折辱三年,便是再天真浪漫的情怀,也都被磨了个干净。

  可要紧的是,许多事情她似乎都不记得了,只大约记得几个人,也只是三伏的同门,关于袭氏,关于为何会被七殿下容卿礼送到这边来,统统都不记得了。

  姜绾绾一度以为她是因她被杀,直到后来听闻袭氏因密谋造反招致灭门之祸,才知晓她是因家族之事遭人灭口。

  可如今看来,当初望雪峰上的那具尸身并不是她的,至于容卿礼为何留她一命,不好说。

  若是善意,不会将她囚于东池宫内受尽牢狱之苦。

  若是恶意,又为何只是关着不做任何处理?

  姜绾绾将药递到她唇边,柔声道:“你不要怕,过几日我便带你回三伏,哥哥医术了得,定会治好你的咳疾。”

  袭夕也只是心不在焉的点头,似乎对自己一身的伤痛并不在意。

  喝完了药,听到外面隐约有打斗声,她起身出去,寻声到正殿大门外,就看到已经被按在地上打的寒诗。

  这次直接不偷摸了,干脆直接硬闯。

  打的牙齿都掉了一颗。

  她叹口气,不明白这货怎么可以执着成这个样子。

  “你就不能回三伏劳烦哥哥亲自来一趟么?”

  顿了顿,又不满的对正在暴打他的几个人道:“你们轻一点打,打坏了以后你们保护我么?”

  寒诗吐出一口血,豪气反驳:“不需要!老子就不信了,老子当年可是出入皇宫都自如的男人!一个小小的东池宫,还能铜墙铁壁了不成?!老子就要一个人救你出来!就要一个人!就一个!”

  是真气急了。

  “你要实在嫌远,去找小十二一趟也好啊,他……”

  “屁!你以为他不知道呢?他早就来了好几趟了,都被这群王八蛋赶出去了!”

  “那你还是回三伏请哥哥吧。”

  “我就不!”

  姜绾绾深吸一口气,要不是还记着他是为了救自己而挨打的,真想也加入殴打的队伍,给他一脚。

  容卿薄恰巧此时回宫,大约是送聘礼去了,穿了一件黑红色长袍,外披黑色披风,银发冠,墨宝石,十分喜庆,眉眼越发俊雅勾人。

  他低头瞥了眼被打的快爬不起来的男人,便径直走过:“拖下去,杖毙。”

  事不过三,他已给足他机会。

  护卫应声,刚刚将他叉起,又忽然被叫住。

  姜绾绾柔声道:“他是绾绾护卫,绾绾贫寒,就这一个护卫,殿下还是给绾绾留着吧。”

  容卿薄低头凑近了,似笑非笑道:“本王瞧着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放了他,你拿谁来补?”

  顿了顿,又靠近了几分:“你么?”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